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漸漸變暗,參拜的人是換了一撥又一撥,呂涼則早就隱蔽在廟堂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藏著了。

在這個過程中,每撥人參拜走了后,都是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但隱藏在佛像中的骷髏,渾身已經燃起了由淺至烈的黑炎!

「施主已經在這裡駐留了不知多少炷香的時間了,如今即將到了閉廟時刻,不知是參拜一次再走,還是就此離開呢?」突然,一個平和的蒼老聲音飄入呂涼的神魂,正是玄悲大師的聲音。

現在離開,呂涼打死也不願意,因為他知道,已經離最後的時刻很近了!

「大師,請容我再駐留片刻吧,因為……」呂涼剛傳音要解釋,可就在他想說「後續會有大事發生」這句話時,傳音卻被一股無可抑制的神力戛然切斷!

「哦?因為什麼?」另一邊玄悲大師有些好奇。

可呂涼已經無法再做出任何回答了,因為他已經明白,自己即將表達的意思,必然是觸碰了這裡的法則禁制!

「唉,施主既然不說,也不能就此破了神廟的規矩,如此,還望見諒!」隨著玄悲大師輕嘆一聲,呂涼只感覺自己被一片金光包裹,接著再渾身一輕,明顯就是要被傳送出去的節奏!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探究當年隱秘核心的機會,怎能就這麼輕易失去!

呂涼也是急了,解釋是解釋不通了,結果下意識地就要爆出渾身的戰鬥氣息,也就是他這麼一個下意識,竟然,還真爆出來了!

原本那種法力消失的感覺,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消失,起碼發揮聖祖級別的修為是沒有任何問題了!而爆發出戰鬥力的呂涼更乾脆,直接身形一定,還就不走了!

「……你果然不是一般之人!你……可以看到罪孽之源?」玄悲大師的聲音再度傳來,但卻充滿了沉重之感。

「大師說的是那個骷髏?他吸食眾人精魂,大師也早就知道?」這邊不提還好,一提,呂涼這火氣也開始往上冒了。

「你到底是誰?」玄悲大師的問話再度傳來。

「我是……嗯?!」呂涼剛想作答,卻猛一個激靈,接著顧不上別的,一道劍氣就朝著佛像的頂部激射而去!

此時,雖然已經是最後的參拜時間,但神廟人氣只旺不衰,因為不只是正在參拜的人不想走,還有那些之前因為限流被擋在外面的人也正在往裡擠。

呂涼的這道劍氣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佛像的頭顱之上!

接著就聽見「咔嚓」一聲,佛之頭顱自脖頸處斷裂,直接就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同一時刻,一道藍袍魅影瞬閃即逝!

「該死!那人啟動的是什麼詭異的法則之力!嗯?這是……這就是真相嗎……」呂涼正惋惜沒擊中目標時,臉色卻猛然一變,接著心就沉到了谷底!

原本金碧輝煌的殿堂,此刻已經變換成了幽暗陰森的怪異空間,一枚如普通雞蛋一般大小的昏黃石蛋浮現於佛像斷裂的脖頸處。隨著此蛋出現,原本連在巨大骷髏身上的魂氣之線,也全部聚合其上!

而最關鍵的是,那些之前還在參拜的民眾,但凡是在殿內的,一個不落,全部渾身黑光縈繞,目光獃滯,身形佝僂,一言不發地陸續匯聚於石蛋之下。

也是此時,巨大骷髏的身形開始取代佛像而出,繼續發出怪笑聲的同時,一枚直徑約十丈的大型石盤隱約在其胸膛內浮現而出!

恐獸之王之前述說過的話語,以及曾經在天界難以抹殺的記憶都告訴呂涼,那枚石蛋,就是會導致日後天界變亂的罪魁禍首:古蜃之卵!

玄悲大師怎麼樣,他不知道,也顧不上了。

現在的呂涼,腦子裡是既想毀滅石蛋,又有一片亂麻的感覺。

「是那位恐獸之王要現身了嗎?」如果那位大能沒有誆他,此刻差不多就是該其現身出手的時候了!

