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雲千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雷劫,這已經不能稱為雷劫了,應該是雷罰,懲罰逆天之人的恐怖雷劫。

這的確是天道對蒼天界眾生的懲罰。

武凌天以天罰之眼溝通了蒼天界的世界意志,天罰之眼是天道對眾生的監控,即便武凌天已經掌控了天罰之眼,可天罰之眼一出,還是引起了玄黃界天道的注意,降下恐怖雷罰,要滅殺蒼天界的眾生。

「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雷劫出現,難道蒼天要毀滅我們嗎?我們做錯了什麼。」

蒼天界無數大能在雷罰之下顫抖,那股毀滅的氣息讓他們感到無助,內心不甘咆哮。

蒼天界的世界意志在這股雷罰之下也是感到了危機,世界意志試圖驅除雷罰。

而雷罰是玄黃界天道對蒼天界眾生的懲罰,在天道面前,蒼天界的世界意志是那麼的渺小,只能臣服。

武凌天是渡劫之人,雷罰的恐怖已經超過了當初他成就先天生靈時所引出的天罰,這雷罰足以毀滅蒼天界。

「天道,你想要滅殺我,沒那麼容易。」

武凌天覺醒了先天混沌青蓮道體,一身力量已經堪比蛻凡五重天涅槃境界的大能。

轟隆一聲。

一條恐怖的雷龍從雷雲中咆哮而出,朝著補天仙宗衝擊而下。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快跑。」

雷龍的威勢太可怕了,死亡的恐怖讓補天仙宗的弟子不顧一切的選擇了逃走,雲千鶴此時也已經沒有了阻攔之心,他也不敢逗留,選擇了遁走。

雷龍衝擊在封天大陣上,封天大陣如同玻璃一般,瞬間破碎,那些來不及逃走的弟子直接淹沒在了恐怖的雷霆之中。

武凌天搖身一變,化為了百丈巨人,頂天立地,抓起陳北斗等人,第一時間將他們扔了出去。

「你們趕緊離開此地。」

「真武師弟。」

只見武凌天一拳轟擊在雷龍上,雷龍轟然炸開,武凌天那恐怖的神魔之軀亦是被炸開,血肉被磨滅,金色的骨頭都露了出來,雷霆繚繞,傷勢卻是眨眼便恢復如初。

雷霆化形,化作恐怖的神獸,有雷龍,雷鳳,雷麒麟,雷雕等等諸多神獸,每一隻修為都極為恐怖,堪比入聖六重天的半仙大能,戰力更是遠遠超過了普通的入聖六重天半仙大能,相當於各個都是至尊天驕級別的半仙大能。

「戰。」武凌天怡然不懼,戰意沖霄,打出一道混元無極印,恐怖的手印擊中一頭雷龍,將其身軀磨滅。

陳北斗等人都退出了百萬里之外,百萬里內的一切生靈都遭受了毀滅性的攻擊,大地山河破碎,無數生靈滅絕。

「雷劫化形,各個都是神獸,堪比至尊天驕,太恐怖了,真武師弟怎麼會引來這麼恐怖的雷劫。」

「真武師弟是少年至尊,他的潛力之恐怖恐怕已經超過了普通的少年至尊,已然對天道產生了威脅,天道必然是想要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所以才降下如此恐怖的雷劫。」

「是啊!真武師弟的潛力萬古難出,他是萬古至尊,無人能夠出其左右。」

煉霓裳一雙美目緊緊盯著那接天連地的恐怖雷霆,嬌軀都在顫抖,心中只能默默祈禱,「小男人,你千萬要挺過去,你是少年至尊,一定能夠度過此劫的。」

「蒼天無道,我天元宗屹立十幾萬年,如今卻是毀於一旦。」

「我絕情仙宗毀於我手,我愧對列祖列宗。」

。。。。。。。。

除了補天仙宗外,附近的幾個大宗門也是遭到了雷罰的洗禮,遭受滅門,只有少數人逃過了此劫,各個都哀嚎痛心。

蒼天界的無盡虛空之中,太陽星中,一尊恐怖的身影睜開了目光,雙眼如同一輪大日,眼中透露出一股喜色。

「蒼天界的世界意志竟然變得薄弱了,機會來了。」

這尊恐怖的身影正是帝一,他進入蒼天界后就進入了無盡虛空,找到了蒼天界的太陽星,企圖奪取太陽星中的太陽本源之力。『

蒼天界的太陽星即便無法與玄黃界的太陽星比擬,可依舊恐怖,因為其中蘊含著蒼天界的世界意志,帝一隻能用水磨工夫來竊取太陽星的本源之力。

十年時間,他都沒能取得一絲進展,沒能竊取到太陽星的本源之力。

此時蒼天界的世界意志無故衰弱,卻是給他機會,一但竊取了太陽星的本源之力,他的太陽神體就能達到小成境界,小成的太陽神體,那絕對是恐怖的,帝一的修為也變得越發深不可測。 補天仙宗百萬里之外,無數修士匯聚,都目瞪口呆的盯著眼前這場堪稱滅世的雷罰。

