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隨後夜若晞又去了白陽山,湛羽幾人知道夜若晞要離開的時候,那是萬萬的捨不得,夜若晞同樣把幾瓶解毒丹留給了雲不凡,「不凡,之後你帶他們以十天為周期去歷練一番,儘快提升實力。」

好久不冒泡的系統終於開口了,【宿主你是不是又要當甩手掌柜了,直接把三十來人直接丟給了雲不凡……】

【你羨慕是不是?你要是羨慕我不介意是讓你管管。】

【本寶寶不羨慕,本寶寶只要時時刻刻陪著宿主就可以了……】

不過夜若晞髮現一個大問題,她趁著系統偷溜之前問道,【話說你好久沒跟我說說我的好感度了,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好感度可以換極品裝備,這種事情她是絕對不會忘記的。

【咳咳……本寶寶那不是每次要說的時候都被宿主你給強行給切斷了聯繫嗎?】

夜若晞眼神微眯,隨後繼續道,【寶寶你怎麼不說是因為你太懶了呢?】

【嘿嘿……】系統那是完全被抓住了小尾巴,於是乎繼續開口道,【宿主姓名:夜若晞

性別:母

靈力:25(靈力初階,沒有那麼廢物啦!還是滿分100)

外貌:80(傷疤太礙眼,請宿主儘快使用美顏聖水恢復容貌,否則去了學院那又是一場腥風血雨,滿分100)

精神值:35(宿主精神力提升太慢,請宿主去了商學院著重修鍊精神力,滿分100)

武器:暫無趁手的武器。

特殊技能:煉丹、煉藥

額外附贈純潔度:10(宿主無節操,但是拐了夜帝大大,卻不撲倒,請宿主儘快將純潔度變成0)

好感度:500(宿主大大的好感度全部來自夜帝大大,其他人的好感度,本寶寶是計入的。)

綜合評定等級:E級。宿主能力依舊太弱,雖然有煉丹、煉藥的技能,但是還沒有強者效力,請儘快升級!

當宿主的靈力達到30,並且解決前置任務最後一個超級大壞蛋之後,會有新的任務提示。】

夜若晞當下就明白了,看來這好感度的提升真的是弱到爆了,她的極品武器看來不過就是一個噱頭,但是她同樣相信一點,如果她完不成任務,或許真的會被抹殺。

夜若晞和南羽離朝著濁月森林而去,其實有南羽離旁邊,她根本就不用擔心有任何的危險,甚至於是濁月森林中的魔獸,夜若晞敢保證,估計一丈之內魔獸都不敢輕易靠近。

是以剛剛到濁月森林附近,夜若晞就直接把話給挑明了,「南羽離,進去之後威壓放在青境巔峰,不到生死關頭不準展露真實的實力。」

南羽離一聽到夜若晞連名帶姓地叫他,就知道夜若晞是認真的,於是他應聲道,「夫人請放心,我絕對會聽從夫人的吩咐。」

南羽離一口一個夫人,夜若晞是已經習慣了,反正這個傢伙自從將夜帝的身份暴露之後,這夫人夫人的,已經叫的越來越順口了。

濁月森林是南夏國邊境的森林,其實不走濁月森林可以從鄰國紫曉國穿過去,只不過比起走紫曉國,夜若晞更願意走濁月森林,穿過濁月森林就是無相學院。

濁月森林旁邊是南夏國邊境的一個小城鎮,名為銘城。

銘城作為邊境的小城鎮,它雖然小,但是卻很是出名,因為南夏國最大的傭兵工會在這裡。

每一個國家在森林周邊都會設立傭兵工會,同時也會有很多的傭兵團,這些都是不願意束手束腳生活,而選擇過上傭兵自由生活的人。

他們靠替他人進入森林深處找到發放任務之人想要的東西,以此換取傭金,所以想要入傭兵團,有實力那是最重要的一點,如果沒有實力,絕對不會有傭兵團收你,畢竟進了森林,一是要傭兵團的互相配合,二需要的是個人的實力,畢竟深入森林,誰都沒有辦法分心保護任何一個人。

