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雖然進化到了4級,但它們並沒有進化出能夠和人類一樣的智商,哪怕已經有了一定的智慧,但更多的還是本能,這樣的進化可以說明進化生物在進化身體的同時,它們的本能也在跟隨著進化,而不是進化出了更高的智商,所以進化是一種擴張性進化,而不是優異性進化。

巨型狼蛛的身體開始快速的乾癟,趴在巨型狼蛛身上的莽牯朱蛤吞噬著體內已經完全消融成液體的巨型狼蛛,連進化晶石都沒有保住,全部消融成液體被莽牯朱蛤吞入肚子中。

小小的近兩寸體型,吞掉了一隻近10米長數米高的巨型狼蛛,怎麼看都怎麼震撼,而在巨型狼蛛被吞了后,其他的9隻毒物,已經包圍過來了。

哪怕它們此刻都在享受著神木王鼎釋放出來的香味,但本能感覺到危險的它們,還是做出了本能的攻擊舉動。

莽牯朱蛤給它們的威脅太高了,讓它們都不得不去圍攻莽牯朱蛤,不然它們都有被莽牯朱蛤吃掉的危險。

莽牯朱蛤一點也沒有驚慌的樣子,那鼓動的鳴囊發出一聲聲牛嚎之聲,而就在9隻4級毒物包圍著不知道要不要攻擊的時候,莽牯朱蛤已經動手了。

這次攻擊的目標是一直毒娥,這隻毒娥完全沒反應過來,莽牯朱蛤已經趴在了它的服上,當它發現的一刻,本能的感受到了極度的危險而飛了起來,同時灑落了大量的毒粉。

這一下讓包圍在附近的毒物紛紛做出了逼退的反應,畢竟同為4級,哪怕它們也都是毒物,但對於其他毒物的毒,它們都是有著忌憚的,一個不小心也會被毒死。

毒娥的毒粉灑落下來逼退了附近的毒物,但對莽牯朱蛤卻是一點用都沒有,這也是普通血脈進化生物和異種血脈進化生物的差距,莽牯朱蛤作為萬毒之王,在經過血脈爆發的迅速進化后,對這種級別的毒素已經完全無視了。

而那飛起的毒娥才串起就直挺挺的摔落了下來,那對羽翅中的毒粉也在毒娥摔下來的一刻掀起了大量的毒粉,將周圍的區域一下子籠罩在了其中。

莽牯朱蛤彷若無事的以著自身的毒素消融了毒娥皮膚內的所有內臟血肉,然後將它們吸收了出來吞入肚中。

剩下的8隻毒物忍不住了,莽牯朱蛤雖然在毒粉範圍內讓它們沒法靠近,但不代表它們就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一頭黑黝黝的毒蜘蛛腹部一翹,一道黑色的毒絲急射而出,目標直指莽牯朱蛤,而其他毒物沒有毒蜘蛛這樣的吐絲能力,但它們吐出了綠色、白色、黑色等等毒氣毒液,都在對著莽牯朱蛤攻擊過來。

嘶嘶嘶!!!!!

當各種各樣的毒沖入毒粉區域的時候,莽牯朱蛤放棄了吞噬毒娥跳到了一個安全位置,讓各種毒轟在了一塊發出了劇烈的反應。

而莽牯朱蛤躲避后沒有一絲停留,一瞬間就跳到了一隻巨型黑蠍子的服下。

這隻黑蠍子嚇壞了,所有的腳都亂了起來,都不知道是跑還是退,猶如快速的打樁機一樣在地面上打出了各種坑來,結果不到兩秒就癱軟了下來。

莽牯朱蛤沒有吞噬黑蠍子的打算,在黑蠍子身上釋放了火毒后,從黑蠍子下方急射而出,直接攻向了另一個目標。

「厲害了我的小朱。」

張碩在戰車上看著莽牯朱蛤在神木王鼎附近戰無不勝的表現也是欣喜不已,有了這麼強的一個助力,以後在末日世界可就好混多了,至少安全上已經有保障了,不過可惜的是被莽牯朱蛤攻擊的目標體內的火毒肯定很兇猛,不管是進化晶石還是其他什麼的,都已經無法利用了。

