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雖然這股寒氣從品質來講,比起方雨軒體內的寒氣還要遜色幾分,但是數量上卻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是李逸晨這一導入,更使得四周的寒冰之氣瘋狂的向著他體外的冰殼彙集而來。

如此一來,寒氣雖然被導入聖戒空間,但遊走經脈之際,更是不斷的刺激著李逸晨全身的經脈,不過有著本命真火護體,還有嘯天火力的注入,李逸晨到也勉強能夠承受!

而此刻外界的任虹玉卻是一臉驚駭的望向身邊的梅悅然!

作為在寒冰宮有些身份的長老,她自然對素心考核有著更深的了解,從外界冰門上閃爍的紋路,任虹玉看得出,此刻的乃是考核養魂境後期的難度!

雖然她也是希望李逸晨闖關失敗,但任虹玉也沒想到梅悅然會來得這麼狠!這樣的難度,不要說是李逸晨,哪怕就是整個寒冰宮,養魂境後期的弟子能通過的估計也難有百分之一吧?

「我只是調到養魂級難度,最後是考核陣法自己調節的,應該是這小子有些手段,令寒陣錯判了他的實力,不過這樣也好,反正考核即使失敗也不會損及性命,到也免得麻煩!」梅悅然自然知道任虹玉眼中的意思,此刻也只得傳音解釋道。

「現在也只好如此了!」任虹玉微微點頭也只能在心中暗道,要怪就怪這小子倒霉,

隨即兩人又將目光投向第二道冰門,第一關如果是看誰堅持得久的話,那麼第二關便是看誰出來得快!

當年宮主創出一天的時間走通第二關的記錄,如今方雨軒在第一關不輸於宮主,她們自然也希望方雨軒在這一關上延續她自己的輝煌!

至於李逸晨,既然結果已經註定,那也沒有必要再去關心!

而事實上,此時在場之人議論的重點也是方雨軒能用多少時間走出來,畢竟在不知內情的她們看來,李逸晨就算真的堅持不了三天,那兩天肯定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如此一來,還不如先關心一下方雨軒的成績!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終於在第二天的清晨,渾身布滿著冰霜的方雨軒從第二關的冰門中走了出來,看得任虹玉更是驚喜連連!

方雨軒的速度可是足足比起當今宮主還早了兩個時辰!如果說第一關是考驗與寒冰之氣的承受力的話,那麼第二關便是考驗一個人的悟性,而對於武者來說,悟性在許多時候乃是決定未來能走多遠,飛多高的關鍵!

不過從第二關出來,方雨軒的神情更加的平靜起來,簡短的交流之後,又邁入第三關的大門!

而這個時候,梅悅然和任虹玉才想到還置身在第一關的李逸晨,兩人對視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驚駭之色!

雖然如今李逸晨在第一關距離停留一天還差上兩個時辰,但是他承受的可是養魂境後期的難度!可以說就如今這不到一天的考驗已要遠勝方雨軒堅持十天來得驚人了!

因為這個量上的區別,已經在某種程度超越了時間的概念!

但素心考核乃是寒冰宮祖上留下的傳承,一旦開始考核,要麼考核之人通過考核自己走出來,要麼考核之人在考核的過程中出現生命危險被自動送出來,哪怕是宮主親臨也無法終止!

如今李逸晨並沒有被送出來則說明他並沒有生命的危險!也就是說他還在繼續著考核!

深知內情的兩人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一個合體境後期的弟子居然在養魂境後期的難度考核中已經堅持了近一天!

不過在她們擔心的同時,李逸晨此刻卻是無比的享受,此刻他終於明白為何明明考核只需要三天就能通過,方雨軒卻足足堅持了十五天!

此間的寒冰之氣雖然品質上比不過方雨軒體內的寒氣,但是絕對能引起她體內寒冰之氣的共鳴,如此一來,自然也能加速催動她體內的寒冰之氣,這樣對於方雨軒來說,其實和當初與自己冰火同修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而李逸晨隨著將大量的寒氣導入逍遙聖戒之後,其實本身已經不具備什麼危險,反而因為寒冰之氣不斷的遊走於經脈,這更是從另一個程度在磨礪著他的肉身,如此一來,李逸晨不滅霸體訣一經運轉,更是感覺受益非凡!