銘城的傭兵工會熱鬧異常,絡繹不絕的人有的剛剛組成傭兵團,為了磨合彼此他們一般都會從比較簡單的任務開始接起來,比方說外圍打三十隻獠牙豬的魔核等等。

這些任務都是比較簡單的,主要是發放任務的人嫌棄任務量太大,自己不願意動手而已。

龍飛鳳仵 夜若晞和南羽離才跨進銘城,就感覺到了各方傭兵團都將目光落在了他們的身上,不過夜若晞只有青境低階,南羽離也控制在青境巔峰,是以他們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興趣。 【宿主宿主,這裡是賺錢的好機會,你不去賺錢嗎?】系統貪錢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這位寶寶,你能不能只想到斂財……】

【宿主,本寶寶是為了你,如果不斂財,你以後要用到錢的時候可別跟本寶寶哭哦,所以錢到用時方恨少啊!】

夜若晞被這句話給說服了,於是和南羽離一起走到了傭兵工會附近,她看了一下發布的任務,任務的評級一共是六級,最難的六級一般都是在濁月森林深處的,本來夜若晞並不是很想接,但是卻突然看到其中一個任務寫著——

濁月森林深處銀鷺魔核十個,報酬竟然是修復靈魂的藥材!雪嶺花!

看到雪嶺花的一瞬間,夜若晞就想到了雲不凡,她自身的毒並不是那麼好解開的,但是只要有雪嶺花,她救可以改善雲不凡靈魂不全的體質!

不再猶豫,夜若晞直接將這個六級任務給扯了下來,此時人群中發出一聲震怒,「哪裡來的臭小子!竟敢和老子搶任務!」

此刻的夜若晞是男裝扮相,所以眾人看到的是一個瘦瘦癟癟的少年郎。

夜若晞揚了揚手中的任務單,對著那凶神惡煞衝過來的男人道,「不巧,這個任務我先接了。」

男人整張臉上都是絡腮鬍看到夜若晞的時候,那雙眼睛越發的兇惡,『臭小子! 他有另一面 老子告訴你,現在立刻把這個任務單交給老子,否則老子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夜若晞看著而眼前的男人,雖然看著凶神惡煞的,不過夜若晞倒是沒有感覺到殺機,她只是果斷的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吃東西從來不會浪費,所以兜著走就不必了。」

「你!你……」男人氣節,「好個牙尖嘴利的臭小子!你開個條件,怎樣才肯把任務讓給老子!再多錢老子都給!」

夜若晞繼續果斷的搖了搖頭,「千金難換。」

夜若晞不理會眼前的男人,繼續在任務榜上尋找有沒有合適的任務,最後她將幾個重金的任務都接了,系統又嘮嘮叨叨的開始說話了,【還說本寶寶是財迷,明明宿主是財迷,專挑錢多的任務下手。】

夜若晞,「……」直接切斷和系統之間的聯繫,她發誓真的不能和系統多說話,因為說多了絕對會崩潰。

只是當夜若晞一連領了六個任務準備去傭兵工會登記的時候,那登記的人只是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小子,先不說你實力不夠,最重要的是六人成團,你這人太少了,不符合規矩,我們傭兵工會不能發放這個任務給你。」

「六人成團?」夜若晞剛想繼續問,那登記的人指了指旁邊的「傭兵工會須知」道,「你先去旁邊看看。」

夜若晞帶著她的六個任務去了一旁,南羽離直接表示自己對傭兵團不了解,湛清和雪蝶那就更不了解了,而此時就在夜若晞準備專心看一遍「傭兵工會須知」的時候,此前絡腮鬍的男人已經湊了上來。

「一看就知道你們是新人,想要接傭兵工會的任務,這最重要的就是起碼要六個人才能接,傭兵工會雖然發放任務,但是也要保證傭兵的安全,你就一兩個人,還敢接濁月森林深處的任務,那不是隨時準備找死的嗎」

夜若晞一邊看著「傭兵工會須知」,一邊聽著絡腮鬍男人的絮絮叨叨,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話真的很多。

