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闊怕!

路瑾內心洋洋得意。

小樣,不就點好感度嗎,弄個破支線任務以為本大王就拿不下來了?

作為任務王,她什麼套路沒見過,對她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好吧。

還有主系統那串騷數字,敢弄個支線任務陰她,必須要記在小本本上,等以後,讓它跪下叫爸爸。

遠在時空管理局,莫名背鍋的紅衣長發美男子,一連打了幾個噴嚏。

下屬甲:「這是有人在罵老大啊!」

下屬乙:「那不是應該只打一個噴嚏嗎?」

下屬丙:「有可能是怨念太深。」所以就多打了幾個。

主系統:數據會打噴嚏嗎?

……

路瑾小可愛想以理服人,最後被變態哥哥又給關回了小黑屋。

對這樣的結果,她一點都不意外。

和一個心裡不正常的熊孩子講道理,那就跟雞同鴨講有什麼分別?

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面。

系統:【宿主,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你表白后,攻略目標的好感度會上升?】

路瑾摸摸臉:「當然是我的魅力大唄。」

系統面無表情:你魅力大到隔著幾十公里表個白,攻略目標就能聽見,好感度還嗖嗖的漲,你騙統呢?】

路瑾攤手:「那還怪我咯。」

系統憤憤咬牙,【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又用了什麼東西,違規操作了?】

「沒有。」路瑾一面變嚴肅,「統子,我們兩個好歹也是一起共事了這麼多年,就算生不出愛情,那也是有友情的吧,你這麼懷疑我,讓我很傷心,心都碎了,感覺不會再愛了。」

系統有些搖擺不定了,難道真是自己冤枉她了?

可是隔這麼遠,普通人怎麼可能真的有順風耳?!

想想她的前科,系統決定再給她來個全身掃描,它就不信,她真的沒動手腳。

猜到這個蠢系統在想什麼,路瑾很無奈的說,「統子,知道什麼是高科技嗎?」

她脖子上帶的那個水晶項鏈,是殷幕送她的,美名其曰,定情信物,貌似還挺值錢的。

農婦錯嫁:相公是情痴 但實際是裡面安了類似於定位追蹤器和竊聽器的結合,然後在昨晚被變態哥哥拉去看星星的時候,她一不小心就表了個白。

不過把十幾億的東西,鑽個小孔,往裡面安東西,這種事,也只有霸道總裁才能幹得出來了。

系統:知道真相后的我眼淚掉下來……

路瑾四十五度望天,雙眼含淚,「統子,原來在你心裡,我路瑾就是這麼一個人,咱兩數不清年的友情啊,你真的是傷透了我的心。」

【宿主,不是這樣的,我,我沒有不相信你……】系統看到宿主的模樣,愧疚的不知怎麼好,說到最後,自己都說不下去了。

它剛才是真的不相信宿主,它怎麼會那麼蠢,怎麼可以懷疑宿主!雖然宿主平時不著調,但也是遵紀守法的,它這次真的是傷透了宿主的心。 至於白夜到底文為什麼說願意替他頂罪,陳青也沒有多想,他也不需要多想,白夜知道,這十一位統領,姬夜華,皇天,慕容劫都是他的人早就已經超過了半數以上,就算是真的和袁重霸殺伐翻臉,那兩人也不能奈何陳青。

陳青就是最強的,他們根本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背叛陳青。

城外,袁重霸和殺伐已經在等候,袁重霸靠著城牆,見到陳青已經趕了過來,袁重霸道:「青鬼的源頭便是世界樹與我們的世界溝通之處,根據這一次青鬼肆虐的方向,應該在東南方。」

