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陸昊蒼,LV.26(經驗值:157240/300000)

職業:魔王(暴食)

副職業:冒險者(白銀級?)

力量:189(188.8)

敏捷:146+4(145.9)

智力:26(26.2)

精神:70(69.6)

體力:274+27(273.9)

魅力:-999

幸運:???

攻擊力:151+1(力量*0.8+額外攻擊力)←裝備:普通的小刀

魔法攻擊力:21(智力*0.8+額外魔法攻擊力)

防禦力:30+3+1(體力*0.1+額外防禦力)←裝備:麻布外衣

魔法防禦力:7(精神*0.1+額外魔法防禦力)

生命值:3010(體力*10+額外生命值)

魔力值:700(精神*10+額外魔力值)

狀態:暴食的詛咒

信徒人數:2

信仰之力:10/1000

陸昊蒼的整體屬性又再一次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現在他的力量都快要突破200點,在這個等級,擁有人類外表的他,絕對是恐怖級別的存在,比起一般的普通級BOSS還要嚇人。

另外,等級到達LV.25,以及吃了煉金合成獸,增加了兩個技能:

超速再生,LV.1(固有技能,無法升級)

活化自己的細胞再生,提高50%的生命恢復速度,以及傷口的癒合速度。

魔王的自律,LV.1(固有技能,無法升級)

被動效果:在情緒受到極大的波動時,能夠迅速平復下來,達到穩定值。

主動效果:使自身處於絕對專註狀態,不受外界任何因素干擾,魔法釋放速度提升200%,釋放不會被打斷,持續時間10分鐘,冷卻時間24小時。

進化之超越星辰 兩個非常實用的技能,尤其是「魔王的自律」,雖然主動效果暫時用不上,但是被動效果非常值得深究。

現在的陸昊蒼,就是一個逐漸成型的魔王,在來到艾特蘭斯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陸昊蒼的實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漸漸朝著成為真正魔王這個目標前進了一步。

對於一個從無到有,一步一步慢慢成長起來的人類(魔王)來說,已經相當了不起。

「叩叩叩!」

「進來!」

陸昊蒼來到奧利弗的辦公室門口,敲響了房門,裡面傳來奧利弗的聲音。

「奧利弗會長,這次你找我有什麼事?不會又出現災害級的委託了吧?」陸昊蒼做到辦公桌前,微笑著詢問道。

處於陸昊蒼意料的,原本一直笑臉相迎的奧利弗,這次面色非常凝重,盯著陸昊蒼看了一會兒,緩緩站起身來,走到後者面前,沉身道:「這次並沒有委託,但事情遠比災害級的委託更加棘手。」

「哦?」陸昊蒼目光一凝,感受到奧利弗似乎話中有話,開口道:「奧利弗會長有話直說。」

奧利弗看著陸昊蒼的雙眼,頓了一下,說道:「從洛伊薩特支部那裡傳來消息,莉娜已經找到了,是她自己出現在支部。」

「莉娜,那個女魔法師?那不是好事嗎?」陸昊蒼微微一愣,沒想到莉娜還活著,一開始他都以為後者已經死了,應該是被安潔莉娜卡幹掉的,沒想到自己回到了洛伊薩特的冒險者工會支部。

…… 雖然「白色薔薇」小隊的成員不待見陸昊蒼,但他也沒必要太過計較,現在小隊死了三名成員,莉娜是唯一的倖存者,能夠活下來,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陸昊蒼聽奧利弗的口氣有些不太多,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莉娜還活著確實是一件好事,不過……」奧利弗面色凝重,對著陸昊蒼道,「對於你來說,就不是一件很好的事了!」

「我?什麼意思?」陸昊蒼一臉莫名其妙,指著自己,疑惑道。

「這件事確實有點複雜,剛接到上面的魔法傳訊時,我也不太願意相信。」 總裁別悶騷 奧利弗嘆了口氣,開始向陸昊蒼解釋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就在昨天,莉娜突然出現在洛伊薩特的冒險者工會支部,當時支部長都覺得非常震驚,親自接待了莉娜。」

「隨後,支部長向莉娜詢問了洛瑞村到底發生了什麼,一開始,確實與你敘述的差不多,洛瑞村的村民變成了沒有思想的屍體傀儡,她們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它們徹底消滅。」

「至於後面,她們是碰到了一名女殺手,『白色薔薇』的另外三名成員都是被這名女殺手給殺死的。」

奧利弗盯著陸昊蒼的雙眼,詢問道:「而莉娜所說,她們並沒有見過那名始作俑者的鍊金術士,對於這一點,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說到這裡,陸昊蒼已經知道問題出在了哪裡,看來莉娜所說和自己敘述的有所出入,引起了懷疑,而且看樣子,奧利弗就是來「審訊」他的,莉娜和他之間,肯定有一個人說的不是全部事實。

