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陳濤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血屍』雲伊明?」陳濤目光微閃,這倒是個麻煩,他從前身的記憶里只知道雲伊凡有個貌似挺厲害的大哥,沒想到竟然能接觸到夢部長口中的秘境,而且還進入過,否則他給雲伊凡的寶物從何而來?

三階超凡者是進入秘境的標準,不過少數天賦異稟的二階上位超凡者也可以做到,看來這個雲伊明便是那少數之一。

「最稀少的『病毒側』超凡者嗎?為了減少些麻煩,看來雲伊凡不能死在我的手裡。」

只見陳濤將還處於幻術中的雲伊凡拽到自己身邊,望了眼他戴在耳朵上的銀環,隨後直接粗魯的薅了下來,接著另一隻手在他的身體上不停摸索。(不要亂想)

下一秒,陳濤拿出的手中又多了一枚紅色的水晶,閃耀著彷彿水流的波動,若隱若現間,一支小劍深埋在水晶深處一閃而逝。

因為牛哥站在陳濤的背後,再加上刻意的遮擋,所以陳濤的動作他完全沒有看清,轉眼之間,本屬於雲伊凡的東西已經被陳濤裝進了自己的兜里。

「看來瞳力沒有白費。」

陳濤心裡念叨一句,隨後像拖死狗一樣的將雲伊凡拖在手裡,想了想,突然用力一甩,像扔垃圾一樣將他朝陳北扔去。

既然他不方便動手,有人方便。

「看來你的好戲提前謝幕了。」陳濤淡淡的開口。

「不不不,不是還有你呢嗎?如果你肯殺掉你身後那個傢伙的話,我也可以承諾饒你一命。」陳北看也不看被陳濤扔過來的雲伊凡,后股的四條鋸齒狀細尾像是旋轉的絞肉機一般,在半空中直接將雲伊凡攪碎,下起一場血雨。

不是他不信守承諾,而是雲伊凡沒有達到他的要求,垃圾和廢物,沒有繼續活下去的資格。

元素天紀 牛哥聽到對面這怪物又來這一套,頓時嚇得身體都顫了一下,他剛就丟了一條手臂,現在如果陳濤也學雲伊凡的話,他這條命今天便算是真的交代在這了。

「陳老弟……」

牛哥剛要說話,陳濤揮手打斷道:「不用說了,你放心。我可不是那種無恥小人,否則我剛剛也不會救你,要知道我只有一階上位的實力,剛剛為了救你,我用了激發潛能的招式。」

明明是貪圖雲伊凡突然變強的秘密,結果此時到了陳濤的嘴裡變成了他都是為了救人,不得不說,他真的不是他自己口中的那種無恥小人。

牛哥聽了頓時有些感動,難怪陳濤一下子變得那麼厲害,原來是使用了激發潛能的技巧!要知道凡是這類技巧,一定都有不小的代價,輕則虛弱幾天,重則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陳老弟!我……」

「別說了,牛哥,咱們也算相識一場,我陳濤自問是個講(不)義(要)氣(臉)的人,絕不會見死不救,一會我會幫你拖住這個傢伙,你斷了一隻手,就算留在這也幫不上什麼忙,便先逃吧。」

陳濤義正言辭的開口,明明是不想牛哥留在這裡礙手礙腳,並且發現他的秘密,偏偏被他說得大義凜然,頓時把對面這個不懂給別人戴綠帽子的牛頭人感動的一塌糊塗。

「陳老弟!我……你……」

「還不走!?」

「你一定要保重,磐石副部長他們再有幾分鐘就要到了,到時候……」

「快走!」

陳濤狠狠擁了牛哥一把,實在不想再磨磨唧唧下去,因為他怕再演一會自己會忍不住吐出來。

「想跑?嘖嘖嘖,太天真了。不得不說,你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陳北看到陳濤竟然當著他的面拉拉扯扯,而且還妄想擋住他而讓另一個斷臂的傢伙逃跑,不由嗤笑起來,這得是多麼愚蠢的人才能做出這種事。

「你們兩個還是都去死吧!」

陳北低語一聲,龐大的身軀帶著紅芒,終於再次動了起來,四條細尾飄在身後,因為速度過快的緣故發出『咻咻』聲。

「和我比速度?」

陳濤收回落在牛哥身上的視線,腳尖一挑,被雲伊凡掉落在地上的長刀被他挑起,隨手一握橫在胸前,雖然沒練過劍道,可基本的揮舞他還是懂點的,劈、砍、挑、刺,不外如是。

「神速·二倍!」

針尖對麥芒般,陳濤速度瞬間又增了一大截,達到百米/S,只見四肢著地快速奔行的陳北,紅色的眼瞳猛的一縮,露出一絲震撼。

「竟然還能提高?這速度……就算是『體術側』的二階中位超凡者也達不到!」

彷彿兩列火車般,陳濤目光穩重如山,望著越來越近的目標,陳濤揮動了手中的兵器。

嗤!

