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陳青雲無奈,只得扶著秦雪嫣一點一點扭動身子。如果廁所不是坐便,陳青雲都懷疑這妮子會不會威脅自己幫他。

恩,非常有這個可能。陳青雲站在廁所的門口自顧的想著。

可是陳青雲的美夢沒有做太久,秦雪嫣的聲音在廁所裡面傳了出來。「我褲子脫不下來。」

「…………」

有了換衣服的經驗,陳青雲才不會傻了吧唧的幫對方去脫褲子。跑出去找了一名護士回來幫助秦雪嫣解決。

時間不大,秦雪嫣紅著小臉從廁所裡面走了出來,順便還表揚了陳青雲一句:「沒看出來,學聰明了。」

「謝謝誇獎。」陳青雲白眼道。

經過一夜,秦雪嫣基本上已經穩定了。陳青雲還有事情要做,也沒有必要一直待在醫院陪她。

「我得走了。你給家裡人打個電話。要麼我就給你顧個護士照顧你。你自己選擇。」陳青雲問道。

「我似乎跟這醫院結緣了。才出去多久,恐怕又要住一段時間了。你先走吧我自己會搞定的。不過,你記得來看我。不要忘記了,我是因為什麼才受傷的。」

女人啊,你們要那麼小心眼嗎?

折騰了一天一夜,陳青雲也不能馬上回家。昨天剛剛給葉蜻蜓打完電話,得兌現承諾啊再說,前兩天還被人看到了不該看的事情,總該上門意思意思啊

葉蜻蜓的父母比較隨和,很容易相處,打點起來也方便得多。買禮物的事情並沒有讓陳青雲有多麼的為難。

買了一些補品煙酒,就來到了葉蜻蜓家。

葉蜻蜓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白色的針織衫,下面是花格布裙,紅色的長靴。看起來格外的清純。這姑娘要模樣有模樣,要氣質有氣質,而且還溫柔善良。

有些時候,陳青雲真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遇到這麼多好女人。更有些時候,他在照鏡子的時候都會嫉妒裡面的那個男人。

家裡今天很清靜,沒有出現大批的觀光者,這讓陳青雲放心了一些。現在最怕的就是親戚們三堂會審,那個實在是恐怖。

陳青雲也不是第一次上門了,隨意了很多。

二老對陳青雲也是一點都沒挑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次撞到了陳青雲去葉蜻蜓家裡的事情改變了兩個老人的內心想法。這次來,可以說要比以往更加熱情。

沒辦法,老人已經嚴格的把她列入了准女婿,甚至准字都可以去掉。現在就等著敬煙敬酒的那個時刻了。

吃了一頓飯,陳青雲發揮酒力把未來的老丈人送上了床之後,功成身退。而那個過年要出差的謊言也在次被利用上。

既然都來了,陳青雲也想陪陪葉蜻蜓。所以,下午他直接把葉蜻蜓帶走了。

「想去哪逛逛,我今天陪你。」陳青雲笑著說道。

「去哪都好,有你陪著我就行。」葉蜻蜓坐在副駕駛上,滿足的微笑道。

多麼簡單的要求,聽得陳青雲心裡暖暖的。

「那我們去看日出?」

葉蜻蜓的臉色立刻紅得不成樣子,想到上次看日出,現在身子都有滾燙的感覺。有期待,也有害羞。

陳青雲自然知道葉蜻蜓心裡在想著什麼,笑著說道:「天氣太冷了,不適合看日出。我們去上頂滑雪吧?你這個你應該會吧?」

葉蜻蜓搖頭道:「我還真不會。不過,你可以教我啊」

「不會最好了,那我就有機會吃豆腐了。」陳青雲大笑了兩聲,將車子開向雙龍山度假村。在那裡有中海市唯一的一個室外滑雪場地。

能跟陳青雲在一起,葉蜻蜓就很高興了。能玩到從來沒玩過的滑雪,就更加的高興了。下了車子,看看前面的雪山,心情變得格外的開闊。

陳青雲關上車門,用眼角瞄了一下身後,他感受到從葉蜻蜓家出來后就有人一路跟蹤著。對方的跟蹤技術不錯,一直沒有直接出現在陳青雲的眼帘中。但是陳青雲這麼多年來練就的超准感應讓對方暴露了。

