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陳青出來時就猜到屠家人是為此事而來,只是沒想到對方能夠忍耐,語氣還這麼客氣而已。禮尚往來,陳青也很客氣的開了口。

「我的屬下應你們屠家人邀請共同討伐間家人,不成想卻被你們屠家人背後捅了刀子傷亡摻重,我這才痛下殺手。屠族長若是心有不甘,盡可找我報復,我接著就是。」

這話讓屠家人一呆,屠族長更是長嘆一口氣又是一施禮。

「哎……我一猜就事出有因,那些屠家子弟自取滅亡,怪不得邪青大人。老朽只求邪青大人能夠既往不咎,饒過我們屠家。」

聽到這話,陳青瞭然了,這屠家沒能進入十大姓氏,這是怕自己在進行報復,這才如此低聲下氣。看著其餘屠家人獻上了幾個製作精美的玉匣,也沒看裡面裝的是什麼,讓人立刻收下,算是揭過了此事,現在的敵人已經夠讓他頭疼的了,他也不想樹敵太多。

見到陳青收下禮物,屠族長的臉上露出少許喜色,又一次抱拳開口。

「那就不打擾您了,老朽告辭。」

這老頭說完帶人就走,卻有個屠家人站在了原地沒動,屠族長趕緊一拉他的胳膊卻沒拉動,這人慢慢的抬起頭看向陳青,臉上還帶著莫名的笑意,接著就將頭盔摘下露出披肩長發。

陳青已經看呆了,其他人卻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屠族長更是擋在這女子身前向陳青賠罪。

「小女不懂事,還請邪青大人勿怪。」

陳青張著大嘴沒出聲,這女人卻一閃身越過自己的父親,伸手就一擰陳青的耳朵。

「這麼長時間沒見,你到長出息了,連我們屠家人都敢殺,跟我進去,看我怎麼跟你算賬。」

「疼……疼……疼!你輕點啊,我哪知道你是屠家人,若是知道這事也就發生不了啦!」

讓人目瞪口呆的是,陳青並沒有反抗,而是被女子拎著耳朵就進入了至尊無上樓,接著大門就關閉了,不準任何人進去。這是個什麼情況?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進至尊無上樓,陳青就把這女子抱在了懷裡,這女子還要反抗,兩人立刻展開了『肉搏』,最終女子體力不支,身上的衣服被扒了個精光,還被陳青騎在了身下,更激烈的肉搏戰開始了!

「這麼多年都沒你的消息,我都以為你已經死了!」

兩人從一樓客廳直接奮戰到了三樓的床上,渾身的力氣耗盡,陳青這才氣喘吁吁的摟著她問出聲,女子翻了個白眼,起身開始沿著原路返回找衣服穿,陳青趕緊阻止。

「你這又要走啊?怎麼也得把名字告訴我吧,紅艷和曹嬌可都很想你。」

沒錯,這女子就是跟陳青有過一夕之歡,嫣紅艷的師傅,曹嬌的師祖,沒成想是屠家的大小姐!

「你這貪心鬼,想把我們師徒三代全都收了啊?還好我沒進入生命樹世界,要不然還不被你殺了啊!」

對方的話語中充滿怨氣,陳青也無從解釋,自己這邊可也是死了人。見到陳青的苦瓜臉,這女人噗嗤一笑,**著完美嬌軀走到近前,用手一點陳青額頭,接著坐到他懷裡。

「記住了,我叫屠媚娘。能與你再次相遇,媚娘已經知足,並不貪圖長相廝守。如今屠家人才凋零,我還要重振家族,你要乖乖的,不要讓我擔心。」

說完屠媚娘就又起身找自己的衣服穿上,陳青頹然的躺倒在床上長嘆一口氣,既然屠媚娘選擇了家族,他也無力阻止。

「拿著,你也要好好的,別讓我擔心。」

臨出門時,一個生命樹木料製成的盒子被陳青硬塞給屠媚娘,裡面是一顆紅色生命果和一些生命水晶以及仙種,弄得屠媚娘眼圈一紅,頭也不會的走了。

「女兒,你和他?」

回去的路上,屠族長見自己寵愛的女兒神情黯淡,忍不住的問出聲。

屠媚娘這時露出一副自豪的神情看向自己的父親,「那是我男人,你的女婿。」

屠族長立刻就瞪大了眼珠,滿臉的全都是不相信,接著就是狂喜,那叫邪青的傢伙是什麼實力他可見過,連凶名昭彰的黃金十二宮都乾死了,可接著又是一擔心的問向屠媚娘。

「你倆啥時候勾搭,不是,是相識的?那神家提親的事怎麼辦?」

屠媚娘笑笑沒有回答,屠族長接著反應過來,伸手輕拍自己的臉,現如今一切都有那邪青扛著,他怕個啥啊!

