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陸浩曾新把車停好後,就到前臺,登記了一間最好的房間,才三百多塊,他想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好好跑一天了,照這樣計算,最遲後天晚上,陸浩就能到老家。

剛登記好房子,那位張經理過來了,他客氣的問道:“行生看來是路過此地,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我一定盡力而爲”

陸浩剛到這個酒店時,一看那保安的態度心都涼了,沒想到這張經理人倒是不錯,這可能跟他的職務也有一定的關係。陸浩想了一下說:“這裏應該有餐廳吧,我還沒有吃飯,不想到外面去,方便的話,咱們聊聊”

張經理一聽,有點高興的說道:“那好啊,這裏晚上吃飯的人不是很多,我這會兒也快下班了,那我們聊聊也無防”

陸浩住在六樓,餐廳就在一樓,張經理換上了一身便裝,裝在了陸浩身邊,兩個人就聊了起來,陸浩這人有時候心很直,就把他剛到這個酒店的感覺全說了出來,他這是給人家提建議,希望能有所改善,讓酒店的生意紅火起來,如果是這個樣子,開下去不虧纔怪。

張經理聽了陸浩的話,哈哈笑道:“一看就是大城市來的,我還以爲你是富家子弟,但一聽口氣,你好像也有自己的公司,因爲沒有管理才能的人,根本說不出你剛纔這一番話”

倆個人聊的很投機,一會兒飯菜就送上來了,別看這是小酒店,菜燒的還是挺不錯的,陸浩多要了一副碗筷,讓張經理陪他一起吃,這張經理也是爽快人,也沒有怎麼推辭,就吃了起來。

正當倆個人吃到一半時,隔壁一張桌子忽然有一個人站了起來,大聲喊道:“誰是管事的,怎麼這菜裏有蒼蠅“

陸浩一聽,這還真是奇怪事,這大冬天的那來的蒼蠅,他忙擡頭一看,見他旁邊的一張桌子坐了三個年青人,看樣子年齡大約都在三十歲左右,說話的人體型高大,一頭捲髮,他一邊喊,一邊把眼睛老朝陸浩這邊瞄,陸浩心想,這就怪了,你吃出蒼蠅往我這邊看什麼。

一會兒,一個年青的小女孩跑了過來,看樣子她是這裏的服務員,她有點小聲的說道:“怎麼會呢,這大冬天那有蒼蠅,你們昨天吃出一隻,就給你們免單了,今天又吃出一隻來,是不是太有點巧合了吧“

捲毛一聽,聲音叫的更響了,“你說什麼狗屁話,這事實就擺在眼前,不信你來嚐嚐,這是不是蒼蠅的味“捲毛說着,伸手就把桌上的蒼蠅往小姑娘嘴裏放,嚇的小姑娘尖叫一聲跑開了。

就在這時,同陸浩坐在一起的張經理,忽然一拍桌子,大聲喊道:“夠了,你們每天都來這一套,到底想幹什麼,是不是我們關門了你們纔開心“

捲毛手裏抓着蒼蠅走了過來,“喲,張家大公主,我還以爲你下班了,原來你還在這兒啊,這樣也好,你是這裏的老大,在你們的菜裏吃出蒼蠅,你看這事該如何處理“

張經理臉都被氣紅了,他努力的剋制着自己,朝服務員一揮手,“給他們免單,和昨天一樣的處理,你們該滿意了吧“

“不行,那有這麼簡單,昨天吃出來一隻,今天又有一隻,是不是你們故意這樣搞的,想對我們報復,那我們就一點兒也不用客氣了,你們就派兩個,陪我們三人到醫院,我們今天需要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傷到我們的胃“

張經理一聽,這是什麼狗屁話,他馬上站了起來,眼看着一場硬仗就要發生了。 陸浩一個外鄉人,又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什麼亂七八糟的,他只好靜坐在一邊,細看事態的發展變化了。捲毛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張大公主,別來這一套,雖然說這酒店是你老爸開的,但總不能不管顧客的感受吧,每天都能吃出蒼蠅,這還了得,說出去誰還敢在你這兒吃飯“

捲毛故意把手伸的很高,本來吃飯的人不多,有一兩對,菜還沒有上來,一看這陣勢,人家不吃就走了,看到這種局面,陸浩也替這個張經理着起急來,心裏在想,你原來是這裏的大東家,那就該有個大東樣子,要不今天這關過不了,指定後面生意就很難做。