「小子,你就趕緊把任務給老子,你說你要濁月森林深處的任何一樣東西,老子都給你帶回來!」

絡腮鬍男人直接開啟了討好模式。

「再不然,你要是不夠六人,帶上我如何?我可以給你再找一個人。」

只是從頭到尾,夜若晞都沒有再和男人說一句話,她只是對著暗處喊了一聲,「洛夜洛天。」

洛夜洛天那是隱身在暗處都感覺有千百年了,自從主母和主子大婚之後,他們就一直被雪藏,他們發誓這絕對是主子赤裸裸地報復。

這回聽到夜若晞召喚,那是屁顛屁顛地跑了出來,夜若晞隨即下令道,「你們兩個湊數。」

一旁的絡腮鬍男人徹底無言了,他這回是真的被赤裸裸地給拋棄了,主動送上門都不要。

湊數……絡腮鬍男人的目光落在洛夜和洛天的身上,一身夜行衣,誰都能看出他們暗衛的身份。

夜若晞、南羽離、雪蝶、湛清,再加上洛夜洛天正好六人,夜若晞這回去登記任務的時候,那登記的人猶然擔憂地問了一聲,「你們確定要領取六級任務?你們如果真的缺錢,我們傭兵工會可以提供貸款服務,可以分三期、六期、十二期、二十四期歸還。」

夜若晞看著一臉擔憂的人,不由得很想笑,但是她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沒錯,我們就要這六個六級任務。」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我也不好說什麼,你們傭兵團叫什麼名字?」

名字?

夜若晞不禁皺了皺眉,她倒是忘了還要取名字這件事情了,想了片刻之後,夜若晞道,「離夜傭兵團。」

離夜,取南羽離一字,取她一姓。

於是很快,離夜傭兵團作為新手傭兵團,且是一個不過十四歲的少年帶隊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傭兵工會,整個銘城都知道,一個不知好歹的少年,至二級領了六個六級任務。

「你們還不知道吧,鐵血傭兵團早就瞄上了這個任務,只不過他們的隊長凌風還沒有趕回來,他們想肯定沒有人敢領那幾個任務,便一直等著凌風回來,卻不想被人捷足先登了。」

「凌風要是回來知道這件事情,估計馬上就要暴走了。」

「哈哈哈!是的,我都能夠想到玉面書生暴走的樣子了。」

「對了,鐵勝不是還死纏著那個少年的嗎?不過那少年也真是淡定,鐵血傭兵團的副團長跟他這麼死纏爛打了,他還能夠這麼淡定了。」

而話題的中的主角夜若晞就在旁邊,將這些話給全部聽了進去,她不由得笑出了聲隨後看著南羽離道,「我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不會,是他們太自信了,沒想過有人會搶了。」

夜若晞幾乎已經斷定,那個絡腮鬍的男人,一定是鐵血傭兵團副團長鐵勝。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主母,那個鐵勝來了。」隨著洛天一句話,鐵勝果然在下一秒就沖了過來,他直接衝到夜若晞的身邊,因為夜若晞是少年的模樣,所以他直接就伸手準備把夜若晞給直接保住。

只不過還沒近身,就被南羽離單手隔開了,鐵勝一個反彈直接跌坐在地上,可是鐵勝哪有時間去想自己怎麼會被南羽離給單手隔開,他已經又一次非常勇敢的站了起來,隨後對著夜若晞百般討好。

「小帥哥,你看你把那一單任務轉給我還不行嗎?再不然你剩下的六個任務我替你全部包了?酬勞全部給你,你看這樣怎麼樣?」

夜若晞腳步沒有停,繼續朝著前方走去,鐵勝可是著急的不行了,「喂喂喂!小哥,你考慮考慮,你要是不同意轉給我,我一定會被我們團長削一頓的,到時候你忍心看著我被削一頓嗎?」

夜若晞突然停下了腳步,隨後偏過頭看著一臉討好的鐵勝,隨即勾著唇畔道,「忍心。」

鐵勝當下就想哭了,為什麼他碰到的這個少年這麼油鹽不進!