可等著等著,呂涼就等不起了!

因為此刻,廟內的人陸續開始向外走去!

金光神廟,除了本身巨大的廟堂主體外,外圍還有個面積廣博的院子,那裡,同樣早就人滿為患了!

那裡的人雖然沒有變成這種傀儡的樣子,處境的兇險程度卻絲毫不差。因為,院子已經被一股看不見的束縛之力所限,裡面的人怎麼都跑不出去!

而當廟裡的人出來后,就如同嗜血的瘋狗一樣,見到正常的人就撲上去咬!

但凡是被咬的人,先是痛苦地嘶嚎一聲,之後均於兩息的工夫內變得與那些嗜血傀儡一樣,除了一道魂氣之線匯聚於石蛋之上,也同樣開始了擇人而噬的行為!

「管不了那麼多了!」呂涼牙關一咬,什麼恐獸之王出手之類的事情,直接拋諸腦後,再無一絲遲疑,凝聚所有戰力,直接朝著石蛋就殺了過去!

可此時,異變再起!

就在呂涼衝殺上來的時候,石蛋周邊光華閃耀,十道散發著渾厚氣息的身影浮現而出!

「嗯?這是……守護者!也是這般樣子……棘手了!」呂涼定睛一看,立刻就想起曾經天界時聽星辰散人說過的秘聞,這十人不正是那守護神廟的守護者么!

自己現在是聖祖級的修為,對面這十位,那是只強不弱!

只不過,這十人,全部都是一副獃滯的表情,赤紅的雙目與外面嗜血的傀儡幾無差別,唯一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個個都能爆發出恐怖凜冽的殺氣!

沒有退路,呂涼也看出來了,恐獸之王來恐怕是不趕趟了,這裡是不是幻境他也不知道,但這場滅蛋的死斗,是無論如何都免不了了……

(ps:此章之後,再接一章,才是番外,神廟的一切因果,基本就解釋清楚了,也算就此還了一願吧!) 「麻煩你如果不進去,就不要在這裡擋道兒了好吧?靠邊靠邊!」一道不客氣的呵斥聲,讓發聲之人前方的身影緩緩轉過身來。

呂涼此時很迷茫,雖然轉過身來了,但思緒還停留在一種混亂的情境下。對面,一個比他矮了半頭的中年男子依舊皺眉嚷嚷著,最後似是忍不了了,乾脆上前一把將他給推到一邊去了。

「我怎麼會來到這種地方?這裡是……好真實……」來到一個不影響別人通過的角落裡,呂涼也終於漸漸醒過味兒來了。

之前自己獲得巨龍認可,終於如願進了廟門,之後就是熟悉的眩暈感降臨,再清醒,就已經是處於這個人流洶湧之地了。

「老三,這次你一定要誠心在神廟裡參拜啊!你看老趙家的老二,老劉家的老大,都是三個月前拜過,結果十日前就都喜得貴子了!」一位頭髮半白的大媽使勁拽著一名青年自呂涼身前走過,一邊走一邊嘮叨著,被拖拽的青年則一臉無奈地跟著。

「神廟?!這裡……莫非……」呂涼一個激靈,此時猛地抬頭向四處看去,隨後就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此刻,他東北方約百丈處,一座詭異的大殿就在眼前,無數的人流正在往裡匯聚,而那大殿的門樓處高懸的牌匾上,正是「金光神廟」四個烙金大字!

之所以說詭異,是因為此廟在外圍部分,有一層淡淡的的黑炎也伴隨著金光的閃耀而燃燒著。

也直到此時,已經完全清醒了的呂涼才正視起現在的情況來。

自己所處的空間,應該是神廟內部構造出的一處地點。目前他的神識依舊在,但卻沒有絲毫可以運轉法力的感覺,看來此地應該是受不一般的法則禁制之力控制。

一邊琢磨著,呂涼也隨著人流開始往廟門處走,但越往前走,一種噁心的感覺就由弱變強,而直覺告訴他,這種不適感覺的始作俑者就是那燃燒著的黑炎!

