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隨著大門被逐漸拉開,眾人向裡面看去,頓時就發出了一陣驚嘆。

「這麼多貨物?」

這第三間倉庫,也是面積最大的一間倉庫里,裝的全部都是貨物,各種各樣的貨物。

放眼望去,眾人很快就在倉庫中看到了堆積的礦石,還有成箱的魔法石、鎧甲、武器、絲綢、布匹、各種日用品,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原料和部件等等。

顯然,這些東西就是野馬空盜團搶劫來的貨物了,看樣子應該是剛剛搶來沒多久,還沒有來得及交給野馬城,也沒來得及賣掉,所以就都堆積在了倉庫中。

「這個野馬空盜團,到底搶了多少商船,竟然弄了這麼多貨物?」

看著倉庫中堆積如山的貨物,洛奇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雖然說這間倉庫里的東西看起來沒有前面的值錢,可實際上價值卻一點都不低,甚至更高!因為這些貨物才是真正的商品,是放倒市場上轉手就能賣掉的,而很明顯,這些都是野馬空盜團搶來的。

這也正是讓洛奇瞪圓了眼睛的原因,他想想不出來野馬空盜團到底搶劫了多少商船,才能搶到如此多的貨物!

「也沒有你想的那麼誇張。」

見洛奇如此大驚小怪,卡琳娜便說道:「野馬空盜團的規模這麼大,出去的時候肯定會分成好幾個小隊,一次行動就能搶劫多個商船,再加上這些貨物也肯定不是他們一次搶回來的,沒準最近一個季度的搶回來的貨物都存放在了這裡,正好被你趕上了。」

「這麼說,我運氣不錯嘍?」

「相當不錯。」

和卡琳娜相視一笑,洛奇哈哈的笑了兩聲,心情越發的愉快。

這次他的收穫簡直太大了,不但得到了艦隊、空魔戰甲,還得到了這麼多的貨物,這三個倉庫里的東西加在一起,價值少說也有一百萬金幣了,甚至有可能更多,所以這一次他回去后,雷鷹城的經濟危機就算是徹底解決了,估計艾琳得高興死。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在如此好的心情下,洛奇便吩咐衛兵隊緊鑼密鼓的忙碌起來,雖然野馬空盜團已經被徹底殲滅,但這裡畢竟是滅跡戰場,無論是卡琳娜,還是洛奇,都不願意在這種地方多待,所以衛兵隊立刻就開始將貨物裝上了戰船,到最後為了提高速度,連卡琳娜都抽出了一部分人力來幫忙。

眾人一直忙活了好幾個小時,三倉庫的東西才全部被裝上了戰船,裝滿了整整四艘護衛艦!

等到這之後,龐大的艦隊便緩緩起飛,在對宏城廢墟進行了一輪徹底轟炸,將野馬空盜團的根據地徹底毀掉之後,洛奇和卡琳娜就帶著滿滿的收穫返航了。

站在雷鷹號的船頭,洛奇放眼望去,發現就連眼前的魔能風暴都沒有那麼可怕了,而他的思緒也早就不再了這裡,他突然想到了麥倫特家族,想到了萊辛頓,說實話,有那麼一剎那,他忽然想讓萊辛頓的報復快點來臨了!

萊辛頓肯定想象不到自己竟然得到了如此巨額的財富,所以當他的報復來臨是,洛奇相信自己一定會讓他大吃一驚! 早早吃過午飯,太陽暖暖地照在陽台上,霍莞伊懶懶地歪坐在陽台上的吊椅鞦韆里漫不經心地看著漫畫,旁邊的小圓桌上,手機簡訊息的提示音響了一下,霍莞伊頭也沒抬,右手摸啊摸的摸了半天才摸到手機,打開一看,一個陌生的號碼:

「丫頭,在幹什麼呢?」

「?」霍莞伊一臉疑惑,隨手將手機扔回桌上。

Y國,徐沐謙腰桿筆直地坐在梧桐樹下的長椅上,抱著手機盯了足足半小時,還是沒回信息。好看的俊眉不禁皺了皺:本來是想發「丫頭,我想你了!」怕太直接嚇到她,便改成了「丫頭,在幹什麼呢?」結果卻是石沉大海。

徐沐謙緊鎖眉頭,快速地摁了幾下:「怎麼不回?」

霍莞伊拿起手機一看,下巴差點掉地上去:怎麼不回?你說怎麼不回?你是誰啊?神經病,莫名其妙的!

