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雪松正在暈眩中判斷著,視線中卻突然出現龐大黑影,他還沒反應過來便被一腳勁踢誇張地飛踹到地上!

全身骨頭散裂般地劇痛,腦中一片慘白……雪松慘叫著,驚恐萬狀地掙紮起來。

「看來也沒什麼本事嘛!」 盛夏綻放 大漢們鬨笑著圍了上來,其中一個大漢粗暴地踹雪松一腳,這樣說道。

屈辱、不甘……但雪松能做的只是忍痛稍微直起腰來。

「會點小法術就來唬我,啊?小崽子!」大漢兇惡地大吼著,繼而狂笑起來。

好痛……

「……請……放過我吧!」雪松強忍著屈辱求饒起來。

這下子,整群大漢都得意地大笑起來。

「放你回去,你以為我們有這麼蠢嗎,小子?」其中一個像是頭目的大漢不為所動地大吼,其餘大漢也紛紛鬨笑起來。

怎麼辦?雪松努力地想支起身子,但劇痛使他不由自主地倒下來。

完了……拜託了,無論是誰,快來人來救救我吧……他絕望地想著,繼續試圖直起身來。

「喂!」奇迹般地,一把聲音從稍高處傳來,「這算什麼?也太難看了吧?」

「還有同夥嗎?」大漢們不耐煩地轉移了視線。

雪松的頭腦稍微清醒了一點,他稍微抬起頭來,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林坡間現出一個略顯矮小的身影。

一個比起他要略矮小的……光彩奪目的美少年。

形貌尚小的少年不屑地俯視大漢們,精緻可愛的面容滿寫自信冷靜。

「喲,現在的小鬼還挺囂張的嘛?」頭目粗鄙地冷笑起來,抬頭瞪著這矮小的少年。

少年也冷冷翹起了嘴角,他那夜色般沉黑的大眼睛就像深潭,閃動著幽秘的微光:「誰才囂張呢……明明一個個都長著有礙觀瞻的臉,存在本身就是為了說明什麼是下流齷齪的不-入-流角色……」

「臭小子你再說一遍?」頭目暴怒地大吼起來。

「誰才囂張呢……明明一個個都長著有礙觀瞻的臉,存在本身就是為了說明什麼是下流齷齪的不-入-流角色……」另一把愉悅開朗的聲音重複了美少年的話,林蔭中一位高大點的俊秀少年探出身子,「哈哈哈,我記憶力不錯吧?哎呀,我真搞不懂了,為什麼有人愛聽別人罵自己呢?不過既然你愛聽,那我也說好了——

「你們這些傢伙真是連呼吸都在污染環境,快進監牢度過你們的無聊餘生吧!」

強盜們咆哮著行動起來:「你們以為自己算什麼?」

「那你們又以為自己算什麼啊?」不耐煩的女音隨即傳出,兩個窈窕身影出現在少年身側,其中高挑的美少女充滿王者氣息地俯視強盜,「滾吧。」

強盜的風之刃直襲而去,另一位黑髮的美麗少女只是瞥了強盜一眼,灰煙爆現,風刃頃刻消失不見!

強大,甚至有幾分妖異……這是雪松對這四個少年少女的初印象。

「我覺得我們還是該報上名號,省得麻煩。」黑髮美少女說著,望向最早現身的少年。

黑髮黑眸的少年陰冷地微彎了眼角:「也對。我是哈登·特斯拉——『屠神者』。」

「什——『屠神者』?」強盜們震驚地僵住,難以置信地瞪著四人。

「哎呀,他們不信。」愉悅開朗的少年輕鬆地說,「哈登,你的樣子不像強者吧?哈哈哈哈……」

「閉嘴,傻瓜伊凡!」黑髮少年不悅地說完,冷笑著打了個響指,「這種小角色不嘗點苦頭是不會乖乖退場的……」

濃黑的煙氣隨之從林間湧出,瞬間變化成猙獰的怪物,分為數股直撲而下!

「快跑,是『屠神者』!」強盜們倉皇四散!

