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隨著時間慢慢的過去,坐在客廳里的陳平安不禁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可下人們都已經外面站了半天,如果此時讓他們進去,而林逸又剛好來了,豈不是沒有了下馬威,陳家豈不是沒有了威風?

「阿七啊!林逸是說今天來踢門嗎?」陳平安忍不住扭頭看著旁邊的一名老者沉聲問道。

「家主,他親口跟陳天行說的,今天過來踢門!」

一名站在角落裡,有些駝背的老者,恭敬的說道。

「呼呼,看來我的心境還是不夠強大啊!」陳平安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他得到的消息可遠比陳俊要多的多,所以他也越發了解林逸的恐怖,那是一個天才,一個真正能夠越級而戰的天才,他不敢小覷。

「呵呵,這次陳家違背了良心,率先對他出手,家主有些慌亂,也是理所當然!」

阿七看著陳平安淡淡的笑道。

「何止是違背良心啊!我還違背了祖訓啊!」

陳平安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言語間顯得非常的無奈。

「一切都是命數!」

阿七抬頭,意味深長的看著陳平安一笑。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暈倒了,有人暈倒了啊!」

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隨後門口的陣型徹底是亂了套了。

「什麼?竟然有人暈倒了?」

陳平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急忙起身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瑪德,真是個沒用的廢物,今天,這可是等著別人下馬威呢,這敵人還沒到,你們自己就昏到了,要你們有何用?」

躺在門口,一顆大梨樹下面的陳俊一聽,頓時從躺椅上起身,一臉憤怒的吼道。

「吆喝,哥幾個這玩兒什麼呢?演練如何現場救援啊?」

一道玩味的聲音驟然響起。

卻是林逸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出現在陳俊旁邊,一臉玩味的笑道,隨後一把拿起一顆大青梨就咔擦,咔擦的啃了起來。

這是陳家自己種的,很古老的品種,產量不高,但是味道卻出奇的香甜,一口咬下去,那簡直是通體舒泰。

「恩恩,這梨子不錯,好美味啊!」

林逸眼睛一亮,激動的笑道,他可是好久都沒有吃這麼好的水果了啊!似乎是一點污染都沒有沾到,咬一口,就像是在山澗中喝了一口透心涼的山泉一般舒服。

「你是誰?」

陳俊扭頭,一臉詫異的盯著林逸。 「兒子,兒子,我是你爸爸,咱們,爺倆,坐下說說心裡話!」

林逸摟著陳俊的肩膀,坐在了躺椅上一臉玩味的壞笑道,手臂上那恐怖的力量,使得陳俊就像是扛著一座大山一般難受,以至於說話都無法做到,只能任由林逸摟著他的肩膀。

「小子,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占我們家少爺的便宜?」

那些被曬的暈暈乎乎的強者,此時都回過神兒了,紛紛指著林逸一臉憤怒的吼道。

「呵呵,開玩笑的拉!我怎麼可能會是他的爸爸呢。」

林逸鬆開了陳俊的肩膀。

「瑪德,還愣著做什麼?給我宰了他!」

林逸胳膊一鬆開,陳俊就像是一隻兔子一樣嗖的一下沖了出去,指著林逸怒吼道。

「我怎麼可能有這麼智障的兒子呢?「林逸補充了一句。

「看拳!」

一名家丁口中發出一聲怒吼,隨後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能夠被挑選出來的幾乎都是陳家實力最強大的武者,這一拳虎虎生風,勢大力沉。

若是一般人被打中了,怕是少不了,要受重傷。

「嘖嘖,你們陳家人可真是囂張啊!動不動就要傷人,兒子,保護你爸爸!」林逸冷冷的壞笑道,隨後身形一晃,宛如鬼魅一把抓住了陳俊的肩膀,用力一拉,剛剛準備溜走的陳俊,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晃蕩了兩步擋在了林逸面前。

這陳家下人雖然實力不俗,可此時全力出拳,根本沒有辦法收回,只能瞪著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己的拳頭打在了陳俊的胸口上。

「砰!哎呀!」

一聲悶響,夾雜著陳俊的慘叫驟然響起。

下人頓時恐懼的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陳俊的性格他們實在太清楚了,平時就算是稍微有些許怠慢,等待他們的也是嚴懲,更不用說,他現在竟然打了陳俊一拳。