一記直刺,劃破空氣,彷彿一條白練帶著森然寒氣朝陳北裸露的眼睛插去,陳濤沒有什麼特殊的發力技巧,因此只能憑藉蠻力!

叮!

一條細尾抽在陳濤的刀尖上,濺起一片火花。

叮叮叮叮叮!

彷彿打鐵一樣的聲響連續響起,急促的碰撞好似雨打芭蕉般沒完沒了,兩團紅黑身影彼此糾纏在一起,互不相讓,只能看到無數條細尾、手臂和刀光在晃動!

而牛哥此時已經趁機遠遠逃開,不見蹤影。

吼!

「討厭的蒼蠅!夜魔天襲!」

此時陳北竟發現陳濤的速度絲毫不弱於他,而且無論他怎麼攻擊,陳濤竟然總能找到他動作上的漏洞並加以反制,如果不是他這一身防禦力驚人的甲殼,他早就受傷!

他還從沒遇到過這種類型的對手!

「其實你根本不是所謂的三階超凡者,對吧?其實你早就做好打算等磐石副部長他們到來前就轉移!」陳濤一邊應付著突然從陳北身體內冒出來的大片黑色蝙蝠,一邊冷冷的開口。

「嘖嘖嘖,你憑什麼這麼說?」

「憑什麼!?」陳濤臉上猛地露出一絲兇狠,嘴裡響起大笑,「就憑這個!」

「神速·三倍!」

「神速拔刀術!」這是陳濤剛剛用寫輪眼複製下來的,屬於雲伊凡的招式。

剎那間,一抹無與倫比的刀光劃過,彷彿天上的銀月,陳北只覺得眼前忽然一亮。 如水的月光彷彿白紗一樣灑落,一時間,陳北彷彿看到了兩片皎潔的月光。

「真美啊,」眼神中閃過一絲迷離,隨即暗藏在面具下的嘴角露出輕笑,「只可惜,我是真正的三階超凡啊!」

三階超凡者的評測,最基本的一條,便是擁有至少兩種以上的神秘之力,而四階超凡者則是將所擁有的神秘之力熟練掌握並運用自如,而陳北正是在前幾次的一次次元登錄中,獲得了適合他的第二種神秘之力。

那便是『血族血統』,或者說也可以叫做『吸血鬼』,掌握鮮血之力,黑暗魔法。和『喰種』一樣都有著驚人的生命力,壽命無比的悠長,因為才獲得不久的緣故,所以還比較弱小,可是也彌補了他作為『喰種』時的許多短板,比如沒有遠距離的攻擊能力,速度稍弱等方面,當然,更是加強了他本就擁有的優勢,比如更加頑強的生命,就算被打爛腦袋只要有充足的血肉也可以恢復原狀,攻擊模式更加詭異,手段多變。

可以說,每一個三階超凡者都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不論是在攻擊、防禦、速度、能量,各個方面已經達到了某種平衡,而不是某項嚴重偏科。

而只剩下瞳術『神速』的陳濤之所以說自己只有二階的實力,也正是因為如此,因為他只有速度達到了標準。

「血之屏障!」

心念一動,陳北的身前頓時鮮血翻滾,構成一面紅色的鏡子,他的身體雖然跟不上陳濤的這記平斬,可是只要他的思維跟得上便好。

在陳濤的世界中,就在他認為自己的刀鋒即將把陳北沒有厚重甲殼保護的腦袋砍成碎片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道血紅色的透明薄膜。

鏗鏘!

薄膜僅僅只擋住了陳濤刀鋒短暫的一秒,卻足以令陳北身體反應過來,在避開陳濤全力揮出的一斬後作出反擊。

嗤嗤嗤嗤!

后股的四條鋸齒狀細尾彷彿擁有生命般,好像一條條無比靈活的毒蛇,張著毒牙向陳濤噬去。

「這是?」

陳濤臉色猛地一變,竟然真的擋住了?那可是『神速·三倍』狀態下的攻擊啊,剛剛就算是磐石,驟然面對他這一擊,也唯有飲恨一途。畢竟丟出的暗器,和直接揮刀砍上去的力量,相差何止數倍!

磐石的眼皮又不是鈦合金做的,絕對抵擋不住。

「難道這傢伙……」

收刀護身,陳濤身體彷彿環繞著一面面銀色的光幕,好像一隻巨大的繭,將陳北鋸齒狀的細尾一一彈開,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陳北右臂上包裹著一層血紅色的能量,如同出膛的炮彈,已經向著陳濤轟去。

咔嚓!