殺伐道:「那就直接出發吧,你們補給都帶好了吧?」

陳青問道:「有沒有什麼稍微安全一點的路線,一路殺過去,太過冒險,也太耗費時間了。」

袁重霸道:「青鬼類似於世界的守護者,守成,它們希望世界是原來的樣子,所以,這地面之下應該是稍微安全一點的,即便是有青鬼,也不會有太多的青鬼。」

陳青道:「那就從地面之下走吧。」

道完,陳青直接摸出了天罡,運轉無守之勢,直接破開地表,開闢出一條通道來,殺伐和袁重霸也跟在陳青的身後,從今陳青開闢的隧道之中前行,泥土不斷地翻滾,以陳青的實力,雖說不可能和地面上速度一樣,但是也慢不了多少,以他們現在的力量,舉手投足都是山崩的巨力,開闢一條通道而已,根本廢不了什麼功夫。

在地面之下前進了三天,陳青停了下來,道:「袁重霸,殺伐,你們誰上去看一眼我們的位置,才好繼續決定前進的方向,我們天啟比你們的軀體大太多了,容易被青鬼發現。」

袁重霸也沒有推脫的意思,直接道:「我上去看看吧。」

對於他來說,也沒有必要推脫,他是袁重霸,那個要天下無敵的袁重霸。

袁重霸道完,身旁直接浮現一股黑氣,將周圍的泥土岩石翻開,打開一條通道來,直通地面。

不過一會兒,袁重霸就已經回來了,他的嘴角還有著一絲血跡,可以料想得到,他在地面上絕對沒有好受,不過他卻是沒有興趣說自己在地面上的遭遇,他根本沒有興趣坐這些無聊的事,這樣只會耽誤自己的時間,能夠走到這一步的人,沒有一個不是特別吝嗇時間的,他們會將很多東西都忘了,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袁重霸開口道:「方向沒錯,繼續前進就好。」

陳青正要繼續開闢道路,卻是殺伐直接頂了上去,道:「白虎,你已經開闢了三天了,也有些累了,換我來吧。」

陳青還沒有應答,殺伐的背後爬出了一條黑龍,那是他的坐騎,黑龍口中吐出龍炎,直接燒灼出一條通道來,陳青也沒有興趣強行要自己開路,能夠恢復一下總是好的。

他們現在就是綁在同一根繩上的螞蚱,這一根繩子斷了,三人都得死。

三人在地底跋涉,足足過了一個月的時間,袁重霸再次從地面返回,看向兩人,道:「到了,不過守著入口的至少有著兩隻傳奇三階的青鬼。」

殺伐道:「既然已經到了,那就一鼓作氣衝進去,是生是死,就看這一回了。」

陳青心中卻是在想,樓外樓到底是得到了什麼,一枚世界樹之果嗎?不對,就算是世界樹之果,恐怕自己也無法融合。那麼到底是什麼?

不過這一切,馬上就會有答案,他們馬上就要進入世界樹之中。

三人朝著地面趕去,在地面上露出一個個腦袋,看向四周,在這裡的青鬼明顯要更多,甚至是多的有些可怕,這裡的青鬼,未免也太密集了。

而在這些青鬼的正中央,有著一條巨大的枝丫如同是捅破了天際,突兀地出現,如果沒有猜錯,那應該就是世界樹。

陳青小聲道:「有什麼辦法可以繞過這些青鬼嗎?」

殺伐道:「除非是有精通虛空一道的虛空法,行走於虛空之中,否則,根本不可能躲過去。」

袁重霸拿出了雙錘,道:「那就只能衝過去了。」

陳青道:「下去,回到世界樹的正下方看,直接衝上去,應該只會遇到最少的青鬼。」

命之途 殺伐點頭道:「好,走,回去。」

世界樹枝丫的正下方,泥土忽然突然飛起,陳青和殺伐,袁重霸從其中衝出,目標直指世界樹的枝丫。

如同是捅了馬蜂窩一般,周圍的青鬼忽然蘇醒過來,齊齊朝著陳青他們飛去,要將他們撕成碎片!