當然在肉身繼續壯實的同時,體內的寒氣依舊不弱,所以李逸晨同時還引導著嘯天火力來化解著體內的寒冰之氣,如此一來,其實也和當初與方雨軒冰火同修一般,同樣也在幫助他淬鍊著嘯天火力,將其轉化為自己的本命真火!

對於寒冰宮其他弟子來說難以承受的考驗,如今在李逸晨的諸多手段之下卻成為修鍊聖地!

哪怕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這樣的環境對於自己的修鍊絕對是事半倍功,而且還能有著大量的寒冰之氣被引入聖戒空間,如此一來,將來更可以成為自己修鍊的助力,又或者是禦敵之手段!

各般好處彙集在一起,使得李逸晨完全沉浸在這種美妙之中,幾乎忘記自己的初衷只是想堅持三天,過關了事!

因為隨著不斷沉浸在修鍊之中的感受,李逸晨慢慢體會著冰火相剋的這個過程,不僅對於寒冰之氣有了一些新的認識,更是對火之本源更有著更深刻的了解!漸漸李逸晨居然進入一種明悟的狀態之中!

李逸晨忘記時間,但是外界之人卻沒有忘記時間!

又過三天,方雨軒從第三關中走了出來,雖然這一關出來之後,她看上去不如前邊兩關那般輕鬆,甚至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但她卻僅僅只是打坐修鍊了半天又進入第四關的冰門!

又三天,方雨軒從第四關走出來之際,修為竟然已經突破到了養魂境初期,攜晉級之勢,方雨軒跟著又踏入第五關的冰門!

「除了第一關之後,後邊的三關她都刷新了當年宮的記錄!」

「是啊,而且她突然在第四關的時候,直接闖關突破!這天賦,也太可怕了吧!」

看著方雨軒如此妖孽的表現,在場所有弟子都震驚不已!哪怕那些老牌弟子此刻也不得不承認,走完素心考驗的方雨軒地位將會凌駕於她們之上,成為寒冰宮核心中的核心!

「八天了吧!李師弟也在第一關停留八天了!」

「想不到李師弟居然也如此了得,當年幾那個闖過五關的外峰弟子,似乎最多的也就堅持了三天半吧?」

「敢追方師妹到寒冰宮,沒點真本事怎麼行呢?」

「還叫方師妹?估計以後我們都得改口叫師姐了!」

隨著方雨軒踏入第五關的冰門之後,全場再次沸騰起來,不過此時由於李逸晨也在第一關堅持了八天,所以他也成為眾人議論的核心之一!

當然此刻梅悅然和任虹玉這兩個深知內情的長老看向第一關的冰門時候的震驚,卻遠勝於看向第五關的冰門的震驚!

雖然如今李逸晨在第一關停留的時間才只有方雨軒的一半,但她們卻知道,李逸晨所承受的困難卻已經早把方雨軒甩出幾條街了!

可以說如果李逸晨也是女兒身的話,估計她們兩人已經興奮得快瘋了!

但如今一個男弟子能有這樣的成就,其實看著這樣的結果,她們也同樣離瘋不遠了!

「不會是第一關出問題了吧!」想了一下任虹玉還是忍不住向梅悅然傳音道,畢竟除此之外,哪怕想破腦袋,她也想不出李逸晨能堅持這麼久的理由。

「你覺得可能嗎?」雖然梅悅然也覺得眼前的一切太不可思議,但是素心考核乃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寒陣,千萬年來從未出現過異常,怎麼可能出問題?這似乎比李逸晨能堅持下來更加令人難以置信!

不過就在梅悅然的話音剛落下,此刻第一關的冰門之上卻滴下一滴水珠!

「第一關的冰門在滴水!」在場的哪怕只是普通弟子也至少是合體境修為,感知力自然非同一般,看著這一幕不由有人驚呼起來…… 滴水!

這是多麼普通的自然現象,但此刻所有人卻不由大瞪起雙眼!

這裡是什麼地方?寒冰宮!寒冰宮見到冰容易,見到水卻難上加難!而素心考核之處更是有寒陣加持!不要說滴水,哪怕就人普通人進去,瞬間都能凍成冰棍!

怎麼可能化冰成水!

難道是第一關出了什麼問題所以李逸晨才能在裡邊堅持這麼久?

雖然因為李逸晨為追求方雨軒而進入寒冰宮,大家覺得李逸晨應該本身也有著不俗的實力,但畢竟作為一個根本沒有修鍊過寒冰之氣的人居然在第一關已經停留了八天,這多少還是有些令人難以置信!

