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雖然1.11馬上就要過去了,但是並不妨礙數碼城銷售繼續火熱,而且這個熱度還會持續很長時間。

眼看著單十一再次爆火后,數碼商城跟寶龍商場之前提價的商鋪紛紛找上門來了,舔著臉要給單十一供貨。

章丘差點沒罵出來。

賺錢的時候你們就來,不賺錢的時候立馬就跑,人怎麼可以這麼厚顏無恥?

而且說真的,現在供不供貨無所謂。

那些周邊產品利潤本身就很低,而且質量參差不齊,在大規模出貨的情況下,難免有人渾水摸魚,單十一賺不到多少錢,還要跟著背黑鍋。

如果是章丘的話,肯定是鳥都不鳥他們。

但他知道,這是商場。商場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到底該怎麼做,只能有韓義來決斷。

……

晚上十點鐘接到章丘打來的電話,韓義考慮了幾分鐘,最後說:「這樣,把那些供貨商分級。凡是跑路的全部劃為B-級,一直留在單十一的按A級價格給。」

臨掛斷電話前,韓義笑著說:「你通知下去,12點以後開始三班倒,如果要回去的話,公司報銷車費。」

「我知道了。」

剛掛斷電話,有陌生號碼打進來了。

接起后,電話里傳來一聲稍嫌刮耳的男中音,「請問是韓先生嗎?」

「你是誰?」韓義眉頭皺了皺問到。

他的號碼已經換掉了,除了極少一部分人外,知道的寥寥無幾。

男中音笑說:「呵呵,我是蘋果大中華區副總裁安格斯·李,冒昧打擾還請韓先生不要見怪。」

韓義也懶得問他從哪知道號碼的了,開門見山說:「你有事嘛,沒事我就先掛了。」

男中音還是笑,「好吧,那我就直說了。我們蘋果對天義科技在增強現實方面的技術應用非常感興趣,如果韓先生願意的話,我想我們可以共同開發。」

「還有嗎?」

可能是聽出了韓義語氣里的不耐煩,對面的男中音又說:「蘋果在AR的現實應用方面,一直處於全球頂尖水平;另外我們在人才、資金以及多元化生產方面,都可以給天義科技提供最好的支持,希望韓先生能多多考慮一下。」

「沒有了吧?沒有那我就先掛了。」

韓義看著手中的電話,冷笑不已。

共同開發?想的倒美。

就在他遲疑著的時候,電話再次打進來了,來自杭城。

韓義接也沒接,直接關機了。

……

晚11點,浙省杭城的TB城、阿哩新成立的「達摩院」人機交互研究所。

「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聲音,四十來歲、帶著無框眼鏡的圓臉男人滿臉愕然之色,「你們聽到沒,這小子居然掛我電話!」

旁邊幾個看上去像是同事的人,此時哈哈大笑,「還有人敢掛東邪的電話,真是活的不耐煩了,必須譴責。」

「對,必須譴責。」

「再打!報上你東邪的名號,讓他震驚,讓他納頭就拜。」

憤憤不平的圓臉男人,再次撥通了電話,然而對方直接關機了。

「卧槽,這小子蠻吊的嘛,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

「也不能這麼說吧。現在打電話給他的人肯定很多,人家關機也是正常。再說了,他又不知道打電話的人是東邪啊。」

圓臉男人鬱悶道:「算了,不接就不接吧。」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就在幾人說著的時候,後面走來一位身穿無塵服的男人,說:「幾位老總,結果出來了。」

說笑著的幾個人立刻換上無靜電服,穿過兩道安全門後進入了後面的實驗室里。

四十平方左右的實驗室里擺滿了各種高科技設備,五六名穿著無塵服的男子正在忙碌著。

在見到他們進來后,其中一個把燈光關閉了,左前方半空中亮起一面散發著瑩瑩綠光的投影膜。

之前那位男人走到投影膜旁邊,伸手示意了一下,很快投影膜上出現了畫面,赫然便是天義科技的那則視頻。

「請看魚鰭還有水滴,這個畫面幀數起碼在50以上。可以這麼跟你們說,就算對方使用的是特效製作,也絕對是國際頂尖水準。」

「你們看這個TB畫面,對方在細節方面做的非常細膩。從指尖震顫幅度來計算,這個畫面百分百是真的。」

「而最讓我驚嘆的是這個遊戲。你們看這個對比數據,對方在景深探測方面,已經遙遙領先幾大主流系統。恕我直言,在這方面做的比MagicLeap公司出色多了。」

昏暗的房間里,幾位阿哩吧吧的高管,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王博士,這些數據都是真實的嗎?」