「回你個大頭鬼!」霍莞伊嘟了嘟可愛的小嘴,不高興地嘀咕了一句,仍舊將手機隨手往小桌上一扔,繼續看漫畫。

徐沐謙等了半小時,冷著臉撥下了一個號碼……

「喂!有事快說,正忙著呢?」司洋摸起手機憑感覺劃了接聽,眼睛仍未離開遊戲屏幕,右手也重新回到遊戲機手柄上,只是用右肩將手機頂在右臉上,不耐煩地催促道。

「……」徐沐謙俊眉一皺:這貨又在打遊戲吧!這麼大的人了,玩性還是那麼大!

「有話快說!沒話趕緊掛,忙著呢!」司洋心不在焉地喊了一句。

「你敢!」徐沐謙扯了扯嘴角。

司洋一聽,第一反應是:這聲音熟悉啊!再一看手機屏幕,差點把手機扔出去,也顧不上遊戲了,乖乖拿起手機,換了一副諂媚的語氣:「喲!四哥啊!四哥我想死你了!你在Y國還好不?」

「沒死!」徐沐謙淡淡地說。

「……」司洋直接噎住:這是什麼套路?

「你確定莞伊在陽台看書么?」徐沐謙一臉懷疑。

司洋起身直接朝房間的陽台走去……

司家別墅的設計很有溫馨感,每個房間都有一個獨立的陽台,司洋的房間和霍莞伊的房間挨著,只是中間隔著兩人的衣帽間,雖然兩人的房間門隔的遠,但是陽台卻不遠,司洋站在自己的陽台上往東一看,霍莞伊正懶懶地歪坐在吊椅鞦韆上翻著一本書。

「四哥,霍莞還在鞦韆上看書呢!不信我拍小視頻給你看啊?」司洋說著要掛電話,準備拍視頻。

「不用!」徐沐謙淡淡地說道,頓了頓,悠悠地說:「你讓她回我信息!」

「啊咧?」司洋一臉懵圈。

「你要的紅酒,給你準備好了,過幾天高碩回國,給你捎回去!」徐沐謙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靠!」司洋一臉無語:這算哪門子談戀愛啊?一個不知道,一個還死活不肯露面。

想了想那兩瓶好酒,司洋權衡再三,覺得還是美酒實在點,便趴在自己的陽台上,朝著霍莞伊的陽台喊了起來:「莞伊,莞—伊——」

霍莞伊一扭頭,司洋正喊自己,隨即,也趴在陽台上:「什麼事!」

「你快回信息!」司洋有些底氣不足。

「……」霍莞伊一臉懵圈。

「回信息!手機簡訊!」司洋又喊了一遍。

「……」霍莞伊更加懵圈,仍舊不說話,愣愣地看著司洋。

「你快回手機簡訊!剛收到的簡訊!」司洋簡直要哭了。

「那人是誰呀?」霍莞伊總算弄明白了。

「……」司洋內心無比糾結:這倆人是上天派來懲罰自己的么?

「……」霍莞伊望著一直撓後腦勺的司洋一臉的疑惑。

「那啥,是一個關心你的人!」司洋說完,自己也覺得彆扭,又補了一句:「是我哥們兒!」

霍莞伊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司洋見霍莞伊拿起了手機,便安心回去玩遊戲……

半分鐘后,遠在Y國的徐沐謙收到一條簡訊:我在看漫畫。

性感的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徐沐謙心裡暖暖的,抬頭望了望碧藍的天空,心情大好:還有176天就可以天天陪著小丫頭了,陪著屬於他的那個女孩!徐沐謙嘴角洋溢著微笑,拿起身旁的書,起身朝公寓走去……

時間過得很快,彷彿是白駒過隙間,元旦便已將近,凌煙為了音樂系的舞會節目,硬拉著霍莞伊同去,還想再重現成人禮那天的「輝煌」。霍莞伊直接崩潰,不由得叫屈:「親姐,您饒了我吧!音樂系都是大神啊,你讓我一個半路出家的去,怎麼都說不過去啊?」