「似乎……和之前黑暗神殿外的黑炎一樣,只不過沒那麼嚴重罷了! 終歸田居 這些人……都看不到?」呂涼皺著眉頭,目光掃過人群,只能看到那一張張充滿了期待與興奮的面孔。

「老衲玄悲,恭迎諸位施主入廟進香。照例每人一炷香的時限,忘諸位能尊時守紀,不要影響後來之人,阿彌陀佛。」又一道刺激呂涼神經的聲音自神廟門前傳來。

「玄、玄悲……大師?那位滅世尊神?!」呂涼是徹底驚了,但電光火石間,也突然明悟了,「我在萬年之前?莫不是神廟毀滅的前夕?」

想到此,呂涼精神為之一振,激動的心情油然而生,還有什麼比自己親身探究其中的秘密更令人興奮呢?

混在人群中,呂涼再無一絲遲疑,即便那種噁心的感覺越來越濃烈,也依舊精神百倍的踏入了神廟。

廟堂不是一般大,他神識那麼一掃,好傢夥!萬人以上妥妥的!

大堂深處,遠遠地就可以看到一尊近百丈高的金色大佛塑像,這也正是人群爭相參拜的目標。

塑像前,晶瑩剔透的十個大缸,幾乎都被光彩四溢的靈石堆得冒尖,由此可見這香火鼎盛的非同一般。

可呂涼此時的注意力,已經全部凝聚在了那尊巨大的佛像之上,別人都是心懷激動不停地拜著,可只有他,是無論如何也拜不下去的!

因為在別人眼裡,也許面前是一尊面帶平和,萬法莊嚴的高偉佛像,可在呂涼眼裡,那平和的表象之下,竟然是一個正發出「桀桀」笑聲的巨型骷髏!

最關鍵的是,無數的魂氣之線自骷髏周身散發而出,而此線的另一端,正是那無數正在叩拜的虔誠大眾!

「這分明是吸取眾人精魄的邪法!」呂涼牙根都咬起來了,可他知道現在是不可能做什麼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漸漸變暗,參拜的人是換了一撥又一撥,呂涼則早就隱蔽在廟堂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藏著了。

在這個過程中,每撥人參拜走了后,都是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但隱藏在佛像中的骷髏,渾身已經燃起了由淺至烈的黑炎!

「施主已經在這裡駐留了不知多少炷香的時間了,如今即將到了閉廟時刻,不知是參拜一次再走,還是就此離開呢?」突然,一個平和的蒼老聲音飄入呂涼的神魂,正是玄悲大師的聲音。

現在離開,呂涼打死也不願意,因為他知道,已經離最後的時刻很近了!

「大師,請容我再駐留片刻吧,因為……」呂涼剛傳音要解釋,可就在他想說「後續會有大事發生」這句話時,傳音卻被一股無可抑制的神力戛然切斷!

「哦?因為什麼?」另一邊玄悲大師有些好奇。

可呂涼已經無法再做出任何回答了,因為他已經明白,自己即將表達的意思,必然是觸碰了這裡的法則禁制!

「唉,施主既然不說,也不能就此破了神廟的規矩,如此,還望見諒!」隨著玄悲大師輕嘆一聲,呂涼只感覺自己被一片金光包裹,接著再渾身一輕,明顯就是要被傳送出去的節奏!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探究當年隱秘核心的機會,怎能就這麼輕易失去!

呂涼也是急了,解釋是解釋不通了,結果下意識地就要爆出渾身的戰鬥氣息,也就是他這麼一個下意識,竟然,還真爆出來了!

原本那種法力消失的感覺,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消失,起碼發揮聖祖級別的修為是沒有任何問題了!而爆發出戰鬥力的呂涼更乾脆,直接身形一定,還就不走了!