莽牯朱蛤用了短短几分鐘內將剩下的毒物全部擊殺,連一隻都沒有逃掉,此刻正在慢慢的享受著美食,隨著吃下的毒物越來越多,莽牯朱蛤體表上已經紅到全部發紫的顏色漸漸有一條黑線出現。 『摩登』傢具所。

時尚奢華,囊括了大量國際知名品牌,是Y市上流社會的貴婦、千金挑選傢具的首選之地。

午飯後騰曳直接帶醉離渦來了這裡。

搶眼的紅色跑車停在『摩登』門口,騰曳牽著醉離渦進去。

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需要買的很多很雜,兩人一家家地逛去,看到哪些需要的就進去。

醉離渦任由騰曳牽著,安靜地挑選卧室和客廳的窗帘。

騰曳不安分地在一邊嚷嚷:「卧室得挑深色的窗帘,不然早上老刺眼。」

「會加一層防晒的,再淺色的窗帘都透不進光。」醉離渦漫不經心回答。

指著一抹藍:「那這個好看,要了。」不知道的還以為需要買的是他。

男人在購物上完全不同於女人,需要什麼就拿什麼,逛個超市什麼的,不用3分鐘就能買完出來。

醉離渦睨了他一眼沒反駁,煙灰藍是她挺喜歡的顏色。

剛出來兩人又進了一家。

騰曳又繼續指指點點:「醉離渦買這個。」指著一大型辦公桌,跟他辦公室的差異不大。

醉離渦看向他指的辦公桌,然後橫了他一眼:「是整個房子一百多平,不是書房一百多平。」

騰曳倒也好說話繼續物色別的,忽地眼睛發亮,指著另一張小一點的雙人位的辦公桌:「那這個,這個小一點,還雙人位,足夠裝下我們兩。」語氣自然,眼睛卻偷偷瞄一瞄醉離渦,讓買就證明他可以去她家,甚至還能辦公,偷偷摸摸的小心思。

聽了頓了頓,醉離渦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那張雙人辦公桌,心裡輕嘆。

看到醉離渦點頭同意,騰曳立刻笑得好不得寸進尺,讓買就好。

溝通好送貨地址出來,醉離渦想到要買床單就進了一家買床上用品的。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騰曳又繼續:「床單被子什麼的也不要淺色,扎眼。看,這個就不錯。」又指著一抹藍。

