2020 年 12 月 1 日

門薩用手在地面一撐,極為靈活地翻到大廳角落,但如此一來,所有退路都被眾人堵住。

一隻手捂住后腰,似乎那裡剛剛遭遇重創,門薩臉色蒼白。

他看著殺氣騰騰的弗蘭克,滿臉不解地問道:「他能給你什麼,讓你這麼心甘情願地幫他?」

有生以來,弗蘭克還是第一次擊敗了門薩,心情無比激動。

他腳下有風,迫不及待地衝過來,想要查驗自己的戰利品。

那一身極其明顯的黑暗元素波動讓聖殿騎士臉色僵硬,但作為最高指揮官的利安卻在這時下令讓他們靜止不動,他們也只能強忍著心中的不適,任由邪惡作祟。

「哈哈哈哈!」弗蘭克見到遭遇重創的門薩,竟然激動地大笑起來:「你終於是敗了,什麼狗屁的天選之子,只要我稍微努力一下,輕而易舉就能取得勝利!」

「我能得到什麼?當然是你了!看見沒有,這是魂靈置換魔法捲軸,黑法師的得意之作,只要用了這東西,我就能得到你的身體!」

弗蘭克得意洋洋地拿出一張金絲銀邊的古老捲軸,然後在一眾聖殿騎士的注視下,滔滔不絕地講著自己的邪惡計劃。

「這個白痴,做事沒有一點分寸!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種事情!」利安好懸沒氣昏過去。

門薩看著那張捲軸,然後又看著弗蘭克,嘗試做最後的努力:「我們可是親兄弟啊!你怎麼……」

「閉嘴!」弗蘭克聽到這,他的反應很激動,甚至有些癲狂:「明明我們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憑什麼你就是天才,而我就是普通人!老爸那混蛋為了保住你,不惜把我拋出去,應付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但我一點都不恨他,我唯獨怨恨你,因為假的就是假的,根本無法成真!過慣了這樣的好日子,你叫我怎麼回歸平凡?為什麼所有天賦都集中在你身上?為什麼不留一半給我?我也是父親母親生的,為什麼我什麼都沒有?天賦庸俗,連個最低級的青銅種都不是!」

這些事,一樁樁一件件,顯然卡在弗蘭克心裡很久了,如今一口氣說出來,好似山洪爆發。

門薩靜靜地聽著,從頭到尾都沒有辯解,眼底流露出了一絲深深的期望:「如果我有你這樣的待遇,早就成為黃金騎士了,而不是變成一頭貪圖享樂,不思進取的豬!」

讓一個普通人成為身份高貴的火焰大騎士,其中耗費的資源堪稱恐怖,足以讓貴族豪門傾家蕩產。

這比任何天賦都要有用,天時地利都集中弗蘭克一人身上,換做其他人,早就更進一步了。

但弗蘭克早已被繁華腐蝕了心魂,毫無進取之意,白白浪費了這天大的機遇,導致他的最終成就,連修鍊聖光之道的門薩都不如。

即便兩人是親兄弟,經歷這次事件,門薩也對他徹底死心了! 門薩面無表情地攤開雙手,從他手心中,轟然釋放出無窮無盡,遊動如小魚的神聖光芒,頃刻間覆蓋世界,這是他多年苦修的結果。

光屬性聖騎士的最強神賦異稟——宇宙大洪光領域!

門薩在高等騎士學院苦心鑽研數年,之後到處求學,成功仿照宇宙大洪光領域,研究出月光領域。

隨著他的實力不斷變強,見識也不斷增強,終於還原原版天賦異稟宇宙大洪光領域的所有威能。

如今,在他的全力催發下,這個技能的效果達到頂點,將被光芒覆蓋的人物潛能催發到極點。

利安心中咯噔一下,因為被如此璀璨的光芒照耀著,他晉級的勢頭再也無法阻止,在瞬間突破早已無比脆弱的關卡,勢頭一往無前,正式晉級熒光聖騎士。

一時間,真神器《騎士法典》憤怒的聲音也落入人間,帶來巨大的震撼:「利安-鈕鈷祿尼塔拉違反規定,晉級下位黃金騎士,犯下死罪,殺無赦,獎勵完成任務的人一百功勛,該命令即刻執行。」

於此同時,《騎士法典》霸道威嚴的聲音一轉,又開始頒布新的命令:「弗蘭克-基德違反規定,貿然晉級下位黃金騎士,犯下死罪,殺無赦,獎勵完成任務的人一百功勛,即刻執行!」

聽到這兩則消息,那些聖殿騎士的眼睛,頓時變得紅彤彤的!