這時同捲毛一起的兩個,見捲毛半天了也沒有弄出個所以然來,那兩個人可能是坐不住了,一個拿一茶壺過來,把茶壺口對着張經理說道:“你做什麼老闆,其實就是一個煮不熟的鴨子,不信讓大家瞧瞧“說着,把茶壺裏的水往張經理頭上倒去,這壺裏的水雖然說不是很熱,但是一倒到張經理頭上,把燙的還是一聲大叫。

我操你個大爺的,還真無法無天,衆目睽睽之下,如此囂張,碰到老子也算是你們倒老黴。陸浩一想到此,人就竄上了桌面,腳尖剛一點桌面,整個人借力一腳蹬出,正好踢到那個手持水壺傢伙的胸前,這一腳,陸浩用了七成力,就這,只聽那傢伙向後直竄了幾步,撲通一聲,裁到對面桌子下面去了。

陸浩站穩之後,眼睛看着捲毛,捲毛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故大聲壯膽的喊道:“你是那裏冒出來的,這事和你沒關,小心沾上了你後悔”

陸浩輕聲的說道:“是嗎,我今天倒要看看,是怎麼個後悔法”

捲毛一看,形勢不對,順手操起身後的一張椅子,照着陸浩的頭就劈了下來,陸浩一看這傢伙真還想把人給打死,怒氣不由得上漲,他迅速的一移步,就到了捲毛的身後,單掌朝捲毛的手臂砍去,只聽咣噹一聲,椅子就掉在了地上,另外一個剛衝過來,陸浩不用看,只是一擡腿,就把躲在他身後的那傢伙給踢飛了。

一不做二不休,陸浩走上去,一把抓住捲毛的左手,朝他背上一扭,捲毛大叫一聲,就乖乖的爬在了滿是菜碴的桌子上,陸浩這纔對張經理喊道:“還不快報警,這貨明顯是跑這兒來撒野,我們大家給你做證”

張經理激動的連聲說道:“好!我馬上報”

這裏畢竟是縣城,不大一會兒,來了幾位民警,聽了張經理的簡單介紹,就把卷毛給銬了起來。捲毛不服,大聲叫喊着說自己冤枉。民警笑着說:“你壞事做多了,這個也不知道,你看那個燈後面是什麼,那是攝相頭,你們的所作所爲都給你們全拍下來了,你還覺得冤枉嗎”捲毛低下了頭,再也不說話了。

等陸浩去付賬時,服務員說老闆說了,全免,還要我們把房費退給你,陸浩一聽,慌忙回了房間,他洗完澡,剛躺在牀上看電視,就接到了王娟的電話,人家是關心他一路的情況,陸浩就一五一十,把所有的事情都說給她聽,還講了剛纔蒼蠅的事件,沒想到王娟聽了後,非常的生氣,把他還給數落了一頓,說什麼強龍不壓地頭蛇之類的話,反正都是關心他。

陸浩剛放下電話,就聽到有人敲門,他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剛換回衣服的張經理,倆個人就笑着走了進來,張經理真是千恩萬謝,陸浩只是笑了笑說:“徒手之勞,不足掛齒,就怕是我的魯莽會害了你,其餘都是小事”

張經理在牀邊上坐 了下來,連連說道,你幫了我大忙,這傢伙是受人指使,多次來酒店搗亂,這次總算是找到了機會,不要是你在這兒,等警察來了,他們早都跑了“

最後,張經理要着留了陸浩電號碼,說他有空到A市時,一定要蹬門拜訪,臨出門前張經理問陸浩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沒有。陸浩想了一下說:“我明天天不亮就要出發,你安排好,我倒車時最好有人來開門,千萬別耽擱我趕路的時間“

一上牀,陸浩的睡意就撲面而來,平時做夢的他,一個夢也沒有做,等到手機上的鬧鈴打響時,陸浩一看錶,都早上五點多了,慌忙起牀,一天又這樣開始了。等他一切就緒下樓時,張經理一身工服裝,坐在大廳裏等他。

兩個人客氣了兩句,陸浩就在後面儲物間開出了自己的坐騎,一看車好像被洗過,陸浩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他知道,這肯定是這位張經理安排人給洗的。