轉生台上人們還在解決恩怨,十大姓氏的高層們也在商議大事,陳青難得安靜了幾天,這種安寧在內務長老邪宏的到來后打破。

「你與那屠家之女屠媚娘認識?」

剛一見面,邪宏就問出這話,陳青眉頭一皺,毫不猶豫的就開了口。

「那是我的女人,她出事了?」

「是你的女人就該收成邪妃,斷了其他人的念想,何必惹出麻煩!」

邪宏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陳青更是眉頭緊鎖,他倒是想將屠媚娘收成邪妃,那也得那娘們願意才成啊,聽著話音就是有人看上那屠媚娘了,這還了得。

「誰要搶老子的女人?」

陳青咬牙切齒的問出聲,這下輪到邪宏長老皺眉頭了,他之所以被選為內務長老,不是因為實力和輩分,就是因為是邪家難得顧全大局的人,其他的各個蠻橫不講理。小心的措了下詞后,這才回答。

「不是誰要搶你的女人,是人家最先提出了求婚,兩家也有聯姻的意思,可你卻橫插一腳奪了屠家之女的身子,這讓別人能忍受嗎!」

「我管他受得了受不了,老子一百多年以前就和屠媚娘私定終身了,我看誰敢搶!」

「額……」

陳青把邪家霸道的樣子表現的淋漓盡致,這下連邪宏也沒話說了,若真是一百多年以前就有關係,那就確實是神家人不長眼,看上了一個二手貨。

「好了,你就別發火了,這事我想辦法解決,絕對不會讓你丟臉。」

邪宏說完就走,陳青趕忙攔住賠笑,「您老還沒說是誰要搶我女人呢。」

邪宏翻了翻白眼沒搭理他,意思很明顯,他哪敢說啊,要是說出來,陳青還不得立馬跑出去弄死人家!

見他不說,陳青只好無奈的撓撓頭讓路,見邪宏走了,立刻派人去找屠家人問個清楚,可得到的消息是,屠家人早就走了!

「主子,神家有個貨在轉生台上喊你的名字呢!」

一天都沒過去,荊棘就跑來稟告,陳青的眼睛一眯露出冷笑,這下他知道是哪家的人看上屠媚娘了,自己都沒去報復,這傢伙到主動送死。既然已經被人挑戰,那就決不能退縮,他變身邪神后,直接沖著轉生台就飛了過去。 這時轉生台上還在死斗的人已經不多,在靠近邊緣的一處區域,一個神家人正在大聲咒罵,下方還有些其他神家人在勸慰,可這傢伙就是不聽。

陳青直接降落到轉生台旁邊,大步就要走上去,卻被邪宏給攔住。

「你先別急,神家人知道他打不過你,正商量著拿錢贖命。這傢伙是神家的一個天才,神家並不打算讓他轉生,我一定給你敲出來一個好價錢。」

陳青聽到這話笑了,向著邪宏一抱拳,「您老就別操心了,小子我窮得只剩下錢了,不差那麼一點,我只要他的命。」

說起來這神家人也是倒霉蛋,看上的人被陳青搶了,身為天之驕子,難免臉上掛不住有怨氣,若是知難而退,陳青原本打算也就算了,不成想這貨站在轉生台上破口大罵,這就是自己找死了。

邪宏似乎和神家人有交易,伸手還想在攔,可那神家人突然來到轉生台邊上,居高臨下的對著陳青就開了口。

「你就是邪家那個垃圾邪青?別以為自己拿了榜首就了不起,那是家族不允許我進去,若不然哪裡輪的到你,趕快上來受死。」

一聽這話,就是個被家族寵壞了的孩子,陳青嘴角露出個獰笑就要推開攔路的邪宏。台上的傢伙這麼不知死,弄得邪宏也很無奈,看了眼焦急的神家人,猛給他們打眼色,立刻有不少神家人躥上台要把那傢伙拽下來,卻無奈的止步,只見那貨竟然拿劍橫在自己脖子上已死相逼,非要幹掉陳青不可。

「你也看到了,這可不賴我!」

陰森的話語從陳青嘴裡發出,邪宏嘆息一聲只好讓開了路,一個神家人卻突然又把路攔住,向著陳青一抱拳。

「這人身份特殊,還請您高抬貴手饒他一命,神家必有重謝。」

陳青吧唧了一下嘴,神家如此看中這人,自己若殺了確實還會有麻煩,接著伸出了手,意思很明顯,先給錢再說其他。

這神家人一愣,趕緊掏出個儲物戒指恭敬的遞上,看得台上那個要挑戰的傢伙眼角都快裂開了,對自己有極度自信的他怎麼能忍受如此屈辱,拔下自己手上的儲物戒指就扔了下來。

「邪家窮鬼,這枚儲物戒指裡面有你想象不到的財富,趕緊上台與我全力一戰。」

陳青斜了他一眼,又看看腳邊的儲物戒指,慢慢彎腰就撿了起來,打開后掃了一眼后收了起來,再次看向攔路的神家人,幽幽的話語發出。

「讓開吧,我會留他一命。」

得到陳青的保證,這神家人才把路讓開,那發出挑戰的傢伙立刻大喜,向後連退數百米擺好進攻的架勢,看得人們全都搖頭無語,沒一個人看好他。

「我就納悶了,是誰給的你這麼大底氣挑戰我,快點動手吧,我趕時間。」

「哼,本少神無敵,年方十八時即已成魂仙,百餘年來從無敵手,你說我哪裡來的底氣,看劍……」

對方的話讓陳青眼神一凝,十八歲就成魂仙,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怪不得神家如此看重他,這是怕他轉生后再也沒有如此好的資質,可以想象,這傢伙只要不死,假以時日必成一代霸主。心中有點後悔不殺他了,不過也無所謂,正好給自己找個有趣的對手。