銀色的光幕被打碎,陳濤身子猛地一僵,手中雲伊凡的那把刀頓時被震成一塊塊碎片,彷彿子彈一樣,朝著四面八方濺射出去,只聽陳濤悶哼幾聲,身體數個部位直接被射中,同時被陳北拳頭的餘力遠遠震飛!

噗!一陣氣悶,一口血沒忍住,從陳濤的嗓子眼裡嗆出,眼前金星亂冒,不禁趕緊搖了搖頭,連忙從地上爬起。

「你的身體太弱小了,只要被我擊中一下就足以讓你失去抵擋。雖然不知道你是如何駕馭如此強大的速度的,可是三階超凡者以下,是絕對不會存在下克上的。」沉重的腳步聲慢慢響起,這是厚厚的甲殼和地面在發生摩擦,「你剛剛的猜測有一部分是正確的,那就是我確實會在你嘴裡的那兩個人趕到之前離開,不過並不是因為打不過,而是那兩個人的能力配合默契足以將我拖住,到時候如果那個被稱作『魅妖』的女人趕到,才是真的棘手。」

「魅妖?」

「你不知道嗎?她可是你們分部的部長呢?她的能力……嘖嘖嘖。」因為帶著面具的緣故,陳濤看不見陳北的表情,不過從他的語氣中倒是不難聽出,他似乎對那個不知深淺的夢部長有一絲畏懼。

「好了,我已經玩夠了,這次我玩的很盡興,不過就是殺的人有點多,看來要儘快離開這座城市了,真是的,我還才來沒多久呢。」陳北此時已經走到了陳濤的面前,高大的身軀彷彿一堵牆,在地上投下一大片的影子,將陳濤完全籠罩。

望著陳濤被碎刀片打爛的前胸,陳北眼神中露出一絲戲虐,再加上剛剛他那一拳,眼前這個看上去有些詭異的小子傷的絕對不輕,這次又是他贏了,不過想必超凡者協會對他的危險評估也會再次上調,不過那又怎麼樣?

強者為所欲為,如果想阻止他的話,就派出比他更強大的人來抓捕他吧。可是會有嗎?那個的力量在越來越強大,絕大部分的三階超凡者都去忙著壓制『它們』了,所以說……

「嘖嘖嘖,欺負『小朋友』什麼的,我最喜歡了。」陳北有些變異的赫眼居高臨下注視著,隨後慢慢抬起了手。

「把你撕成碎片好了!」

轟!

隨著話音落下,陳北的手臂猛然間揮下,接著一道劇烈的碰撞聲響起,隨後竟然見到陳北高達兩米多的赫者身軀突然像棒球一樣被擊飛!

轟!

又是一聲巨響,一大片草坪被陳北壓平,地面上出現一個大坑,因為挨著住宅小區的緣故,附近的居民樓一家家忽然亮起燈光,影影倬倬。

「剛剛…剛剛那是什麼東西!?」陳北躺在大坑中,神志還有些發懵,剛剛發生了什麼,他彷彿只看到了一大片藍色能量,然後?

「咳咳,」陳濤小心的將胸口的碎刀片拔掉,嘴裡嘀咕道,「真TM虧大了,強行破開被封印的瞳術,使用單眼須佐,這得浪費多少瞳力!?混蛋!早知道我也逃跑好了!」

只見一架幾近十米的藍色半身骨架將陳濤牢牢保護,兩條巨大的骨質手臂環抱在胸前,其中一隻還保持著揮拳的動作。

須佐能乎!

只有萬花筒寫輪眼才能使用的終極瞳術,陳濤因為右眼被封印的緣故,導致天照和須佐能乎也被封印,不過陳濤知道只要消耗的瞳力足夠,這一瞳術就算只用一隻眼睛也能使出,但是要想衝破封印,使用的代價自然比正常時苛刻的多,至少在陳濤看來,身體負擔不止提高了不少,就算消耗的瞳力也提升了一倍!

「白養了二十幾天,這下可好了,現在比剛從火影世界中出來時瞳力還少。」

就在陳濤為了使用須佐保命而心痛不已的時候,躺在大坑中的陳北已經站了起來,當看到包裹在陳濤身上那具藍色的半身骷髏巨人時,下意識咽了一口口水。

「卧…卧槽!」 「這……這究竟是什麼東西!?」陳北震撼的望著只有初始形態的須佐能乎,那種完全由能量實質化的軀體,簡直不可思議。

「這是、這是他用出來的?難道他也是三階超凡者?」陳北大叫一聲,首次出現失態,因為無論怎麼看上去,都好像是對面那個半身能量巨人更猛一些。

陳北頭一次覺得自己兩米多高的赫者身軀有些單薄,只見他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你剛才不是說要把我撕成碎片嗎?來啊。」

