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陳黛勉強揚起一抹笑,「我先去把衣服換下來。」

試衣間做得不小,是可以容納兩個人的,陳黛換衣服的時候,就把席巧巧給叫了進去,一邊在裡面換衣服,一邊說悄悄話。

「簡寧怎麼在這裡?」

「我哪裡知道在這裡也能碰見她」,席巧巧撇嘴,「剛一轉頭,就看見她人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

席巧巧不願意聊簡寧,把話題轉到衣服上,「這衣服我覺得你穿真挺好看的,你皮膚白,要不買一件?」

「買一件?呵,你知道這衣服一件多少錢嗎?」陳黛的心情不大好,「我剛問店員了,人說衣服的價格都在吊牌上。」

「多少錢?也不至於買不起,不就一件衣服嗎?」席巧巧滿不在乎的說,伸手拿過來陳黛手中的衣服,「我來看看,這衣服啥價…」

看完后才疑惑的問,「這衣服這麼貴?沒搞錯吧?」

陳黛嗤笑一聲,「你沒看錯,就這價格,買一件,好幾個月工資。」

「那這衣服你買不買?」陳黛拎著衣服問,心裡剛才看見陳黛試穿,是真的很好看,內心有點痒痒,也想試一試,看看是什麼樣的效果,萬一穿著好看呢,還沒穿過這麼貴的衣服呢。

陳黛倒是想買,可這價格,確實不怎麼友好,想到簡寧都能到商場里來逛,買得起歌莉亞明星同款,她更是不開心。

沒錯,她剛才看到了,簡寧身上穿的衣服,就是店裡面的同款,剛才她還想試穿來著。 二樓看台上,一位身穿火紅衣服眼睛狹長的男人將這一幕看在了眼裡,他將頭髮捋了捋,怕聽不清二樂的聲音,將身子向前探了探,待二樂說完之後又重新靠回了椅子之中。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邊上的葉凌然說:「三皇子,我們不如」話還沒說完便被李麒辛打斷:

「這個老闆娘,有點意思。」

葉凌然附和著說:

「是挺有意思的,每個月免費開放一次就為了找個人,還是為了自己樓裡面的女子,她這做法一點都不像商人。」

「我看著這女人倒長得不像是個憨痴人,明顯挺聰明機靈的。她肯定還有其他的目的。」李麒辛一幅看戲的表情盯著二樂。

二樂說完這番話之後,便停了下來。

大家都在討論,誇獎著二樂的心地善良,是個好人。

「阿寧她雖然琴技超群,也寫了很多動聽的琴曲,但她眼睛,沒法看見了,走失的那一年,大雪紛飛,她的眼睛也就是在那一年,被人惡意弄瞎的,防止她偷偷跑回家去。所以,阿寧看不見任何東西。」

二樂說完之後看了一眼坐在邊上的阿寧。嘆了一口氣。

這時,從二樓小房間走出來一位闊綽的公子哥,聽到阿寧的故事便忍不住問道:

「阿寧她,可有婚配?」

二樂抬頭看了看二樓之人,他站在高處,二樂眯了眼睛,並看不清楚,只依稀看得見一個模糊的輪廓。聽到他問這句話,二樂說:

「小時候,阿寧家和隔壁鄰居林家本來是定了娃娃親的,可後來阿寧家遭遇無數變故,經過我四方打探,那個林家公子聽說考取了功名,現在也不知人在何處。」

突然,一個人從那個小房間踉蹌沖了出來,二樂看到,他的情緒似乎特別激動,似乎是剛聽到了天大的了不得的消息:

「你說的那戶人家,大公子的名字可是叫林瀚文!」

聽到這個人這麼說,阿寧懷中抱著的琵琶頓時掉落在了地上,砸出了重重的一聲巨響。

阿寧即使看不見,但從她顫抖著的身子上便可以看出,那家的公子,的確叫林瀚文。

不僅僅是阿寧,二樂此刻也愣住了,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那個清秀小生救了自己,那是瀚文哥哥!之後破廟死傷慘重,林瀚文卻不知所蹤,那個時候在來京城的路上,聽張嵩說,王爺不知道將瀚文哥哥調去了哪裡,現在看來,他一直就在這裡,自己卻不知道。

另一個房間的李麒辛一幅猜到了會有意外驚喜的表情,打趣說: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這台下二人的表情可是比之前那些唱戲的表情豐富多了。」

二哈此時急忙跑上舞台,讓司少弦將二樂和阿寧扶了下去,自己主持大局。

二哈清了清嗓子說道:

「各位鄉親,其實我們還有一件事,這人現在算是有了線索,那我們繼續我們的事情,熙春酒肆不僅僅免費開放戲台,我們也免費提供教育,各家有小孩子沒有讀書的,可以上我們這裡來,我們提供讀書識字的機會,若孩子在琴棋書畫這方面有天分,也可以送過來,我們免費教她們,將來長大了也有一份安身立命的技能,想要報名的話今日便可以在門口那位老師那裡留下名字了,這也是我們老闆娘的意思。」

樓上的李麒辛看到,疑惑起來,這個叫王二樂的老闆娘,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隨後便散了場,留下一地的狼藉。

林瀚文早已經衝下樓,來到阿寧的身邊,二樂看到了林瀚文好好的,便也替他開心。只是沒料到,阿寧的娃娃親,定的是林瀚文。

看著林瀚文激動的樣子,二樂喊了一句:瀚文哥哥。

可林瀚文卻像沒有聽到的一樣,直接奔了阿寧而去。

二樂想著也對,瀚文哥哥好不容易找到了阿寧,肯定要好好敘舊一番的。於是便退了出去替他們關上了門。

阿寧嘴巴開不了口,面對林瀚文的好多問題,她只能用手沾了水,每次答一個字。

阿寧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她的媽媽怎麼樣了,林瀚文嘆了一口氣,說:

「大嬸那年丟了你之後,便開始瘋了,大冬天的到處找你,遇到人便問有沒有人看見她的阿寧,周圍的街坊鄰居便也接濟一下她,後來她終是沒熬過那個冬天,沒了丈夫又沒了孩子,她便尋了短見。」

神秘老公惹不起 阿寧聽到這裡,閉上了眼,捂住胸口,眼淚還是不住的流。

林瀚文想要伸手去拍一拍她安慰一下阿寧,手都伸在了半空最後卻又收回了手。

「你這些年,受苦了。」

阿寧抬起頭來,淚眼朦朧:

「我娘她,後事如何安排的?」

林瀚文說:「都是周圍鄉親幫忙安排的,和你爹葬在了一起,我每年回龍潭,都會去給他們燒紙,以慰他們在天之靈。」

阿寧此刻已經哽咽的說不出話來:「謝謝你,林瀚文。」

「既然你也回來了,你可否願意和我回家?」林瀚文真誠的看著阿寧。

「我在這裡過的很好,遇到了二樂這樣一個好人,再說,我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阿寧了,你……我已經配不上你了……」阿寧此刻哭紅了眼,斷斷續續地說道。

「我不在乎,你回來就好,我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是上天有眼,才讓我一直未婚配然後又重新尋回了你!」林瀚文這一番話講的的確真誠,句句出自肺腑。

「林瀚文,我知道你待我一片真心,但我現在覺得我在這裡挺好的,有一個一技之長,我也不願意嫁做人婦,我在這世間再也不願意被牽絆住了,我就只想彈彈琵琶,和二樂聊聊天。」阿寧也回絕了他他的一片赤誠。

「王二樂她,你可知道王二樂根本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樣!」聽到阿寧一直提到王二樂,林瀚文激動的喊了出來。

「你這話什麼意思?」阿寧問道。

「王二樂她壓根就不是……」林瀚文一開口便要說話,但說到後面時卻硬生生把話給咽了回去。

「總之,她不是什麼好人,你別和她走得太近!」

「你什麼意思!你沒有和一個人相處過就這樣斷定一個十幾歲的女孩,我知道你們都覺得她年紀輕輕就做了老闆娘,你們都不喜歡她這樣的人,但我希望你以後別再說出這樣的話了,二樂她待我如何我自己心裡清楚。」阿寧此刻也開始生氣了,為了維護二樂而和林瀚文翻了臉。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瀚文激動的解釋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阿寧也不讓分毫。

「總之,你不能和王二樂呆在一起了,她很危險!」

二樂此時正推開門進來,她本來想著給他們端點茶水糕點,讓兩人好好敘舊的,卻沒曾想到聽見了林瀚文這句話,情緒這麼激動的瀚文哥哥她第一次見,她愣在了門口,林瀚文和阿寧也都發現了二樂。 陳黛內心糾結,不想被簡寧比了下去,而這邊席巧巧已經上手,「這件衣服我也試一下。」