「那名女殺手,我也見過,使用的是雙劍,當時她跟阿克森在一起,應該是一夥的。」陸昊蒼面色平靜,大腦則是飛速運轉,想著如何應對,首先要擺脫奧利弗對自己的懷疑。

聞言,奧利弗眼中精光一閃,在莉娜口中,確實提到過女殺手使用的是雙劍,而冒險者工會的情報能力也非常強大,在確定殺手為女性,擅長使用雙劍,實力能夠輕鬆殺死三名黃金級冒險者的人並不多,很快確認了這名女殺手的身份,就是臭名昭著,被稱為「影之殺人魔」的頂尖殺手。

陸昊蒼這麼一說,奧利弗重新恢復了一點對前者的信任。

「這名女殺手名叫安潔莉娜卡,是艾特蘭斯非常著名的女殺手,實力強大不說,而且行蹤詭秘,至今沒有確切的情況知道她到底屬於哪一方勢力。」奧利弗將安潔莉娜卡的信息透露給陸昊蒼,順便試探一下後者的反應。

陸昊蒼略顯「驚訝」地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其實他有饋贈之眼,早已知曉安潔莉娜卡的名字,不過為了配合演出,還是要裝作第一次知道的模樣。

奧利弗觀察了一下陸昊蒼的表情變化,不過因為後者太過強大的表演天賦,加上剛獲得的技能——「魔王的自律」的被動效果,在情緒上,陸昊蒼幾乎沒有出現任何波動。

「我很希望我能夠相信你所說的一切,不過莉娜似乎有著不同的看法,而且這個看法,對你來說是致命的!」奧利弗凝重道。

「怎麼說?」陸昊蒼直接開口詢問道,想要知道莉娜到底說了什麼。

「莉娜作為『白色薔薇』唯一倖存者,也是整個洛瑞村事件的經歷者,她回到洛伊薩特之後,向支部控訴了你的罪行,認定你是洛瑞村事件的製造者之一!」奧利弗伸手指向陸昊蒼,沉聲道。

「蛤?」聽到這裡,陸昊蒼一臉震驚加懵逼,他怎麼也想不到,莉娜竟然會把他歸到阿克森那一夥。

「在莉娜的供述中,她們似乎讓你和霍爾特留在了洛瑞村的外面,而你又是如何看到接下來的一切呢?能否解釋一下?」奧利弗秒變審訊官,質問道。

「她們確實好心讓我們留在村外,主要還是因為我們身為白銀級的實力無法幫到她們,不過我們既然答應接下這個委託,就必須要盡到冒險者的職責,不能因為危險而退縮,我們也想調查清楚洛瑞村發生的一切。」

「於是在後面悄悄潛入村中,一直跟在『白色薔薇』小隊的後面。」陸昊蒼的反應非常迅速,臉不紅心不跳地開口道。

其實陸昊蒼說的半真半假,當時確實溜進了洛瑞村中,不過不是跟在「白色薔薇」小隊後面就是了。

「你們,真的只是跟在她們的後面?」奧利弗再次確認道。

「當然,我們一直看著她們與屍體傀儡戰鬥,不過因為我們的實力太弱,貿然上去幫忙反而會給她們拖後腿,所以不敢現身。」這時候陸昊蒼很聰明地咬定自己沒有與「白色薔薇」小隊碰過面,這樣就不會發生兩邊的口供不一致,自己則可以想辦法圓謊。

奧利弗輕輕點了點頭,他接到過調查報告,那些屍體傀儡經過初步,確實不是一般的白銀級冒險者能夠對付的,加上數量龐大,整個「白色薔薇」小隊應付起來都相當困難,若是再照顧陸昊蒼兩人,怕是會有更大的危險。

所以對於陸昊蒼不出手幫助「白色薔薇」小隊的行為,表示理解。

「哎……」奧利弗深深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是願意相信阿古拉先生的,不過莉娜在支部那邊一口咬定你是嫌疑犯,事情就變得相當複雜。」