這次醉離渦不管他,直接選了旁邊的豆沙色床單。暗粉暗粉的看著就綿軟舒適,騰曳越看越滿意,牽著的手還緊了兩下以表讚揚。

趁著離渦和店員溝通,騰曳的視線悄咪咪地滑向不遠處的雙人豪華大床,抿了抿嘴,還是沒敢說。

這時一道甜美驚喜的聲音插了進來,「沒想到在這裡碰到騰少。」

一個打扮時尚嬌俏的女人從門口走來,眼睛痴迷驚喜地看向騰曳,根本看不到其他人。

騰曳頭都沒轉一下就看著醉離渦,彷彿叫的不是他。

騰家少爺一向對女人不理不睬,他們圈內沒有人不知道,所以杜丹寧也沒在意。

愣是還能笑得嫵媚介紹自己:「我是丹寧,之前宴會上見過的不知騰少還記得嗎?」看騰曳沒反應接著套近乎:「騰少是來買什麼嗎,我對這家的品牌挺熟悉、挺有研究的。」

騰曳還是不動。

周圍所有人都看著,這會的杜丹寧開始有點尷尬了,視線突地下移,驚悚地才留意到騰曳竟然牽著一個女人的手。

瞬間抬頭尖銳地看向醉離渦,妝容得宜的臉上神色變了又變。

「不知這位是?」杜丹寧臉色有點僵硬問。

事不關己的騰曳竟立刻轉頭兇狠道:「關你什麼事,煩死了,嘰嘰喳喳吵不停,要買東西就找店員,一直問我幹什麼。」

嫉妒盯著醉離渦的杜丹寧被嚇了一大跳,沒想到會是騰曳回答,更沒想到他這麼大反應,還說她進來是買東西的,頓時尷尬得臉又紅又白。

一直不急不緩向店員了解相關方面的醉離渦直到完話,這時才轉頭看向杜丹寧。

神色淡淡點頭,清冷說了句:「你好。」

騰曳不耐煩地撇了下嘴,拉著醉離渦往門口走去。

毫不影響的兩人繼續逛下一家。

杜丹寧死死咬著下唇,嫉妒又不可思議地盯著騰曳和醉離渦緊緊相牽的兩隻手。 擊殺了所有的毒物,莽牯朱蛤在神木王鼎上趴著,一口一口的呼吸著神木王鼎中釋放出來的香味。

張碩放的香料有些多了,本來也沒有想到莽牯朱蛤會有這麼強的表現,而之前也沒有重視苗疆控蠱術的張碩,現在對這一功法有些重視起來了。

在逍遙神功的支持下,張碩的苗疆控蠱術被模仿得增強了不少,對毒物控制力度非常大,所以張碩對毒物的掌控還是十分的放心的。

而另一點則是血脈,毒物的血脈至關重要,可以說如果是普通血脈,張碩已經看不上了,只有莽牯朱蛤這樣的異種血脈才是張碩想要掌控的。

「少爺,赤兔現在應該也是4級了,同樣沒有出現巨大化的情況,應該和它們的血脈有關係吧。」張寧在一旁開口道。

張寧這麼一說,也是說到了張碩的想法上,異種血脈看來確實是和普通血脈有著天壤之別的,看莽牯朱蛤以及赤兔進化后的表現,它們的實力增強了,在同級中都是強的可怕的存在,隨著等級的提升,甚至越級戰鬥都可能不是問題。

張碩想到了一部電影上,那就是漫威的蟻人,雖然身體變成了螞蟻大小,但力量卻是保留著。

今天 而異種血脈的進化,力量提升了,身體沒有巨大化,提升的實力卻是相當的恐怖,顯然這種血脈比普通血脈優異,不需要巨大化體型來提升實力,而巨大化的體型提升的實力卻是有限,只有靠體型來戰鬥,是最末流的。

「冰蠶同樣具備異種血脈,等我恢復了,就把它給控了。」張碩摸著下巴看著屏幕上莽牯朱蛤趴在神木王鼎上的情況,心思已經飄到了冰蠶的身上。

在得到3大毒物以及苗疆控蠱術的時候,張碩開始沒重視,將3大毒物交給了白皇后圈養著,而白皇后也對3大毒物進行過一些數據收集,莽牯朱蛤無疑是最強的,具有萬毒之王的實力。

冰蠶雖然也是異種血脈,但血脈力量比起莽牯朱蛤差了一些,但並沒有差到在莽牯朱蛤面前毫無抵抗,至少還有一些反抗的力量。

而金剛蜈蚣就差遠了,在白皇后的數據收集中可以知道,莽牯朱蛤和冰蠶屬於天生的異種,而金剛蜈蚣則是人工創造出來的異種,這種練蠱出來的人工異種毒物,在天賦上遠遠不及天生異種毒物,只是比普通異種毒物厲害而已。

在這裡紮營了兩天,張碩這才帶著隊伍離開了,方圓十里內的毒物已經全部到了莽牯朱蛤的肚子里,所以也沒有停留下來的必要了。

親衛軍開拔,由張寧帶領下前往第二處毒物聚集地,張碩則是全力恢復氣血,有進化晶石進行消耗,以及逍遙神功的修鍊,張碩的氣血恢復還是很快的,在用了差不多10天的時間裡,終於是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接下來就是控制冰蠶了,原本只是進行一番實驗,實驗神木王鼎的功效,而後發展到了修鍊苗疆控蠱術掌控莽牯朱蛤的情況。

現在張碩要控制冰蠶和金剛蜈蚣,所以就將前往懷夜市的行程耽擱下來了。

張碩氣血恢復,自然是先控制冰蠶,在冰蠶身上消耗的精血同樣不少,不過相比起莽牯朱蛤,冰蠶消耗的精血量只是莽牯朱蛤的90%左右,這樣的情況就已經讓張碩知道莽牯朱蛤和冰蠶之間的差距。

冰蠶的冰毒不弱,同樣是劇毒無比,而且還有強力的冰凍效果,張碩用了一隻1級進化生物進行試驗,冰蠶一口咬上就將它瞬間凍成冰塊僵硬無比,但看上去只是布上了一層冰霜的樣子。

