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難道陣紋的這種變化是依靠世界之力來支撐?想到這一點,李逸晨心神一動,將神魂收入聖戒空間,頓時原本還不斷延伸的陣紋立刻停止下來,然後不斷的收縮起來,見狀李逸晨連忙將神魂再次召回丹田。

世界之力雖然珍貴無比,但對於如今根本無法駕馭的李逸晨來說,與其留著還不如看看丹田的陣紋的演化,而且有了聖戒空間的世界核心,自己的神魂隨時都能依靠修鍊而凝取世界之力,雖然這個過程緩慢無比,但並非無法再累積。

神魂的再次回歸,丹田中的陣紋再次延伸起來,甚至起初的那些陣紋與李逸晨的推演也是大致相近,這更進一步證實了李逸晨的猜測。

推演陣法全貌李逸晨做不到,但如今能看到陣法全貌而尋找闖陣之法那自然就要簡單的得多。

畢竟闖陣還不同於破陣!所謂闖陣,只不過是尋找陣法的生門穿過陣法就行,而破陣則不僅需要尋找到陣法的生門而且還要破開陣法,那難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面對天人階中級陣法,李逸晨自然不想破陣,只想闖過陣法,藉此來磨礪自己的陣道!

不過即使如此,此刻看著一道道阡陌交錯的陣紋李逸晨還是頭大無比!

哪怕陣道天賦了得,又有著術道天的陣法篇理論支持,此刻面對著這等級別的陣法,李逸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推算。

不得不說,世界之力的確是一個好東西,就在李逸晨快要推演出生門之際,丹田中的陣紋卻已經完成了陣紋的推演而停止下來!

接著在陣紋之中又出現一個又一個的腳印,而這些腳印正與李逸晨之前所推算的生門之路一模一樣。

還有這功能?對於原本丹田中的陣紋能衍生出推演陣法的能力李逸晨已經吃驚不已,如今卻發現這傢伙不僅能推演陣法居然還能有破陣的能力?

不過李逸晨接下來發現在破陣的這個過程中,對於世界之力的消耗卻比推演陣法的時候要更大得多,現在神魂中世界之力的消耗起碼是之前的三倍不止!

而且這個過程大約持續了半炷香的時間,當腳印走到某個區域之後便直接停止下來!

如今有了陣法全貌又有了破陣的腳印,李逸晨再推算起來自然就更加輕鬆了,心裡默默一番推演,李逸晨便知道最後一步腳印乃是已經馬上臨近陣法的生門之處!

而腳印停在這裡的原因不是無法繼續推演下去,卻是因為自己的神魂內的世界之力幾乎已經消耗一空,估計是無數再支撐這種推演。

果然,片刻之後,沒有世界之力支撐的丹田陣紋快速的收縮起來,眨眼功夫又恢復到最初的那幾條紋路的模樣,但李逸晨此刻卻在那些紋路中感受到幾分世界之力的氣息。

顯然在剛才推演的過程中,這些陣紋在藉助世界之力的同時,也吸引了一些為已用。

也就是說,其實這個過程世界之力只是從神魂轉入神魂腳下的陣紋,如此來看,自己似乎也沒有什麼損失。

現在雖然丹田中的陣紋回歸常態,但無論是陣法全貌還是闖陣步伐卻已經完全融入李逸晨腦海之中。

而接下來李逸晨也並沒有繼續立刻闖陣,而是認真的思考起每一步的含義!

畢竟與單純的闖過陣法相比起來,李逸晨更看重的是對陣道的理解,而且這種對於天人階中級陣法的理解,對於如今的李逸晨來說對於他陣道的提升絕對大有好處。

「我去……那小子不會是傻了吧?」

「難道他打算通過這樣的方法把陣盤的力量消耗完嗎?」

當然這一切的變化也僅僅只有李逸晨一個人知道,雖然無論是丹田中陣紋演變的過程,還是此刻他自己去領悟其中的奧義,他的手上絲毫也沒有停止過,仍然不斷周而復始的刻畫著晶玉來對抗陣法所帶來的壓力!

畢竟自己領悟陣道的過程受到外部的重力干擾,肯定不會是一個愉快的體驗。

而這一切落在旁人的眼裡,李逸晨卻就是一直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不斷的刻畫著晶玉對抗著陣法所帶來的壓力。

而這一站就已經三天過去!

在這個過程中,可以說來闖陣之人起碼也有數百之多,而那些闖陣之人當發現自己沒有機會之後,大多都灰溜溜的退了出來,畢竟想要通過第一輪的預選,闖陣並非唯一途徑,若是闖不過,那麼自然要把時間用到別的地方!

像李逸晨這等一站就是三天的行為,實在令人有些看之不透!