夜若晞和南羽離並肩而行,其餘四人快步跟上,只留下一臉無奈的鐵勝,在後面嗚呼哀哉。

突然鐵勝大喊道,「不行!我得緊緊地跟著,到時候團長回來了興師問罪,說不定就團長那玉面書生的樣子,還能夠把這一單給要回來。」

眼看夜若晞越走越遠,鐵勝心裡也是越來越著急,就在此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鐵勝,你在這裡做什麼。」

鐵勝整個人愣住了,隨後不敢置信地回過頭,赫然就看到了他的團長。

「團長!」鐵勝就好像從軍打仗似的,立刻就站直了身體,看得出來他對凌風非常的敬重。

凌風看到鐵勝臉上那青紅交錯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事情發生,「什麼事情。」

鐵勝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麼開口,第一次為自己身為副團長感覺到悲傷,如果他不是副團長,說不定這事情就不用他擔著了。

「團長,那個濁月森林伸出銀鷺魔核十個,報酬雪嶺花的任務,被人捷足先登了。」鐵勝說完直接轉身就逃!

而身後的玉面書生,一身衣服白衣勝雪,手中的摺扇輕輕扇動,他看著鐵勝逃跑的方向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似是不懷好意。

夜若晞離開之後,便覺得背後一陣寒涼,她不由得看著南羽離問道,「你冷不冷?」

南羽離搖了搖頭,隨即伸手握著夜若晞的手,「不是很暖嗎?覺得冷?」

夜若晞點點頭,又搖搖頭,她這絕對是錯覺,該不會馬上就要被人算計了吧?

濁月森林外圍其實並不危險,相比暗影森林,這算是一個小規模的森林,所以夜若晞連暗影森林都敢獨闖,更何況是濁月森林了。

距離報名的日子還剩能下二十幾天,夜若晞準備這段時間都在濁月森林裡面度過,順便將自己青境的低階的實力更好的鞏固。

只是夜若晞這才剛剛伸展拳腳,才剛剛將對面的一直獠牙豬給揍翻,她就直接一竄到了青境巔峰。

這一個大跨度,看的雪蝶、湛清、洛夜和洛天那是目瞪口呆。

他們的小姐(主母)這也太牛逼了,這直接連中階和高階都跨過了!

不過只有洛夜和洛天最清楚,不久之前,他們的主母是一個什麼靈力都沒有的人,所以他們的崇拜自然是非常的多。

剩下的獠牙豬看到要和若曦這非人類的晉級方式,直接嚇得立刻滾蛋了,別說什麼獠牙豬魔核可以賣錢,就是剛剛被揍翻的獠牙豬,都拖著病體,拚死離開了。

夜若晞聳聳肩,隨後帶著眾人繼續往前走,越是到深處,那些魔獸的等級也越是高,魔獸一階到九階,隨後是神獸和上古神獸,獠牙豬便是二階魔獸,隨後碰到的魔獸三階、四階比比皆是,它們對上夜若晞的時候可就沒有那麼害怕了。

正常情況下,三階、四階魔獸可以和青境抗衡,誰輸誰贏可能還是一個運氣的問題。

湛清的實力也在這個過程中不停地提高,不過幾天的功夫也已經是黃境低階了,其實夜若晞當初留下湛清就是因為她足夠的聰明和井井有條的辦事手法,不過既然留下了,那麼任何一個人都必須提高實力,她需要的並不是保護她的屬下,而是能夠保護自己,同她一起征戰的屬下。

雖然系統一開始的任務看似很簡單,但是夜若晞也能想到,在這個強者為尊的大陸,她如果不進步,如果不帶著自己的勢力,肯定最後會被系統直接抹殺。

很快夜若晞就到了濁月森林中心,那裡有一片湖泊,湖泊的中心就是銀鷺棲息的地方,要擊殺銀鷺就必須先到湖泊中心,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這湖泊的外圍,有一群五階的紅砂虎,其中有一隻已經到了六階,紅砂虎是守著銀鷺的。