而冰蠶不同於莽牯朱蛤,莽牯朱蛤吞噬獵物,都是先以火毒將對方體內的一切融了,然後吸食,而冰蠶吞食的則是血液,其他部分卻是沒有吞食的情況。

而冰蠶的冰毒效果奇特,中了冰毒的獵物被凍得僵硬無比而死,但體內的血液卻並未被凍結,冰蠶輕易就能夠破開一個口子吸出來。

相比起莽牯朱蛤什麼都沒有留下的情況,冰蠶只是取走了血液而已,不過被凍結的獵物,除了進化晶石之外,剩下的部位都被凍碎了,根本沒法在利用。

控制了冰蠶,張碩自然不會放過讓它進化的機會,要前往懷夜市,實力提升自然是無比重要的,在末日世界中實力至關重要,所以張碩才耽擱下了行程。

奉旨成婚,抱緊我的小奶狗 有神木王鼎吸引大量的毒物前來,冰蠶同莽牯朱蛤一樣進行了一場毒王爭霸賽,最終獲得了勝利,實力提升到了同莽牯朱蛤一樣的級別,而且張碩估計這絕對是5級進化生物的實力。

莽牯朱蛤此刻全身紫色,背上有一條黑線,體型近兩寸,張碩通過苗疆控蠱術可以知道,莽牯朱蛤平時的消耗極少,這就是體型小的好處,而獵食更多,再加上末日的環境,讓莽牯朱蛤血脈的力量都在不斷的提升著。

冰蠶和莽牯朱蛤一樣,只有近兩寸的體型,平時自身消耗也非常少,而且在進化到這個程度后,冰蠶已經化成了鑽石一樣的透明白,但是張碩知道,冰蠶並沒有透明,只是顏色如此而已。

最後是金剛蜈蚣,在被張碩控制后,金剛蜈蚣的表現差強人意,果然人工合成的血脈根本沒法和天生異種血脈相比。

金剛蜈蚣才放出來,吞噬了幾隻毒物,身體就開始巨型化,而且在用神木王鼎吸引毒物給金剛蜈蚣吞噬的時候,金剛蜈蚣完全沒有莽牯朱蛤和冰蠶一樣有著碾壓性的實力,雖然最終是打敗了無數毒物,但身上也是受傷不少,而金剛蜈蚣最終也只是進化到了4級,在莽牯朱蛤和冰蠶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

巨型化的4級金剛蜈蚣,體長達到了15米,寬度更是達到了2米,金色的身體上帶著一排排猩紅的腳,那張開的嘴露出的是一對黑色的利齒,這樣的體型比起普通的4級毒物來說大了一些,實力也強了一些,但最後也是淪為了張碩的坐騎。

「好了,也是時候前往懷夜市看看了。」張碩在完成了3大毒物的進化后,立即讓張寧指揮隊伍開拔前往懷夜市。 屋內設計豪華卻溫馨,幾名傭人安安靜靜做事。

許清月牽著醉離渦坐到沙發上,滿臉柔笑說:「沁沁她爸爸和她哥哥中午下班就回來,我們先坐著。」

醉離渦淺笑著點頭:「好」

「離渦,回來的這些天感覺怎麼樣?會不會離開太久了生活環境上不習慣?」許清月關心問。

醉離渦想了想回答:「剛開始確實有點,漸漸地慢慢習慣就還好。」確實是有點,不過被某某纏得這點不習慣感覺都來不及體會了。

知道實情的元羽沁暗暗翻個白眼,一屁股坐在醉離渦身邊,賭氣地哼了一聲。

「那就好,那房子都布置好了嗎?剛回來就這麼多雜事處理,需不需要清姨幫忙?」許清月不贊同地瞪了女兒一眼。

元羽沁立刻告狀:「離渦你不知道,因為這個事我媽念叨我多少天了,說我不應該給你找房子,該帶你回家,而且房子找就找了吧,還讓你回來自己買傢具什麼的,應該布置好一切你回來就能直接住。」說罷還嘟嘴瞥了眼她媽。