原來是這樣!不過在三天之後,李逸晨似乎對陣道又有所精進,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之後,眼神不再如同之般的那般獃滯!

既然想明白了,李逸晨自然要開始闖陣,不過當李逸晨停止子布下陣法來對抗四周的重力之際,此刻又對闖陣已經胸有成竹,當重力加身之時,李逸晨卻又有著另外一種感受!

似乎自己的肉身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這種壓力了!

於是,李逸晨突然覺得好像自己利用這個機會磨礪一下肉身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反正如今自己闖過此陣能有一萬的積分,再加上之前的七千積分,想要通過這一輪的篩選,那絕對是已經綽綽有餘,既然如此,又何處急於一時?

想到這裡,李逸晨甚至有些後悔,自己沒有從一開始就利用這份重力來磨礪肉身,而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陣道之上…… 不滅霸體訣運轉起來,雖然重力所帶來的壓力令李逸晨彷彿泰山壓頂,但此刻他依舊努力的挺直著自己的脊樑!他知道在這樣對抗的過程中,自己肉身的潛力才能被慢慢的激發出來。

力量不斷的加劇著,李逸晨額頭很快便滲出汗珠,但這一刻李逸晨卻不再把手中的晶玉扔出去,而是仍由著這股力量的壓迫,時間不斷的流逝著,李逸晨不僅全身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濕,身上肌肉更是不規則的跳動起來。

「他……他……這是在藉助陣法之力淬鍊肉身嗎?」

三個時辰過去,看著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倒下的李逸晨外邊圍觀眾中終於有人醒悟過來!

「他不會是瘋了吧?什麼時候不能修鍊?居然浪費現在的時間來修鍊?」頓時立刻有人跟著驚呼起來。

能出現在這裡的各家弟子除了有著卓越的天賦之外,肯定也與他們的刻苦密不可分,可是哪怕他們之中也不乏修鍊狂人,但卻誰也沒有動過在這個時候修鍊的念頭。

整個預選一共就五天的時間,大家都在拼著命的去賺取積分,可以說現在的每一刻都關係到能否進入下一輪,從而得到進入遠古秘境的資格,誰會捨得這樣浪費?

但李逸晨卻彷彿聽不到他們的話一番,此刻臉上反而流露出一股十分享受的神情。

重生後唐依又虐渣了 隨著修為的提升肉身之力也在不為的提升,如今能給自己肉身帶來壓力的機會已經不算太多,這樣的體驗自然也隨之越來越少。

此刻全身的肌肉雖然都在不規則的跳動著,但李逸晨卻能感覺到肌肉的第一次跳動彷彿都能給自己帶來一絲新的力量,而李逸晨更清楚的是,只要自己能一直堅持到身體承受的極限,再挺下去,突破極限后,自己的肉身之力將會應來一場真正的質變。

所以雖然身體已經種不堪重負的感覺,甚至連意志也在這股力量的摧殘下變得有些模糊起來,但是李逸晨憑著心中的執念仍然令自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哪怕腰在巨大的壓力下有時會彎下去,但李逸晨也會憑著驚人的毅力慢慢的再次直起。

四個時辰……五個時辰……十個時辰……

哪怕李逸晨一副隨時都可能倒下的樣子,可是他最終卻一直站在那裡,如狂風中的柳絮,隨風飄搖卻又不離其根。

四周圍觀之人來來去去,自然不可能有人一直守在這裡,畢竟大家都要忙著去賺取積分,但陣外收取積分的那個黑袍人可是一刻也不曾離開,看著李逸晨這般堅持心中也是暗暗震驚!

對於這個陣法他自然是清楚無比,不要說只有養魂境後期的李逸晨,哪怕是天人境初期的強者重力區域也難以支撐這麼久的時間!

他知道李逸晨能堅持到現在除了本身修為精純之外,更重要的是內心強大的毅力!

而對於一名武者來說,這樣的毅力有時候往往是比修為更令人恐懼的東西!

還好是個武痴,否則這樣的人進入遠古秘境,還真可能會是一個極大的變數!

不過此刻那黑袍人又在暗暗的慶幸著!畢竟大家原本有五天的時間去通過各種手段賺於積分,但眼前李逸晨卻花了快時間在陣法之中,如今距離預選結束還有半天多的時間,在他看來,李逸晨已經根本不可能再賺夠相應的積分了,如此一來,李逸晨自然也要被規則攔在預選之外!

呼……就在此時,陣法中的李逸晨彷彿已要達到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忍不住一聲尖銳的長嘯從喉間喊了,雖然被陣法所隔絕而沒有半點聲音傳出來,但是在外邊卻能清楚地看到李逸晨全身的關節正在不斷的起伏著。

當然此刻若是有人在李逸晨身邊一定能起到,關節的起伏之際正伴隨著一聲聲如同炒豆的脆響,同時李逸晨全身的肌肉也停止了之前的抖動!