「而且,莉娜現在的精神狀況也不是很好,應該是其他三名成員的死對她造成的打擊太大了!」奧利弗補充道。

「那這麼說,你們寧可相信一個精神出現了問題的人,也不願意相信我所說的?」陸昊蒼眉頭一挑,反問道。

「話當然不是這麼說的,凡事講究證據,不過是支部那邊,還是我,都希望給兩邊一個完美的交代。」奧利弗開口道。

「所以,支部那邊已經傳來消息,希望你能夠去一趟洛伊薩特冒險者工會支部,與莉娜進行當面對質。」

…… 「當面對質?」陸昊蒼微微一愣,沒想到冒險者工會支部是這樣的意思。

「沒錯,希望你能去一趟洛伊薩特,配合支部的工作。」奧利弗點點頭,一臉嚴肅道。

陸昊蒼沉默了一會兒,平靜開口問道:「那麼,如果我不答應的話,會怎樣?」

元素箭師 聞言,奧利弗的眼神瞬間凌厲起來,自己雖然不做冒險者好多年,但畢竟以前有著白金級的實力,身上的氣勢展露出來,絕非一般黃金級冒險者可比。

「我知道你心有不忿,但這是支部下達的命令,請你配合調查,如果……」奧利弗盯著陸昊蒼,沉聲道,「你不願意配合,恐怕我將採取一些過激的手段,將你捆縛到支部。」

「這麼說,我是沒的選擇咯?」陸昊蒼聳了聳肩膀,反問道。

「你是聰明人,不要做出不理智的決定。」奧利弗也沒有把話說死,畢竟陸昊蒼是賽蘭鎮的冒險者,也是他看好的冒險者其中之一,自然不願意採取暴力手段。

「只要你去了洛伊薩特支部,確認你沒有嫌疑之後,可以立馬回來,不用擔心什麼。」奧利弗繼續勸解道。

陸昊蒼眨巴了一下眼睛,其實他早就想去其他更大的城鎮見識一下,這次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至於跟莉娜對質,根本不是陸昊蒼擔心的點,因為他確實不是阿克森他們一夥的,而自己的所作所為,至少目前來說,沒有對不起「白色薔薇」小隊的。

「好吧,既然奧利弗會長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自然不能在拒絕下去,就去洛伊薩特走一趟。」醞釀了一段時間之後,陸昊蒼臉上擺出「迫不得已」的表情,最終選擇了妥協。

「呼……」奧利弗暗中鬆了口氣,同時將自己的氣勢收了起來,他真的不希望對陸昊蒼使用強硬的手段,後者能夠主動提出前往洛伊薩特是再好不過的。

「什麼時候出發?」陸昊蒼問道。

「今天下午就出發,到時候支部的人會前來接手,你們乘坐『魔法空艇』前往洛伊薩特,兩天便可以抵達目的地。」奧利弗解釋道。

陸昊蒼不做表態,不過看起來支部那邊還挺著急的,下午就要走。

知道了出發時間后,陸昊蒼也不打算逗留,先回去準備一下。

「哦,對了,阿古拉先生,你順便也帶上霍爾特,他也被列入懷疑對象,當然,他只是附帶的。」臨走前,奧利弗提醒道。

陸昊蒼撇撇嘴,看起來霍爾特有夠不被重視的,不知道這是一種幸福呢,還是一種悲哀。

陸昊蒼現在被列入嫌疑對象,奧利弗也派人暗中盯著陸昊蒼,防止他逃離賽蘭鎮。

不過陸昊蒼對此嗤之以鼻,以他的感知力,早已知曉暗中之人,而且如果他要離開賽蘭鎮,整個賽蘭鎮的冒險者加在一起也阻止不了。

之後陸昊蒼回到醫館,正好霍爾特也在,於是跟後者講述了這件事。

「什麼?我們跟那個喪心病狂的傢伙是一夥的?支部的那群人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霍爾特聽完,瞪大了眼睛,一臉氣憤地控訴著。

「到時候你到了那裡,不要多說,一切按我說的回答即可,明白了嗎?」陸昊蒼說道。

「明白,阿古拉少爺放心,這些我都懂!」霍爾特點頭應是。

「不過那個叫莉娜的女魔法師真令人討厭,一直沒給我們好臉色也就算了,竟然還誣陷我們,太可惡了!」 靈武帝尊 霍爾特對於莉娜還是顯得有些憤憤不平,如果不是莉娜莫名其妙指控陸昊蒼是阿克森一夥的,根本沒有那麼多麻煩事。

「就當一次旅行也不錯,你去過洛伊薩特的都城嗎?」陸昊蒼心態倒是比較輕鬆。

「這麼說起來,確實沒有,那,我們就當做是公費旅行?嘿嘿嘿!」霍爾特摸著後腦勺傻笑道。

時間很快到了下午,陸昊蒼在吩咐醫館好好照顧薇薇安后,帶著霍爾特和曼緹麗前往了冒險者工會。

支部派來的人已經來了,竟然是三名黃金級的冒險者,看起來支部上面的人對陸昊蒼這件事還是非常重視。

「嗯?阿古拉先生,她是?」奧利弗看到陸昊蒼準時出現,微微鬆了口氣,不過看到陌生的曼緹麗,忍不住好奇詢問道。

「哦,她是不久前剛加入我們小隊的成員。」陸昊蒼淡然回答,並沒有在曼緹麗身上介紹太多。

奧利弗也沒有過多糾纏,冒險者加入某個小隊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加上曼緹麗的模樣與人類一般無二,自然不會引起太大的疑心。