駛出縣城上了高速公路,一下路也寬了,上面的車也非常的少,陸浩加足了馬力,寶馬車在上面像箭一樣往前直竄,身後的電杆排成了長龍。人不休息,寶馬的四個輪子也沒有閒得下來。

中午時分,陸浩就在服務區隨便吃了點,爬在車上好好睡了一覺,覺得自己精力恢復的差不多了,他就又開始了新的旅程,這跑高速,不怕跑錯了路,看着王倩給他提供地圖,陸浩心裏樂開了花。

等夜色再一次籠罩着大地時,陸浩又在一個小縣城落了腳,這個縣城相對而言還不錯,酒店就在路邊上,基本上沒怎麼找,陸浩就找到了,同樣的房間,不同樣的價格,這裏明顯消費高,從服務員的衣着打扮就覺得這裏非同一般,而且陸浩發現, 這個酒店的娛樂設施還真不少,什麼KTV,舞廳,還有按摩,反正是項目多多。

陸浩一上牀,準備看會新聞,沒想到竟然睡着了,在睡夢中忽然聽到有人敲門,他搖了搖頭,一看錶這都午夜一點多了,這會是誰呢?陸浩披了一件衣服,輕輕的拉開了房門,就在房門打開的一瞬間, 一個女人就擠了進來,陸浩一看,這女人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濃裝豔抹,這大冬天的穿的非常少,儘量把自己不該露的地方全露着。

陸浩還沒有弄清楚這是什麼狀況,這女人就直接往他的牀邊走去,陸浩急了“哎!我說你這是要幹什麼,大半夜未經別人允許,就跑到人家房間來,是不是太沒有禮貌了,我要給前臺打電話“

“哎喲大哥,你別這麼緊張好嗎!人家長的有這麼難看嗎,我看大哥一個人,晚上睡覺寂寞,我上來陪陪你而已,我還能把你給吃了“女人說着,朝陸浩靠了過來,這下陸浩總算才明白了過來,這裏原來還有這個,悔不該把房門打開,這下好了,對於這種人可不能來猛的,否則這羊肉沒吃上,騷氣味倒是一身。

陸浩從口袋裏摸出了一佰塊錢說:“出來混大家都不容易,我確實對這個不感興趣,你還是繼續找下一個吧!女人生氣的一把拿過了陸浩手中的錢,頭也不回的走了,而且還把門摔的生響。陸浩心裏想,我這是得罪誰了。

陸浩正準備上牀時,桌上的電話響了,陸浩不準備去推,可是這大半夜的響着一個電話,聽起來多少有點恐怖,陸浩把電話一拿起來,聽筒裏就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大哥你這會兒應該沒睡吧,是不是睡不着,小妹專業學過按摩,一會兒時間保證讓你睡的香甜“陸浩一聽,氣惱的把電話掛了起來,可是就在他轉身時,電話又響了,看來不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今晚這個覺就別想睡好。

陸浩看了看,一把撥下了電話線。 陸浩第二天起的有點晚,昨晚被折騰了個夠嗆,沒想到傳說中的事都被他一一應驗了,起牀刷牙,一套程序剛完,就聽到有人敲門,打開門一看,見服務員站在門口,陸浩忙問:“你有什麼事嗎”

“先生你是不是要退房”服務員面帶笑容的問道,陸浩點了點頭,心裏感到很是疑惑,等他下樓時,陸浩才明白了過來,原來一樓大廳裏有好多扛相機的人,一看就是記者之類,酒店門口還掛着一條橫幅,上面寫着歡迎市領導前來檢查工作。

臘月二十六,在接近年關的日子裏,大街小巷都充滿着節日的喜氣,甚至有些地方傳來了炮仗的響聲,這是有些商家爲了做宣參,當街取寵。陸浩不由得加大了腳下的油門,寶馬車低聲吼叫着朝前衝去。越往西走,人口越來越少,十里半天的見不到一個村莊,路也變得小多了。

中午時分,陸浩在服務區吃了點便當,就把車駛下了高速公路,因爲到老家這段,目前還沒有開通高速,他只能走國道了。車一上國道,他才知道,什麼叫差別,看起來同樣的路,但走在國道上,那感覺有着很大的變化,國道上感覺車不是很多,但是都排成了長長的一隊,因爲路面不好,司機都放慢了速度,把陸浩給急得。

