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閻繆雨忽然冷笑著:「是嗎,可是現在我就能殺掉你了。」

本來在心魔手中的倚天劍瞬間到了他的手中,周身散發著一種白色的霧氣。

「你為什麼會拿到倚天劍?」心魔的臉色大變!

「哼,不止是倚天劍,所有的東西我都會拿過來的!」

西風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見到龍帝的善念,只能儘力的壓制住心裡的恐慌。

「哼,你們是不是太低估我了?以為我會怕一個你嗎?」心魔身上的紫色的光芒越來越深。

「心魔,你趁我沉睡的這些年來一直禍害蒼生,我現在不會再讓你繼續為非作歹下去。」

閻繆雨就像是一個威嚴的神一樣,南安瑰先靜靜的看著他,這就是自己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果然是不一般的。 「你真的覺得殺了我以後,你還可以活在這個世界上嗎?或者說,龍帝也依然可以安然無恙的活下來。」

西風一直囂張狂妄的大笑著,似乎有無比的自信可以去掌控這世間人的命運,卻唯獨沒有想到有一天居然會讓別人來操控自己。

「別忘了邪不壓正,你真的覺得你可以繼續逍遙快活下去嗎?等你被善念打敗的時候,你就在那無邊的黑暗之中一直沉默下去吧。」

閻繆雨此時手中早就多了一把倚天劍,凌厲的朝著西風殺過去。

西風畢竟也不是普通之輩,只是微微一個轉身就躲開了這凌厲的劍鋒。

「這世界哪裡有真正意義上的邪和正?別把自己抬到了一個道德的制高點,告訴你們,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心魔,是你執迷不悟。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錯誤,這天地之間本就不應該有惡魔的一面。」

西風這一次卻沒有任何的反駁,直接朝著南安瑰沖了過去,嘴角還帶著邪魅的笑容。

誰也不曾想到他居然會把目標轉向了南安瑰,南安瑰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胸口處被狠狠地挨了一掌。

她瞬間噴出了一口鮮血,身體被重傷。

「小姐。」

余智立刻跑了過來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她,雙眸裡面滿是憤怒。這個心魔居然會暗算,怪不得是這世界上最醜陋的邪念。

「放心吧,我還可以。」

胸口處傳來的疼痛幾乎要將整個人撕裂,南安瑰卻一直隱忍著,怒氣沖沖的盯著心魔。

「雖然說沒有殺了你,不過等你想要恢復成以前那個樣子,大概也需要個三五年,我的計劃早就已經可以完成。」

心魔哈哈大笑著,一轉身就已經消失。

「小瑰,你怎麼樣?」

閻繆雨跑過來心疼的抱著她,剛才心魔的那一掌,他清清楚楚的看到用上了全部的功力。

南安瑰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虛弱的不堪一擊,倒在他的懷裡用力的呼吸著。

「他是害怕我使出龍后的能量,所以才率先想算計我。這一回估計真的需要三五年才能夠恢復好。」

「是我沒有用,居然沒有預料到他會使出這樣的陰謀詭計,才讓你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閻繆雨低著頭愧疚的說道,如果當初他能夠多想一點的話,現在也不至於讓南安瑰遭了這麼大的罪。

「和你無關,是我及時沒有召喚出龍后。」

西風回到自己的宮殿處,嘴上還有遺留的鮮血,躺在床上面色暗黑。

雖說剛才確確實實傷到了南安瑰,但是他自己也受了很嚴重的傷。

「咳咳…」

他不斷的大聲的咳嗽著,每咳嗽一下嘴裡就會湧出一大口鮮血,他的眼神變得越來越寒冷,甚至周圍殺氣濃重。

如果當初南安瑰身體里的龍后真的完全覺醒,他肯定早就已經沒有命再去回來了。

果然這個女人不能小看,他忽然想到自己身邊還有一個可以利用的人,如果把它召喚出來的話恐怕對南安瑰應該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主人,喝點水吧。」