數道半月形的劍光射來,看得陳青一撇嘴,這傢伙確實被寵壞了,估計都沒經歷過生死搏殺,進攻的方式實在稚嫩,側身輕易的就躲了過去。

「哼!還有些本事,看我的魂技千層浪。」

對方又傳來話語,接著就是密密麻麻的劍光射來,看得陳青一拍額頭,這傢伙都被慣得成腦殘了,神家人這是怎麼教育的!

「出來,有本事不要躲!」

當劍光消失,陳青的身影卻消失不見,這貨又開始大吼出聲,聽得台下人一個個都要絕倒,那陳青現在就站在他背後,還伸伸腰打了個哈切。

「嘭!」

腦瓜頂突然被人重重的砸了一拳,神無敵只感覺眼冒金星劇痛難耐,一扔手中劍,抱著頭就蹲了下來,接著屁股就被陳青又狠狠的踹了一腳,打著滾就飛了出去,直接就飛出了轉生台,被其他神家人接住。

「卑鄙,這不算,他這是偷襲!」

神無敵還在大喊,眼看就要掙脫屬下的摟抱又要跑上台,卻被人一手刀砍在勃頸上暈了過去。砍暈他的神家長老沖著陳青和邪宏一抱拳,在人們的鬨笑聲中扛著神無敵就跑了,今天神家算是丟大人了!

「十八歲就成魂仙,其實你該殺了他!」

剛剛走下轉生台,邪宏的小聲話語就傳入耳中,弄得陳青大翻白眼。

「你早幹嘛去了,之前可是你不讓我殺!」

邪宏一臉苦笑,「我那不是不知道他有如此天賦嗎,白白一個好機會,讓你我就給浪費了,真是該死!」

「要死你去死吧,再說這些也無用。話說什麼時候才能去看看那第一星河,我可是好奇得很。」

「第一星河無數年來就在那,有什麼好好奇的,你還是想想怎麼對付間家人吧。我聽說他們為了報復你,已經舉族遷往什麼美崙帝國,說是要將你在外面的根基打掉,以解心頭之恨。」

「混蛋!」

邪宏的語調不緊不慢,可陳青立刻就急了,間家被擠出十大姓氏,是很多勢力一起乾的,又不能怪自己,怎麼就成了出氣筒。咒罵一聲就要返回至尊無上樓,帶人回到神魂帝國,卻被邪宏一把拉住。

「你別急啊,這麼大人了怎麼還如此毛躁,我既然知道了能不管嗎?你就放心吧,我已經派人過去了,短時間內間家不敢怎麼樣。」

聽到邪宏的話語,陳青這才放了點心,一抱拳開始道謝。

「算我欠你個人情,以後定有重謝。」

邪宏一笑,「哈,你這人情欠的還真簡單。先跟我回去到邪家祖祠認祖歸宗,接下來在領賞繼承家業。還有個事你要清楚,對於其他邪家人,能不下死手最好別下死手,殺的太多,邪主會不高興。」

聽到這話陳青陷入了沉默,邪宏的意思是可以殺人,哪怕是邪家人,估計是知道想要奪回家業就會有衝突。陳青原本就立過誓言要滅絕邪家,殺人更是從不在乎,更何況能夠名正言順的殺。

陷入沉默的原因是,自從開始跟邪家人接觸,感覺並不是那麼難接觸都該死。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當初他對著邪魂發出誓言,是被神魂大陸那個玄武神獸逼著發的,本來就有點不心甘情願。

而如今邪魂和主魂合為一體,變相的等於邪魂已經神魂破散,已經不必在遵守諾言滅絕邪家。

「你怎麼了?」

見陳青許久無語,邪宏忍不住問出聲,陳青搖了搖頭表示沒事,不過心裡加了一句,走一步看一步吧,該殺的就殺,不該殺的就不殺,現在想那麼多也無用。

回到了手下們聚集之處,陳青就下達了命令,讓他們駕駛著幾個至尊無上樓先行返回神魂帝國,就連那些至尊天女也是如此,他還是有點不放心神魂帝國,有了這些高手返回助陣,心裡會踏實些。而且還讓他們帶走了重傷的五號,和一批仙種和生命水晶。

一號樓主自告奮勇帶陳青返回第一星河邪家總駐地,陳青也沒多想,在四位樓主的陪伴下,乘坐著一號至尊無上樓向著第一星河飛去。

「要說這第一星河啊,我們老哥幾個還是很久很久沒回去過了。還有點怪想的!」

「那破地方有什麼好想的,也就十大姓氏的人當個寶!」

「說的也是,也不知道咱們當初征服的那個小世界,現在怎麼樣了!」

幾位樓主你一言我一語,說的陳青更是好奇,見他疑惑的樣子,一號樓主手指第一星河開始解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