突破極限了!足足半個時辰之後,這一切才徹底結束,雖然重力依舊存在,雖然依舊能感覺到巨大的壓力,但此刻李逸晨卻發現這股壓力卻已經不如之前那般令自己難以承受!

李逸晨知道這應該是自己的肉身之力已經又一次突破極限!

原本自己的內身之力就已經達到養魂境後期的巔峰,如今再突破豈不是已經達到天人境初期了?

心中雖然有所猜測,但身處陣法中李逸晨此刻卻沒有條件去測試一番!

不過如今肉身之力已經突破,雖然此刻陣法的重力依然能給李逸晨帶來巨大的壓力,但是李逸晨知道,肉身想要繼續突破還需要更多的積累,所以現在留在陣法中也沒有什麼意義。

微微估算現在距離預選結束時間已經所剩不多,現在自己自然也應該出去了,不過早在因為丹田陣紋的原因,自己甚至已經摸清楚了闖陣之路,只要拿下那一萬積分,那麼通過這一輪的預選自然也不存在什麼難度。

原本只是想感受一番天人階中級陣法的李逸晨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丹田陣紋居然會有這樣的功能,雖然由於世界之力的不足並沒將出陣之路完全推演出來,但已知陣法全貌的李逸晨相信到了最後一步,自己完全可以自行推演。

心中有了主意,李逸晨當即向前邁了出腳步,雖然四周重力依舊,但因為肉身之力的突破對於如今的李逸晨來說到也不再是那麼的難以承受!

一步邁出,身上壓力頓時減弱許多,再一步,壓力再減!

作為一個在陣法中一呆就是四天的人,李逸晨一舉一動自然也受到陣外收取積的那個黑袍人的關注。

感覺李逸晨終於動了,那黑袍人也一下子來了精神,到不是擔心李逸晨真能闖出陣法,只不過是好奇像李逸晨這般奇特之人會有怎樣的舉動。

不過當他看到李逸晨一連邁出的幾步臉色不由微微一變!

雖然他的陣道還未到天人階中級的地步,但是對於這個陣法,他卻是得到師門長輩的指點,哪怕不能理解其中奧義,但卻也知道如何安全出陣!

此刻看著李逸晨每一步都踩在正確的位置,剛開始一兩步,他還覺得李逸晨是運氣好,但當李逸晨一連絲毫不錯的走對五步之後,他顯然也意識到,李逸晨靠的並非運氣,而是本事!

無論這份本事是李逸晨的陣道真已達到這般造詣,還是李逸晨如同自己一樣,事先已經知道此陣的闖陣之法,但此刻他卻不由擔心起來。

當然此刻的李逸晨卻是完全不知道他的想法,腳下不斷在邁出步伐,每一步之後所帶來的不同感受令李逸晨不斷加深著對陣法的體會!

七步之後,重力消失,李逸晨頓時感覺自己彷彿置身一面火海之中,四周一道道火浪如同地火核心一般,無盡高溫彷彿瞬間就能將人焚化!

不過這樣的溫度雖然令自己也覺得有些難受,但短時間內到也能承受!

不過此刻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面對著高階陣法僅僅精通陣道那是完全無法破解的!

因為無論之前的重力還是此刻的火海雖然都是由陣法凝結而成,但卻也是真實的存在,如果沒有一定的修為,就算知道破陣之法,也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量!

不過微微的感慨之後,李逸晨又繼續不斷前進著!

火海冰川、沙漠狂風、電閃雷擊……能被評為天人階中級陣法又豈會只有那些簡單的手段?一路走來,哪怕早已知道闖陣之法,李逸晨心中也是暗驚不已!

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認,若非丹田中的陣紋演化,自己真的一步一步走過來,估計就算能走到那些幻境中,估計也會和當初在重力區域一樣,就算勉強有手段支撐著,但在那樣的陣法的壓力下想要尋找出正確的出陣之路卻也不是李逸晨如今能夠做到的,這與陣道沒有完全直接的關係,更關乎到一個人的修為!

不過好在有了丹田陣紋指引,穿過各種之後,李逸晨終於走到當初陣紋的最後一步!

如今雖然再無半點壓力,但四周一片荒蕪之中有的只是一片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大漠,以及還有一隻不斷在頭頂盤旋著飛來飛去的沙雕。

這怎麼可能?一切說起來雖然繁瑣,但事實上李逸晨僅用了數息的時間便走到了這裡!

看得外邊那個黑袍人雙目大瞪,這速度哪怕是自己得到師門長輩傳授估計也未必能做到吧?