好不容易走完了一段,陸浩就開着自己的車一直往前超,因爲走在國道上的,不是大貨車,就是一個車上坐好幾個人的小轎車,一看就是回去過年的,這種路,車輕點還好快,如果稍微重點,根本就跑不動,就這樣,等陸浩跑到他以前上箇中學的小鎮時,天都黑了下來。

藉着依稀的燈光,這個曾經熟悉的小鎮,也有了不同的變化,街道兩邊原本的小木樓已經不見,代替而立的是一座座兩層的紅磚小樓,一條並不寬敞的街道,已經用水泥做了硬化。陸浩把車停在一家掛着汽車修理字樣的店門口,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年青人走了出來,用家鄉話問道:“你要修車嗎”

陸浩回答道:“修是不用了,能不能給我清洗一下,你看我這車髒的”

聽說不修,只是清洗一下,年青人好像很失望,他嘀咕道:“清洗一下這錢怎麼收,挺不好弄的”陸浩總算明白了,看來這裏還沒有洗車這項服務,這就是東西發展的差距,是不得不承認的事實。老家人實誠,認爲洗個車,還怎麼收費,不就用水沖沖而已嗎。

重生爭霸星空 陸浩從車上走了下來,這才感到了老家的寒冷,他不由得把大衣的領口緊了緊,陸浩對那年青人說:“這樣吧!你給我把車洗洗乾淨,這大冷的天,我給你二十元錢,怎麼樣?“

年青人一聽,洗一下車就給二十元,那可是一件極其容易的事,他二話沒說,戴起橡膠手套,打開了水籠頭,開始了沖洗,當強勁的水流沖掉車上的灰塵,後尾處露出寶馬車的LOGO,年青人有點不敢相信似的往前走了一步,驚呼道:“寶馬啊!“看來他不虧是修車的,就起碼知道這是什麼車。年青人洗的很仔細,經過他的一番清洗,寶馬車就像是剛從廠內開出來的一樣。

陸浩拿出了一張五拾的鈔票,年青人笑笑說:“請到屋內,我找給你“

陸浩跟着年青人走到他的屋內,一間不是很大的房子,裏面擺滿了汽車的各種配件,桌子上放着一臺十多寸的彩電,裏面正在伊伊呀呀的唱着古老的秦腔,年青人從抽屜裏拿出三十元錢,遞給陸浩時,他不經意看了一眼陸浩,眉頭頓時擰了起來,他好像在努力回想着什麼,就在陸浩快要出門時,年青人忽然大聲問道:“你是不是陸浩?“

陸浩一下愣在了哪裏,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陸浩看着年青人,有點疑惑的點了點頭說:“我是陸浩,你是……“

“嗨,我是王鑫,初中時一直坐在你的前排,你忘了嗎“年青人有點興欣的問道。

陸浩頓時想了起來,那個調皮搗蛋的小男孩,上課不好好聽講,老是被老師教訓,陸浩看着年表人,就是他,尤其是那對會說話的眼睛,簡單一點都沒有變,陸浩這才笑道:“哈哈,是你小子啊,哎呀變得我一點兒都沒有認出來,有七八年都沒見了吧“

老同學見面,分外親熱,王鑫問道:“你這是從哪裏來啊!看你的車跑了不少的路啊“

“A市,我從哪裏開車過來,準備在家好好過個年,怎麼樣,什麼時候學了這個手藝,挺不錯,很有發展前途“陸浩邊說邊在王鑫店內的板凳上坐了下來。

王鑫從抽屜裏拿出一包香菸,抽了一支,伸手一遞說:“差煙,別嫌棄,抽一支“陸浩本來是不抽菸的,聽王鑫這麼一說,就只好拿了,讓王鑫點着,抽了兩口,假裝很會抽的樣子,吸進吐出。

王鑫看陸浩一點架子都沒有,自己店內那麼髒的板凳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自己兩三元一包的香菸,給他他抽,頓時覺得親近了不少,他嘆息道:“你可是我們班甚至我們學校, 這些年來最成功的人,能開上寶馬的目前應該只有你一個人,真是太不簡單了,當時老師說你將來一點大有出息,我還不服氣,現在不服也不行啊“

陸浩呵呵笑道:“不行,我這是面子工程,實際上也沒什麼。哎!你吃飯了沒有,我有點餓了,要不咱們倆一起去吃個便飯,順便聊聊怎麼樣?“陸浩把話題一轉,肚子這個時候真的咕咕叫了起來。