「你好,我叫里德,負責護送你前往位於洛伊薩特都城的冒險者工會支部。」三名黃金級冒險者中似乎是領頭者的一名戰士走了出來,朝陸昊蒼道。

在陸昊蒼感覺中,雖然這個名叫里德的戰士很客氣,但總給人一種城裡人看鄉巴佬的感覺,與當時「白色薔薇」小隊很相似,隱隱之中他們會形成一種莫名的優越感,或許是因為他們都是黃金級冒險者,又或是他們來自洛伊薩特的都城。

總而言之,三名黃金級的冒險者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但是從他們的眼神中,陸昊蒼能夠感受到一絲輕蔑和不屑。

陸昊蒼懶得跟他們一般見識,現在暫時不想跟冒險者工會鬧翻,於是當做沒看見,就像是一隻螞蟻總在獅子面前擺弄,就當是看個笑話,一笑了之。

「我是陸昊蒼,那就麻煩三位了。」陸昊蒼笑著回應道。

「好了,人都到了,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出發。」里德沒有想要繼續搭理陸昊蒼的打算,一揮手,當先朝賽蘭鎮外走去,他也想早點完事。

陸昊蒼聳聳肩,沒有在意里德的態度,帶著霍爾特和曼緹麗跟在後面。

首先他們要去到賽蘭鎮附近的另外一個城鎮——莫里鎮,這個鎮規模大小與賽蘭鎮相仿,但是因為它擁有周邊唯一一座魔法空艇的停靠港口,所以相對來說更加繁榮。

…… 魔法空艇是艾特蘭斯特用的一種便捷交通工具,艾特蘭斯不像現代地球,擁有高尖端科技,但為了實現長距離運輸,艾特蘭斯人運用了魔法作為基礎,研製出魔法空艇這種交通工具。

有點類似於現代世界的空艇,魔法空艇也是飛行在天空中的交通工具,飛行速度略快於馬車,不過因為其飛行在空中,只要不是遇到極端氣候,魔法空艇還是相當平穩的。

加上魔法空艇的載客量相當大,成為了艾特蘭斯長距離運輸的重要交通工具之一。

陸昊蒼一行人因為要前往洛伊薩特的都城,距離相當遠,步行至少要10天左右,而馬車也要差不多4天,工會支部那邊似乎很急著要陸昊蒼來對質,所以選擇更快捷的魔法空艇。

進入莫里鎮之後,繁華熱鬧的景象徹底吸引了霍爾特,在同樣是小鎮,莫里鎮的繁榮程度不是賽蘭鎮可比的,因為有了一座作為交通樞紐的魔法空艇港口,這裡有許多商人、旅行者以及冒險者來往,甚至還能看到不同種族的生物。

「哇塞!這就是魔法空艇嗎?真神奇!」霍爾特抬頭看向飛在空中的魔法空艇,感慨道,這是他第一次那麼近距離地看到魔法空艇。

一想到待會兒他們就要坐上去,霍爾特就顯得興奮異常。

「鄉巴佬!」三名負責押送的黃金級冒險者都是來自洛伊薩特的都城,他們看到霍爾特這副模樣,第一反應就是鄙視,心中的優越感莫名膨脹起來。

魔法空艇的港口設計也是非常奇特,它是一座高大的塔,上面有著諸多分層,每一層上面停靠著一艘魔法空艇,越上層,魔法空艇的噸位越大,在最頂層,是一艘外表看起來非常華麗的巨大魔法空艇。

「阿古拉少爺,我們不會是要坐最頂上那艘魔法空艇吧?真氣派!」霍爾特自然一眼就看到最上層的豪華魔法空艇,幻想著自己能夠坐上去,傻傻道。

「哼!真是痴人說夢!」聽到霍爾特的話語,里德終於是忍不住了,冷哼一聲,不客氣道,「你想坐上那艘魔法空艇?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你知道那艘魔法空艇是誰的嗎?」

「不好意思,真不知道。」霍爾特老實地回道。

「它可是人類五大國第一貴族——伊特瓦爾蘭家族的專屬魔法空艇,能夠坐上這艘空艇的,都是五大國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哪是你這種小人物能夠涉足的?」里德老實不客氣地數落了霍爾特一番,給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鄉巴佬一番羞辱。

「伊特瓦爾蘭家族?難怪……」聽到里德提起伊特瓦爾蘭,霍爾特露出恍然的表情,甚至沒有去反駁里德的羞辱。

伊特瓦爾蘭家族是艾特蘭斯現今存在的最古老的家族,被世人尊稱為「第一貴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