「你穿的進去嗎?」陳黛略嫌棄的看著席巧巧。

「應該沒得問題,我也就比你胖那麼一點」,席巧巧已經開始往身上套衣服,喜滋滋的想看見衣服穿上身的效果,陳黛用眼角瞟了一眼,打開試衣間的門,「那你換吧,我出去等。」

陳黛不希望看見簡寧,心裡巴不得簡寧走,可結果出去的時候,簡寧仍然還在店裡面。

「剛才試穿的幾件衣服您覺得怎麼樣?還喜歡嗎?」見陳黛換完衣服出來,店裡的一個導購過來熱情的問道。

「剛才那衣服…我覺得顏色不太適合我」,陳黛扯了一個理由,其實心裡倒是挺喜歡的,可價格太貴了。

導購點點頭,「是這樣啊,可我看剛才那件衣服顏色挺適合你的,把你整個人存托得更亮麗了,如果您不喜歡剛才的顏色,咱家還有其他很多款式和顏色,您要不要看一下?」

導購會察言觀色,覺得陳黛是潛在客戶,便極力的介紹。

陳黛擺擺手,「還是算了吧,我不看了,等我朋友出來。」

見陳黛拒絕,導購便笑笑,沒有再介紹,像試穿一堆、一件也不買的客戶她也見得多了,便讓她自己在休息區休息,便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今天老闆來巡店,做事情可得機靈點。

簡寧在店裡面轉悠,主要是查看店鋪內衣服的陳設,服裝搭配等,順便問店長店鋪的服裝銷售情況。

這店長姓徐,簡寧看她之前有過服裝銷售方面的經驗,而且工作積極,就把她提拔為了店長。

「這周店裡面的銷售情況不錯,前天龔芙來了,她一個人就買了四件」,徐店長特地提了一下龔芙,因為這龔芙是這兩年剛火起來的女明星。

簡寧點點頭,「女明星、家底比較好的女士都是咱們的的重點客戶和服務對象,比如像這些重要客戶,咱們可以給她們辦會員卡,收集她們的信息,比如生日的時候咱們可以送禮,換季衣服出新品的時候可以送宣傳冊上門等,咱們之所以是高端品牌,不僅僅是衣服品質不錯,服務方面也要做得好。」

「嗯,明白,稍後我就把您說的這些方面落實」,徐店長每次聽見簡寧的提議都覺得厲害,跟著簡寧能學到不少的東西,她之前也是開服裝店的,只不過開了半年就倒閉了。

「咱們店裡的衣服只要一次性金額達到一千元就可以辦理會員,會員以後買衣服都可以打八八折,生日的時候來店鋪里買衣服打半價…」簡寧繼續說著這些細節上的事情。

而簡寧和徐店長交談的場面看在不遠處陳黛的眼裡,就覺得徐店長態度非常的殷勤,再看看剛才接待自己的導購,那態度可就差遠了,覺得自己被忽視了,因為買不起衣服,所以就連這些導購也輕瞧自己嗎?

「喂,你過來一下,幫我把剛才試穿的衣服包起來,我要了」,陳黛特地大聲的朝著導購喊道。

聲音很大,這會子店裡面就她們幾個,簡寧不可能聽不見,也就順著看了過去。

剛才接待陳黛的導購正忙著計算這幾天的銷售額和賣出去的衣服款式,聽見陳黛的聲音趕緊放下活跑過來,「您決定要了?要哪一件衣服,什麼尺碼的?」

陳黛知道簡寧向自己看過來,抬著下巴說道:「就剛才我試穿的最後那一件,小號的就行。」

有生意導購當然也很開心,「行,我去給您拿新的。」

席巧巧在試衣間里弄了半天,最後終於出來了,不過她是提著一口氣出來的,沒辦法,這衣服上半身太緊,扣子都是她好不容易扣上的。

「你覺得我穿著怎麼樣?」席巧巧吸著氣問。

陳黛勾著唇,「難看,趕緊脫了。」

席巧巧在鏡子前轉轉,「難看嗎?我倒是覺得還好啊」,她心裡倒是覺得自己穿這衣服挺不錯的。

「難看死了!」陳黛皺眉,上手去掐了掐席巧巧肚子上的肉,她才不想席巧巧和自己喜歡上同一件衣服。

陳黛上手去掐,席巧巧提著的氣一放,猛的放開肚皮,結果可倒好,肚子上放的一顆紐扣便直接被崩飛了。

兩人看著一愣,席巧巧趕緊捂住自己的肚子,轉頭四下看見店裡有沒有人看見,結果就對上了簡寧的臉。

席巧巧當下就暗嘆不好,肯定被簡寧看見了。

簡寧走過去還沒有講話,席巧巧就惡狠狠的搶著開口,「這衣服不是我弄壞的,是它自己質量不好,什麼破衣服啊這是。」

衣服這麼貴,她本來就是穿著試試,這弄壞了還得賠,沒人發現她就可以去換下來,到時候她們人走了,就算店裡面的員工發現衣服壞了,也找不到她們人了。

簡寧笑了,「你看看你的身材,再看看你身上穿的這件衣服的尺寸,再好的衣服也難不讓你崩壞。」 林瀚文看到二樂進來,並沒有任何心虛的表現,反而表情越發嚴肅,一幅坦坦蕩蕩的樣子。