「……你果然不是一般之人!你……可以看到罪孽之源?」玄悲大師的聲音再度傳來,但卻充滿了沉重之感。

「大師說的是那個骷髏?他吸食眾人精魂,大師也早就知道?」這邊不提還好,一提,呂涼這火氣也開始往上冒了。

「你到底是誰?」玄悲大師的問話再度傳來。

「我是……嗯?!」呂涼剛想作答,卻猛一個激靈,接著顧不上別的,一道劍氣就朝著佛像的頂部激射而去!

此時,雖然已經是最後的參拜時間,但神廟人氣只旺不衰,因為不只是正在參拜的人不想走,還有那些之前因為限流被擋在外面的人也正在往裡擠。

呂涼的這道劍氣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佛像的頭顱之上!

接著就聽見「咔嚓」一聲,佛之頭顱自脖頸處斷裂,直接就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同一時刻,一道藍袍魅影瞬閃即逝!

「該死!那人啟動的是什麼詭異的法則之力!嗯? 重生之鳳凰涅槃 這是……這就是真相嗎……」呂涼正惋惜沒擊中目標時,臉色卻猛然一變,接著心就沉到了谷底!

原本金碧輝煌的殿堂,此刻已經變換成了幽暗陰森的怪異空間,一枚如普通雞蛋一般大小的昏黃石蛋浮現於佛像斷裂的脖頸處。隨著此蛋出現,原本連在巨大骷髏身上的魂氣之線,也全部聚合其上!

而最關鍵的是,那些之前還在參拜的民眾,但凡是在殿內的,一個不落,全部渾身黑光縈繞,目光獃滯,身形佝僂,一言不發地陸續匯聚於石蛋之下。

也是此時,巨大骷髏的身形開始取代佛像而出,繼續發出怪笑聲的同時,一枚直徑約十丈的大型石盤隱約在其胸膛內浮現而出!

恐獸之王之前述說過的話語,以及曾經在天界難以抹殺的記憶都告訴呂涼,那枚石蛋,就是會導致日後天界變亂的罪魁禍首:古蜃之卵!

玄悲大師怎麼樣,他不知道,也顧不上了。

現在的呂涼,腦子裡是既想毀滅石蛋,又有一片亂麻的感覺。

「是那位恐獸之王要現身了嗎?」如果那位大能沒有誆他,此刻差不多就是該其現身出手的時候了!

可等著等著,呂涼就等不起了!

因為此刻,廟內的人陸續開始向外走去!

金光神廟,除了本身巨大的廟堂主體外,外圍還有個面積廣博的院子,那裡,同樣早就人滿為患了!

那裡的人雖然沒有變成這種傀儡的樣子,處境的兇險程度卻絲毫不差。因為,院子已經被一股看不見的束縛之力所限,裡面的人怎麼都跑不出去!

而當廟裡的人出來后,就如同嗜血的瘋狗一樣,見到正常的人就撲上去咬!

但凡是被咬的人,先是痛苦地嘶嚎一聲,之後均於兩息的工夫內變得與那些嗜血傀儡一樣,除了一道魂氣之線匯聚於石蛋之上,也同樣開始了擇人而噬的行為!

「管不了那麼多了!」呂涼牙關一咬,什麼恐獸之王出手之類的事情,直接拋諸腦後,再無一絲遲疑,凝聚所有戰力,直接朝著石蛋就殺了過去!

可此時,異變再起!

就在呂涼衝殺上來的時候,石蛋周邊光華閃耀,十道散發著渾厚氣息的身影浮現而出!

「嗯?這是……守護者!也是這般樣子……棘手了!」呂涼定睛一看,立刻就想起曾經天界時聽星辰散人說過的秘聞,這十人不正是那守護神廟的守護者么!

自己現在是聖祖級的修為,對面這十位,那是只強不弱!

只不過,這十人,全部都是一副獃滯的表情,赤紅的雙目與外面嗜血的傀儡幾無差別,唯一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個個都能爆發出恐怖凜冽的殺氣!