王鑫一拍腦袋說:“嘿!你看我這人,一高興什麼都忘了,好,我們一起去吃,好好聊聊“兩個人出了店門。

陸浩有車內拿了兩包香菸,問王鑫道:“我們要不要開車?“

王鑫邊鎖店門邊說:“不要了,就對面,那裏的炒麪挺不錯,涼菜也適合我們的味口“

麪館不是很大,但在鎮上來說已經很是不錯了,陸浩和王鑫進來時,店內的一張桌子邊坐了五六個二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正在猜拳行令。有一個頭發染的略黃的小子,長着一對綠豆眼,身材有點偏胖,他打量了一眼陸浩,衝王鑫喊道:“王老闆,今天是不是發財了,兄弟們這桌是不是你請了“

王鑫有點不悅的說道:“陳力,我一個出苦力的那能發什麼財,怎麼能和你們比, 我們還是車行車道,馬行馬道“王鑫說完頭都沒有擡,看來他非常討厭這些人。

陳力一看王鑫這態度,他生氣的把筷子一摔,小聲罵道:“媽了個B,就你這球樣,一輩子別想着發財“這話陸浩都聽了個一清二楚,王鑫肯定是聽到了,他好像不願得罪這幾個毛頭小子,所以裝做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的一樣。

一會兒老闆娘走了出來,他是一個三十多歲,打扮的較爲時尚的女人,看樣子她也好像一臉的不高興,她對王鑫點了點頭說:“怎麼這個時候來吃飯,這點也太不好了“際浩感到納悶,這纔是晚上八點多嗎,這點還不好啊。王鑫給他和陸浩每人點了一盤炒麪,要一盤豬頭肉,還準備要酒碟,想喝兩杯,陸浩連忙制止,說今天晚上無論如何都要趕回家。

王鑫和陸浩見飯還沒有做好,就倆個人先聊了起來,正聊的起勁時,就聽那個陳力大聲喊道:“結賬,走人了“陸浩擡頭一看,奇怪,明明聽到這小子喊結賬,怎麼擡屁股就走人。

這時,那個老闆娘追了出來,她帶着哭腔說道:“你們這樣不行的啊,每天都來吃,一吃就走人,我們這店還能開的下去嗎“

沒想到那個陳力嘻笑道:“你這老孃們,就知道錢,菜都做成這個樣子了,還想要錢,乘早關門大吉得了“陸浩一聽,怒火不由得往上直竄,正想發作時,王鑫給他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他坐着別動。 陸浩真沒有想到,小鎮這些年是有了點變化,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怎麼也學會了,看剛纔這些人年紀不大,怎麼就不學好呢。就在陸浩憋在心裏的一團火還沒有發出時,老闆娘不幹了,她一把扯住陳力的胳膊,大聲的喊道:“今天你們不給錢,就別想走人,我也豁出去了“

陳力一摔手 “滾一邊去,你這個臭娘們,你說你一個寡婦家的,要這麼多錢幹嗎啊“老闆娘隨着陳力的手一揮,被摔到了桌子下面。

陸浩見狀,劍眉一豎,立刻站了起來,王鑫一把抓住他的手說:“陸浩,求你了,你千萬別衝動,這是一羣亡命徒,什麼事都敢做,你剛回來,好多事不知道,你這樣的人物,和他們動手不值得“陸浩見王鑫這麼怕這夥人,可能其中必有原因,他只好氣惱的坐了下來,看到老闆娘坐在牆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陸浩心裏難受極了。

陳力帶着他的那幾個弟兄,大搖大擺的走過了街,剛想走開時,他們看到了王鑫店門口的寶馬車,幾個人就圍了上去,陳力走過去就朝寶馬車狠狠的踩了一腳,口裏還罵罵咧咧道:“有什麼好顯擺的,老子坐不起砸得起“

王鑫的店和這麪館正好隔了一條街,陳力剛纔的一舉一動,被陸浩看了個清清楚楚,這下就算是王鑫要攔也不住了,陸浩一個箭步就衝了出去。寶馬上車裝了預警器,所以陳力踩一腳,預警器就會嗚嗚亂叫,他不但沒有感到緊張,反而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一腳接着一腳踩了起來,預警器的叫聲,把這兩排店內的人都招惹了出來,大家就像在看戲一樣,遠遠朝這邊張望着。