這可是一百功勛,若是換成爵位,相當於榮譽公爵,足以讓一個家族繁榮盛世百來年。

單身廣告時代 就在這時,門薩事前變作阿爾扎克,安插在他們心中的言語驟然響起:「狙殺下位黃金騎士,完全可以藉此晉級主元素騎士!」

事實上,聖殿騎士並沒有看不起超凡騎士!

只不過是他們沒有機會成為超凡騎士,這才百般污衊對方,實際上一個個心裡羨慕得不行。

如今遇到機會,再加上門薩精心設計的挑撥,名為野心的毒素在眾聖殿騎士心中蔓延開來。

「你們難道想造反?我可是教皇陛下親自冊封的北路軍軍團長,你們以下犯上,就不怕被清算嘛?」

利安見勢不妙,威脅著曾經的手下,狠辣的目光流轉不停。

在他的逼視下,聖殿騎士似乎怕了,往後退了幾步。

「成為超凡后,老子要什麼就有什麼,這聖殿騎士不幹也罷!」

也不知誰在暗中怒吼,一隊隊聖殿騎士好似找到了主心骨,狠狠振作起來,鋒芒直指曾經的長官。

跟晉級超凡相比,軍紀,法律,信仰又算什麼?

人人都在怒吼,渴望收割利安的性命,取悅《騎士法典》。

利安眼見情形不對,只得投入戰鬥,要殺出個未來。

「這都是你的計策?」

同樣晉陞下位黃金騎士的弗蘭克臉色發白,似乎被憤怒的人海給嚇到了,嘴唇都在哆嗦。

「宇宙大洪光領域本來就有助人晉級的能力,相傳《騎士法典》就是無時無刻都在放大這一能力,才讓超凡騎士無損晉級!」

門薩淡淡地說著,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弗蘭克,輕輕道:「如果我是你,早就晉級黃金領域了。不得不說,你浪費了我的資質,同時還嚴重浪費了我的時間!」

弗蘭克神色驚慌地看著他,隨後眼瞳中露出濃濃的兇狠之色,怒罵道:「哼!如果你這一身資質給我,我所能取得的成就,也不會比現在的你差!不過沒關係了,有這捲軸在,你還機會向我贖罪!」

門薩淡淡地看著他,面上無悲無喜,霍然站了起來。

這一幕看得弗蘭克大為錯愕,他嘟囔著:「不可能啊!被黃泉碧落劍刺中的人,必然會全身酸軟無力,你不可能沒事!我不信!」

「因為你那一劍,根本就沒刺中我啊!」門薩鬆開了捂著后腰的手,那裡根本沒有任何血跡。

他冷冷道:「但凡你有一絲一毫作戰經驗,都不會被這種小把戲所迷惑!我對你很失望!」

弗蘭克一陣慌亂,似乎沒想到自己居然中了這麼低級的騙術。

穿越后我被氣夫系統綁定了 但他很快就恢復了兇相,惡狠狠地看著門薩:「就算黃泉騎士沒起作用,我如今也是火星聖騎士了!為什麼還要怕你?」

被門薩的領域之力所籠罩后,強行晉級的不僅僅是利安,還包括在火焰大騎士困頓數年的弗蘭克。

與利安不同,弗蘭克不是不想晉級,而是根本沒有晉級的能力。

他潛力已盡,就算妄圖封聖,也無法讓元素有所異動。

但在門薩的「幫助」下,他終於走出了這一步,成為下位黃金騎士,鬥氣無窮無盡,不死不滅。

弗蘭克一抬手,實質化的火星元素從虛空中掉落下來,如飛舞的火球「砰砰砰」錘扁著大地。

這不是由鬥氣模擬出來的虛無元素,而是擁有實體的物質元素,威力比平常大了數十倍。

當被烈火纏繞的火星浮現世界之上,難以言喻的灼熱侵蝕大地,連岩石都被燒出一個個孔洞。

「看見了嗎?這就是黃金聖騎士的力量,與之相比,你什麼也不是!如何與我相提媲美?」

弗蘭克瘋狂叫囂著,火星呼嘯而過,擦中一名聖殿騎士,不到幾秒鐘,他就被灼灼高溫燒成灰燼,連被守護神神力加持的鋼鐵鎧甲,也成了一堆火紅的鐵汁。

門薩凌然無懼,直接穿入喧囂的火星群中,這副身體免疫火焰元素,這讓他不必擔心任何灼燒。

一記鐵拳飛了出來!

