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阿來眯了眯眸子,冷笑了一聲:「沒興趣!」

顏芷月捏著一粒圓球在手中輾轉著,竟忽而一笑:「那也送你一顆好了。」

「……」

阿來捏著圓球,有些發愣。

不過卻是瞬間,他的眼中便掛上了一抹狂熱之色……

顏芷月微微一笑:「冷凝,我們走。」

「好。」

冷凝快步而去。

銀狐也緊隨其後,只是剛踏出了一步,身後竟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響聲!

銀狐這才回頭,當看到來客客棧內變成了焦炭的時候,他簡直有種下巴要掉地上的感覺……

……

虛無之地。

來客客棧面前。

一名紫衣女子站在不遠處,冷然的看著這一幕……

微風輕拂而過,几絲殺氣不斷瀰漫在空氣中…… 「跟著。」

紫衣女子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下一秒,幾抹黑影亦是快速的閃過,將氣氛拉到了一種極致的詭異……

……

反觀。

另一邊。

顏芷月將來客客棧炸了個稀巴爛,如此才將心中那股悶氣緩解了不少,而且在聽到小天提示得到了憤怒值加一顆心的時候,更是覺得心情無比順暢。

二人在銀狐的帶路下,幾個輾轉后便走到了街道上。

接著,一道道聲音便傳了過來:「你們知道,鳳泣國要和我們虛無開戰了么?」

「開戰?!」

那人大笑了一聲,接著才嘲諷道:「是不是那個攝政王的注意?竟敢和我們虛無開戰,難不成是已經瘋了么?」

「就是啊,我們這裡隨隨便便一個人,誰不能解決掉他一隊的人?」

「不過也好,反正閑的也是無聊,那就好好玩玩便對了。」

聽到這裡,銀狐竟停下了腳步,冷然掃視了一眼眾人:「你們這群人,是不是很無聊?」說著,他便眸光微眯了一瞬:「魔君大人,最不喜歡的就是這些謠言,難道你們不知道?!」

「……」

「切。」

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亦是冷笑了一聲:「不就是給魔君跑個腿的,還真當自己是個蒜了。」

「……」

銀狐雙拳緊攥,眼中帶著一股騰騰殺氣。

見狀,眾人亦是不再說什麼,紛紛轉身而去。

這時,顏芷月卻是眉梢微挑:「所以,你是要帶我去見魔君?」眼下這般情況下,她知道這人暫時不會傷害她,可是想要擺脫他的控制卻也需要一些時間。

所以,在方才聽到夜蕭炎要與虛無打仗時,她心中這才找到了些許突破口,眸中亦是閃過了一抹極冷的殺氣。

「……」

銀狐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前行著。

顏芷月輕飄飄的話語,帶著一股冷漠:「你們魔君為什麼要見我?」

「……」

銀狐繼續沉默。

冷凝卻是不爽了:「我家少主和你說話,難道你聽不到?!」

銀狐停下腳步,回道:「抱歉,我可以拒絕回答。」說完,他便繼續往前走去。

「你!」

冷凝有些氣急。

顏芷月卻拉住了她,清冷的開口道:「既來之,則安之。」她能清楚感覺到,對方身上那強大的靈修之力,在這種人面前想逃不是簡單就能解決了的事情。

……

幾經輾轉。

銀狐便將顏芷月帶到了一處較為隱蔽的宅院面前,無比恭敬的開口道:「姑娘,你現在這裡休息一下。」說著,他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家魔君說,你想找的人他可以幫你,只是你需要配合他。」

「如何配合?」

顏芷月不喜歡拐彎抹角,簡單直接是最好的。

銀狐看向顏芷月,緩聲道:「魔君說,你只要在這裡休息一段時間便可以了。」

顏芷月看了一眼面前的院子,眼中平靜無波:「所以,他這是要將我當籌碼,用來對抗夜蕭炎么?」這般情況結合起之前在路上聽到的鳳泣國要和虛無開戰的話,她自然明白了對方想做什麼。 如此說起來,顏芷月在別人眼中怎麼都算是攝政王妃,現在她既然來到了這裡,那對方肯定是要將她的價值激發出來才對。

只是,用她要挾夜蕭炎?