「砰!」

下人惶恐不安的跪在了地上,「少爺,少爺,我不是故意的啊!」

「你,你他嬢的竟然敢打老子?我一定要殺了你!」陳俊彎著腰,捂著胸口,一臉痛苦的指著下人吼道。

豪門婚殺:亡妻歸來 「哼!什麼人?竟然敢在我陳家門口搗亂?」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驟然在陳家別院內響起,而後便是嘩嘩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陳平帶著陳家所有人急匆匆的沖了過來,嘩嘩,幾十人宛如兩道鋼鐵洪流,直接把林逸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了起來。

「老爸,殺了他。」

陳俊彎著腰,指著林逸吼道。

陳平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見對方雖然神色痛苦,不過還沒有性命之虞,這心頭倒是稍微鬆了一口氣,隨後上前看著林逸神色冷漠的說道:「林少,不知道為何在我陳家撒野呢?」

林逸笑了,只不過笑容很冷,冷的陳平都有種在大冬天被厲鬼盯上一般的感覺。

「你說呢?老狗?」

半晌后,林逸玩味的笑道。

「什麼?老狗?」

「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不錯,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難不成想死不成?」

一名名陳家的家丁,宛如怒目金剛一般盯著林逸呵斥道。

「呵呵,就憑藉你們這群垃圾?本少想要做什麼,你們難道還能夠擋得住不成?」林逸看著周圍一個個怒氣衝天的家丁,眼睛一翻,一臉鄙夷的獰笑道。

絕代名師 螻蟻再多,可如何能夠傷害大象,傷害巨龍呢?

「狂妄!」

「瑪德,你可真是囂張啊!」

「家主,屬下請戰!」

「家主,屬下請戰!」

一名名武者,紛紛上前一步,彎腰抱拳,看著陳平忿忿不平的吼道。

陳家雖然低調可不代表他們沒有底蘊,陳家的實力,這些子弟比任何人都清楚,便是威名赫赫的彭振武,在前些年前來造訪的時候,態度也是十分的友好。

他們陳家人有屬於自己的驕傲。

可現在,林逸,一個人,單槍匹馬,竟然敢不把所有人陳家所有人放在眼裡?這是陳家的恥辱。

「呵呵,林少,我這裡一共有五十六名武者,不要說你只是煉骨境後期的修為,便是你進入大師之境,乃是至宗師之境,今天,也未必能夠從陳家走出去,說吧,有什麼事兒,咱們好好商談!」

陳平沒有理會那些家丁的請戰,而是目光輕鬆,玩味的看向了林逸,他希望林逸知難而退,畢竟這次是陳家違背了祖訓,率先介入了林逸跟別人的爭鬥中,於情於理,他們陳家虧錢林逸。

所以,哪怕現在,他們佔據著絕對的優勢,也不想欺人太甚。

「這麼說,陳家主仰仗的就是這五十六個垃圾咯?」林逸嘴角噙著玩味的獰笑,盯著陳平冷笑道。

「家主,我要殺了他!」

「不錯,懇請家主答應,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他啊!」

陳家的家丁,下人全部都雙眼猩紅,簡直要瘋掉了,武術世家,傳承百年,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強者,隨便拿出去一個,都能夠在中江市闖出天大的名頭。

可現在,林逸一個年輕小夥子竟然張口閉口的說他們是垃圾,士可殺不可辱,此時陳家的所有子弟都是怒氣高漲,宛如要擇人而噬的惡魔一般可怕。

陳平也是眉頭微微一皺,心頭升起了一絲煩躁,暗恨林逸實在太沒有眼力勁兒了,這是五十六個垃圾嗎?這是五十六個強者,五十六個能夠把大師之境強者都留下來的強者啊!

你區區一個煉骨境後期的武者,有什麼資格跟能力在這裡叫囂?