哎,原本想帶葉蜻蜓好好開心一下的。看來是不行了,如果不出意外,他跟隨在後面一直就想找機會下手,現在滑雪場人多不好隱藏,這就是絕佳的下手機會,他估計也該出手了。

拉著葉蜻蜓的手去商店購置了一些器具,幫著對方穿戴上后,兩人坐著纜車慢慢向山頂行去。

「好漂亮啊」葉蜻蜓趴在窗邊看外面的景色。

「你以前為什麼不來?」陳青雲問道。照理說,這裡的消費又不貴,想來的話,隨時都能來啊

「你也知道,之前我的性格實在是太怪異了,沒有人願意跟我做朋友。來這種地方一個人遊玩,只會讓我心情糟糕。」葉蜻蜓嘆了口氣說道。「所以,我很少出來玩。」

陳青雲握住了葉蜻蜓有些冰涼的小手,可以感受到對方說起沒有朋友時的那份落寞。

「以後,你的朋友會多起來的。有空的時候你可以帶同事去江南煙雨玩。多多跟他們接觸,你的友誼就會來了。」

那張水晶卡一亮出來,葉蜻蜓肯定會有無數的朋友。儘管這些朋友可能是有所目的,但是誰會在乎那些。陳青雲真擔心葉蜻蜓這樣久了,性格會發生突變,到時候就更糟了。他寧願給她一群假朋友,也不願意她一個人孤獨下去了。

滑雪看起來容易,然而並非想象中那麼簡單。

像葉蜻蜓這種第一次滑雪的人,連移動都是問題。陳青雲先給葉蜻蜓做了個示範,然後拉著葉蜻蜓的雙手練習步伐。

而他的注意力一直分散在周圍,秦雪嫣的事情依然讓他有些愧疚了。如果再傷到葉蜻蜓,他非得瘋了不可。

葉蜻蜓總算不是太笨,經過二十分鐘的練習后,已經可以慢慢的移動了。

「試著慢慢往前滑動。」陳青雲鬆開了葉蜻蜓的手,笑著說道。

葉蜻蜓臉上滿是認真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動。可是,一個不小心,重心不穩,驚呼了一聲過後向後倒去。

「啊」

陳青雲一個飛撲,直接墊在了葉蜻蜓的身下。雪花四濺,兩人傳出大笑聲。這個時候就算是跌倒,也是幸福的。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陳青雲感覺到不遠處的雪堆裡面有動靜。只見不遠處有一個雪包在快速的向前移動,目標正是他們兩個。

雪遁嗎?陳青雲趕緊摟住葉蜻蜓連續三個翻滾,躲開了雪包。

雪包似乎不會轉彎,直接沖了過去,消失在叢林中。因為動作實在是迅速,只有少數人看到,根本沒有驚起多大的波浪。

「難道是什麼動物?根本不是攻擊?」陳青雲有些納悶,可是自己感覺到的危險氣息是怎麼回事?

突然,陳青雲明白了,一轉身,將手中的滑雪杖向遠處的一個樹飛過去。不過,那裡空空如也。

不過,哪怕對方速度再快,還是被陳青雲捕捉到一個身影。

「怎麼了?」葉蜻蜓問道。

「沒事,我沒有拿住。你在這等我,我去撿回來。」陳青雲幫葉蜻蜓拍了拍身上的雪,然後向遠處走去。

葉蜻蜓就站在原地看著陳青雲,並不知道她身後有一個身影在慢慢的接近她。對方穿著一身白衣,周身打扮也好像是來滑雪的,只不過眼神中流露的殺意是隱藏不住的。

「一」

「二」

「三」

「四」

「五」

就在白衣人馬上就要接近葉蜻蜓的時候,她突然蹲了下來,導致接近的人一愣。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根滑雪杖飛了過來,直奔他的胸口。

