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隨後雲落便是掏出手中的養魂木,遞給了羅征。

羅征接過這一截養魂木后,便是查探了一番,他感受到熏的靈魂比先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現在熏的靈魂即便是羅征也是遠遠不如,而且自她的靈魂表面還散發著一層淡淡的銀色光輝!

「她的靈魂……這是銀魂境!」羅征驚嘆了一句。

靈魂強度達到一定的地步,便是踏入戰魂境,到了這個境界的靈魂才能夠堪稱強大,可以輔佐肉身以戰鬥。

羅征的靈魂已經踏入了碧魂境,而碧魂境之上才是銀魂境,也就是通常稱呼的白銀戰魂!

雲落點點頭,「她的靈魂原本就是銀魂境,不過此前只剩下一縷殘魂,則根本體現不出來,我現在為她修復了六層的靈魂力量。」

「可是,她還沒有醒來?」羅征問道。

聽到羅征的話,雲落的臉上便是流露出一道無辜的表情,隨即便是說道:「她在……裝著沉睡,似乎並不願意與我接觸。」

妖夜族與人族之間的關係,談不上交惡,也談不上多好。

而熏身為妖夜族的王者,無疑是異常高傲的。

當初熏在罪惡之塔中遭遇雲落的時候,兩人之間雖然沒有什麼敵意,但卻談不上友好。

現在熏算是受到雲落很大的幫助,卻是不肯在這時候「醒來」。

羅征瞬間也就是明白了,他了解熏的脾氣。

熏的肉身被毀,靈魂也被覆滅,只剩下最後一絲殘魂,可以說是命懸一線,最後卻陪伴自己走過這幾年,或許她唯一信任的也只有自己,於是他默默的接過雲落手中的養魂木。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雲落便是遣人帶羅征,分配了一處住所讓羅征在其中暫居。

偌大一個雲渺天宮分為數個區域,而羅征由於是剛剛加入天宮的新人,他便是與凌雲堂的武者分配在一起。

不過這終究是聯盟的核心修鍊聖地,只是一個弟子的住所就製作的十分精美,算是一個小型的宮殿,其中什麼設施都是俱全,只差沒有配備幾位容貌秀美的婢女了……

忙活到晚上,羅徵才將那一截養魂木掏出來。

當羅征剛剛查探那養魂木的瞬間,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其中的情況,就感覺到一道靈魂朝著羅征衝擊而來!

「咻……」

那靈魂的沖勢極為猛烈,即便擁有碧魂境的羅征在這般衝擊之下,竟然也有些承受不住,讓羅征的腦海都有些發矇。

等到羅征反應過來之時,熏的靈魂已經靜靜的站在了自己跟前,靜靜的望著自己。

她的靈魂更加飽滿,氣質也更加凌冽……

「你……醒了,」羅征剛剛說話,熏的靈魂卻是瞬間沖入了羅征的體內。

「嗖……」

緊接著羅征就感覺到,她便是與自己的劍靈再度主動融合……

其實以熏目前的狀態,完全不需要以劍靈之體存在,她本身銀魂境,光憑藉靈魂的強度,就足以對抗許多人了。

不過熏融合劍靈,羅征並沒有阻止,熏這麼做或許有自己的理由。

融合之後,熏再次出現在羅征的體外,卻是伸出纖細的胳膊,貼近羅征便是一把將他抱住了。

羅征頓時愣在了原地,隨即怔怔的問道:「為何急著融合劍靈?」

「因為這樣才能抱……」熏的口氣一向冷淡認真,高高在上,但這時候也隱隱有著俏皮之意。

羅征這才恍然大悟,劍靈之軀雖然也不是血肉之軀,但卻是比靈魂之體有觸感……

良久之後,熏在退開兩步,又漂浮在了空中,臉上這才帶著笑意說道:「謝謝你。」

羅征搖搖頭,「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你的靈魂陷入破碎之中,也是因為我的原因。」

熏眨巴了一下眼睛,想了想,卻是正色說道:「不能這麼說。」

「為何?」羅征問道。

「你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的靈魂即便是完全崩碎了,你也會為我報仇,但你死了,我恐怕就再無希望……」熏淡淡的說道。

冷酷總裁的退婚嬌妻 熏這種說法並沒有什麼問題,她作為羅征的劍靈,即便羅征死了,她也能夠抽出自己的靈魂繼續存活,但是她終究也是一道遊魂罷了,即便可以繼續寄居在其他人身上,這輩子想要報仇,想要恢復自己的王者之位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她卻十分肯定,跟隨羅征,復仇的這一天遲早會到來!