而渡劫的武凌天如同先天神魔,硬抗雷罰。

雷鳳橫空一擊,恐怖的雷霆之力轟向他,雷麒麟力量更是恐怖,一腳可踏破蒼穹,朝著武凌天的頭頂踏下,雷狼吞天噬地,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吞向武凌天。。。。。。。,武凌天遭受眾多雷霆神獸的圍攻。

任何一個入聖六重天的仙尊大能,哪怕是真仙臨塵遇到這些雷霆神獸也要隕滅。

降龍無極。

武凌天將降龍無極掌修鍊到了四十九重,四十九條金色巨龍騰空,分別朝著雷霆神獸攻去,這些金龍都宛如活物一般,與雷霆神獸展開廝殺。

一道充滿毀滅性的雷霆轟向武凌天,先天罡氣也難以抵擋,直接破滅,雷霆轟擊在武凌天身上,神魔之軀炸開,血肉橫飛,被淹沒在雷霆中,徹底泯滅。

武凌天遭受重創,肉身的恢復力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傷勢瞬間痊癒,只要他不被瞬間打得灰飛煙滅,他就是不死的。

一頭雷龍張口噴出一道恐怖的雷霆光束,充滿了毀滅之力,轟向武凌天。

踏天八步。

武凌天大喝一聲,腳下出現一方八卦圖,風火冰陰陽五種大成的天地真意融合其中,爆發出恐怖的力量,有著踏破蒼穹之威,一腳踏在雷龍頭顱上,雷龍的身軀瞬間潰散。

一個黑洞出現,將雷龍吞噬煉化。

「統統成為我的養料吧!」

武凌天張開巨口,巨口化作一個恐怖的黑洞,圓滿境界的吞噬真意極為恐怖,有著吞天噬地之威,雷龍,雷鳳,雷麒麟等諸多雷霆神獸紛紛被黑洞吞噬,這些雷霆神獸都是雷霆精華所化,被煉化為了雷水,一滴雷水都有著驚天造化,蘊含磅礴的生機,足以生死人肉白骨,而這些讓無數修士都眼紅的雷霆精華卻是被武凌天煉化為了先天混元真氣。

他開闢出的三百六十五個穴竅之前還空空如也,此時都充斥著大量的先天混元真氣,不斷被擴大,兩里,三里,四里。。。。。。。。九十里,百里。

每一個穴竅都被擴充到了百里,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除非他的肉身能夠再次突破,達到一個更高的層次。

不滅武體已經修鍊到了金剛不壞體圓滿境界,想要突破肉身,還需要創出下一個階段的功法。

「我雖然鑄就了神魔之軀,先天混沌青蓮道體也初步覺醒,可還是不夠,在這恐怖的毀滅之力下,我的肉身依舊十分脆弱。」

武凌天的野心很大,他要鑄就萬古不滅的武體,金剛不壞體雖然強大,卻還遠遠做不到不朽不滅。

「天道,你殺不死我的,你只能成為我成長的養料。」

武凌天化為了一株造化青蓮,造化青蓮輕輕搖曳,一條條粗大的根莖扎入了雷雲之中,雷雲之中蘊含著天道的一絲意志,造化青蓮的根莖一入雷雲就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

靈泉空間:農門長姐俏當家 一隻恐怖無情,冷漠的紅色豎眼出現在造化青蓮上空,正是天罰之眼,天罰之眼射出一道天罰神光,恐怖的天罰神光輕易撕裂了雷雲,企圖吞噬天道意志。

雷罰突變,竟然開始收縮,造化青蓮內,武凌天的先天之魂看到雷雲收縮,頓時感覺不妙,這雷罰是要轉化為天罰了。

雷罰他不放在眼裡,可天罰就不一樣了,他當初可是親身領教過天罰之眼的恐怖,堪稱絕頂的毀滅,一但天罰之眼形成,蒼天界就真的會面臨滅頂之災了,其中的億萬生靈都要被滅絕,甚至他也會死在天罰之眼下。