躲閃不及,只能避開要害,狠狠的釘在了肩頭上。

中招了,轉頭就跑,跟上次一樣,一點也不戀戰。只不過這次不同,他受傷了,根本就跑不掉。

隨後第二根滑雪杖釘在了他的大腿上。

噗通……摔倒了。

能抓到一個活的,是陳青雲最高興的事情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道身影從旁邊竄了出來,手握單刀,對準地上的白衣人心口就是一刀。

深入刀柄,對方連顫抖的機會都沒有,一擊斃命。

「殺人啦」不知道誰尖叫了一聲,然後眾人做鳥散。剛剛還熱鬧非凡的山頂,眨眼間就沒人了。

殺人的人卻一點都沒有逃跑的意思,坐在屍體上點燃了一根煙,兇猛的抽了起來。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居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你這次是來進行刺殺任務的?」陳青雲問道。

安迪猛吸了兩口,將那個根抽乾淨后,淡淡道:「錯,我是來殺他的。」

安迪指了指身下的屍體,說道:「我的左手廢了,是他弄的。」

「看來你拿假的情報回去,領到的獎賞十分豐厚啊」陳青雲笑道。 在秦浩天擺下了聚靈陣以後。秦浩天身體周圍濃郁的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的向著秦浩天的所在涌了過來。

不過秦浩天卻也知道,這聚靈陣所匯聚的能量,極為容易的將周圍的修鍊者給吸引過來。畢竟修鍊者對這能量波動是非常敏感的。不過此時秦浩天也沒法考慮的太多了。只能是搏一搏運氣了。

小龍就趴在秦浩天的面前,為秦浩天守護著。目光無比的警惕。不過小龍所處的位置,倒是不錯。那天地元氣向著秦浩天的所在涌了過來,邊上的小龍很是享受的吞噬著從秦浩天聚靈陣所溢出的天地元氣。

不知道什麼時候,秦浩天的吞噬之劍也出現在了他的聚靈陣的邊上。也開始吞噬著秦浩天聚靈陣所溢出的天地元氣。倒是一點也不浪費。吞噬之劍和小龍都是以能量為食物的。秦浩天的聚靈陣所匯聚的天地元氣也是能量的一種,倒也是一龍一劍最好的食物來源。不過他們所吞噬的天地元氣只是聚靈陣因為瞬間的飽和,所溢出的能量,對秦浩天的聚靈陣倒是沒有絲毫的影響。而且將周圍所溢出的天地元氣吞噬后,也能減少周圍的能量波動,對秦浩天來說,也未嘗不是一種保護。

秦浩天在藉助了聚靈陣為自己提供的那龐大的能量,開始將體內那殘存的凝石頭術的能量給逼出了體外。那凝石術的能量雖然無比的可怕,但是現在所殘餘的並不多。是以,在秦浩天的圍堵下,這凝石頭術的能量漸漸的被秦浩天給逼出了體外。雖然這個過程,對秦浩天來說,確實是有些的漫長。但是秦浩天體內的情況,確實是在向好的地方發展。

終於,當秦浩天體內最後的一絲的凝石術的能量被秦浩天給排出了體外后。秦浩天覺的自己身體似乎是輕鬆了許多。

不過在將凝石術的能量給排除體外后,秦浩天沒有馬上的停止運功。 巴山劍場 在體內完全的解除了凝石書的桎梏后。秦浩天又開始運轉起了體內的玄氣,開始療傷。雖然沒有丹藥的幫助,但是天武玄訣的功法,本身就有療傷的功效,雖然沒有丹藥,但是在秦浩天的運功下,體內的傷勢還是在一點一滴的恢復著。秦浩天也在爭分奪秒的。他知道,自己的敵人在這個時間,也在深山中四處尋找著他的下落。自己現在可以說是危機四伏的。只有時刻的將自己的狀態保持在巔峰的時刻,自己才有一線生機。

三個時辰后

秦浩天漸漸的睜開眼睛,看著自己身邊的那聚靈陣的玄石變的暗淡無光,知道玄石內的能量已完全的被自己耗盡了。看了一眼懶洋洋的趴在地上的小龍,秦浩天轉過頭,發現了一對盈盈的望著自己的雙眸。