「無聊。」黑髮少年不屑地嘖了一聲,煙氣瞬間消散。

「……謝謝你們!」雪松掙扎著爬起來,慌忙感謝道。

黑髮少年斂了那令人畏懼的笑意,又冷淡地望向他:「你這傢伙沒本事還敢亂跑……」

「哈登,別這麼沒禮貌嘛!」愉悅的少年首先從矮坡上輕盈躍下,用他充滿愉快神色的明藍眼睛打量著雪松,伸出手來,「幸會,我是位偉大的『馭獸使』!」

「自稱馭獸使但連一隻老鼠都不能操縱的白痴,海參腦袋的伊凡。」黑髮少年輕鬆躍下,帶著嘲笑意味地插嘴。

「你夠了!」伊凡不滿地瞪他一眼,又和善地注視雪松,「這傢伙就是這樣,凈會說不好聽的話……他是哈登,人比較壞可以不理他。」

「把你的話收回去,蠢材伊凡!」哈登也不樂意了。

「我拒絕!」伊凡一本正經地說著,又對雪松微笑,「我是『奇迹之子』伊凡·希洛,你可以叫我伊凡。」

「希洛!你認識……」

「如果是問帕麗斯·希洛,她是我的大姐,」伊凡說道,「不過我們不一樣,沒有加入義軍。」

「啊,是你的姐姐……」聽到馭獸使的名頭時還多少有點不安,但這下雪松放下心來了。

「這是我的二姐,泰雅·希洛。」伊凡替雪松做了介紹,他指的是那位高挑的美少女。

「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是帕麗斯大姐的委託人,」雪松急忙表明身份,「謝謝你們!」

「別客氣啦,是大姐的朋友就更好說了。」泰雅愉快地笑著說。

另一個黑髮美少女也沖他和善地笑:「初次見面,我叫賽莉娜。」

「你們好……我叫周雪松,我想去塞佩羅斯城。」

「你要去塞佩羅斯?就憑你這能力,找死?」哈登用他那黑眼睛不感興趣地冷漠注視雪松,問道。

「……哈哈哈……」雪松感覺到,這個比自己還矮一點的少年與其可愛外表相反,絕對不是好相處的人。

「哈登,別這麼凶嘛!」伊凡歡快望向雪松,「你叫雪松對不對?要去塞佩羅斯的話,我們一起走吧!」

「真的?謝謝!」雪松大喜過望。

「又一個蠢材,我們可虧了。」哈登傲慢地說,「伊凡,我們中有你在就已經很辛苦了,現在你還帶一個笨蛋……這一路上最辛苦的可是我。」

「你瞧不起人?我可是最偉大的馭獸使,而且我會引發奇迹!」伊凡不以為然地搖著手指,「偉大的人總不能被庸人看出偉大之處……」

「拉倒吧!」哈登不屑於爭論,只是冷淡地注視雪松,「喂,你剛才是不是沒聽清?我是哈登·特斯拉——『屠神者』!」

「啊,我會記住的——你一定很有名吧?這幾天要麻煩你們了。」雪松點頭,開心地伸出手。

哈登一臉不可思議地瞪著他。

「哎呀呀,沒反應。」伊凡驚異地微笑起來。

「怎麼可能!你難道是從外星來的嗎——」哈登惱火地揪住他的衣領,卻突然訝異地一頓,放開他,「原世人……」

「你怎麼——」雪松大驚,「為什麼……」

「別驚訝,」伊凡熱心地替他整整衣領,「我們曾經去過原世,所以感覺得到你的不同。」

「你們居然——」雪松更驚訝了,「你們可以幫我回……算了,我被派了任務,還是先呆著吧……」

「我們老師帶我們去原世中國玩過,」泰雅開始回憶,「我們去過S城、L城、X城……」

「啊,我覺得S城不錯,挺好玩的。不過妖怪好多,弄得我們不敢亂逛。」伊凡也說道。

「妖怪?」雪松震驚了,「S?」

「是啊,畢竟是『經由院』的重要分部之一,當然……喂,沒搞錯嗎?」哈登困惑地望著雪松,「我以為你是中國人,你不是嗎?你還問我們?」

「什麼啊,我是中國人沒錯……你說什麼院?」雪松比他還困惑。

「『經由院』,」賽莉娜解釋道,「是中國妖怪的官方組織,同時也算是魔法的管理部門。它是由神界與妖界達成協議后組建的、專門規範妖怪行為的管理部門。據說『經由院』就是由協議中『妖怪的一切行為都要經由規範,妖界一切的事務都要經由管理』的共識而來。」