這就是熏對羅征的信任,除了羅征之外,她現在沒有任何信任的人,所以即便是雲落出於好意,耗費相當大的代價將她的靈魂修復了六成,她依舊不願意麵對雲落。

這種信任,可以說有些偏執了,但她卻知道自己這麼做絕對不是一件錯誤的事情……

她打量了羅征幾眼,臉上卻是流露出一絲好奇之色,「你才生死境五重,就飛升上界了,並非是自由飛升的么?」

通過飛升通道自由飛升,乃是一個亘古不變的規則,熏也沒有聽說過某位武者,能夠在神海境之前自由飛升。

羅征卻搖搖頭,「我是通過飛升通道自由飛升。」

「那……」熏臉上流露出好奇之色。

羅征微微一笑,熏沉睡的時間也不短了,他便是將神國大陸一行,以及之後的事情與熏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與此同時。

距離雲渺天宮大約三萬個大界之外,一位身穿鵝黃色長袍的嫵媚女子,站在一座雕像前,目光之中則滿是恨意。

這嫵媚女子並非是人族,她有著人族女子無法比擬的完美身形,最大的區別則是那對尖尖的耳朵。

她便是與羅徵發生過兩次正面衝突,妖夜族的另外一位王者,刑罰之王!

在她的宮殿之中,同樣也矗立著三座王者雕像。

這段時間中,她一直留意著殺戮之王,也就是熏的雕像。

她知道熏已經到了垂死的邊緣,雖然這段時間區域穩定,但是她的雕像依舊黯淡無望,似乎熏的靈魂隨時隨地會隕落,而她正期盼著這一天。

可是就在今天,熏的雕像之上的紅色光芒竟然閃爍出耀眼的紅光,那紅光之中透露出騰騰的殺戮之氣,在她的眼中又是何等的刺眼? 她愣愣的盯著熏的王者雕像,內心之中驟然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她發覺自己倘若不將熏滅殺在苗頭之中,最終可能是她跌落自己的王位!

因為王者雕像的緣故,她一直知道熏還殘留著一道殘魂,只要王者雕像一天未曾完全熄滅,熏的靈魂就未曾完全泯滅。

不過這一道殘魂猶在她看來宛如狂風中的蠟燭,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所以當初她通過王者雕像發現熏之後,並沒有將她當一回事。

一道殘魂的作用實在是太小太小了,而那時候的羅征僅僅只是一位虛劫境武者,在她的眼中比一隻蚊子強不了多少。

即使是第二次她見到羅征的時候,發現這小子竟然突破了生死境了,這個過程不過一兩年時間,速度固然是很快,可是對於她的威脅依舊不大,虛劫境與生死境,那不是一回事么?

不過那時候她心中已經升起了一絲警惕之心!

所以才會強行控制天羽聖地的人,意圖毀掉熏的靈魂,只是被羅征提前一步發現,導致功虧一簣……

可是到了今天,熏的靈魂驟然強大了無數倍!

這一點,從那滿是殺戮之意的雕像身上,她就能感受到!

「有那位大能,幫助熏修復了靈魂……」她目光複雜的想著,「看樣子,那小子應該是飛升了!」

僅僅只是修復靈魂,她依舊也不會畏懼,可是她卻是警覺的發現,這熏的靈魂就像是一點星火,現在居然有了燎燃之勢!

正是這一點,讓她感覺到了不安,感覺到了危機。

今天能夠修復靈魂,日後未嘗不能獲得一副肉身,甚至恢復修為,足以與自己對抗……

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她便是坐立不安,而熏的王者雕像的雙瞳之中,彷彿透露著淡淡的嘲諷之意。

「嘲笑我么!」她咬咬牙,伸出手指輕輕一彈,一股無形的波動頓時傳遞出去,熏的王者雕像開始出現了無數裂紋,隨後轟然坍塌。

每一座妖夜族聖地中的王者雕像,材質都是不同的,在她的大殿之中,王者雕像也是使用最好的衍澤剛玉,但卻經不住她手指輕輕一彈的力量。

不過熏的王者雕像的身軀雖然碎裂了,但是那頭顱依舊睜著雙瞳,盯著她。

「蓬!」

她再次伸手輕輕一彈之下,熏的腦袋終於再一次碎裂。

即便是粉碎了熏的王者雕像,她的心情也並沒有好太多,甚至更加煩躁,在大殿之中走來走去。

就在這時候……

大殿之中走進兩位身穿皮甲的女侍衛,她們進入其中,面對刑罰之王便是單膝跪地。

「吾王,吾等已經查到了那流羽的蹤跡,她在三天前飛升在黑耀界中,」那女侍衛彙報道。

她臉上泛起了冷冷的笑意,「是嗎?我還以為她永遠都不會飛升呢!將她帶過來!」

刑罰之王與殺戮之王之間的鬥爭,流羽保持了中立的態度,兩位王者之間的戰鬥並不是她能夠參與的。

熏和羅征固然沒有責怪流羽,何況在不忤逆刑罰之王的情況之下,流羽也是盡心儘力的幫助熏與羅征。

然而刑罰之王卻是耿耿於懷,在她看來這是不可饒恕的背叛!

她乃是執掌刑罰的王者,凡是粗怒於她的人,將會接受無法想象的刑罰,雖然處置一個流羽並沒有什麼作用,只是她的心情要迅速的平靜下來,而這流羽顯然是讓她心情平靜的絕佳對象。

發現熏的靈魂恢復的人,顯然不止刑罰之王一人,妖夜族中所有的人,幾乎每天都會參拜這王者雕像!