不過不僅僅是在場弟子,此刻就連梅悅然和任虹玉眼神之中顯然也帶著這樣的疑惑!

畢竟她們比任何人都清楚李逸晨如今承受的可不是合體級的難度考驗,而是養魂境後期的難度考驗!

如果不是寒陣出現意外,那麼李逸晨似乎真的沒有任何可以堅持八天的理由!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門之上的水滴也由之前的一滴一滴變成線一般的不斷垂落,冰門四周更有隻見一灘灘水流沿著冰門不斷的流入地面,不過這些水流在流出不過兩尺又瞬間被四周的在寒氣凍得凝固起來。

「進去看看!」面對著這般前所未有的情況,任虹玉終於忍不住說道。

「好!」梅悅然此時也不敢多想,雖然理論上考核開始是不能打斷,但此刻的情況太過詭異,她也只得打算先停下寒陣,看看陣法中的李逸晨!

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如今考核寒陣明顯是出了變故,那麼考核之人在出現生命危險之時會被直接傳送出來這一情況還能實現嗎?

李逸晨會不會因為寒陣的變故而沒有被傳出來,已經凍死在裡邊了?畢竟養魂級的難度,可不是任何一個合體境武者所能輕易消受的!

雖然她們不希望李逸晨的存在而影響到方雨軒的修鍊,但不知道李逸晨與方雨軒之間的真正關係的她們卻擔心,如果李逸晨真有個三長兩短會影響到方雨軒的心境!

不過就在梅悅然準備動手之際,突然一股洪水從冰門之中湧現而出,那水量比起冰門的融化可不知道誇張多少倍!

只是這股洪流在流出兩尺之後依然被四周的寒氣所瞬間凝固成冰塊,而此刻所有人都看到,晶瑩的冰塊之中有著一道人影,不是李逸晨又還能有誰!

咔……咔……咔……隨即在眾人的震驚之中,冰塊出現一道道裂痕,接著隨即碎裂開來,而此刻李逸晨才勉強站起身影,「這……這怎麼回事?」

事實上,李逸晨的確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完全沉浸在修鍊之中李逸晨幾乎所有的心思都在藉助著冰與火之間的玄妙領悟著本命真火的奧義,這種領悟並非單純的通過寒冰之氣來淬鍊嘯天火力,而是通過自身的領悟來消化進入體內的嘯天火力!

雖然結果都一樣,但兩者之間卻有著本質的區別,速度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

在這般明悟狀態下,李逸晨煉化嘯天火力的速度可比剛開始之時,起碼快出數十倍之多,如此一來,在煉化嘯天火力的這個過程之中,李逸晨身體變得更加的炙熱起來。

稻草人的愛戀 寒氣在炙熱的侵襲下自然不再那麼強橫,感覺到身體的舒適,李逸晨更是享受起這個過程,更加心無旁騖的領悟起來。

如此一來,隨著嘯天火力的煉化不斷加劇,李逸晨身體的炙熱也隨之提升!

嘯天火力!號稱可熔世間萬物,哪怕李逸晨只是煉化他的一股分支力量,但散發出來的炙熱依然相當恐怖,漸漸李逸晨的身體不僅不再有半點寒意,反而全身通紅宛若一個火球。

無盡的炙熱隨著李逸晨的身體散發出來,帶著嘯天火源的氣息居然使得整個冰室四周的冰晶開始融化起來,不過此刻完全陷入修鍊中的李逸晨卻是渾然不知,他已經完全沉浸在煉化嘯天火力所帶來的力量的提升的這份快感之中!

室內已成汪洋,室外冰門亦開始融化,自然也就有了外界諸人看到的那等場面!

而當整個冰室已經全聲冰晶融化的流水所充滿之後,室外的冰門在不斷的融化過程中,法則之力也變得鬆動起來,漸漸再也無法承受室入的水壓,頓時室入水流如同洪水一般傾泄而出,置身其中的李逸晨自然也隨之被沖了出來。

不過在身影移動的瞬間,李逸晨立刻回過神來,當被衝出冰室的瞬間,他也立刻切斷嘯天火源與自己的聯繫!

這裡到底還是寒冰宮,四周依舊寒氣逼人,當李逸晨的身體不再炙熱,那麼沖他而出的洪流自然也被寒冰之氣凝結起來,也就有了剛才那一幕!