不過看著突然停下的李逸晨那黑袍人又迷惘起來,看著李逸晨直接闖到了陣法的最核心之處,黑袍人自然相信李逸晨肯定是精通此陣,按道理說現在的李逸晨應該是馬上闖出陣來然後領取一萬積分啊!

可是這傢伙停下來幹什麼?想到某種可能,黑袍人的目光不自覺的掃向此刻還盤旋在李逸晨頭頂上的那隻沙雕。

不過黑袍人又哪裡知道,李逸晨所得到的指引僅僅只是到這裡,而如今雖然只差最後一步,但天人階中級陣法何其的複雜,哪怕僅僅只有最後一步,要李逸晨來推演出結果,在也絕對不是一蹴而就之事!

不過雖然無法做到絕對精細,但憑著對陣道的天賦,此刻李逸晨的目光還是不由自主的抬頭望向沙雕,似乎想要闖過陣法,應該與這隻沙雕有關!李逸晨心裡暗暗的想著…… 殯儀館。

“遺體火化正式開始。”敖炎接過火化手續檢查無誤,看着眼前哭成淚人的家屬,出聲問道:“家屬可在爐前觀察廳瞻看火化進程,需要現場送別嗎?”

“不用了。”家屬拼命搖頭。

敖炎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他從業幾十年,沒有幾個家屬願意親眼見證那前幾日還有血有肉或者活蹦亂跳的親人變成一堆骨灰的過程……

沒有難解的深仇大恨,一般人都沒辦法對自己這般殘忍。

“請稍等。”敖炎說道。

砰!

他轉過身去,關上了操作間那鐵跡斑斑的厚實大門。

敖炎並沒有打開面前這臺燃油式火化機的開關,而是伸手打開了火化爐的鐵門,任由那具新鮮的屍體裸露在自己的面前。

他雙手握拳,雙瞳突然間變成了赤紅色,仿若烈火燃燒。

他的臉頰上面出現一道道烙印般的銘紋,身體四周有霧氣蒸騰。

然後猛地張開嘴巴,一條火龍從口腔裏面噴射而出。

「控火術!」

轟!

火龍衝進焚化爐躺着的屍體上面,瞬間將其焚燒成爲一團灰塵。

“呼!”

敖炎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聲音。

“舒坦!”

敖炎也是龍,是火系龍。

他和敖夜一起乘坐星碟逃離龍王星,最終墜落在兩億多年前的地球。敖炎的心火很旺,所以每天都想要發火。又因爲發火的時候破壞力驚人,於是被龍王敖夜打發到了殯儀館做焚屍匠。別人燒屍用電,敖炎燒屍靠自己噴火。

於是,在多年的工作歷程中,敖炎獲得了堪稱輝煌的榮譽:年度最敬業工作獎、年度最節能省電獎、年度燒屍最快員工獎、十年燒屍最多成就獎、年度燒屍先生、燒屍大師……

他在平凡的崗位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績。

當然,敖炎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驕傲。甚至很多時候還覺得日子有些無聊。

敖炎伸手虛空一抓,那火化機裏面的骨灰便聚攏一團,然後他伸手一甩,便將其灌進了旁邊早就準備好的骨灰盒裏。

乾脆利落,動作行雲流水,充滿了力量和美感。

敖炎這才關上火化機的艙門,扭開電源,任其乾燒了幾秒,然後關上機器。

這是爲了掩人耳目,在他數十年的工程歷程中,也不是沒人懷疑他的工作效率……因爲他的工作效率實在太高,燒起屍體又快又好。

最重要的是,實在是太省電了。

他可以省油省電,但是不能完全不用油不用電,那樣的話,怕是又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收拾了一番工作間,然後捧着骨灰盒出去,將其交給門口等待的家屬:“請節哀!”

“謝謝!”

家屬接過骨灰盒,哭哭啼啼的朝着遠方走過去。

敖炎關上操作間的鐵門,準備回去洗個澡換身乾淨衣服。

“哼,館長又把這麼重要的活交給他了,怕是沒少拿別人的油水吧?”

“人家是單位先進人物,咱們可得好好向人學習……”

“怕是今年的勞模又是他,他可比咱們多燒了好幾十了……好幾千塊錢的獎金咧…..”

——

廊道上面,幾個老頭子對着他的背影指指點點。他們都是殯儀館的司爐工人,可是自從敖炎來了之後,就沒他們這些老頭子什麼事了。大部分的活計被敖炎幹了,大部分的屍體被敖炎燒了……關鍵是人家幹得又快又好,深受館長的看重和信任。但凡單位裏面能有的榮耀,幾乎全都堆砌到他一個人身上去了。

能不遭人嫉恨?

敖炎置若罔聞,面無表情的從他們身邊走過,打開單位分配給他的小套間,然後脫掉身上那灰樸樸的工作服,露出一身可以媲美世界健美先生的肌肉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