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18 日

隨後周序坐到了月姐的陣法上,打算修鍊。

「入品了還這麼努力?」周凝月有些意外。

「要持之以恆。」周序說道。

最近得給魔種發工資,不然趕不上試特效。

「你等下,我給你再加點東西,這樣就能讓雲團出現變化。」說着周凝月就跑到房間去找東西。

嘩啦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

「月姐,你小心一點,我爸媽的東西很貴重的。」周序提醒道。

「我爹娘的東西沒那麼脆弱。」

「……」 今天來的賓客,大部分都是有錢人。

雖然實力沒有李雨欣那麼強橫,但也都是國內最有錢的那一批了,至少該見識的都見識過,消費水平在國內是最高檔的。

然而,聽到李雨欣這豪橫之極的要求,還是被嚇了一跳。

不砍價,不挑貨,直接買下一柜子。

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但當事人楊磊很清楚李雨欣的風格,這個女人就是來真的。

而且不止是為了花錢,而是真的想要這些東西,她也是有收藏好東西的習慣的,至於價格……

一個能有十個億閑錢的人,買點收藏品也需要看價格?

質量?

李雨欣比其他人更清楚楊磊的眼光,更清楚楊磊的人品,要不然也不會直接砸十個億讓楊磊幫忙投資。

十個億啊。

楊磊的人品但凡有那麼一點點的不過關,就有可能卷錢跑路。

07年,跑路還是很簡單的,隨便找個國家改個名字再低調點就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一輩子都不用再奮鬥。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李雨欣比其他人更信任楊磊。

楊磊拍了拍額頭,「欣姐,你好歹看看貨啊。」

「有什麼好看的,反正都是好東西,是好東西我就喜歡,喜歡就一定要拿到手中。」

「不怕買到假貨啊?」

「你會砸自己的招牌嗎?」

「……不會。」

「這不就對了,」李雨欣展顏一笑,「我信得過你。」

「看看價格也好啊,你知道這一牆的寶貝值多少錢嗎?」

「再貴我也買得起,現金不夠就把我住的別墅抵押給你。」

「豪橫!」

楊磊豎起大拇指,「我願稱你為圈內第一壕。」

「什麼豪?」

「土豪的壕。」

「嗯?」

「比你有錢的多,比你有眼光的也多,比你有錢還比你有眼光的也有幾個,但在花錢這塊,真沒人能比得你上,太痛快了,」楊磊大手一揮,對焦筠艷道:「焦焦,包起來,一件不少的包起來,然後找個車給這位大主顧送到家去,小心點,別磕了碰了。」

焦筠艷小女人還處於懵逼狀態。

剛剛見識了那麼多動輒幾萬幾十萬的有錢人,好不容易才適應。

結果還沒喘口氣呢,又來了個更壕的。

買東西都是一牆一牆地買。

不看貨,不看價,進門大手一揮手「把這一牆都包起來」。

直接砸碎了小女人的世界觀。

原來女人還有這樣一種生活方式。

和這個女人一比,娛樂圈裏那些個所謂揮金如土的一線女明星算個啥?

算個啥?

雖說焦筠艷沒那麼勢利,對物質生活的追求也沒那麼迫切,可也是個正常女人,親眼目睹這樣一幕,怎能不倍感震撼?

直到楊磊喊話,焦筠艷才回過神來,急忙開始打包。

這個時候,現場的其他人也才從剛才的震撼中恢復過來,紛紛交頭接耳,有認識李雨欣的給其他人科普李雨欣的身份和實力。

反正李雨欣這個女人一出現,就成了全場的焦點。

比楊磊身邊的幾個女人加起來還要奪目。

不止是身材外貌,更因為那種強烈的氣場和壕無人性的言行。

有的女人,天生就是聚光燈下的寵兒。

哪怕是娛樂圈裏氣場最強大的鞏皇來了也沒辦法與李雨欣相抗衡。

太強勢了。

不愧是綽號女帝的女人。

楊磊也是無奈。

明明不想和這個女人扯上關係,偏偏每次都無法拒絕。

沒辦法,這個女人太有錢了。

有錢到連他這個重生者都無法拒絕的地步。

領着李雨欣在店裏轉了轉,生怕這女人再大手一揮又包下一面牆。

好在沒發生這種事情。

轉了一圈后,李雨欣拍了拍楊磊的手臂,「老弟,好好做,以後有空了我再來。」

然後就那麼走了。

來去如風。

這作風確實很女帝,一點也不拖泥帶水,說來就來,說買就買,說看就看,說走就走,全程就這麼幾分鐘。

行事果斷作風乾練,魄力之大遠超很多精英男性。

了不起。

等李雨欣離開,現場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有人湊上來問:「小楊總,你們不是在演戲吧?」

楊磊笑眯眯地反問:「找李總演戲,你這是小看李總還是高看我?」

來人訕訕而退。

確實,找李雨欣這個女人配合演戲這種說法真站不住腳。

國內確實有人可以做到這一點。

但只有屈指可數的少數人。

楊磊明顯不在其中。

何況李雨欣刷了真金白銀,一點一二個億的現金到賬,這一走賬,就要繳納至少兩千萬的稅費。

花兩千萬請李雨欣配合演戲?

圖什麼?

就楊磊這店,沒有李雨欣這一出,再刨除開業加成,正常情況下得多久才能賺到兩千萬?

何況請李雨欣演戲也沒什麼好處,是一步完全沒必要的操作。

不過越是如此,反而越顯得楊磊和他的藏珍閣不一般。

不是演戲,那就是真的來捧場。

李雨欣都要捧場,而且直接花一個多億包下一面牆。

這場子,捧得可不是一般大。

所以這些人看楊磊以及店裏剩下的那些古玩,眼神都不一樣了。

連李雨欣都說好,那指定是真的好。

於是,在午飯來臨前,藏珍閣又迎來一小波銷售熱潮。

楊磊眼睜睜地看着這些人買走了差不多五百萬的貨。

到十二點,貨架空了五分之四,剩下的幾乎全是價格高到離譜的鎮店之寶,便宜點的幾乎都被買走了。

楊磊深吸一口氣,對譚佳穎道:「不吃飯了,擺貨吧。」

什麼聚餐不聚餐的,一點也不重要。

為了招待這些前來慶賀的賓客,楊磊在隔壁酒店訂了一個會議室,辦了個小型酒會,供這些人聚餐聊天交流感情,譚正義那些老頭兒老太太就已經先到了。

本來楊磊他們也打算去的。

但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酒會以後還能再辦,但開業就這麼一天。

抓住機會搞個開門紅,那就徹底站穩腳跟了。

所以,必須在飯點過後重新填滿貨架。

擺貨簡單。

但是定價寫標籤是個技術活兒,只有楊磊和譚佳穎兩人能完成,尤其是定價這塊,只有楊磊能給出最準確的估價。

所以在其他賓客吃吃喝喝的時候,楊磊帶着自己的女人們在倉庫里忙到灰頭土臉。 時隔十二年,宋既明又搬回宋家住。

這是個大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