「真的?」雪松驚訝地睜大眼。

「這些先不管,你到底是怎麼來白世的?」哈登猛然發覺偏題,於是繼續問。

雪松猶豫了一下,還是老實地把遭遇說了一遍。

「你完了。」哈登簡要地表達了他的意見。

「有點人情味好不好!」伊凡聽完,睜大了他的藍眸,「不得了啦,雪松!你不該亂跑的,你知道艾莉西亞是『經由院』的學徒嗎?能找到你的話她肯定會保護你的。」

「唉,我也不想——說起來,你們知道賀……是賀什麼先生來著……」雪松努力回想昨晚聽見的老鄉的名字。

「賀岩枋?」哈登脫口而出。

雪松眼睛一亮:「對!看來他真的很有名?」

「對,白世最有名的中國人,但我告訴你——我不喜歡他!」哈登露出厭惡的神色,「倒是你,還『無色將軍』……你知不知道你麻煩大了?」

「當然知道,倒霉啊!」雪松嘆氣。

一邊交談一邊行走,五人已來到鎮上。等他們進入餐館后,哈登才懶洋洋地為雪松解釋:「簡單來說吧,我們知道的世界有原世、星空的藍世、蒼穹的白世、黑水的玄世、和赤土的赤世五個,五界魔王是指原世謀略之王無色妖童、藍世強權之王破滅星君、白世厄運之王蒼穹女帝、玄世動.亂之王黑水柔妃和赤世災害之王赤土龍皇,每個魔王都有侍衛、將軍兩個心腹,在心腹之下各自有魔軍,比如破滅星君的部屬有十八星將,黑水柔妃的部屬是玄秘十二使徒,赤土龍皇的則簡稱五龍魔的魔龍王騎士,蒼穹女帝的……哎你們覺得會不會是最不能看的?好像就是跟別的魔王手下討過來拼湊的吧?」

「你也別瞧不起女帝,這是成分最複雜的魔軍啊。」伊凡搖搖頭。

哈登也沒再糾纏這問題,又繼續望向雪松:「魔王的實力排序被認為是妖童、星君、女帝、柔妃、龍皇遞減,而「侍衛」、「將軍」這五對心腹中是侍衛強於將軍,同級別比較又是『無色』強於『繁星』,『繁星』強於『蒼穹』,以此類推。你說你是無色將軍,那就不得了了,五界中只有六個魔族比你強。」

「我沒說謊……」聽出哈登的嘲諷意味,雪松慌了。

「我們知道,這可不是能開玩笑的事。」伊凡點頭,又同情地說,「不過……來到這邊,你得看看我們執掌厄運的的白世魔王——『蒼穹女帝』想怎麼處置你了。」

「可我不是魔族啊!」雪松驚慌地放下叉子,「我家boss跟女帝關係不好吧?我和我朋友該怎麼辦?」

「自求多福。」哈登理所當然地說。

「我看你就順道跟著我們修行一陣子吧。」伊凡一邊開懷大啖,一邊說道。

「可以讓我馬上變強嗎?」

「如果你用幾天時間就變成大法師,那讓我們這些從小就學魔法的人情何以堪啊!」泰雅爽朗地大笑,「頂多就能讓你的反應快些、頭腦靈活些,也就是遇上敵人時有命逃走的程度吧。但對你來說有基本功也不錯了,魔法也是要循序漸進地學的。」

