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3 日

雖然李若薇說過,自己要做大,等於可以接受其他女人。但李若薇更明白,葉寒的女人,肯定不止她知道的這些人。

吳艷紅瞪了李若薇一眼,不滿的說道:「你們都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了,還不打算結婚?再說了,你們做了措施沒有?萬一有了孩子呢?」

說到這裡,她自己微微一怔,然後笑著說道:「不做措施也好,有了孩子的話,我就可以做奶奶了。」

「是姥姥。」李若薇糾正道。

吳艷紅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葉寒是我兒子,我是奶奶也沒錯。你們加把勁,有空讓葉寒多回來住些時間,別讓外面的女人給他勾引走了。」

「媽,你說什麼呢。」李若薇著實有些無奈。

這還是自己平時的母親嗎?怎麼那麼啰嗦?

以前的吳艷紅,就算是你想要她說這麼多,她都不一定願意。

還看著葉寒,別讓他被外面的女人搶走了,這種話她都說的出來。

吳艷紅冷笑了一聲,不屑的說道:「別以為你媽我老了,什麼都看不出來。九兒明顯對葉寒有意思,她那麼年輕,家世又好,人長得也不比你差,難道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擔心?」

李若薇很想說一句,老媽您知道得還是太少了。

要是被老媽知道葉寒身邊的其他女子,甚至連何琳都對葉寒有意思,她肯定不會這麼想了。

吳艷紅哪裡知道,她的女兒面對的競爭對手對手有多麼強大。無論哪一個,都不比李若薇差。

但是這些話李若薇萬萬不能說出口,否則的話,母親絕不會同意他和葉寒的婚事。

「好了,我知道了,你別說那麼多了,羞死人了。」李若薇說著,便將吳艷紅從房間里推出去,然後關上了門。

見李若薇這樣不配合,吳艷紅氣不打一處來,她冷哼道:「我是為了你好,你要是不聽我的,吃虧的是你自己。」

說完,吳艷紅也搖了搖頭,回到了客廳之中。

「怎麼了?」李文松有些驚訝。不知道為何吳艷紅說出那麼一番話。

要知道在李若薇接受了公司的股份之後,吳艷紅就已經很少用這樣的口氣和李若薇說話了。

「你懂個屁,一邊看你的電視去。」吳艷紅瞪了老公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李文松討了個沒趣,當即轉過身盯著電視,一聲不吭。他本來就是一個老實男人,對自己的老婆更是尊重。

所以,一般的時候,李文松是不會在意吳艷紅對他是什麼態度。

葉寒帶著趙九兒離開家之後,頓時鬆了口氣。然後開著趙九兒的車子,帶著她向趙家趕過去。

趙九兒狐疑的看著葉寒,總覺得他有些不對勁。忽然間,她想到之前他和李若薇在卧室里的表現,意識到了什麼,趕緊捂住了嘴巴,一臉的羞澀和不敢相信。

「寒哥哥,你剛才和李姐姐不會在房間裡面做壞事了吧?」趙九兒臉色緋紅,同時又有些受傷。

畢竟,她是喜歡葉寒的。

自己喜歡的男人,和別的女人發生關係,無論是哪一個女人,都會有些受不了。

葉寒瞥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小丫頭天天腦袋裡面都想一些什麼呢,能不能純潔一點?」

趙九兒撇了撇嘴道:「人家才不小呢,該大的地方,都已經很大了呢。」

說完,她挺了挺自己的胸。

但很快,趙九兒就泄氣了,一臉鬱悶的說道:「果真不如李姐姐,難怪寒哥哥不喜歡我。」

葉寒哭笑不得,這丫頭腦袋裡面都裝了一些什麼?

不過,剛才趙九兒的動作,也讓他有些驚訝。別的不說,她那裡的規模,確實不算是小了。

只是,相比真正的御姐,這丫頭還太過青澀。否則的話,葉寒說不定早就把持不住了。

趙九兒張開小嘴,正想說些什麼。

葉寒突然皺了皺眉,低聲道:「別說話!」

趙九兒聽話的閉上了嘴巴,只是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明白葉寒怎麼突然就嚴厲了起來。

就在此時,葉寒狠踩一腳油門,汽車猛的加速。

車子像是離弦的箭一般,朝著前方沖了出去過去。

與此同時,在他們身後,有兩輛汽車也飛快加速,想要追上來。

葉寒嘴角挑起一抹冷笑,繼續猛踩油門,速度再次加快。

「他是瘋了吧!?」

「市區裡面他居然敢開那麼快,這都有一百八了吧?!」

後面的兩輛車中,有人發出不可置信的驚呼。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寒開的汽車,迅速的遠離他們而去。

不是他們不想追,而是葉寒開車的速度太快。他們兩輛車子的性能和速度,都追不上葉寒那輛車。

「他不可能一直保持這麼高的速度,繼續追!」

愣神之後,其中一輛車子上面,有人下了命令。

兩輛車繼續追擊,追出了很遠的距離,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路上的車輛不算太多。當他們追到一處沒有多少車輛的路段之時。

忽然間,一道身影從前方猛衝而來。

強大的氣勁,從他的手中釋放出來,然後猛的落下。

轟!