在地面之上,忽然有著四股強大的壓力朝著陳青他們壓來,那是傳奇三階的威壓,袁重霸道:「有著四隻傳奇三階的青鬼,快走!」

陳青看了一眼,還好有兩隻傳奇三階的青鬼距離較遠,只有兩隻傳奇三階的青鬼能夠攻擊到他們,陳青的目標最大,這兩隻青鬼也是瞄準了陳青。

陳青全力加速朝著世界樹枝丫飛去,他們和世界樹枝丫至少有著數十里的距離,而這個距離,他們需要十步左右才能趕到。

十步,在平常或許無所謂,但是在此時,卻是如同難以跨越的天塹。

一隻巨大的手掌猛然間出手,朝著陳青拍去,劇烈的掌風直接將周圍的青鬼掀飛,陳青揮動天罡,將這一道掌風撕開一條路來,繼續朝著上方衝去,不過速度卻是慢了不少。殺伐也袁重霸同樣不好過,殺伐直接被一隻青鬼一掌拍飛,陷入了地面之中,袁重霸雖然沒有被傳奇三階的青鬼攔住,卻是和一群傳奇二階的青鬼糾纏在了一起。

袁重霸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硬頂著這些青鬼的攻擊前行,也不還手,還手會讓他的速度變慢。

陳青不得不改變路線,如果不變只會讓他和殺伐一樣的下場!

陳青憑空虛踏,直接一個斜跳,躲過了這一隻青鬼的巨掌,但是同樣的,他距離世界樹枝丫變得更遠了。

距離變得更遠了,陳青卻也不後退,此刻後退便是徹底的死路一條,他只能往前!

憑空借力,陳青踏空而行,要朝著天空中的世界樹枝丫飛去。

殺伐被擊飛,其他的青鬼都瞄準了陳青和袁重霸,袁重霸那邊,也有著無數青鬼在逼近!

陳青也和身旁的那隻傳奇三階的青鬼糾纏在了一起,他要躲開這隻傳奇三階的青鬼的攻擊,還要應付周圍圍過來的青鬼,他的軀殼被打得凹凸不平,他的軀殼根本無法修復,到但是陳青知道,自己不能急,急並沒有任何用處,那隻會擾亂自己的思維,他看向眼前的這些青鬼,要找出最簡單的路線,但是即便是最簡單的路線,也有著數十隻青鬼攔路!

袁重霸的身邊,同樣是如同狂風亂舞一般的青鬼在朝著他瘋狂進攻,兩人一時都脫不開手。

在這裡糾纏下去,絕對只有死路一條,陳青揮動手中的天罡直接盪開一隻青鬼,繼續朝著世界樹枝丫前進,但是馬上,又有三隻青鬼圍了過來,朝著的的背後就是三掌,陳青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背後似乎是又癟了一塊。

即便是金屬的軀殼,有著能量護體,有著王兵鎧甲,依舊擋不住這些青鬼的攻擊。只是巨大的反震之力就讓自己軀殼受損!

這樣下去,絕對必死無疑!

陳青繼續揮槍,忽然間,陳青忽然看到拍飛的殺伐已經再次飛了出來,朝著袁重霸飛來!

殺伐趕到袁重霸的身旁,伸手便是一根金色的繩子纏在了袁重霸的腰間,而後殺伐又飛到陳青的身旁,將金色的繩子扔出來,直接綁在了陳青的腰間!

而在這時,所有的青鬼目標都是袁重霸和陳青,只是少數幾隻青鬼去阻擋殺伐,殺伐繞開了這幾隻青鬼,幾步趕到了陳青的身旁,朝著陳青大喝道:「打我!」

陳青根本沒有猶豫,直接一槍上撩,「無還之槍!」

陳青沒有考慮別的,出手便是無還之槍,他們沒有更多的時間了。再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天罡之上巨大的力量落在殺伐的重槍之上,直接將殺伐擊飛,這可是無還之槍!

殺伐被陳青一槍拍的直衝天際,已經是落入了世界樹之中,但是力量還沒有散去,將殺伐帶的更遠,繩子終於是拉直,將陳青和袁重霸拖著前行,直接朝著殺伐飛去。

進入了世界樹枝丫之上足足十里,衝力才散去。

陳青掙扎著從世界樹枝丫之上站了起來,看向遠處的袁重霸,袁重霸同樣不好受,渾身都是鮮血。

陳青估計硬吃了自己一槍的殺伐更不好過。

陳青和袁重霸對視一眼,都明白對方的意思,此地不宜久留!