「你拉的很好啊!」凌煙一臉認真:「自信點,相信自己!」

「……」霍莞伊撅著小嘴,不說話。

「請你吃大餐?」凌煙試著誘惑。

「……」霍莞伊嘴角動了動,仍舊沒說話。

「真不和我一起合奏呀?」凌煙俏皮地說:「這可是你姐姐我為你姐夫演奏的,身為妹妹,你不去捧場真的好么?」

「姐夫去看你的演出么?」霍莞伊來了興趣:「還沒見過姐夫呢?」

「來不了,在國外呢!」凌煙美麗的臉頰飛起兩片紅暈:「哪有姐夫啊?還不知道人家同不同意呢?」

「煙姐姐這麼好,怎麼會不同意呢?」霍莞伊一臉認真。

「哈哈——」凌煙笑得花枝亂顫:「借你吉言!等他回國,我就跟他表白去,到時候你去給姐姐助陣哈!」

「必須的!」霍莞伊一臉的義薄雲天:「敢不同意,我幫你打他!」

「打還是算了,會心疼的!」凌煙一臉的捨不得。

「還是我那豪氣衝天,敢愛敢恨的煙姐姐嘛?」霍莞伊說完,踮起腳尖,拿食指在凌煙的小臉上做了一個羞羞的手勢,然後撒腿就跑……

凌煙愣了兩秒,明白過來了:「好哇!你這淘氣的小丫頭,看姐姐撓你痒痒!」說著,去追霍莞伊。

凌煙身材高挑,凈身高173cm,典型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型的美人兒,只有163的霍莞伊哪裡跑得過凌煙那個大長腿,沒幾步,便被凌煙追上,長長的胳膊圈住霍莞伊,騰出一隻手給霍莞伊撓痒痒,撓的霍莞伊彷彿被人點了笑穴一般……

「姐—哈哈哈哈—姐——,哈哈,我,錯了!哈哈哈……」霍莞伊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白皙的小臉憋的通紅。

「這還差不多!」凌煙滿意地停下來。

霍莞伊喘了幾口氣,終於歇過來了。趁著凌煙不注意,回撓了凌煙一下後跟兔子似的撒腿就跑……

「好啊你,敢偷襲?」凌煙說著要來追。

霍莞伊回頭看了一眼凌煙,扭頭就跑,剛跑到練琴室門口,「咚!」的一聲,剎不住,直接撞在一個肉牆上……

「哎呀!」霍莞伊捂著撞得生疼的額頭。

「嘶!」被撞的男生捂著被撞的下巴,吃痛地叫了一聲。

「對,對不起!」霍莞伊揉著撞疼的額頭,頭都不敢抬。

「伊妹,沒事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凌煙跑過來,慌慌張張地掰開霍莞伊緊捂著額頭的小手……

「靠!」凌煙立馬不樂意了:「都撞紅了!」

眉頭一緊,不分青紅皂白地轉身吼道:「你這人怎麼走路的啊?都把人家小妹妹撞傷了!你一個大男人能不……」

「……」霍莞伊內心無比尷尬:不是自己撞到人家的么!可是面對著這麼護短的煙姐姐,果斷只能裝傻啊!絕對不能拆煙姐姐的台,恩,裝傻就好!

「……」雲熙一臉無語:自己才是受害者好吧!感覺下巴被撞掉了一般,哪兒來的小丫頭,小腦袋瓜子這麼硬?還有這位護短的姐姐,不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系花么?果然和傳聞一樣刁蠻!

「是你?」凌煙話還沒說完,便看到捂著下巴的雲熙,頓時尷尬無比:這貨不正是大二的學長兼系草嘛!傳聞中,音樂系的美男子——雲熙!

鳳舞隋末 霍莞伊終於抬起頭,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人,一瞬間,四目交對……

「公子美如玉,陌上世無雙!」看到雲熙時,霍莞伊腦中不由得浮現出這句話,好看的男子,見過很多,眼前的這個是最秀氣、最美麗的一個!雖然以前在W大櫻花林中見到過一個長的很好看的男生,但那個男生骨子裡卻透著一股男人味,渾身散發著一種很強大的氣場。眼前的這個屬於那種溫和美麗型的,彷彿是從古風插畫里走出來的一般:高高瘦瘦的欣長個子,乾淨白皙的臉蛋,薄薄的嘴唇,挺秀的鼻子,狹長的眼睛,秀氣的眉毛,柔和的完美五官,比女人都要美,是那種很柔和的美,美的乾淨透徹,宛若仙子。

雲熙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休閑襯衣,領口微微敞開,袖子很自然地挽到肘部,下身穿一條筆直的黑色長褲,一雙大長腿被筆直的長褲襯托的格外修長,筆直地站在霍莞伊面前,面容溫和,眼裡彷彿是藏著笑。

霍莞伊看著眼前溫潤清雅,清麗俊秀的雲熙,內心泛起一陣漣漪: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彷彿是沐浴著拂過松樹林的清風,不知為什麼,這個時候卻想起了那個人,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