秦浩天微微的一笑。對著正關切的望著自己的聘婷郡主點了點頭說道:「聘婷,你不用擔心,我好了。」

「嗯,浩天,你擔心死我了。」聘婷郡主對秦浩天欣喜的說。

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站起了身。忽然,他想到了什麼。對著聘婷郡主笑著問道:「聘婷,我不是讓小龍保護你的么?怎麼小龍會出現在我那裡?」

聘婷郡主低著頭,囁囁的對秦浩天說道:「我感到你似乎有危險,有些不放心你,所以我才讓小龍去找你的。」

「哦,原來是這樣。」秦浩天這才釋然了。不過這也算是錯有錯著了。秦浩天估計如果不是小龍的話,自己現在估計情況不容樂觀了。

悠然,秦浩天的意識海能傳來了一道信息。

秦浩天心裡一喜。靈心丹煉製成功了。

這應該是秦浩天在這段時間內,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秦浩天迫不及待的將寶塔給召喚了出來。然後走進了寶塔之中。秦浩天走近了生門當中。當秦浩天一走進生門當中的時候。他就問到了一股葯香。讓秦浩天感到精神一陣。

秦浩天此時的心情有些的激動。畢竟這靈心丹是可以幫助他晉入玄師期。只要秦浩天晉入了玄師期。那他的實力將大幅度的提高。對那些進入深山中,追殺他的修鍊者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夢魘。秦浩天要讓那些傷害他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秦浩天打開了鼎爐。一隻白色的瓶子從葯鼎內飛了出來。他眼疾手快的將那瓶丹藥給抓在了手中。看著手中的瓶子還在不住的震動著,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一道信息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意識海中

靈心丹,四級丹藥,功能提高修鍊者對心境的感知能力,提高率達百分之四十。

秦浩天在得到了那信息后。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果然是自己要找的。

秦浩天走出寶塔,帶著聘婷郡主在深山中找了一處比較隱蔽的山洞,這個地方几乎是這座深山的最深處了。這裡地勢險要。即使是那些修鍊者,要在這裡找到秦浩天,都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可以說,這裡是秦浩天最為理想的閉關之地,當然,這個最為理想是相對的。

秦浩天在安排小龍為自己護法后,才開始進入洞中閉關。雖然他不知道在自己閉關的時候,縹緲宮的人會不會找到自己。但是在這個時候,秦浩天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對於他來說,只有在自己突破到玄師期以後,也許才能有一線的生機。玄師期在玄武大陸絕對可以佔據一席之地,再也不是縹緲宮或者所謂的聖殿,隨便揉捏的角色了。

將那靈心丹吞服了下去,秦浩天運用體內的玄氣將靈心丹給化開。一股清涼的能量,從秦浩天的身體內開始升騰了起來。 藥香貴女 秦浩天感到一股清涼的能量,進入了自己意識海中的靈核當中。秦浩天感覺到,自己意識海中的靈珠也開始瘋狂的轉動了起來。他覺的自己的靈魂似乎在升華。輕飄飄的……

秦浩天卻不知道,在這個時候。玄武大陸的各大勢力都派出了高手,向著秦浩天所在的西疆帝國的卡斯奇山當中趕去。在這段時間內,秦浩天可以說是整個玄武大陸最熱門的人物。幾乎每天,都有關於秦浩天的消息傳出。相比秦浩天,青年榜上的其他人一時間都暗淡了許多。就是一些排名還比秦浩天高的青年榜的修鍊者,都沒有秦浩天的人氣高。

縹緲宮所在的縹緲山當中,歐陽菲雲正在洞中閉關。她一回到縹緲宮就被面壁思過。作為縹緲宮明月宮主最為得意的徒弟,歐陽菲雲知道這一次,自己的師傅是真的生氣了。否則從小到大,明月宮主不要說是讓他面壁思過,就是大聲的罵她,都是幾乎沒有過的事情。整個縹緲宮的人,幾乎都明白,歐陽菲雲是整個縹緲宮最有希望繼承明月宮主衣缽,成為宮主的人。但是這一次,歐陽菲雲確實是讓宮主太失望了。