一個妙齡的窈窕少女走過來,小心翼翼的蹲在了他的身邊。

「寶清現在在哪裡?把他給我帶過來。」

西風冷聲的吩咐者,努力的調整自己身體里的氣息,終於不像剛才那樣難受。

想到了自己身邊,除了這個寶清,北海的皇宮之中還有一個人可以為自己隨便利用。只要閻繆雨能夠回到皇宮之中。

「屬下見過主人。」

大殿之上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西風一直緊閉雙眼,淡漠的點了點頭。

「你來到我的身邊也有些時日,難道不想為我做些什麼嗎?」

一道冷光直直的射向了跪在大殿中央的男人的身上,寶清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甚至情緒沒有一絲波動。

「確實已經來到這裡有兩個月之久。」

無論這兩個月他到底對自己是真心還是假意,西風覺得都應該試一下,總該讓他去做點什麼事情。

本來如果自己的身體不是遭受了這麼嚴重的創傷的話,他還是不太信任這個男人的。

「我有些事情需要吩咐你。」

「屬下能夠為主人效命,在所不辭。」

豪門纏情:情挑殺手總裁 「如果你能願意把你的命運全部交給我的話,我倒是也心滿意足了。」

西風猛地睜開了憂鬱的雙眸,那雙看不見的深邃的眼眸之中,彷彿藏著的是萬物之源。

丹王武神 「不過這件事情如果你不想去做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一切都僅憑你自己所願。」

「主人無論吩咐什麼,我都一定會儘力而為。」

寶清的聲音一直極其淡漠,西風這麼聰明的人,也沒有辦法真正的看透這個男人的內心。

寶清畢竟曾經是天下第一的殺手,早就已經練就了一副喜怒不形於色的本領,無論心裡到底是喜悅還是痛苦,根本不會展現於面部之上。

西風的手指不斷的敲打在木頭上,發出了特別有節奏的聲音。

「前幾日我與南安瑰教授的時候傷了她很重,她現在與普通人無異。你不是一直想要殺了她,為你的妻子報仇嗎?現在這個機會就擺在你的眼前。」

寶清的心裡忽然之間晃了一下神,西風居然可以輕易的傷了南安瑰,說明他現在的能力非常的強大,甚至在天下人之上。

他知道西風這麼說是在試探自己是否對他是真心實意,這個疑問句雖說好像是在同他商量,但是只要他有絲毫的拒絕,就會立刻喪命於此。

他只能有一個選擇。

「謝主人給的這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

「最好說到做到,不要給我耍什麼心機。」

西風一直冷笑著,可惜你對於這個男人卻還是忐忑,甚至是不敢相信。

寶清和南安瑰的關係他清楚得很,現在可以毫不猶豫的去答應殺掉她,這件事情必定裡面有任何詭異。

良久之後,寶清才緩緩的低頭說道:「主人給我七日的期限,如果七日之內不能殺她,我必提頭來見。」 「主人真的放心把這個任務交給他嘛?」一位少女跪在床邊,恭敬的為西風正在捶打著雙腿。

整個宮殿之中,西風不相信任何人。就算是眼前的這個奴婢,他也沒有百分之百的信任。

「我做什麼事情都有我自己的理由。現在就要看看這個人到底該如何取得我的信任。」

西風忽然之間抬起手,輕巧著這位丫鬟的下巴,冰冷的雙眼落在她的身上,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要多管閑事。

「主人說的是。」

整個大殿之上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聲音,除了一直不斷咳嗽的西風。

無論寶清是否完成的任務對他來說都是有益的。如果能夠殺了南安瑰,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但是如果他敢背叛自己的話,那麼也就只有死路一條。