投影膜前的王博士點點頭,「嗯。我作了全息模擬,靜態學習跟景深探測百分百是真的,至於畫面方面由於技術等原因,還無法給出肯定的答案。」

一行人在離開實驗室后,立刻把這個消息彙報給了某個正在等消息的男人…… 1月12號早上,韓義在俱樂部那邊開了個會議。

參加的人都是在這次單十一活動中表現優異的人,除了一些老面孔外,也冒出幾個非常有潛力的人。

比如杜貞。之前是由黃浩然和谷海負責物流這一塊的,但是在數碼城物流爆倉之後,這個金陵審計學院畢業的年輕人迅速挑起大梁,全程把控,指揮若定,在最高峰一小時一千七百萬配送額的情況下,居然神奇的抗下了壓力,並最終圓滿完成了任務。

如果這次單十一要記首功的話,非杜貞莫屬。

第二個人叫樓信鴻。

這個80后美男子之前是一家電子公司公關部經理。

說起他離職的原因很狗血,有天晚上他陪客戶在酒吧喝酒,半道上上廁所,人剛到門口就看到老闆剛娶的20歲模特老婆和一個帥哥摟摟抱抱著從單間里出來了,甚至帥哥整隻手還蓋在老闆模特老婆的屁-股蛋上。

後面也不用說了,第三天他就被解僱了,原因是濫用公款。

作為公關部經理,樓信鴻的能力就是能說會道,死的能說成活的,黃浩然跟他一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兩個人互相賣的話,最後肯定是黃浩然被賣掉,還要幫他數錢。

在剛開始單十一數碼城商品欠缺的情況下,都是樓信鴻出馬遊說那些商戶,說的那叫一個天花亂墜,一直到形成連鎖反應后他才退居幕後。

還有一個高良,是中海財經大2006級的畢業生。

這個人是康必成推薦過來的。 頂流她恃美行兇 之前有過污點,因為幫老闆做假賬,最後老闆跑路,他就落得個鋃鐺入獄。

韓義原本是不打算用的,倒不是因為做假賬,純粹是因為他不想把財務部這麼關鍵的位置交給一個不了解底細的人。

不過礙於康必成的面子,在跟高良徹談了一番后,韓義還是選擇暫時把他留下。

高良上有父母要贍養,下有一雙兒女嗷嗷待哺,家裡還有個患抑鬱症的老婆,如果沒有他這個頂樑柱撐著,真的會崩潰的。

不過事實證明留下高良是正確的選擇。

當單十一開始爆發后,韓義立刻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重組的手機。

暴露在陽光下后,出貨跟進貨數目不投,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手機有問題,從而引起連鎖反應。但是就這麼放棄重組手機這塊利潤,他又實在不甘心。

當他請教高良后,這位財經大的高材生為他設計了一套三叉戟模式,幫他完美解決了泄露的危機。

說起來很複雜,概括起來就是單點接觸,分散配貨,集中銷售,原始數據全部由韓義掌握。中間除了重組這一道程序外,以後韓義不再單獨接觸像閆濤、韓進源、劉建國等等供銷商。

這樣一來,既可以省時省力,也可以最大程度把他摘出來。就算以後有人指責單十一數碼賣水貨、並且查有實據,也頂多罰款了事。

另外經高良提點,在單十一爆發之前天義科技、數碼店、俱樂部的法人代表已經全部換掉,以後韓義直接隱身到幕後。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不用受到外界的打擾,專心做事業就行;壞處就是享受不到本該屬於他的榮光。

不過該知道的人還是會知道,只是以後一般人不會知道他韓義是何方神聖而已。

……

除了上面三個人外,像章丘的統籌能力,許琳的組織管理能力,張敏跟代婉婷的企劃能力,謝嘉的網路架構能力,包括竇豆、谷海他們的行政管理能力,在這一次的活動中,都得到了充分的發揮。

就像黃浩然曾經說過的一樣,你不給我機會,你怎麼知道我不行?

確實,有了這次的磨練,基本上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了。

下面自然是論功行賞。

這一次單十一活動,總數據還沒統計出來,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OPPO的1500萬推廣費。

本來對賭的是2000萬,可惜最後止步於6500台,距離一萬的數據還有很大一截。

不過也算可以了,肩不挑、手不抬,坐在那裡賺1500萬,這樣的好事到哪找?