陳力可能是興奮過頭了,陸浩走到他身後時,他都不知,還在用腳猛踩車身,看着自己的坐騎被這個傢伙這樣催爆,陸浩怒火千丈,他一伸手就抓住了陳力的衣領,一用力,朝後猛的一摔,陳力就像一個煤球一樣,被陸浩摔出了一兩米遠,嘭的一聲掉在了地上,半天了沒有爬起來。

他的幾個手下可能是被陸浩忽如其來的一招嚇壞了,站在哪裏沒有了動靜,陸浩走過去,藉着微乎的燈光看了一圈,還好這是進口車,質量過硬,沒有踩出什麼問題,就是多出了幾個腳印。這會兒,陳力在他的幾個弟兄的攙扶下站了起來,他狠狠的對陸浩說:“你他媽我看是活膩味了,連我也敢動,弟兄們給我上,打死這狗日的“

四個小夥子,在陳力的鼓動下,衝了上來,陸浩看着他們幼嫩的身板,都不忍心下手,但他隨機又想,如果不好好收拾一下這夥小子,他們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所以陸浩等他們近身時,手腳齊動,一陣鬼哭狼嚎,四個人就分別躺在了陸浩的身後。陸浩這次下手不輕,他們如果還想打架,就必須在半個月之後,手腳才能用得上力。

陳力一看陸浩這麼厲害,分秒中就搞倒了一大片,平時囂張慣了的他,在衆目睽睽之下豈能丟這個人,他四下一看,見王鑫店門的牆角處放着一把鐵鍬,他跑了過去,操到手裏,就直奔陸浩而來,陸浩總算是看出來了,這傢伙就她媽一混蛋,豈不知這鐵鍬一旦招乎到人身上,非死即傷。大家原來這麼怕他是有原因的。

說時遲,那時快,陳力就像一隻瘋狗,掄起手裏的鐵鍬,直朝陸浩的頭上劈了下來,周圍看熱鬧的人嚇的尖叫一片,這誰都知道,這鐵鍬如果劈實了,不把人劈成兩半,就算活着,也是個殘疾了。陸浩也不敢大意,因爲這晚上的光線很暗,這裏的路燈跟城裏的沒法比。

陸浩腳尖一用力,右腿朝外邊甩出,人就像個陀螺一樣,轉了個三百六十度,人早到了陳力的右側,只聽啪的一聲,鐵鍬劈到了地面,碰到了路面的石子,火星四濺,看着非常嚇人。陳力一擊未中,陸浩不可能再給他機會了,一聲慘叫,陳力手裏的鐵鍬就掉在了地上,等大家看清時,陳力的一隻手耷拉着垂了下來,另一隻手已被陸浩扭到了背上。

周圍的人這纔開始有人說話了,什麼這小子罪有應得,等等,反正是沒有人說好話,全都是責罵陳力這夥人的。陸浩就像押罪犯一樣,押着陳力往剛纔他吃飯的麪館走去,他身後跟着被他剛纔放翻的四個人。

一到飯館,陸浩一拍桌子,陳力和他的幾個弟兄耷拉着腦袋站在牆角,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陸浩問道:“你們服不服,要不要我們再打一場”

幾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服,我們不打了”

“那好,以後如果還敢在鎮上胡作非爲,只要是我知道,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今天這事就到這裏爲止,如果不要是看在鄉里鄉親的面上,我馬上報警,就你剛纔踩我寶馬車的事,我可以弄得讓你蹲進去,但是我看你們實在年紀太青”陸浩說道這裏時,看見王鑫扶着一個老人走了進來。

老者大約有六七十歲的樣子,一嘴雪白的鬍子,甚是好看,他看見站在牆角的陳力,衝上去就是兩個耳朵,打得生響。完了他顫抖着身子對陸浩說道:“這位老闆,請你高擡貴手,不要把我這不孝的孫子給弄進行去,你的車聽剛纔看熱鬧的人說很貴的,恐怕我們賠不起”老者說着,愧疚的低下了頭。

王鑫忙給陸浩介紹道:“他是陳力的爺爺,剛纔在鎮上親戚家串門,聽到孫子鬧事就跑過來了”

陸浩一聽,對老者說道:“請坐,鄉里鄉親的,我不會太爲難他們的,你看他們幾個,長的人模人樣的,都做了些什麼,爲什麼就不學好,根本是無法無天,剛纔是我,如果是一般人的話,他那鐵鍬劈下來, 這會兒那人不死既傷,你覺得你能逃脫責任嗎,別人如果死了,這種情況你肯定是槍斃,如果重傷了別人,你也要坐牢,你們覺得能逃脫了懲罰嗎”