「瀚文哥哥,你是因為破廟死傷的人才覺得我是個不祥之人的嗎?」

林瀚文聽到破廟兩個人,神色更加變了變,用一種奇怪而複雜的眼神看著二樂。

二樂繼續說:「我知道,破廟的人都是因我而死,我也知道我到哪裡哪裡就沒有什麼好事,我知道的。」

阿寧聽到二樂這麼說,拉住了二樂的手:「你不是這樣的,遇到你之後我才覺得生活有了色彩。」

二樂搖了搖頭:「阿寧,你不懂,之前的事情你不知道,所以瀚文哥哥他怨我是對的。」

阿寧遂不再多言。

二樂繼而說道:「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但我已經查出來殺死破廟二百餘人的兇手了!」

總裁的壞新娘 「兇手就是李炫煜!然而你之前和我怎麼說的?你說你遭到寧王的追殺,我們拚死命救了你,但不知道你怎麼就知道了破廟的乞丐是我們的眼線,竟然派人殺了他們!」

林瀚文再也不像之前那個清秀而沉穩的男子,現在的他,自己破廟的人全部死完了,七士最後也都被流放,他雖然保住了自己,但也失去了最親近的人!

「不是的,兇手不是李炫煜,兇器是絲線,再加上我之前被三隻妖抓走,其中一隻窮兇惡極的蜘蛛精說她殺死了破廟二百餘人!」二樂也情緒激動的解釋到。

「夠了!我不想聽你這些話了,你撒謊也要有個限度,是我之前太心善,信你一次我不會再信你第二次了,那你告訴我,當時在兇案現場,為什麼發現了寧王的扳指?還有,你和李炫煜又是個什麼關係?他為你之前將你養在寧王府,后又給你準備了這座熙春酒肆?你到底和他什麼關係?」

林瀚文別過頭去,不再繼續說話。

二樂此時此刻已經被噎的無話可說,身子因為委屈而不停的顫抖。

「瀚文哥哥,我只能說,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如果你覺得阿寧在我這裡特別危險,你和她商量,要帶她離開我這裡,隨你。」

阿寧聽到這話,立馬拉住二樂的手不住的搖頭:「我雖然眼瞎,但我的心不瞎!二樂,不管他林瀚文信不信你,我都站在你這邊!我不會跟他走的,你才是我的親人!」

林瀚文著急的看著阿寧,但也無可奈何。

「王二樂我告訴你,破廟這筆賬我一定會算的!但你救了阿寧,我暫且放過你,如果阿寧在你這裡遇到任何危險,王二樂,無論你有多少副嘴臉,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林瀚文說完這番話之後生氣的拂袖而去。

阿寧扶著傷心的二樂,二樂心痛,但無可奈何,她確實解釋不清楚,為何玄煜的扳指會出現在破廟,也的確解釋不清楚為什麼當初自己被追殺后又被奉為座上賓,更沒辦法解釋這座樓。但第一次遇見就救了自己的瀚文哥哥,那個沖著自己微笑的瀚文哥哥,他,已經不再相信自己了。

阿寧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二樂,只能坐在邊上嘆氣。

這幾天因為林瀚文的事情二樂一直悶悶不樂,後來司少弦的離開又讓二樂的心情蒙上了一層灰。

那天,二樂正在查看熙春酒肆的營業收入,司少弦便敲了門進來,二樂沒怎麼在意,讓他自己尋個地方坐一坐。

二樂忙到很晚,司少弦一直待在她邊上也不說話,最後,二樂終於把賬本對完,伸懶腰抬起頭才發現自己已經把司少弦晾在一旁很長一段時間了。

二樂立馬就覺得愧疚了,這些天一直都很忙,自己又因為林瀚文的誤會而焦慮,忘記了考慮二哈和司少弦的感受。

司少弦看到二樂可憐兮兮的表情就知道二樂的心思了,他不想讓二樂心情不好於是立馬打趣地說道:「別,別覺得咋了,我就是有個事情想跟你說,想了很久了。」

二樂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司少弦,司少弦便覺得很不好意思,特別是對於要說的話,但他沒有辦法。

「二樂,是這樣的,你看你現在也有了自己的事情要忙,也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和本事,身邊有李炫煜和二哈保駕護航了不是?」

話一說到這裡,二樂便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前奏鋪墊的,一般都不是什麼好事。

「停,別說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今天我要睡覺了!」二樂故意背過身去,氣呼呼的。 男神幫幫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