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雖然她身上的血將要流干,握著砍刀的手漸而無力,但他的目光依舊堅定、不屈,冷冷地注視著前方處。

那裡,夜幽夢和花小鈴已經被封印修為,也滿身是血,傷口可怖,眼中露出了絕望之色。

此時,花小鈴悲呼著叫道:「不要,幽夢,絕不能投降,你快走,不要管我們!」

唐妮無力、嘶啞地喊道:「夢幽,快跑,找小塵……」

然而,郭其山森然的聲音響起道:「你跑呀,我也不攔你,但她們么……下場將是你無法想象的慘!」

說著話,他已伸手撕下了唐妮的一角衣袖,露出了雪白染紅的嫩臂。

「如果你走了,我們這裡十人,每人都會幹她們一遍,直到斷氣,你選擇吧!」

郭其山森然的聲音如同惡魔。 ?江寂塵出現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

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滿了無窮的殺戮之念。

恨不得把所有這些人都撕成碎片,神魂永鎮煉獄中。

但……他哪怕他對這些人滔天無窮的恨意;哪怕有立刻殺他們千遍萬遍的衝動。

可他不能……他需要冷靜!

他的力量在趕路過程中已經消耗了大半,此時殺出,自己、夜幽夢、花小鈴、唐妮他們都必死無疑。

對方有十人,以郭其山為首!

都是築基中境到後期境的修士,實力強大無比。

但若江寂塵還實力完好,動用一切底牌,殺盡他們也不成問題。

最重要的是,唐妮和花小鈴在他們的手上,這也是他……最不能衝動的原因。

哪怕拚命,也必須得把二女從對方手上搶奪過來后。

江寂塵前一刻還是滔天無窮的恨怒之意,此時卻突然化身死寂,如同一根枯枝,隨風飄行,無人覺察。

慢慢的靠近,同時,江寂塵傳音給夜幽夢,讓他吸引這些人的注意力。

夜幽夢自然早就知道了江寂塵到了附近,此時她的意識有些模糊,還以為自己感應錯了。

直到聽到江寂塵的傳音,才確定……他真的來了!

她死死的支撐這麼久,不就是為了等這一時刻么?他從來不會讓人失望的,有他在……安心!

於是,夜幽夢鬆開了大砍刀,聲音冰冷地道:「我投降!」

說完,大砍刀終於掉落在地上。

而這一刻,所有的人都被她吸引了注意力,同時看著她鬆手掉落在地的大砍刀。

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

是的,那握著大砍刀的瘦小身影已經深深地讓他們感到了心寒。

那神秘詭異的步法,驚世無雙的戰鬥意識,還有大砍刀之中傳盪出來幽夢迷惑之力。

她已斬下了……三名築基中境修士的頭顱,而他們卻遲遲拿不下對方。

甚至,夜幽夢如果要逃走,他們未必能追得上。

這也是他們不再與之戰鬥下去的原因,哪怕最終殺了得了夜幽夢,只怕也是損失慘重。

所以,才會拿唐妮和花小鈴來威脅她。

然而,就在郭其山等所人鬆一口氣那一瞬間,江寂塵已無息的靠近了他們三十米之內。

就是這時候……移形換影發動!

大宗師境,江寂塵已經可以在三十米內發動此術,且瞬間移走兩人根本不在話下,極為強大與可怕。

「呼!」

彷彿只有一陣狂風卷過,郭其山等人發現原來被控制在手的唐妮和花小鈴突然消失了。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張讓他們恨之入骨的臉……是江寂塵!

怎麼可能?這……

郭其山等人臉色大變,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的修士則是一臉懵逼,根本不知道什麼情況?

「不好,是江寂塵,絕不能讓他逃了,圍住四周,斷絕退路!」

郭其山反應最快,大聲叫道。

但江寂塵已露出一絲森然的笑意。

他……一角蒼天殺陣已在手,一枚噬毒珠碎片已握住,還有血色舍利子浮在頭頂,血衣披在身上,甚至,神秘古葯鼎隨時都準備取出!