如果是以往,歐陽菲雲還確實會感到惶恐。但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何,歐陽菲雲對自己受到的懲罰,卻是心安理得。也許,秦浩天在歐陽菲雲心目中的位置上升到了一種高度,讓她對自己所受到的懲罰,沒有絲毫的怨言。

「小香,為什麼今天是你來?」看著前來為自己送飯的女孩,歐陽菲雲很是奇怪。

小香卻是沒有回答歐陽菲雲的問題。只是對著歐陽菲雲正色的說道:「師姐,我看你還是和宮主認個錯吧!」

「呵呵,師姐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歐陽菲雲對著眼前的女孩微微的笑了笑。

「好吧,師姐,小香就知道你是這個脾氣,沒有人勸的了你的。」小香說著,神色似乎有些的沮喪。

歐陽菲雲看著小香這般,對她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小香,你還沒有回答剛才師姐問你的問題呢!」

小香看了歐陽菲雲一眼,對她點了點頭,然後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才,才對著歐陽菲雲小聲的說道:「師姐,你可不要說是小香說的哦!」

「嗯……你放心吧!你告訴師姐,師姐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歐陽菲雲也被小香給勾起了好奇心。

「師姐,縹緲宮正在對付那個你的仇人,許多師姐下山,就是去捉拿他的。」小香很是興奮的對歐陽菲雲說。

「什麼我的仇人?」歐陽菲雲聽了小香的說辭,也有些的迷惑。

「就是秦浩天啊!他害的師姐受到師傅這麼重的處罰,不是師姐的仇人是什麼?」小香看著歐陽菲雲,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什麼?是他?」歐陽菲雲的臉色一變。

在小香離去后。歐陽菲雲已是有些坐立不安了。縹緲宮的實力,歐陽菲雲自然是非常清楚的。她不知道秦浩天現在如何了。雖然她現在恨不得下山去找秦浩天,但是歐陽菲雲知道自己的師傅明月宮主是絕對不可能讓她離開縹緲宮的,一當坐實了自己和秦浩天的私情。不單自己有麻煩,秦浩天也絕對是性命堪憂。明月宮主如果親自出手,天下間能承受她雷霆一怒的,沒有幾個。

「浩天啊……浩天……你現在怎麼樣了!菲雲相信,浩天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歐陽菲雲走到峰頂,一身白裙飄飄,她望著遠方的群山,神色無比的堅定。

而此時的秦浩天,也到了突破玄師期最為關鍵的時候。 安迪苦笑了一下,再次點燃了一根煙。

「他的身後很強,而且不會逞能。不是對手,立刻就會撤退。我等這個機會很久了。現在為了我的左手報仇了,在我的有生之年也就安心了。」說完,扛起那具屍體要走。

「你確定不是怕我抓到他問出什麼才殺的他嗎?」陳青雲問道。安迪的身子一頓,轉過頭尷尬的笑道:「看來你對我還真是提防。不過這也不怪你,當初誰讓我騙你了。如果你要殺我,現在絕對是個好時機。」

「你好像搞錯了。我想殺人,任何時候都是好時機。」陳青雲淡淡道。

…………………」安迪沒有否認,陳青雲說的是事實。

「我想知道你既然已經跟組織鬧翻了,為什麼還活得好好的?」陳青雲很好奇,以天網的手段怎麼可能讓安迪活的這麼滋潤,居然還可以到炎黃來殺人。

「我不知道。上次帶了假情報回去后,被人陷害,差點沒命了。我意識到不好,就偷偷的溜了出來。已經有十多天了,一點事情都沒有。組織之派了他來追殺我。現在可以安心了,他已經掛了。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我就先走了!我想,你也不會對一個殘廢下手吧?」

陳青雲懶得理安迪,說道:「請便。」

大場面見多了,就會有免疫能力。葉蜻蜓沒有怎麼害怕,但是也一直轉過身子,不去看地面上躺著面目猙獰的屍體。待安迪扛著屍體離開了,這才轉過身來。地面上是紅色的一片,鮮血染紅了雪地,看起來觸目驚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