「林逸,你當真要找死?」陳平再度開口問道。

「不要廢話了,都給老子上,弄死他!」

陳俊此時也緩過神兒了,站起身,盯著林逸咬著槽牙怨毒的怒吼道。

重生娛樂女強人 「是,大少爺!」

一名家丁得令,面色大喜,生怕陳平阻止了他,腳下一撮,姿勢怪異的衝到了林逸面前,一擊掏拳就朝著林逸的面門上打了過去,這種拳法刁鑽怪異,極難修成,可一旦修成威力也十分驚人。

「哼!敢在我們陳家搗亂,他這下死定了。」

「哈哈,那是他活該,吳師兄這一招掏拳可是威力十足啊!」

「不錯,絕對不是這小子能夠擋住的,我看一招兒就得趴下啊!」

周圍的家丁見終於有人出手了,頓時一個個站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陳平雖然心中不忍,不過倒也沒有再說什麼了。 林逸找死,怪不得他人。

「吳師兄,不要傷了他的性命,拿下他就行了,本少要慢慢的折磨他!」

陳俊再度恢復了往日的高調,神采飛揚扯著嗓子冷笑道,彷彿林逸已經是瓮中之鱉一般。

「小子,以後受了折磨可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自己有眼無珠,目中無人!」吳師兄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

可下一秒。

吳師兄卻猛的眼睛一瞪,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頭皮都開始發麻,恐懼更像是潮水,一瞬間就把他整個人淹沒了。

在陳家,攻擊力能夠排到前幾的掏拳,竟然被林逸接住了,而且接的樣子還非常的輕鬆,那感覺就好像是兩個好友見面在打招呼一般。

林逸似乎只是輕輕的抬起自己的手臂,就剛好握住了他刁鑽,犀利的拳頭。

「這就是陳家的實力?」

林逸玩味的盯著吳師兄冷笑了起來。

「什麼?竟然接下了?」

「我的天啊!這怎麼可能,這可是吳師兄啊!便是在陳家,他的戰鬥力也可以排進前五啊!」

「看來這小子果然有兩下子啊!竟然能接住吳師兄的掏拳!」

一道道驚呼聲驟然在家丁中響起。

吳師兄一聽,那驚恐的臉上頓時就像被火燒了一樣難看,他在陳家的地位可不低,可現在,竟然被林逸如此輕鬆的拿下,此戰過後,他在陳家的地位怕是要一落千丈了。

「給我去死!」

一想到這裡,吳師兄便惡向膽邊生,一條腿狠狠的朝著林逸第三條腿上踹了過去。

這一招兒,可是武者最為不恥的,除非一些窮凶極惡之輩,否則,絕對是不會動用這種下三濫的招式的。

「哼!」

林逸一看,也是不爽的冷哼一聲,同樣一條腿沖踹了出去,后發先至,直接落在了吳師兄的小腹上。

「砰!啊!」

一聲悶響,夾雜著吳師兄的慘叫驟然響起,隨後眾人的面前就有一道人影一閃而過,直接狠狠的砸在了十幾米開外的一個大樹上。

「吳師兄!」

陳家子弟一窩蜂的沖了上去。

「他,他廢了我的丹田!」

臉色蒼白如紙張,氣息微弱如風中殘燭一般的吳師兄,咬著槽牙面容陰鷙的看著周圍的陳家子弟說道。

「什麼?竟然廢了丹田?」

所有人神情一怔,隨後急忙看向了吳師兄的小腹上,可不是,一個無比明顯的腳印子,而且吳師兄的氣息此時也弱的可憐。

「該死的砸碎,你好狠的手段啊!竟然敢廢了吳師兄的丹田?」

「不錯,你該死!」

一名名陳家的家丁,下人,紛紛轉過身,怨毒的盯著林逸咆哮道。

丹田是一個武者的根本,被廢了丹田,那這個武者這一生就算是完蛋了,簡直比殺了他還要殘忍。

「哼!他這種不擇手段的人,廢了丹田,對於別人來說是一件好事兒。」林逸鼻腔中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隨後目光再度鎖定了陳平,「你真的不肯交代?真要讓整個陳家跟你陪葬?」

「殺了他!」

陳平咬著槽牙,神情瘋狂的怒吼道。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是!」

陳家子弟興奮了。

五六十人殺一個,就算是林逸戰鬥力驚人,今天也死定了。

「殺!」

一名煉骨境後期的武者,揮舞著長拳,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哼!」

林逸冷哼一聲,同樣是一記長拳,這陳平雖然不曾承認,不過也算是給了林逸活下去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