門薩將弗蘭克擊倒,毫無花哨的動作,整個過程野蠻到了極點。

「嘭!」弗蘭克摔倒在地,他正想有所動作,槍林彈雨般的拳頭瘋狂落下,打在他的皮膚,肌肉,骨骼之上,巨大的疼痛泛濫。

「雖然你一直怪我,但我並不怪你,因為命運確實對你不公平!」

「但我無法容忍你的胡作非為,將不思進取看做對命運的妥協!」

「有你這麼個弟弟,我真感覺萬分羞恥,該死的人渣!」

門薩也是氣急了,毫不留情,直接把弗蘭克打得成一個豬頭。

即便這樣,他還不滿意,一伸手,默默運轉上位神賦異稟「神血生命體」,手心產生舔舐靈魂的吸力。

門薩心意已決,要把弗蘭克的所有潛力都吸干。 「啪!」

門薩面無表情地撤開手掌,而弗蘭克早已被「神血生命體」吸得癱軟如泥,渾身雪白,再沒有一分精氣神,活像是脫了水的魚兒。

五滴!

如朱紅星辰般的血珠落在門薩指尖,似有靈性,在五根指頭上流轉不停,劃出無比玄妙的軌跡。

「這些,原本都是我的!該死的真星-尼諾,該死的弗蘭克-基德!」

門薩這麼生氣不是沒有理由的,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故事。

原來在上古時代,曾經有一位智慧驚天,堪稱聖賢的凡人,是他勘察古籍,推演法則,窮盡古今妖魔鬼怪的心血,提出了元素異變的理念,最終推動超凡騎士的泛濫。

元素多等級異變的實現,不可避免地導致了超凡騎士實力變水,血脈斑駁,難以晉級。

但好處就是,超凡騎士的數目成幾何倍數增多,能夠全方位鎮守領地,拓展人類版圖。

如此功勛,堪稱前所未有。

因此在富蘭克林家族晉陞皇族,在各方呼聲中放棄執掌聖光教會的權柄后,這位立下大功的凡人被提拔為初代教皇。

在同時,他也得到真神器《騎士法典》青睞,從一介凡俗,被強行提升到完美聖光大騎士層次。

據史料記載,初代教皇在真神器的幫助下,最終花費五十三滴無上秘葯「黃金血」,摺合封號聖騎士終生一半的產量,艱難成功。

換句話說,當初真星-尼諾把弗蘭克推到今天這個地位,也花了差不多的海量資源。

而他們可沒有真神器,因此掠奪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尚在襁褓中,甚至無法講話的門薩,後者的驚天潛力因此被廢了大半。

「你們最後留給我的,只有這麼一點嗎?」門薩眼中冒出殺機,但一閃而逝,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