這一刻,江寂塵真的不要命了,把能夠動動用的底牌手段全都取出,那怕拼盡性命,也要全部催發一遍。

他不信在這樣的攻擊之下,這裡還有幾人可活?

「蒼天殺陣,萬物成灰!」

「噬毒之珠,塗毒天地!」

這一刻,江寂塵直接燃燒了生命之能,同時催動一角蒼天殺陣和噬毒珠碎片,誓要掃滅一群人。

只見,殺氣縱橫,從天而降,掃滅萬物。

噬毒綠霧,悠然在空,飄渺所過,生靈皆寂。

「啊……不要,我的身體在融化……」

「我看不見,我眼睛瞎了!」

「痛……我的手?」

……

就在眾人驚恐大叫之間,便傳來一道肉身爆開、化成血霧的聲音。

郭其山也在其中,臉色終於露出驚恐之色,他真正的感到了生死的威脅。

他沒想到,江寂塵拚命催動的底牌手段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不好,族老救我!」

郭其山抖動一個神秘的封印靈袋,驚呼叫道。

隨著他打開神秘的封印靈袋,一片金光涌動,然後從金光之中走出了一個老者。

他一出現,長袖一揮!

無盡的殺機、飄悠的毒霧瞬息消盡。

彷彿,他揮袖之間,這風雲都隨他而動。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江寂塵看到這一幕,臉色驚變。

金光成形,築基之上!

這竟然是……一名築基境之上的修者!

這怎麼可能,這玲瓏寶塔里不是只能進入築基境的修士么?

江寂塵心中雖然無比的震驚,但他立刻當機立斷傳音給夜幽夢三女道:「你們即刻退走,絕不要回頭,我來引開他們兩人!」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彈出了三片天血草的葉子,各落入三人手中。

「立刻吞服小半片,傷勢和力量可瞬息恢復一半!」

吩咐完,江寂塵不退反進,頭頂古葯鼎,口含兩片天血草葉子,身披血色戰衣,手握血色舍利子,主動殺向郭其山和那名……築基之上的可怕修士。

若是有人見此一幕,一名先天十重的大宗師境小修士殺向一位築基境修士之上存在,那必然會覺得那小子瘋了,更覺得此事可笑之極

但江寂塵不得不如此做,其餘的人都被江寂塵以一角蒼天殺陣和噬毒珠碎片掃成了血霧,餘下只有郭其山和這名……築基之上的修士。

他只要拖住這兩人一下,夜幽夢、唐妮、花小鈴她們就可以逃走。

夜幽夢、唐妮、花小鈴三女知道這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且她們向來相信江寂塵,對他們有絕對的信任,所以,她們吞下小半片的天血草,那流失的血氣瞬間被充盈了一半,傷勢和靈力也恢復了一半。

於是,三人沒有任何遲疑逃離這裡!

郭其山、還有那名築基之上的修士自然也看到這一幕,但此時江寂塵已主動殺了上來。

而且那血色舍利子凝出的攻擊,便是這名突然出現的築基之上的修士也不得不稍稍認真了一點,當中的氣息讓他生出了憚忌之意。

「一隻螻蟻,垂死掙扎罷了!」

築基之上的修士說出了出現后的第一句話。

而隨著他一句話,天地風雲幻變,靈紋在空如浪拍擊。

這可怕的異像只因築基之上修士的……一句話!

此刻,江寂塵只覺得自己陷入平生最大的兇險絕境中、生機渺茫至無。 ?築基之上,靈嬰之境!

世間修行,開氣海、生靈脈,其實都還只是凡俗的普通修行者。

只能稍稍的增加性命修為,連長生之路的開端都沒有打開。

直至凝出道台,踏入築基之境,方是真正的打下了問道長生路的基礎。

而真正踏出長生之路的第一步則是靈嬰境!

因為踏入靈嬰境,最少可增加五百年的壽元!