兩人飛速朝著繩子的另外一頭飛去,看到躺在世界樹枝丫上大口喘氣的殺伐,殺伐看向陳青,笑道:「本以為你的一槍沒什麼大事,沒有想到,倒是讓我身受重傷。」

殺伐翻身爬了起來,將金色的繩子收了起來,道:「還好這龍筋夠結實,快走,後面的青鬼只怕是要追過來了。」 系統悶悶的說,【宿主,那說讓我怎麼補償你都行,你不要傷心了,好不好?】

這是它成為系統后,第一個願意選它的宿主,它確實做的太讓人寒心了。雖然宿主平時也會和那些人一樣,說它蠢,說它笨,但它能感受到,宿主對它是沒有惡意的,她剛才還說,它是她的朋友,第一個願意和它做朋友的人,它不想失去。

當初綁定系統的時候,路瑾一直以為是隨機分配的,所以……

「既然統子都這麼說了,為了繼續咱們兩個的友情,這樣,你拿出一百星際幣來修復一下我們的友情裂痕,順便補償一下我受傷的小心靈。」

系統:……

是沒有惡意,這踏馬就是殺意,殺意!

【哦,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那我們還是橋歸橋,路歸路,有緣江湖再見吧。】

呵!

朋友?那是什麼東西?

哪個黑化的大佬不都是一個人單幹的?

要朋友幹嘛,它自己也能走上統生巔峰。

要知道,剛入門的小萌新一個月工資才10星際幣,它也是跟著宿主這個任務王沾了光,現在一個月工資提到了50星際幣。

但是宿主每完成一個任務,那是有星際卡的。

1張星際卡=十萬星際幣

而它需要一萬張星際卡才能購買實體。

宿主這簡直就是在割它的肉,喝它的血啊。

它這就是像人類存老婆本娶媳婦一樣,它容易嗎?

「統子,你是認真的嗎?就為了100星際幣,你就要放棄我們的友情,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無情了!」路瑾說的義憤填膺,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比起友情,我還是覺得星際幣更重要,再見!】

叮——

【宿主您好,您的系統已下線。】

路瑾:這小脾氣……

……

「主子,那邊已經準備好了。」

昏暗的房間里,一座一站著兩個男人,站著的男人正低頭再給坐著的男人彙報著什麼。

從窗戶照進來的暗光,勾勒出坐著的男子朦朧又神秘的五官,這個人,正是殷幕。

掐滅了指間快要燃盡的香煙,殷幕聲音乾澀暗啞的開口,「那就按計劃行動吧。」

「是。」站著的男人應了聲,隨即離開了房間。

唐家雖然是做正經生意的,但唐衫卻在私底下有涉黑。

從他第一次在婚宴上能悄無聲息的擄走唐筱,他便有所懷疑。讓人順藤摸瓜查了一段時間,沒想到他的尾巴倒是藏的深,如果不是前段時間的網路暴力,突然出現一批幫唐筱洗白的水軍,他也不會這麼容易就查清他們的據點,還摸出了幾條出人意料的大魚。

那個表面風流的大慈善家李文姝的爸爸,就是其中一位。

原本他不想摻和這趟渾水,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都相安無事。

但他們不該把手伸的太長,李家竟然想用李文姝聯姻,吞噬掉殷家。

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唐筱,如意算盤落了空。

想到某人炸毛的樣子,殷幕忍不住輕笑出聲。

那場所謂的網路暴力,就是李文姝一手設計的,到後面也少不了李家那位的推波助瀾,甚至還派了人去製造車禍…… 那場所謂的網路暴力,就是李文姝一手設計的,到後面也少不了李家那位的推波助瀾,甚至還派了人去製造車禍。

唐衫和他們聯手,就是為了毀掉殷家,擄走唐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