陸浩越說越氣,當着老人的面,把他剛纔看到的一幕幕全說了出來,聽完陸浩的敘說,老人氣的直搖頭,他喃喃的說道:“怪不得這段時間,人家看我們的眼神都有點不對,原來是這孽障到處給我們家裏闖禍,你打得對,就是把這小子打殘了,我們家裏人絕對不會對你說什麼不是”

陸浩見老人深明大義,這才說道:“你這孫子回去要好好管教,否則會出大事,今天的事就到這裏爲止,但是,他欠這飯店的錢,今天必須當着我的面給人家結清,這是什麼事,還叫人家活不活了”

老人忙說:“這是應該的,小翠呀,你快算算吧,到底共欠你多少錢,這孽障得罪你們之處,我們裏給你賠不是了”老人看起來態度十分的誠懇。

老闆娘看了一眼老人,從臉上勉強擠出一分笑容說道:“怎麼能讓你給我們賠不是,過去的就算了,以前共欠480元,加上今天的110元,共600元”老闆娘用計算器加了一遍,大聲說道。

老人用手一拍桌子,氣忿的罵道:“你這孽障,一會錢也掙不來,還每天這樣大吃二喝,一頓吃過的,你爺爺我一年都見不上,既然你能吃,那就還人家錢“

這時飯館外圍了一圈看熱鬧的,王鑫說了幾次人家都不願走開,也就只好做罷,陳力和他的幾個弟兄,這纔開始掏口袋,弄了半天,五個人才湊了一百八十二元錢,把老人氣的臉色鐵青,他怒罵道:“一羣混蛋東西,光知道吃好的,要掏錢時,就把老先人的臉給丟盡了“

老人抖抖索索的解開了裏面衣服的扣子,把裏面所有的錢都掏了出來,數完後,有點不好意的說道:“這才二百六十元,加起來才四百四,要不我去找親戚借點過來,把這賬給清了“

陸浩一看錶,這都快十點鐘了,農村人晚上睡的早,到哪裏去借錢,他把陳力和老人的錢往一起一放,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一百六元錢,放在一起,往老闆娘手裏一遞說:“這筆賬就算是清了“陸浩的這一做法,讓看熱鬧的人大加讚賞。

老人忙豎起了大手指,對陸浩連說了兩聲:“好人,好人啦!“ 等老人領着陳力一夥人走了,陸浩這才感到肚子咕咕直叫,老闆娘真是高興極了,陸浩不但爲她要回了欠賬,而且還爲她捎帶着出了口惡氣,她朝後廚喊道:“快炒兩盤炒麪,外帶兩個小菜,把最拿手的弄上來“

收拾了這幾個小子,好像大快了人心,就連這個小小的麪館,裏面的氣氛頓時熱鬧了起來,幾個吃飯的客人,邊吃飯邊對陸浩讚口不絕,陸浩不禁問王鑫道:“我們這個鎮一直都很不錯,雖然說人生活的苦了點,但民風純樸,這幾個小子橫行霸道,爲什麼沒有管?“

王鑫嘆了口氣說:“是的,你說的一點兒都不錯,這幾年好多人外出打工,手頭有了錢,人心就變得懶散了,不是自己的事,別人都不想插手,讓這些傢伙鑽了空子,慢慢的在鎮上打出了名,好多人都不願去惹他們,久而久之,他們就更加了不起了,鎮派出所幾進幾齣,出來後會找報警人的麻煩,所以被他們欺負了的人,幾乎都是息事寧人“

陸浩又問“那他們家裏人不管嗎?就沒有一個人就去他家裏反映一下,這樣下去會害了他們的”

“嘿!現在的人都很會護短,因爲家裏孩子少,個個都寵的像塊寶,就剛纔這陳力,在家裏就怕他爺爺一個人,其他人根本說都不敢說他,而這老爺子原來是村上的支書,認識不少區上的幹部,陳力這兩年都出了點事,人家看在老爺子的面上,都放過了這小子,沒想到這傢伙變本加厲,越鬧越兇,老爺子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什麼,你是說老爺子也不管這陳力,自由放任?”陸浩覺得從剛纔老人的表現看不像,所以他有點疑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