「你沒事吧?」雲熙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畔溫柔地響起。

「……」霍莞伊被問的直接懵圈了,愣了兩秒鐘,才飽含歉意地說道:「我沒事,對不起!我跑的太快了。」說完就後悔了:剛才煙姐姐那麼說,自己一道歉,豈不是?真笨!笨死算了!霍莞伊無比糾結,萬分懊悔,眨巴了幾下大眼睛,厚著臉皮說道:「其,其實,在後面看,看不到誰撞誰,那,那個,我姐她,她……」畢竟是理虧,霍莞伊說著說著小臉變紅了,小腦袋扎地低低的,生怕被人看到臉。

雲熙眼裡含著笑,一臉溫柔地看著霍莞伊表情豐富的小臉:時而呆萌,時而純真,時而糾結,時而懊惱,最後又變得嬌羞。內心一陣柔軟,如一陣冬日裡的暖風般,語氣溫柔地說道:「誰撞的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沒事就好!」

「既然都沒事,那就算了!」凌煙一把拉住霍莞伊,直接拽走,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

霍莞伊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內心突然有些失落:如果,是那個人該多好! 帶著無比豐厚的收穫,洛奇和莉莉雅離開了宏城廢墟,並在臨走前徹底將這座存在了百年之久的廢墟轟炸了一遍,使之真正成為了一堆磚瓦。

不過當整支艦隊全部升空后,艦隊卻並沒有順著原路返回,洛奇和卡琳娜商量了一下,又找來了奧頓,最後決定從宏城廢墟的方向直接離開滅跡戰場,然後再繞回戰場外的天空城。

這樣做在路途上自然是遠了許多,至少要耽誤兩三天的路程,因為宏城廢墟在滅跡戰場的後半段,洛奇等人卻是從滅跡戰場前半段進入的,也就是說當他們從後半段離開后,要從外圍繞過整個滅跡戰場才能返回自己的天空城。

不過這樣做的好處,卻是更加安全。

如果順著原路返回,艦隊就必須要再一次經過魔能風暴所籠罩的區域,無疑會像來時一樣經受魔能風暴的多番洗禮,在剛剛經過了一場大戰的情況下,沒人知道艦隊能否承受住魔能風暴的攻擊。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眾人最終還是決定繞遠。

這樣一來,艦隊在起飛后就順著宏城廢墟的方向一路前行,沒用多長時間就飛出了滅跡戰場,然後就開始順著戰場的邊際航行,準備返回天空城。

滅跡戰場的範圍非常大,說是一片戰場,實際上卻是一片完整的地域,想要繞過去至少要兩到三天才行。

不過這點時間對於心情上佳的眾人來說顯然算不了什麼,在獲得了一場大勝,並且繳獲了百萬之巨戰利品的情況下,洛奇等人完全願意花一些時間來保證安全。

然而有些事情,卻是躲也躲不過的……

艦隊離開滅跡戰場的時候,天色已經到了傍晚,龐大的艦隊在夜空中緩緩航行,速度不快也不滿,因為大家都不算很著急。

雷鷹號上,洛奇和莉莉雅則一起站在船頭,共同欣賞著夜景。

「洛奇,你……」

站在洛奇身邊,原本默默看著星空的莉莉雅突然開了口。

「怎麼了?」

「你和卡琳娜城主……好像很……很談得來……」

站在洛奇身邊,莉莉雅依舊穿著一身空魔戰甲,或許是因為戰甲頭盔的阻擋,讓她的聲音變得很小很小,幾乎讓人聽不清楚。

但洛奇卻聽清了,但聽到這話的他卻是一愣,緊跟著就點了點頭。

「是啊,卡琳娜還真是讓我佩服,能將玫瑰城發展的這麼強大,說她是女中豪傑也一點都不為過。」

「哦……」

聽洛奇這麼一說,莉莉雅就點了點頭,然後就不再開口了,由於有頭盔的遮擋,難以讓人看到她現在的表情。

「哈哈哈!」

可這之後洛奇卻是哈哈笑了兩聲,並直接一伸手,就將莉莉雅摟到了懷裡!

「你、你幹什麼!」

被洛奇突然這麼一抱,莉莉雅立刻就慌了神,看起來好像是要掙脫,但卻並沒有用太大的力。

對此,洛奇笑的就更加開心了。

「怎麼,吃卡琳娜的醋了?」

將手放在莉莉雅纖細,卻極富力量的腰間,洛奇就笑呵呵的問到。

「我、我哪有!」

被他這麼一問,莉莉雅的小臉蛋一下就紅了,紅的不但猶如多汁的蘋果,甚至就算隔著頭盔都能讓人看得到。

而她的這幅模樣,反倒是讓洛奇笑的更加開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