接著被凍在其中的李逸晨,哪怕不藉助嘯天火力,想要打破外界這點寒氣所凝固的冰塊,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這第一關還真是不錯,居然令自己的本命真火又壯實不少!

不過此刻對於寒冰宮了解甚少,對於闖五關更僅僅知道名字的李逸晨並不知道他已經把素心考核的第一關給毀了,反而心中暗自佩服,天崖海閣畢竟是天崖海閣,哪怕一個沒落的勢力,其為普通弟子的考核也讓人受益非淺!

「你……你沒事吧?」面對著這等前所未見的情況,任虹玉一時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還好還好!」李逸晨當即點頭,其實在他的內心中自己的情況又何止還好所能形容,不過李逸晨也知道自己在寒冰宮需要低調,所以此刻也不敢表露太多!

畢竟人家方雨軒足足堅持了十五天,自己才八天就被洪流給沖了出來,此刻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在寒冰之氣這方面方雨軒的確要比自己有天賦得多!

「那個,我現在可以開始第二關了嗎?」隨即李逸晨又開口道!

畢竟第一關他已經嘗到前頭,如今自然期待第二關也能有更大的好處!

「去吧!」任虹玉當即微微點頭!

雖然對於第一關的情況有所擔心,但哪怕是出了問題,作為長老,她們自然也不願意讓剛入門的新弟子發現,畢竟這還關係到寒冰宮的顏面!所以此刻,李逸晨得出要闖第二關,任虹玉自然也樂意如此!

當然,如今在第一關嘗到甜頭的李逸晨得到許可,此刻自然更是一頭扎進第二關的冰門之中。

隨著李逸晨的身影消失在第二關,眾人此刻也迫不及待的向著第一關的冰門走去,出了這等情況,大家自然要看看如今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此刻第一關的冰門已經沒有法則之力,眾人幾乎隨意就穿行而過,而此刻第一關的冰室之中,四周的冰晶早已不見,地面上一道道縱橫交錯的紋路被足以淹過膝蓋的水所淹沒!

而且陣紋之上,雖然時有華光閃過,但卻再也感覺不到半點靈性!哪怕是傻子也看得出來,此陣已經廢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梅悅然眉頭微微一皺,雖然陣紋依然還在,只需要花費一些晶石便可激活,但畢竟這麼多年來,在寒冰宮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啊!

「雨軒在這裡待了十五天,會不會是她之前已經吸收了大量的力量,所以才導致陣法的核心力量崩潰,否則李逸晨不可能在那等難度下堅持八天!」任虹玉微微思量之後說道。

「也許吧……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雨軒的天賦!」雖然覺得這個解釋其實還是有些牽強,但險些之外,梅悅然一時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釋。

「看來這位方師妹還真是非同一般!」

「唉……方師妹有著這般天賦,只怕李逸晨這一腔痴情,最終只能付之東流了……」

顯然不少人也認可了任虹玉的猜測,同時不由也為李逸晨惋惜起來!

方雨軒這般天賦註定她將來必定成為寒冰宮的重點培養對象,那麼李逸晨就算真的能闖過五關,將來與她見面的機會肯定也會更少,而且方雨軒這般天賦,又有著寒冰宮的極力培養,將來的成就自然也不是李逸晨所能啟迪,從這個層面來講,其實兩個人已經註定要成為兩個世界的人了!

「先出去吧!」了解了這邊的情況之後,隨著梅悅然一聲令下,眾人又跟著退了出去,畢竟如今方雨軒已經進入第五關了,如今可是關係到她能不能通過素心考核,大家自然更加期待這個結果。

走出第一關的冰門,梅悅然微微猶豫之間,雙手道訣微微變化,第二關又一次變成了養魂級的難度,看著任虹玉略帶異樣的眼光,梅悅然說道,「無論第一關的事情是否與雨軒有關,但是她的潛力已經擺在那裡,她的未來不應該受到打擾!」

聽到梅悅然的傳音解釋,任虹玉也不由暗暗點頭!

不過在就在外界各種猜測之時,已經進入第二關的李逸晨突然又感覺全身一涼!

原本剛剛進入第二關,他便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一般,放眼望去,四周皆是鵝毛大雪不斷的飄落,雪花落地立刻凝結成冰,但是四周的寒氣卻根本比不過第一關那般的寒冰。

陣法!雖然此間場景看起來有些詭異,但以李逸晨的眼光還是不難判斷出,此間乃是一個陣法幻境!