「小瑰,覺得身體也恢復的怎麼樣了?」

南安瑰被重傷之後,只能一直平躺在床上,身體虛弱的就像是一朵棉花一樣。

南安瑰看著一直關心自己的閻繆雨,用力的笑了笑說道:「我真的沒事,恢復一段時間就好了。」

閻繆雨看到她這樣強顏歡笑的模樣,心裡就更加心疼。本想著現在自己是龍帝的一縷魂魄,可以有能力去保護他們母子二人。

可現在沒想到南安瑰居然受了這麼嚴重的傷,他卻只能在旁邊看著無能為力。

「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有那樣的自信,可以成功的去收服心魔。」

閻繆雨此刻心中無比的內疚,南安瑰只好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龐,輕笑著安慰道。

「畢竟你的魂魄沉睡了萬年之久,怎麼可能會抵得上一直在修鍊的心魔,而且我現在還好好的,在你的眼前過幾日就可以恢復力量。」

閻繆雨聽到這些話之後心裡依舊非常的難受,南安瑰向來都是為別人考慮的人,卻從來不為自己。

「我們這次是回到小鎮上還是先去北海?」

閻繆雨拿不定主意,所以想要問南安瑰的意見。

南安瑰也仔細思考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現在回到小鎮上的話,爹娘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會非常的擔心。可是我不想再回到北海的皇宮之中。」

閻繆雨淺笑著一直看著她,於是點了點頭說道:「好,無論你想去什麼地方我都會同意的,不如先找一間別院讓你住下休養身體。」

「嗯,都聽你的。」

南安瑰此時胸口出又傳來陣陣疼痛,西風果然能力非常的強大,居然這麼長時間這種疼痛都不能消失。

她又不想讓眼前的人擔心,所以只能強行的忍著,面色變得越來越蒼白。

馬車不斷的向前走,因為顛簸身上的疼痛越來越劇烈。

「咳咳……」

南安瑰忽然之間咳嗽起來,誰叫出又滲出了點點的鮮血?

「小瑰……」

「放心,我們還有多遠的路?」

閻繆雨皺著眉頭看著南安瑰,恨不得受傷的人就是他自己。

「大概還有一個時辰,等到了別院之後,我一定要找一個最好的大夫為你治傷。」

「嗯。」

南安瑰怕他們擔心只能繼續的隱忍著,但每一次呼吸都是生不如死。

不知過了多久,南安瑰的臉上早就已經沒有了血色。閻繆雨輕輕地把她抱了下來,看到了院子裡面跪著的一眾人。

「把大夫給我請過來,我要最好的。」

「算了,我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南安瑰拉住了閻繆雨,她知道自己這次所受的傷並不是那些普通的傷風感冒,就算請來了大夫的話也沒有任何用處。

「可是你現在這樣……」

「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你剛才不是說會聽我的嗎?」

閻繆雨無奈的笑了笑之後,把他輕輕地放在了床榻之上。南安瑰剛剛躺在床上就已經昏迷過去,閻繆雨只能擔心的坐在她的身邊一直守護著她。

南安瑰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覺到自己踏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到處都看不見任何的東西,卻能感覺到心跳特別快。

「你終於過來了。」

一到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的聲音傳到耳朵裡面,她被嚇了一跳,警惕的看著周圍卻還是什麼都看不見。

她緊緊地蹙著眉,咬著嘴唇大聲的喊道:「你到底是誰?快點出來,不要鬼鬼祟祟的!」

「我是誰?我就是你啊!」

南安瑰終於看到了前方有一處光亮,她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地靠近,看到了一身穿著白色衣裙的少女。

「和我說話的人是你?」

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問她,而那位少女卻沒有任何的回應,許久之後才緩緩的轉身。

「我都說過了,我們兩個人本就是一體。只是因為我沒有及時的出現,所以才會讓你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南安瑰終於明白了這個人到底是誰,眼前的這個女人,其實就是一直寄居於自己身體裡面的一縷元神。

是龍后!

「可是你為什麼會突然來找我?」

「你一直身體都在排斥著我對不對?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令你受到如此嚴重的傷。」

「我……」

「不要怕,我不會侵佔你的身體,也不會最終去控制你。我要做的只是和你好好的融合,這樣以後你才會更加的強大。」

女人的話音剛落就忽然消失在眼前,南安瑰身體感覺到無比的疼痛,就好像撕裂一樣。

她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叫喊起來。

「啊!!」

「小瑰…小瑰…」

閻繆雨看著突然之間大喊大叫的南安瑰。有些擔心又緊張的望著她,眼神裡面的關切越來越深,南安瑰睜開眼睛的時候渾身上下充滿了壞水。

「你這是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