雖然這樣的關係看著很是奇怪,但是這卻是濁月森林裡面最不和諧的配對,所以擊殺銀鷺就必須先對付紅砂虎。

「你們幾個對付那些五階的,我對付六階。」夜若晞直接就準備挑了紅砂虎的虎王。

而此時在不遠處,鐵勝已經帶著凌風找到了夜若晞,鐵勝一看到夜若晞就激動了,在夜若晞衝出去戰鬥的時候,鐵勝就差直接抱大腿阻止了,「小哥!小哥!」

夜若晞腳步一頓,回頭看著奔跑而來的鐵勝,只覺得頭上三隻烏鴉一起飛過,這個鐵勝還真的是鍥而不捨。

鐵勝是帶著整個鐵血傭兵團一起來的,大約十二人,而其中一個白衣翩翩的玉面書生,倒是讓夜若晞留意了一下,看來這個人就是眾人口中所說的鐵血傭兵團的團長,凌風。

夜若晞只能先停下來,畢竟尹銀鷺就那麼一群,任務單在她的手裡,若是他們鐵血傭兵團準備來硬的,他們先搶了魔核,然後耍個賴皮,那她也完不成所有的任務。 畢竟這放眼望去也就三十來只銀鷺,為了物種之間的平衡發展,夜若晞總不能將這些秦璐全給擊殺了吧。

「小哥!」鐵勝終於趕了上來,隨後開口道,「小哥,你就不能行行好把任務單給我們嗎?」

其實不管是鐵勝,還是凌風心中都是很驚訝的,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小隊真的能夠獨自深入到這裡,雖說都是三四階的魔獸偏多,但是偶爾也會出現五階的,他們覺得要麼就是眼前這隊人運氣太好,要麼就是他們真的有實力。

當然鐵血傭兵團覺得運氣好才是最重要的。

鐵勝就這麼眼巴巴地看著夜若晞,偏偏夜若晞還是果斷的說道,「不好。」

鐵勝當下急得跳腳,隨後他只能眼巴巴地回頭看著凌風,「團長,這就是我和你說的……油鹽不進的小哥。」

夜若晞抽了抽嘴角,「……」油鹽不進?

凌風看著夜若晞直截了當地問道,「不知道這位小兄弟是想要挑戰難度擊殺銀鷺,還是為了任務上的獎勵。」

夜若晞看凌風問的直接,她也乾脆地開口道,「獎勵,我要雪嶺花。」

雪嶺花是修復靈魂的藥材,她本來確實沒有想過可以在雲羅大陸上碰到,但是既然碰到了,誰都別想搶走,說起來雪嶺花確實有奇效,除了可以修復靈魂,服用了雪嶺花可以變成百毒不侵的體質。

凌風看著夜若晞的眼神有些晦暗莫測,顯然夜若晞一看就知道,凌風的目的也是雪嶺花。

良久之後,凌風開口道,「如果你得到了雪嶺花,我只要一個花瓣,任何條件都可以答應。」

雪嶺花,凌風那是勢在必得,如果不是因為雪嶺花的重要性,他也不會從銘城一路找過來。

夜若晞倒是咩有想到凌風這麼的乾脆,此時系統興奮了,【宿主宿主!要錢!要錢! 狼性嬌妻狠狠愛 這個也是個善財童子!】

夜若晞對系統是徹底無言了,她不由得開口道,【這位寶寶,我說能不能請你有一點點志向!】

夜若晞這回是真的不缺錢,沒辦法誰讓她一對南羽離有信心,畢竟那聘禮就讓她知道她以後不缺錢,完全秉持了「夫君的一切都是我的」,這樣的理念,二來她煉丹也可以賣錢,而且絕對是有市無價,三她還有一個善財童子闕無。

這麼想來想去,夜若晞髮現自己最缺的就是勢力,雖然不可能讓鐵血傭兵團效忠,但是身為團長,凌風應該有絕對的說話權,而她也不需要鐵血傭兵團的一輩子。

夜若晞像是在和自己做心理鬥爭一樣,隨即輕聲咳了咳,感覺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實雪嶺花雖然珍貴,但是感覺自己就這麼把人逼到好像願意賣身的份上了,她都有一點不要意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