不過此刻李逸晨卻沒有去思考破陣之法,而是開始用心感悟起此間的寒意起來,藉助著第一關的寒意收穫不錯的李逸晨才沒有半點破陣的念頭,如今藉助第二關的寒氣來煉化嘯天火力,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

不過就在李逸晨感應著四周的寒氣之時,突然四周的飄風變得更加更濃密起來,同時四周的寒意也瞬間提升十倍不止!

這才像是第二關嘛!感覺到如今的寒氣,李逸晨臉上當即流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出來…… 寒氣的逼迫下,李逸晨根本沒有心思去考慮破陣,再次將嘯天火力引入體內,開始又一輪新的煉化!

雖然此間的寒冰之氣並不像第一關那樣逼人無比,但在這樣的幻境之下,身上的寒意也是真實無比,如此一來,自然也能刺激到身體,同樣能達到煉化嘯天火力的效果。

只不過幻覺畢竟是幻覺,無論再真實終歸還是幻覺,所以李逸晨發現雖然這裡是第二關,但從煉化嘯天火力的效果來看,卻遠遠比不過第一關!

不過這樣的速度到也勉強能與當初和方雨軒冰火雙修之時相提並論,而更重要的是李逸晨在這個過程同樣能將陣法中多餘的寒氣導入聖戒空間之內,所以李逸晨到也著急!

而因為之前第一關的情況,李逸晨也並不知道第二關並不是比誰停留的久,通過第二關的條件是誰能從這一關的迷陣中走出去,至於時間自然是越短越好!當然若是在迷陣中停留超過十天的時間,那麼自然也算闖關失敗,要被陣法直接傳出去。

不過此刻外界的寒冰宮眾人明顯不知道李逸晨的情況,此刻只能默默的等待著,不過與其說他們在等待李逸晨的結果,到不如說是等待方雨軒什麼時候能從第五關中出來!

如今在不少人看來,方雨軒通過第五關已經沒有什麼難度,而現在的重點只是她需要多久!

捉妖女皇:偷心貓君 作為考核的第五關,其難度自然不是前邊的關卡所有比擬,哪怕是宮主當年也足足花了六天的時間才闖出來。

只不過如今的方雨軒因為在第四關之後修為突破到了養魂境初期,如今她闖的第五關乃是養魂級的難度,能不能再破宮主當年的記錄,大家就不再那麼樂觀了!

畢竟通常養魂境的弟子在考核的時候,都是修為達到養魂境中期,乃至後期才進行的,剛剛突破到養魂境初期,境界都還未完全鞏固,這樣的狀態去參加考核,其實在先天上多少還是有些吃虧!

三天的時間過去!李逸晨那邊依舊沒有什麼動靜,不過對於這個結果,大家並沒有什麼好意外的,畢竟正常來說,當年通過考核的男弟子最快的也用了八天的時間,李逸晨就算天賦好一點,那至少也得七天左右吧!

不過轉眼又兩天過去,任虹玉卻是眉頭微微一皺,別人不知道李逸晨她卻知道李逸晨當初可是依靠陣道粉碎了魔族的計劃才拿到海量獵魔功勛的!

可以說素心考核的第二關對於其他弟子乃是對悟性的一種考核,但是對於精通陣道的李逸晨來說,卻根本不成任何問題!

連魔族那等大型陣法李逸晨都能窺破玄妙,任虹玉哪怕再不喜歡李逸晨,也不覺得第二關的陣法能難得住他!

按著任虹玉的猜測,最多第四天李逸晨應該就能出現,但是如今已經五天了,李逸晨卻依舊沒有動靜,這點令任虹玉有些想不明白!

不過就在此時,第五關的冰門卻是華光閃過,隨即方雨軒的身影一閃,卻已經出現在冰門之外!

頓時一股無盡的寒意籠罩全場,哪怕是在場修為已經達到天人境的長老們在這股氣息之下也不由為之一顫,四周圍觀弟子們更是一個個面現驚恐,紛紛運功抵抗著這股寒意!

悟了?

看著方雨軒這般狀態,眾人不由眼含驚恐之色!

相傳素心考核雖然困難重重,但其實五關連在一起亦包含著一份冰之奧義,若是天賦極佳之人在闖過五關的同時,亦能領悟這份奧義,那麼這樣的天才修鍊起素心寒冰訣,那更是事半功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