除此之後韓義夾私貨賣掉一千多部蘋果、九百多部華為,還有一些小米、三星,加起來也將近1000萬。

要不是五折、八折的搶購價折損掉一部分利潤,總數加起來應該有3000萬了。

首先自然是人事任命。

每個人既然在本職工作中發揮出了特長,自然還是原崗不動。

「章丘暫任天義科技總經理;」

章丘面色嚴肅,但眼睛里的喜意怎麼也掩飾不了。

「許琳任暫任人事部主管;」

許琳一臉驚喜,脆生生說:「謝謝老闆的信任。」

「高原暫任財務部主管;」

這位剛剛找韓義支了五千塊的客家人,紅著臉說了聲「謝謝」。

「杜貞暫任後勤部主管;」

要不人家常說,小歸小,濃縮的都是精華。杜貞個子恐怕連一米七都不到,還長了張娃娃臉,30來歲的人看著還跟小孩似得。

聽到韓義報他的名字,杜貞居然站了起來,大聲的說「到」,然後在所有人嬉笑的目光中訕訕的坐了下來,紅著臉說:「謝謝老闆的信任。」

韓義朝他點點頭,繼續說:「樓信鴻暫任公關部主管兼任天義科技發言人;不過暫時沒有什麼要求你發言的。」

用面容姣好來形容一個男人好像有點不合適,但樓信鴻真就是面容姣好,比羅春長得可俊多了。要是包裝一下去參加快樂男聲,估計又是一個偶像級人物。

此時樓信鴻「靦腆」的說了句「謝謝老闆」,辦公室幾個女生目光便有意無意間在他臉上滑過。

坐在竇豆旁邊的黃浩然,心裡就暗自撇嘴,「膚淺!這傢伙一看就是銀樣鑞槍頭,哪像我這樣的男人有內涵?」

這邊韓義把人事任命都宣讀完后笑說:「我讓財務那邊把你們獎金單獨列了出來,回頭你們就可以去領了。」

「哇,謝謝老闆~~」幾個女生開心不已。

韓義一看沒什麼事了,便起身道:「那就這樣吧。章丘你跟我出來一下。」

兩個人一塊來到旁邊的辦公室,章丘順手把門關了起來。

韓義沒坐,站在那邊笑問道:「聽說你老婆生了?男孩女孩?」

章丘臉上躍升起初為人父的欣喜,回說:「嗯,女孩,昨天晚上11點50出生的。」

「恭喜恭喜。」

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 說著韓義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大紅包,遞過去說道:「代我跟嫂子說聲抱歉,另外等寶寶滿月了,一定記得通知我過去。」

章丘沒推辭,接過後笑說:「嗯,一定記得。」

韓義說:「行,那你去醫院陪老婆吧,公司那邊我讓人盯著點就行。」

「嗯~」

出了辦公室后,章丘才仍不住捏了捏紅包,根據厚度來估算,起碼一萬。

這邊光紅包一萬,那邊獎金按照韓義的為人,起碼還有一萬。

升官發財,再加上女兒剛剛出生,這讓章丘臉上的笑容更盛了。

……

這邊章丘開心,那邊涌到財務室領獎金的同樣開心。

來參加會議的起碼5000打底,像幾個剛任命的主管都有10000。

總的來說是個皆大歡喜的局面。

就在大家捏著厚厚的信封商議著晚上到哪邊嗨皮的時候,有個人卻不是那麼開心。

這個人就是黃浩然。

經理沒撈到就算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可是憑什麼讓剛來的杜貞當後勤部主管啊?

9號爆倉也是因為事出突然,他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杜貞確實有功勞,但也是靠大家的努力啊,要不然憑他一個人就能完成任務了?

想他黃浩然來公司這麼長時間,任勞任怨,不說功勞也有苦勞吧?現在可倒好,把他跟谷海打發到物流組當帶班組長了,而且他還是副的。

還有獎金。

許琳她們都是10000,杜貞也是10000,就連谷海也有8000,就他5000,這是什麼意思啊?

不蒸饅頭爭口氣,一句話,他咽不下這口氣!

所以在拿到紅包之後,別人都走了,而黃浩然則是徑直去找韓義了。

辦公室里韓義正背著肩包準備離開呢,見黃浩然一臉臭臭的找過來了,笑問道:「怎麼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