沒有退路,呂涼也看出來了,恐獸之王來恐怕是不趕趟了,這裡是不是幻境他也不知道,但這場滅蛋的死斗,是無論如何都免不了了……

(ps:此章之後,再接一章,才是番外,神廟的一切因果,基本就解釋清楚了,也算就此還了一願吧!) 沒有任何可商量的餘地,呂涼直接爆出了自己目前可以發揮的最大實力,火力全開地就沖了上去!

那十位大能全部都是聖祖級的修為,尤其是其中兩名紫袍老者,更是隱隱透出聖祖期大圓滿的恐怖實力!

呂涼的修為雖然基本固定在聖祖中期,但真是1v10對戰起來,卻絲毫下風都不落,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正是他融合了恐獸之王所贈精華后,參悟出的全新對敵神通。

只見此時的呂涼,原本神禁狀態下的雙目本就金光閃耀,現在其內又多了一種詭異的亮黑之色。但凡是他目光所及之處,法則之力都會發生詭密的異變!

比如現在,雖然十名大能與之對戰,但只要是被呂涼的目光掃過,修為氣息都會不受控制的短時一窒。而相應的,呂涼的修為卻在同一時刻暴漲一截!

此消彼長之下,每每與這些大能交鋒,呂涼其實都是佔據優勢的!

當一炷香的時間過後,第一次用這種秘術戰鬥的呂涼,已經完全於實戰中掌握了其中技巧,瞅准一個時機,先是猛地暴喝一聲,接著只見六隻噬靈蟲紛飛而出!當然,這也是目前修為下召喚數量的極限了。

這些被控制的大能,明顯尚有一絲靈智,望見突兀出現的噬靈蟲都是微微一愣,也就是這麼個空檔,呂涼一個匪夷所思的瞬閃,下一刻眼中的亮黑化為一道流光激射而出,當觸碰到其中一位聖祖期大圓滿的大能后,已是手起劍落,將其頭顱斬斷,神魂攪碎!

這道詭異的亮黑流光,正是高階恐獸們獨有的天賦神通:黑暗之力!

之後的戰鬥就越來越簡單了,又過了三炷香不到的時間,十名大能全部殞命在呂涼這種詭異的秘術之下!

「恐獸之王……如果我能達成所願回去,一定得好好地拜謝前輩一番!」當呂涼滅殺掉最後一名大能后,感慨的同時,已經再度掄起劍,準備朝著已經連線無數的古蜃之卵劈下去。

可就像提前設計好的一樣,他也就是剛有這麼個初始動作和念頭,又是那抹藍色光影自百丈外瞬閃而出,似是輕輕一招手,古蜃之卵憑空消失不見,下一刻,當出現於藍色光影身旁時,兩者便同時消失,這次,是真的再無一絲氣息了!

呂涼雖然恨得牙根痒痒,但此刻卻無法去追那抹藍影,因為此時此刻,所有的魂氣連線,已經重新聚合到了巨型骷髏身上!更準確的說,是聚合在了其胸膛內那個大個的石盤之上!

「該死!」呂涼是千想萬想,都想去追那名藍袍人,他知道,只要追上,所有的謎團基本就全解開了!

可是,目前的形式,已經惡化到了極點!

廟內肯定是沒好人了,就是院內,好人也所剩無幾了!

除了幾名有大神通可以激發出戰力的修仙者還能拚死抵擋嗜血傀儡的衝擊,絕大多數人已經淪為了徹底的傀儡。就算是那幾個堅持的人,離被同化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了。

「只要毀了你……」呂涼則將目光再度聚焦於巨大骷髏胸膛內的石盤之上。

「小子,那好像……就是太一之輪吧……」老白沉重的話語此時響起,如同念了緊箍咒一般,讓剛蓄勢待發的呂涼直接就頓住了身形。

其實,他早就猜到這個石盤的真面目了,但心裡也絕對不肯承認!直到老白都看不下去了,徹底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后,他才不得不開始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玄悲大師最後的話語中,「罪惡之源」的概念,已經深深紮根在了呂涼的心間,而此情此景,更是令他再無一絲疑惑!

藍袍人固然是黑手,但太一之輪吸人精魄的罪孽,卻是分毫不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