道台生靈嬰,便可稱之為靈嬰境。

道台分四層,分別對應築基初、中、后、大圓滿境。

只有高築出四層道台之後,方可以真正的開啟凝聚靈嬰之路。

築基境難修,但靈嬰境則是難上加難,世間築基修士,成功凝嬰者,千不餘一。

由此可見,想要踏入靈嬰境是何等困難!

所以,一旦踏入靈嬰境,力量、靈魂、性命修為、壽元等等都會得到一個質的全面飛躍,強大到一個極為可怕的地步。

因此,世家、宗門之中,一旦可踏入靈嬰境者,便可以成為底蘊級別的存在。

而大世宗家、大宗門之中能夠擁有數量不少量的靈嬰境修士,也是靠時間、資源的累積。

所以,那怕是如七大世家、三大宗門頂級的大勢力,靈嬰境級別的修士也是極為珍貴的存在,輕易不會動用。

但郭其山竟然以秘密手段帶了一名靈嬰境修士進入玲瓏寶塔之中。

江寂塵剛才看了那一個神秘的封靈袋,心中已經瞭然這名郭家的靈嬰境修士為何可以躲開玲瓏塔的規則,隨郭其山進入到這裡來。

那是上古隱靈袋,可以裝入靈嬰境的修士,並能夠隱藏其氣息與修為。

那隻上古隱靈袋的價值遠在一名靈嬰境修士之上,郭家還真是捨得。

如果不是郭其山真正的被逼到了生死之間,顯然還不想暴露出其身上帶著一名靈嬰境修士的事。

想必他是想進入玲瓏寶塔第六層之後,再放出來,以此做為爭奪進入玲瓏塔第七層的機會。

但一切都因為江寂塵,他所有的計劃都跟不上變化。

而現在既然已不得已放出了靈嬰境族老,那麼江寂塵必須死。

只要殺掉江寂塵,便能夠奪到一角神秘的大殺器、吞噬萬毒的神秘珠子、血布、血色舍利子、古葯鼎、上古洗鍊丹,最重要的是上古游龍聖劍,此劍若能奪到手,他們郭家必然可以一躍成為南州七大世家之首。

想想都讓郭其山感到激動,但更多的卻是嫉妒之意和不爽。

江寂塵區區一介先天十重境的散修,為何能夠擁有如此多的驚世奇珍?這不公平!

此時,郭其山雙眼通紅,咬牙道:「族老,此子必須死,這可關係到我們郭家的興盛榮衰,絕不能讓他逃了!」

說話之間,並把江寂塵身上所擁有奇珍秘器都告訴了郭家這名靈嬰境修士。

聽到了郭其山的話,連身為靈嬰境的郭家族老身體都劇然一震,雙眼通紅起來道:「該死,一個散修怎麼可以有這麼多的絕世奇珍秘器,今天之後,它們統統的都是屬於我們郭家的!」

郭家靈嬰境族老聽了,怎能不怒?

連身為靈嬰境的他,都沒擁有一件這等無上的大殺器,而江寂塵小小一名先天境散修,竟然一人可以擁有數件之多。

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還有沒有王法?

郭家靈嬰境修士心中咆哮,心中非常的不平衡。

於是,他出手更加毫不留情,抬掌之間,風雲凝聚,靈紋風暴捲動天地之間,以驚天駭浪之勢鎮壓向江寂塵。

他嘴角牽出一絲漠然的冷笑,這一擊他要江寂塵死!

一名先天境的小小修士,在靈嬰境強者的眼中,那是比凡塵螻蟻還要渺小的存在。

此時,江寂塵已經主動衝殺了上來,也瞬間被無盡的靈紋風暴淹沒。

那一剎那間,江寂塵舉起了古葯,蓋壓頭頂之上,眼中無一絲畏懼之意。

哪怕前面有靈嬰境修士,但依舊阻不了他的前進之路,他依舊勇敢無畏的往前沖。

慘烈、決然!

無畏、直前! 國手棋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