「你就該被念,那些年寒假暑假,你總不樂意回來往人離渦家裡住去,你倒好,離渦回來你還給人單獨找房子…」說起這個許清月又來氣了。

還想繼續往下說就被醉離渦笑著打斷了:「不是的清姨,是我讓沁沁找的房子,因為還不確定在國內待多久所以擔心太打擾了。」

許清月微嗔說:「你這孩子,什麼打不打擾的,儘管住,住到出嫁都行。」 憨老闆戀愛記 說著頓了頓,笑看著離渦:「離渦有男朋友了嗎?我們離渦這麼漂亮得多少男人追在後面。」

醉離渦笑著搖搖頭。

元羽沁牙痒痒地想著,被那麼個大少爺霸佔著,哪個不知死活敢追後面,暗自又翻個白眼。

「也是,咱得好好挑,不急,23歲風華正盛的年紀呢。」許清月自顧自點點頭,滿眼笑意憐愛地抬手摸了摸離渦的奶白小臉。

三人正說得高興就聽到門外聲音傳來。

許清月笑看著離渦說:「肯定是沁沁她爸爸和哥哥回來了,時間剛剛好,該開飯了,飯後我們再聊。」

三人剛站起來,他們就進來了。

元羽沁的爸爸元榮均、元羽沁的哥哥元羽航,父子兩前後走著,都一樣的挺拔。

成熟穩重和意氣風發,一老一少都魅力十足,一家子當真好容貌。

元榮均笑著率先開口:「離丫頭怎麼越來越漂亮了,原先瞧著兩人還像姐妹,現在啊另一個就一野猴子。」

旁邊的池魚元羽沁默默吐血三升。

醉離渦淺笑著:「榮叔叔、羽航哥,」笑著望向元榮均說,「榮叔叔和清姨一樣,越來越年輕態了。」

「離渦回來了,終於有人能管住元羽沁這個脫了韁似的野馬丫頭。」元羽航笑得邪魅又得意。

元羽沁挽著離渦笑得叛逆又嬌俏:「被離渦管著,我高興。」

醉離渦任由她挽著,臉上盈盈笑意。

幾人大笑著看向朝氣蓬勃、風華正茂的兩小丫頭。家裡用餐時,元家喜歡輕鬆隨意、一家人聊著最近發生的事。

元榮均餐桌上問道:「離渦回國有準備呆多久嗎?」

「具體時間暫時還不確定,一年半載的跑不了。」醉離渦擦了擦嘴回答。

「畢業後有打算做什麼不?」許清月體貼問著。

醉離渦放下水杯:「是幫忙打理著家裡的生意,目前當是休假。」

元羽沁喝湯的動作定了定,似笑非笑地掃了醉離渦一眼。醉離渦拿起湯匙淡定回望,毫無異樣。

「人離渦多懂事,幫忙打理家業,元羽沁你整天人沒影,天天說忙,又沒看到你做出些什麼來。」元羽航夾著菜斜看自己妹妹,沒好氣說道。

公司的事就元羽航一個人忙得比狗還累,元榮均處於半退休狀態,就老想著把所有事情交給他,好天天陪著他媽。

元羽沁啞巴吃黃連,哭喪著小臉看醉離渦,我在給你背鍋,你得記住我的大恩大德。

人離渦還是一臉淡定,淺笑著用餐。

餐桌禮儀猶如貴族,完美無一可挑,用餐時沒有提到她的絕不開口,用餐時開口說話前會先咽下嘴裡食物,再輕輕擦拭嘴唇端起水杯抿一口,才緩緩開口。

氣質高雅,說話慢條斯理,顯然經過細細思考才會開口,一舉一動優雅大方堪比禮儀教科書。

這些從以前就看在眼裡的除了元羽沁的元家人總是會想,這是什麼樣的家庭能養出來的女兒呢?

然而沒有一次見過她的家人,也打聽不出究竟是怎麼樣的家族。

問自家女兒,得到的回答是普通有錢人家。 穿過葉落聚集地,隊伍進入到了郊區外的高速公路中,這條高速公路已經雜草遍地,碎石無數,甚至出現了高低不平的情況。

而在這一帶,同樣是樹林眾多,植物茂盛,不過相比起葉落狩獵場中,這裡的植物並不算太高。

葉落狩獵場中的植物開始的時候依附著大量的建築生長,讓它們成長得非常高大,再加上有各種昆蟲類進化生物出現,讓整個葉落聚集地中充滿了生機,同時形成了完整的生態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