不得不說,這件事真的是她覺得最可笑的,畢竟以那個傢伙的冷血無情程度,直接把她戰前宰了都有可能的……

「……」

銀狐有些不知道要如何說,只能抱拳道:「魔君只是讓你暫時留在這裡,我會在外面看守著,有什麼事情你叫我便可。」說著,他便快速離去。

待將門重重關上的那一刻,冷凝連忙開口道:「少主,現在怎麼辦?」

「嗯?」

顏芷月眉梢輕挑,接著竟笑了起來:「還能怎麼辦,如他所說……休息。」

「……」

……

是夜。

虛無之地。

一抹黑影站在黑暗處,他的面前站著一排排同樣穿著黑衣的人。

只見,他墨發隨風而揚,眼中帶著一股駭人冰冷的戾氣,他開口問:「你們準備好了么?」

「當然!」

「我們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呢!」

「就是啊,我們在這個地方真的呆了太久了,能去鳳泣國的皇宮中玩玩,也是不錯的選擇。」

「哈哈哈……」

一陣陣笑聲不斷蔓延,驚得夜色都泛起了漣漪……

然而,站在最高處的黑影男子卻始終負手而立,他以銀制的面具遮面,只露出一對冰冷的眸子,雖只是那般靜靜的站著,但身上的冷漠威儀卻令人不寒而慄。

這時,銀狐快步而來:「參見魔君。」

「怎麼樣了?」

銀狐抬眸:「人已經安頓好了,接下來要怎麼做?」

「等。」

白天不懂夜的黑 黑影男子眸子閃過了一抹寒冷的流光,只是冷聲說了這一個字。

「可是……」

銀狐欲言又止,想了一下才開口道:「魔君,你這次真的決定好了要這樣做么?」

黑影男子還未說話,一旁的一人卻咬牙道:「銀狐,你這算什麼問題?!什麼叫決定好了么?」

「就是啊!」

男子冷笑了一聲,眼中滿是殺氣:「現在事情進行到現在,就算我們不動手,我們也沒有退路了的。」

「切!」

「我們也不要退路,畢竟這次……穩贏!」

「……」

銀狐看了眾人一眼,目光再次回到了那個被喚作魔君的男人身上:「那我先下去了。」說著,他便快步而去。

夜涼如水,周遭陷入了一股死寂般的寂靜……

……

反觀。

另一邊,鳳泣國。

一襲白衣的夜蕭炎站在一眾將士面前,眼中冷決的宛若寒冰:「有人要戰我疆土,你們要如何?」

「殺!」

聲音齊齊,果斷而決絕。

夜蕭炎掃視眾人,再問:「如何殺?」

「拚死殺!」

「同歸於盡的戰!」

「誓死捍衛鳳泣國!」

殺氣蔓延開來,眾人的喊叫聲赫然帶著一股撕破天空的氣勢……

夜蕭炎站在高處,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眾人:「既然如此,那你們就陪本王一起,踏平虛無!」

最後四個字,一字一頓。

完全帶著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儀之氣! 月明星疏。

冷凝看了一眼周遭,忍不住開口道:「少主,我怎麼感覺今晚會有事發生?」

顏芷月正在喝著茶,聽到這話時眉梢微挑了一瞬:「是么?」

「我……」

冷凝思慮了一會兒,才繼續道:「一直有種不好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

這時,顏芷月放下茶杯,忽而抬眸看向冷凝:「一會兒如果真有事發生,你要想辦法逃走。」

「什麼?」

冷凝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只見,顏芷月站了起來,眸子微微一彎:「記住我說的話就行了。」

「……」

忽而。

黑暗中一抹抹鬼魅的身影一閃而現!

緊隨而至的便是一聲接一聲的爆炸聲,加亮若白晝的火光不斷閃爍著……

只是,這種情況持續的並不久便安靜了下來,接著一個冷決的女聲出現:「抓住了么?」

「抓住了一個。」說這話時,那名黑衣蒙面的男子還不忘動了一下手中的長劍:「只是她手裡不知道藏著什麼東西,竟然把很多兄弟都炸傷,然後讓那個女護衛跑了。」

再見及再愛 而那個被抓住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顏芷月。

「女護衛?」

紫衣女子長發如瀑,被風激起了層層漣漪,她冷然看向被幾人包圍住的顏芷月:「正主兒在就行。」

顏芷月傲然站在原地,從容的態度似乎被抓的根本不是她:「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是么?」

紫衣女子笑了笑,眼中玩味之氣更甚:「你知道我會來?」

顏芷月清清冷冷的揚了一下唇角:「先是把我引去來客客棧,然後又跟蹤我到了這裡,難道是為了保護我么?」她前世被追捕慣了,對於有人跟蹤的這件事情自是極其敏感。

只是,她在不知道對方想做什麼的情況下,便沒有去打草驚蛇。

她倒也好奇,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紫衣女子,到底想要做什麼?

顏芷月這般話語卻讓紫衣女子,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看樣子還不算太蠢。」說著,她亦是揚劍指向顏芷月,臉上只剩下一片冷然的殺氣:「那你倒是繼續猜猜,我抓你想做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