除了這刑罰之王以外,其他所有妖夜族聖地中的武者,也明白她們的殺戮之王似乎在迅速的恢復自己的實力……其中,還包括追隨熏的一些舊部!

甚至,還有一位天尊!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那位天尊的聲音,響徹的寰宇,那是一個蒼老和悲涼的聲音。

「熏,你回來了?回到寰宇了?」

這一段話,響徹在每一個生靈的耳邊,自然也響徹在刑罰之王,還有羅征以及熏的耳邊。

「咦?」

聽到這話,熏的臉上驟然亮起了一道驚喜之色!

「是夢神箭!神箭天尊!」她驚喜的叫道。

羅征的眉毛微微一跳,開口問道:「這神箭天尊,又是誰?」

熏笑著說道:「是我的一位支持者!」

不過很快,她臉上就流露出一絲黯淡之色,「我的支持者中的天尊,恐怕就只剩下他了,而且他也應該身負重傷,躲藏在了妖夜族以外的地方……」

妖夜族每一位王者的背後,都存在無數支持者。

當初支持熏的天尊,可不止神箭天尊一位,只是兩王相爭之下,那刑罰之王用盡手段,許盡了利益,加上熏當時的大意,導致一些人的倒戈。

妖夜一族中的武者多是女性,鮮有男性武者成就天尊之位,不過這夢神箭則是從頭到尾,至始至終支持著熏!

也是因為如此,神箭天尊被妖夜族的幾位天尊圍攻,身負重傷之下不得不逃遁躲藏。

不過即便是躲藏起來,神箭天尊自然也是打造王者雕像,他大約也是觀察到了熏的王者雕像出現異樣,估計熏已經飛升,所以才會動用咆哮令與熏對話。

「可惜,我沒有咆哮令,無法回應夢神箭,」熏的臉上閃爍出一道鬱悶之色。

聽到這話,羅征的臉上浮現出一道古怪的笑意,熏是沒有咆哮令,不過羅征卻擁有,而且還有不少,幾乎是無限的……

正當羅征想要告訴熏的時候,另外一道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夢神箭,你這個逆賊,還沒有死啊?哈哈哈哈,如果我記得不沒錯,你應該也快要進入天人五衰之境了!」

那個聲音對於熏來說是如此熟悉,當然,對於羅征來說也不陌生,正是妖夜族的殺戮之王!

聽到殺戮之王的聲音,而且還口口聲聲說夢神箭是逆賊,熏的臉上泛起一絲怒意,她卻是冷聲抬頭說道:「瑤,有一日我必將粉碎你的王者之位!」

「原來這刑罰之王叫做瑤,」羅征在心中記住了這個名字,總不能一直稱呼人家為賤人。

很快,那神箭天尊的聲音再次響徹在耳邊,「哼,賤人,你沒有資格稱呼我為逆賊!熏的靈魂已經恢復了大半,必然是有高人相助,他日必定將你逐下王位,老夫的確是快要進入天人五衰之境了,嘿嘿,但想必我是能夠看到你被放逐的那一天!」

聽到這話,熏的神情更加激動起來。

當初無論發生什麼時候,熏永遠都是一副淡淡冷冷的表情,可是眼下她的激動之色則是從來沒有過。

「高人相助?哈哈,不過是靈魂修復了一些而已,她現在根本無法回應你,恐怕連咆哮令都沒有!」刑罰天尊冷笑道。

與此同時,寰宇之中又想起了幾道聲音。

戰爭天堂 「神箭,另立殺戮之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你又何必固執到底,看不清楚眼前的路?」

「熏現在想要歸回,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她那一道殘魂也堅持不了多久……」

「夢神箭,你當我們是擺設么?在這寰宇之中又有誰能將瑤逐下王位?憑你?嘿嘿!」

這些動用咆哮令的人,自然都是妖夜族的幾位天尊,他們都是刑罰之王的支持者。

聽到這聲音,熏則是死死的咬著嘴唇,愣愣的說道:「可惜,可惜,我沒有一枚咆哮令……」

看著熏這般神色,羅征微微一笑。

熏盯著羅征,皺眉問道:「有什麼好笑的?」

「因為我有一枚咆哮令,」羅征笑道。 剛剛羅征雖然將她沉睡之後發生的事情訴說了一遍,可是羅征畢竟沒有時間細說,只是粗略的提了提,自然是沒有告知她咆哮令的事情。

不過熏是羅征絕對信任的人,他自然不會在熏的面前藏掖!

聽到羅征說她有一枚咆哮令,熏頓時微微一愣。

其實,咆哮令在熏的眼中也談不上如何貴重的東西。

妖夜一族的王的地位超然,雖然實力並不如何強大,但卻是整個妖夜一族的精神象徵,便是連天尊也要追隨在三位王者的身後。

咆哮令這種東西,曾經的熏手中可是有超過三百枚,比許多天尊的咆哮令還要多的多。

問題是,這咆哮令對於當年的她來說並不是算貴重,可是對於一般的武者,對於羅征來說,便是極其貴重之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