他能感覺到:這些新榨出來的鮮嫩「黃金血」,和自己有著極強的聯繫,一出現就異常活躍,迫不及待往身體內鑽去,好似回歸老家。

門薩心想:「這都是從我身體里提取出來的神性,如今只剩這麼一點了,不過以後或許能派上大用!」

就在他思考的功夫,被逼到絕境的利安狂性大發,凶如猛虎,在聖殿騎士左右突進,殺人不斷。

宛若翠綠色星河的熒光元素直流而下,將世界萬物都染上了碧綠色彩,無比詭異陰森。

尤其是一對對眼珠子,都被利安特意針對,泛起滲人的慘綠色。

「啊啊啊啊!」聖殿騎士慘叫不絕,裸露的肌膚泛起綠色斑塊,一個個活像是即將異變的怪物。

利安臉色陰沉如水,絲毫不見輕鬆,他雙手一拍,海量熒光元素沸騰,好似從星空深處砸下來一座綠色汪洋,淹沒所有。

他的攻擊雖然耀眼奪目,但殺傷力幾乎為零,很快就被聖殿騎士識破虛實,後者的戰意瘋狂洶湧。

不過,熒光元素作為下位元素,雖然沒有超強的殺傷力,但匯聚成汪洋大海后,彼此之間的共鳴震動雲霄,激蕩敵人肺腑。

轉瞬間,整個虛空都被綠得發亮的類光元素擠滿,人們彷彿能從中聽到大海怒吼的可怕聲音。

「嘭!嘭!嘭……」在海量的元素衝擊下,經過守護神加持的鎧甲也不過如此,在瞬間化作灰燼。

「吼!」倖存的聖殿騎士暴怒不已,瞬間紅了眼珠子,對曾經的長官再無半點憐憫之心。

他們紛紛舉手投槍,其中幾乎灌注了全部力氣,再加上黃金領域的加持,驟然劃破虛空,如永夜之花綻放,威力駭人至極。

利安見狀,下意識想用「完全元素化」躲過去,但此時此刻,他體內的鬥氣盡數轉變為熒光元素,根本無法支撐那恐怖的消耗。

在他愣神的功夫,緊密如針林的長矛投了過來,尖端帶著奇異的秘銀色澤,洞穿所有防禦。

利安尖叫一聲,直接被密密麻麻的長矛紮成篩子。

只見他踉踉蹌蹌地後退幾步,渾身是血,最終氣絕身亡。

新晉級的熒光聖騎士——利安-鈕鈷祿尼塔拉身亡。

《騎士法典》說到做到,完美公正地將所有功勛平分出去。

璀璨不朽的黃金光芒四射,在瞬間造就了十多位巔峰騎士扈從。

雖然還不是超凡騎士,但巔峰騎士扈從離那個境界已經很近了。

只要中獎的聖殿騎士用心鑽研,覺悟元素,不難晉級。

對這個結果,那些僥倖抽中「大獎」的人感到很滿意。

而其他人雖然不甘心,但也無可奈何,於是看向了昏迷不醒的弗蘭克,眼神中帶著深切的貪婪。

門薩哼了一聲,直接收了領域之力,將他們打落原形。

然後他提起半死不活的弗蘭克,神色冰冷地注視著有所異動的聖殿騎士,道:「不好意思,他的命,只屬於我一個人!」

沒吃到肉的聖殿騎士自然很不服氣,再度發出強力的嘶吼聲,那是複合型神賦異稟「戰神之吼」。

在「戰神之吼」的無限疊加功能之下,他們各項屬性大幅增加,實力完全不比剛才差。

這是軍陣專用的神賦異稟,雖然只是中級水平,但擁有無限疊加的恐怖特性,一旦群起而動,論威力絲毫不輸給上位神賦異稟。

然而門薩對此卻是不慌不忙,他屈指一彈,一道道聖潔的光環飛翔而出,貫穿聖殿騎士們的身體。

守護神的力量被野蠻地剝奪一空,騎士光環越發晶瑩璀璨,如金似玉,而那些鎧甲變得黯淡無光,完全沒有一絲光澤。

聖殿騎士沒有強大的法器支撐,一個個都被打回原形,又成了任超凡者肆意蹂躪的凡人。

門薩要走,誰也沒敢攔著。

剛才有將近一百五十位全盛時期的聖殿騎士,實力堪比主元素大騎士,他們自然有勇氣發起衝擊。

但現在,聖殿騎士的數目,只怕連剛才的零頭都沒有,他們自然不敢胡作非,葬送性命。

走過利安身邊,門薩停住腳步,面上浮現一絲冷笑:「要怪,就怪你的好學生阿爾扎克吧!他在超凡女騎士的勾引下,可是把你賣了個乾乾淨淨。」

超凡騎士都具有無雙魅力,這種東西比之毒藥還要可怕。

而阿爾扎克雖然是聖殿大騎士,但本質還是個凡人,在上了床之後,立馬淪為了珍妮的慾望俘虜,對其言聽計從。

門薩就是從他口中,以愛之名逼問出了人質的下落。

否則的話,門薩還不一定這麼快動手。 哈德雷森大教堂的紛亂最終自然平息下來,整個過程中,近在咫尺的守護神全程都沒有出面。

陰暗不見天光的地下室內,門薩用冷水潑醒了弗蘭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