剛猛的真氣,直接將第一輛車的車頭打爆,前方的車輛炸飛起來,又砸到了後面那輛車上。在這個過程中,先後有六個身影跳車而出,儘管落地頗為狼狽,但終究躲過了一劫。

這六人的氣息都不弱,但他們眼中卻滿是駭然。

葉寒的實力,比他們預料之中的還要強。

葉寒也皺了皺眉。

對方有六個人,兩個先天境,四個明勁武者。

葉寒忍不住心中暗罵,如今的先天和明勁武者都那麼不值錢嗎?現在隨便跳出來的人,都是這個層次的高手。

哪怕以前他執行任務的時候,都很少遇到這樣的人。

六人對視一眼,果斷的朝著葉寒殺了過去。

葉寒冷哼一聲,一人攔住六人的攻擊。他擔心對方會突破自己這道防線,去對趙九兒下手。

但是,讓葉寒驚訝的是,對方居然沒有任何向趙九兒出手的打算,他們的目標就是他葉寒。

這反倒讓葉寒放下心來。

想要殺自己,怕是他們沒有那個本事。

雙方展開激烈的戰鬥,強大的真氣,在地面上打出一個又一個深坑,整個公路都被打得坑坑窪窪。

葉寒以一敵六,絲毫不落下風。他的攻勢相當驚人,不停的展開反擊。

對方兩個先天武者,都遏制不住他的攻擊,被他打的連連倒退。

葉寒眼中精光暴漲,瘋狂出手。

「噗。」

一個明勁武者被他一拳擊穿胸膛,倒在地上,當即斃命。

這讓其他人無比駭然。

六個人攻擊葉寒一個,居然還能被他反殺一人。

葉寒的戰鬥意識和手段,讓他們深深為之震驚。

此時雖然他們還有五人圍攻葉寒一個,但是他們已經沒有了必勝的信念。

「馬上就是第二個。」葉寒冷笑著道。

見到葉寒的眼神,這群人頭皮發麻,有一種面對死亡的感覺。

轟。

這時,葉寒氣息瘋狂暴漲,一雙眼睛化作血色。

他進入狂暴狀態,此時的實力何止增強一倍?

對方那群人全都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寒。

這種讓自身實力暴增的手段,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但很快,他們就想到了一個傳說。

「貪狼之血,瘋魔霸血?!」

「你果真是葉家的人!」

聽得此言,葉寒心中一動,猜測出了對方這群人的身份。

這些人和上一次攻擊葉雪的人,其實是同一撥。他們應該是查到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來截殺自己。。《RunningMan》就要播放了.,明明感覺前不久才拍攝完成的…

唉~

是啊,一轉眼竟然就要到五月了,時間過得未免也太快了一點。

「我怎麼覺得我什麼都沒幹時間就全過去了呀。」朱子仁坐在沙發上發起了牢騷,「時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麼一點收入都沒有,凈花錢了!」

《半島之俠》第一百六十一章就問你有什麼影響 「水陽玉的真正作用是可以讓界主級強者突破到星系級的概率提高半成。「老者一口氣說完,然後靜靜地看著羅空。

羅空看著老者,一臉的不敢置信。

老者對羅空說道:

「小友不要過於驚訝,說起來,老夫第一次聽到水陽玉的時候也大吃了一驚。「。

羅空深吸了一口氣,對老者說道:

「那您來找我是為了讓我便宜賣您一點?可是我都已經放到拍賣場里去了,您最清楚這裡的規矩,我若是想把東西拿走,得先交一部分違約金,可是我哪裡有靈石去交什麼勞什子違約金呢?」。

老者嘆了口氣,隨後小心翼翼地問道:

「難道你就沒有自己留下一塊?」。

羅空嘆了口氣,苦笑道:

「我若是知道這東西的價值,我根本就不會賣。」。

老者將信將疑,他看著羅空,一股強大的氣勢透體而出。

……

「好了,讓我們回到第二份水陽玉的拍賣現場,我們第二份的水陽玉的起拍價是……呃……「。

老嚴只把話說了一半就被那強大的氣勢壓倒在地上。

不只是老嚴,場中還能坐著的已經屈指可數了,至於輕鬆地坐著的,更是一個都沒有。

羅空面色凝重地站立著,也毫不畏懼地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

如果說老者的氣勢像滔天巨浪一樣,那羅空的氣勢就如同巨浪中的小船,雖然已經搖搖欲墜,但目前他依舊毫無畏懼地用船首劈開面前的巨浪,一往無前。

房間內的陳設被這兩股強大的氣勢撕碎,乒乒乓乓的聲音久久未絕。

老者見羅空直面自己的氣勢竟然安然無恙,心中也頗為驚訝,他看著羅空,猛地加大了幾分氣勢。

羅空咬緊牙關,依舊筆直地站立著。

老者心中驚訝萬分,他收回了自己的氣勢,半開玩笑地對羅空說道:

「沒想到小友竟然能堅持到如此地步,實在是超出了老夫的預料,羅空小友,老夫有個不情之請,還希望小友一定能答應。「。

羅空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他問道:

「前輩有什麼請求,請講。「。

老者嘆了口氣,對羅空說道:

「不如這樣,老夫出違約金,你將你的第二份拍品拿回來一半,按照第一場拍賣會的最高價賣給我,如何?「。

羅空看著老者,心裡明白,老者今天對這塊水陽玉勢在必得,好漢不吃眼前虧,他點了點頭,對老者說道:

「如果您能解決違約金的問題,那價格好商量。「。

老者心中一喜,他拍了羅空一下,笑道:

「羅空老弟,你可真是解決了老夫的一個大麻煩啊,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羅空思索了許久,問道:

「前輩,不知道下一次的水陽玉可否能給我換成同等價值的獸卵?「。

老者愣了一下,隨後心中一喜,他知道,這裡面可太有操作空間了,若是操作好了,又可以省下一大筆費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