雪松有點失望地點點頭:「那,是怎樣的修行?」

「吶,吃飽睡足后再提吧?」伊凡無視他認真盼望的神情,用手指著滿桌的美食,「魔法師!首先要精神飽滿!所以修行第一點——吃飯!」



「這些修行……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啊……」雪松有點無奈。

午飯後他們稍作了休息,然後在小鎮最骯髒的地方「散步」。

哈登他們的興趣似乎是從各式人物的口中搜集怪談、傳聞,雪松的任務則是觀察任何一個路人並判斷其職業、好壞與實力。

不過雪松覺得,單純就哈登來看,他的目的可不只是聽故事。

身邊帶著伊凡這樣一看就非常天真單純的跟班(雖然雪松自己也沒有資格這樣說別人)和兩個漂亮女孩,哈登也明白自己一行人在犯罪率高企的地方晃蕩有多危險吧。不過,哈登貌似很期待被尋釁……是期待著炫耀的機會嗎?雪松在心裡想,什麼時候自己也能這麼強就好了——等被小混混找麻煩時突然變臉,除惡鋤奸……

……等等,先別做白日夢!他把自己的思緒拉回來,繼續進行觀察判斷。

其實,雪松正在觀察判斷著的是哈登他們四人才對——他們的氣質太異常了。

哈登的話,他的言行一看就知道不好欺負了;

伊凡呢?他看起來比雪松稍大,與帕麗斯大姐一樣有著褐色鬈髮和明藍色眼睛,神情間愉悅滿溢。雖然鼻子有點翹,但他可說得上清秀。不過說到他的服裝就……淡藍色的名貴絲衣,貴族一般的浮華風格不像旅行者。

而泰雅,大約十五歲的她身材高挑、容貌秀麗高貴,與帕麗斯大姐確實挺像的,但她過肩的長發卻呈現自然的紫黑色。儘管是位擁有貴族般氣質的美人,她那服裝卻不太合乎常理——黑色薄裙上奇異地纏繞著蔓藤一般的銀色細鎖鏈……女魔法師也許就該有點與眾不同的著裝風格吧。

嗯……看來最正常的是那位叫賽莉娜的美少女了。她有著秀麗的黑色長鬈髮,帶著慵倦之美的容貌,身著淺灰色的秋裙。

「我跟你說哦,雪松。」伊凡轉頭跟還在觀察發愣的雪松說,「這樣的修行是很有用的——不過這不是好孩子會用的方法,實力不夠的話會短命的……所以,有我們在,你就好好利用這次機會吧!」

雪松點頭。

「好了,我們再去魔法商店走走。」哈登深感無趣地斜瞟一眼窺伺他們的小青年,說道。

修行之一,鑒識魔法道具。

但果然——

「客人真有眼光,這可是海魔龍鱗甲做的護肩……」

「假的,是硬化巨龜甲塗上釉質藥水做的,價格至少有六成水分。」

「這……」

「周雪松你仔細看好了,這件魔石項鏈上鑲的只是『火炎鷙』的膽結石而已,不是真的上品魔法紅寶石。先不管店家是被騙了還是故意的,要是哪個傻子買了,得至少虧了……嗯,至少九千八。」

「啊……」

在徹底地鑒別了全店商品后,哈登心情暢快地回頭,得意地對目瞪口呆的雪松說:「優秀的魔法師不會被水貨騙到。」

雪松信服地點頭,繼續用那本「贈送」的魔法手冊比對各種道具。

「你也有這個啊!」哈登順手搶過他的手冊,隨便翻了幾頁,「切,這麼官腔根本不實用嘛!不能做批註……瞧我們的!」

雪松好奇地接過哈登的魔法書,翻了起來。

哈登的書上記滿了各種「實用的」批註,那似乎全是他隨手錄入的。這書上也有魔法師的簡介,那上面的批註極富哈登的個人風格,充分反映了他對同行的看法:

(照片)韓風:傻子(照片)何其慧:小屁孩

(照片)江雪鶴:路人甲(照片)秦月明:路人乙

(照片)帕麗斯·希洛:酷……

簡介的最後一行是雪松,那照片明顯是上午拍下的。而哈登的批註是:笨蛋。

哈登這人真的不太好相處……雪松默默地把書還給了他。

「該走了,又到了吃飯的時間了喲!」伊凡歡快地說。

「吃飯……不趕路嗎?」雪松困惑地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