帶動著身體外的須佐,陳濤一步步像陳北走去,你剛剛不是一副很囂張的模樣嗎? 億萬情深:龍少追妻無節制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MMP,老子不發威,真把老子當病貓啊。

老子不是不出手,而是一出手就消耗有點大,給他配置的充電寶電量有點低,充電速度比較慢,否則……

陳北:「……」

「還有幾分鐘,先試探一下,如果是外強中乾的話,就幹掉他再離開,如果……」陳北猶豫了一瞬,為難的看了眼朝自己慢慢走來的陳濤,迅速打定了主意,他只是有的時候精神有點不正常,可這不意味著他傻。

「夜魔天襲!」

「鮮血之鞭!」

……

連續使用出屬於吸血鬼能力的遠程招式,發現打在陳濤身體外的那個能量巨人身上連個波紋都泛不起來時,他便在腦子裡立刻斷掉了剛剛才做出的『試探一下』的想法。

和陳濤第一次與磐石切磋時一樣,現在陳北也陷入了相同的窘境,連防禦都破不了,這還打個屁!

而且人家的增援馬上就到,陳北最後只得深深的望了陳濤一樣,彷彿要將他記在心底,接著果斷解除了一直維持在表面的赫者形態,露出了本體。

「這是……要跑了?」陳濤見狀心裡一喜,只有初始形態的須佐並不具備太多的能力,雖然清掃雜魚依然是很好的選擇,當然更強的是驚人的力量和絕對防禦。

此時陳濤如果拚命的話拿下對手肯定沒有問題,大不了拼著徹底當一名殘障人士,『神速』加『須佐』一起使用,近身一頓猛捶,如果在次元世界捶就捶了,還能得到不菲的獎勵,可在現實世界?給所謂的超凡者協會賣命?那不是腦袋抽風嗎?

「趕緊跑,趕緊跑。」陳濤巴不得不打下去,心裡不禁催促起來,準備等陳北一離開,就立刻解除『須佐能乎』,每一秒他的瞳力都在減少,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

「你叫什麼名字?」陳北此時黑色大風衣將身體捲起,淡淡的開口。

「陳濤。」

「嘖嘖嘖,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到時候就是你的死期。」臨走前還不忘扔下一句狠話,殊不知陳濤心裡多希望陳北的話能夠成真,因為等在見面時,陳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強。

到時候是誰的死期,可真得好好試吧試吧了。

「不敢打就趕緊滾,別在這嘰嘰歪歪的,一會我兄弟來了你可咋整?就你這身板?」陳濤鄙視的的看了眼陳北恢複本體后略顯單薄的體型,說著他聽不懂的話,「他可能會搞得你懷疑人生。」

「懷疑人生?來的人里又這麼強大的存在嗎?不是說這座城市裡只有『魅妖』一個三階超凡者坐鎮嗎?」陳北心裡不解,不過當務之急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只見他最後冷哼一聲,目光朝遠處望了一眼,接著化作一大片黑色蝙蝠,朝天空中飛去,不一會就飛進了雲層,消失在夜色里。

「走了?」陳濤呢喃一聲,又等了片刻,發現陳北確實離開了,才將須佐解除,不過一直沒有放鬆警惕,直到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連串腳步聲時,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因為按照時間上的估計,這個時候能夠到來的也只有磐石,和剛認識不久的另一個副部長『神目』了。

果然,不幾分鐘后,磐石的身影率先出現在陳濤眼前,當他看到躺在地上的幾具屍體時,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

「陳濤小哥,陳北人呢?」

「跑了,幸虧你來了,否則我也是地上的一員。」陳濤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上面一片血肉模糊,看起來有些凄慘。

這時神目也已經到了,不過她身邊還跟著一個人,赫然是前不久陳濤讓跑掉的牛哥,當他看到陳濤還活著時,高興的連忙跑了過來,兩人互相點了點頭。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以陳北二階中位的實力,怎麼可能短時間內殺掉這麼多人?」

「二階中位?」陳濤聞言嗤笑一聲,也顧不得對面的人是不是大美女了,破情報差點害死他。

「神目副部長閣下,我們親耳聽到兇手自稱是三階超凡者。」這時牛哥解釋了一句。

「三階超凡者?不可能。」

「你認為不可能就不可能吧。」陳濤不想爭辯,他現在只想趕緊回去休息。

磐石這時再次掃視了一圈地上的屍體,最後沉聲道:「好了,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兇手沒有抓住,還死了這麼多同伴,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先回去整理出一份詳細的事件報告,然後上呈給夢部長,這次陳北又殺了這麼多人,一定會和在輕雲省時候一樣,向外出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