當初他不死,是因為有遁去的一,給了他一線生機,此時此刻,遁去的一不復,只有融入了遁去的一的先天之魂,他不可能還這麼幸運。

所以他必須阻止天罰之眼的形成。

「以我意志為針,以萬丈紅塵為線,編織命運之網,天道無道,天道沉淪。」武凌天以先天之魂蘊含的神性催動命運真意,一道巨大的紅塵命運天網將雷罰束縛住,無盡的紅塵之力侵染天道意志,讓天道沉淪。

武凌天的意志與天道意志已經不是第一次交鋒,當初降服天罰之眼就已經與天道意志做了一次交鋒,他戰勝了天道意志,鑄就了天罰之眼。

兩股恐怖的意志碰撞,武凌天的意志破碎。

「希望不息,意志不滅,戰意永存。」

殘破的意志再次凝聚,變得更加強大,與天道意志展開廝殺。

造化青蓮的根莖再次扎入了雷雲之中,天道意志被武凌天的意志牽制住,紅塵之力不斷侵染天道意志,讓其沉淪。

天罰之眼也釋放出了它的威能,開始吞噬雷雲中的力量。

此消彼長下,天道意志逐漸衰弱。

「機會來了。」

天道真輪從造化青蓮飛出,進入了雷雲之中,一道道紫光垂落,將衰弱的天道意志束縛住,其中蘊含的吞噬真意將天道意志吞噬,一時間無法煉化,只能鎮壓在天道真輪中,這一道天道意志蘊含著諸多天道法則,武凌天野心勃勃,試圖煉化天道意志,盜取天道法則。

天道真輪鎮壓天道意志,可天道意志乃是天道力量的一種體現,即便衰弱也有無上的力量,恐怖的意志,武凌天企圖煉化天道意志,似乎讓天道意志感受到了欺辱,天道意志化為了一把刀。

所謂天意如刀,無人能夠擋住天意。

天意之刀斬向天道真輪,要將之毀滅。

「不好。」武凌天的先天之魂神色大變,天道真輪可是他的本命至寶,一但受損,那他也必將受到不可逆的損傷。

千鈞一髮之際,武凌天想都沒有多想,先天之魂與天道真輪合二為一,天道真輪中蘊含的諸多真意與混元真意完美融合,一股強大混元神光射出,撞擊在天意之刀上。

天意之刀乃天道意志所化,天道至高無上,沒有任何力量能夠超越天道的力量,而混元之力卻是代表著一切力量的起源,一切力量的終結,囊括了世間的一切,真實存在的還是虛無的,都在混元之中,天道也不例外。

天意如刀,這是一把審判眾生的天刀,毀滅一切,審判眾生,武凌天感覺自己在這一刀下會死。

混元神光破碎,天意之刀斬向了天道真輪,生死一線之際。

凡人界中,真武碑發出萬道光芒。

都市鬼谷醫仙 「武祖顯靈了,武祖顯靈了。」凡人叩拜真武碑,以為是武祖顯靈,而武祖自然就是武凌天了。

一股股精純的信仰之力通過真武碑中殘留的意志傳入了天道真輪中,天道真輪爆發出了更強的力量,與天意之道抗衡。

「這難道是信仰之力。」武凌天與真武碑中殘留的意志相連,知道這些力量是凡人叩拜他而來,那就是信仰之力了,信仰之力蘊含著眾生的意志,眾生意志才是真正的天地意志,可扭轉天地乾坤。

「天道,天意,哈哈。。。。。」武凌天仰天大笑,似乎是在嘲笑天道,目光凌然,「天道,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意如刀。」

天道真輪熔煉眾生意志,化為了一把刀,與天意之刀一模一樣,不過天道意志所化的天意之刀是天道自己的意志,而武凌天意志所化的刀乃是眾生意志之刀,天地意志之刀,兩刀碰撞。

天道意志與眾生意志碰撞,天道的天意之刀破碎,化為了精純了天道意志,數百條天道法則盡數被天道真輪吸收,化為了天道真輪的底蘊。

先天之魂與天道真輪徹底的融為了一體,無法在分割,先天之魂就是天道真輪,而天道真輪就是先天之魂,先天之魂是武凌天的性命之根本,也蘊含著大道遁去的一,天道真輪吞噬了天道意志,又與遁去的一相容,底蘊之雄厚。

天道真輪中的諸多天地真意都在這一刻晉陞到了圓滿之境,就連一直停滯不前的混元真意也瞬間圓滿。

混元真意不屬於天地真意,是武凌天自己的意志,是他的道,以一道掌控萬道,鎮壓萬道,包括命運。

沒有了天道意志,虛空中的雷雲在武凌天眼中就是一團沒有威脅的能量體,仍由他汲取。

與天道意志的交鋒,又吞噬了天道意志,武凌天的意志變得堅不可摧,他相信終有一天,他的意志能夠鎮壓天道意志,一念就可改天換地。

這一場滅世的雷罰結束了,天地一清,可方圓百萬里卻是化為了一片絕地。

「快看,雷罰消失了。」

見到雷罰消失,所有人提著的心終於落下去了,剛才那滅世一幕讓他們心驚膽顫。

「死了,他終於死了。」雲千鶴內心瘋狂的吶喊,以為武凌天已經死在了雷罰之下,在那恐怖的雷罰下,他不認為他能夠活下去。

絕地中,一尊百丈高的巨人站立著,俯視被毀滅的大地,這一幕與當年的天罰降臨何其相似。

一道巨大無形的紅塵天網籠罩百萬里方圓。

武凌天以自身意志扭轉乾坤,調動了蒼天界的世界本源之力,滋養大地,靈氣噴涌,萬物復甦,一團巨大的雷霆精華飛去虛空,電閃雷鳴,降下大雨,滋養大地,這些雨都是雷霆精華所化,蘊含磅礴的生機,驅散了大地中的滅絕氣息。

「怎麼下雨了。」眾人一陣疑惑,可當有雨落到一些人身上時,就有人突破了修為。

「我突破了,我突破了。」突破修為之人驚叫連連。

凡是被雨淋到的修士都得到了一場造化,紛紛動手收取天下落下的雨。

即便是那些入聖六重天的仙尊大能也施展手段收取落下的雨滴,這些雨都是雷霆精華,可是療傷修鍊的至寶,誰會放過這等造化。 武凌天取出了山河棍,將之拋出,山河棍的封印再次被解封許多禁制,變得更加強大。

武凌天藉助山河棍之力,調動山河大地之力,被摧毀的高山再次拔地而起,乾涸的山河也都恢復如初。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武凌天已經擁有了逆轉乾坤之能。

蒼天界中,在無人能夠傷他分毫,哪怕是蒼天界第一人云千鶴也做不到。

一片絕地復甦,引起了諸多大能的注意,紛紛前來查看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絕地會復甦,而且天上降落的雨為何蘊含雷霆精華,這些都是疑惑,讓人充滿了好奇,想要去探索。

「真武師弟。」

陳北斗等人見到武凌天無事,震驚之餘皆面帶喜色。

武凌天縮小身軀,化為了常人大小,誰知煉霓裳竟然不顧陳北斗等人的存在直接撲到了他的懷裡,讓武凌天一怔。

「小男人,我還以為你死了,嗚嗚。。。。。。」煉霓裳瞬間崩潰,痛哭起來。

「這。」武凌天的手舉起來,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辰南笑道:「真武師弟,鍊師妹對你可是關懷備至,整顆心都放到你身上了,她敢愛敢恨,你可不要負了她,不然師兄我可不饒你。」

蘇舒嘴巴一撇,極為的不滿,眼中帶著一絲委屈,幽怨的望向武凌天。

武凌天頓時感覺很無奈,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對於煉霓裳,他還真沒那個意思,她對他的確是熱情似火,可他的心中一直住著一個人,無法接受其他女人,可他又不能傷害一個喜歡他的女人,還和他共患難過,讓他如何忍心傷害。

「哎。」武凌天心中嘆息一聲,伸手將煉霓裳臉上的眼淚擦拭掉,道:「鍊師姐,我沒事,別哭了,都讓他們笑話了。」

「他們敢笑。」煉霓裳破涕為笑。

陳北斗等人則是含笑不語,蘇舒心中極為不舒服,她也說不清楚由來。

風曉月來到蘇舒身旁,附耳輕語道:「蘇舒,你是不是也喜歡上了真武師弟。」

蘇舒頓時臉色通紅,「風師姐,你說什麼呢? 盛世眷寵 我哪裡有喜歡師弟,我才不喜歡他呢?」

風曉月平時雖然不說話,為人清冷,可對蘇舒卻是極好的,把她當作自己的小妹妹,不忍心她受到任何的傷害,「蘇舒,師姐不想你為情所傷。」

蘇舒一臉的幽怨,心中嘀咕著,「真武師弟那麼優秀,我怎麼配得上他。」

突然,大地一陣顫抖,裂開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縫,地動山搖。

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地底湧出。

武凌天等人飛入空中。

「出什麼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