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雲家錢多,朝廷裏上下幾百個官員,大多數都拿過雲夫人的錢,而她所給的每一筆錢都記在了一個賬本上。上面寫明瞭何時何地給了何人多少錢。

所以,她身爲一個婦人也才能傲立朝廷,就是皇帝和太后也得忌憚幾分。

“是,兒媳會派人去辦的,”想到賬本,馬慧嫺放心了,微笑的應了。

賬本的事目前只有她們幾個人知道,就是雲文風也不知情。這個是祕密武器,非到萬不得已時是不能拿出來的,否則讓人知道了,誰還敢收她們的錢幫忙辦事?

不過,也不是沒拿出來過。之前就有幾個不聽話的官員以爲自己官位高了,可以不用再聽雲夫人的話了。雲夫人就拿出了賬本,然後,這些官員就老實了。

過沒多久,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所以,凡是有幸見到這賬本的官員,最後都被封口了。

又交代了幾句後,雲夫人就讓馬慧嫺退下了。

“看來,要讓老爺多出來活動活動了,老三勢頭正旺,也得找個人遏制他一下,要不然他還以爲自己大過天了呢!還有,他那個媳婦也得教導教導了,我是後孃,怎麼做都讓人說道,就讓他這個親爹來管教吧!”雲夫人端過霞姑遞過來的茶道。

“夫人英明,”霞姑恭敬的點頭。

雲鶴翔向道是雲夫人安排的,而讓雲鶴翔暫時舍了煉丹出來,她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因爲,之前忽悠雲鶴翔癡迷道教的道士還被雲夫人養着,有了這個道人,她隨時都可以控制雲鶴翔。

傅瑤這幾天一直是按兵不動,就是之前想好的想辦法讓雲夫人同意自己協助管家,現在也停了下來。

沒辦法,因着傅微如的事情,自己肯定會遭人猜忌,這個時候,就算是當着再大的人物的面,雲夫人也不會讓她摻一腳的。所以,她乾脆不去湊這個冷臉,只能靜等時機了。

閒來無事,傅瑤就踱步到了韶華院和熙華院之間的一個花園裏。這個花園自然不是出門的時候與雲夫人她們共用的那個花園。

這是她獨有的小花園。

雲府真的很大,尤其是雲韶和雲熙住的地方,因爲這裏是歷代雲家的主院,所以地段是最好的,也是最大的。

傅瑤喜歡花花草草,以前住的芳華園也有個小花園。她見這地方夠大,就安排人在兩個院子的空格處建了個花園,反正雲家有錢。雖然分開過,但只要去賬房支錢都能支到。

土豪的感覺就算好,不出兩天,一個花香四溢、綠蔭環繞的花園就建成了。傅瑤又特意讓人在樹下做了個鞦韆。經常拉着陳氏來這盪鞦韆玩。

“小姐,大少奶奶說要幫大少爺做件單衣,讓你自己玩。”

翠柳跑過來道。今天好不容易陰了天,不那麼燥熱了,傅瑤纔想着來玩鞦韆的,想着叫陳氏過來聊聊天,這才讓翠柳去叫人的。

“小姐,大少奶奶真賢惠啊!聽說大少爺的每件衣服都是她做的,”翠柳瞥了傅瑤一眼,滿目崇拜的道。

傅瑤翻翻白眼,不就是提醒她給雲熙做件衣服嗎?可是……

不是她不想做,而是手藝確實有限。

想當初成親的時候,因着規矩,新娘子必須得給新婚丈夫做一身衣服,她這才勞心費力的做了一套。誰知,新婚第二天,雲熙穿上身後一動就炸開一條口子,沒走幾步路整身衣服就七零八落了。

幸虧當時他沒出門,要不非得讓人笑話死。

當然,人家不敢取笑雲熙,肯定會笑她這個做娘子的不稱職。

所以,讓她做衣服,還是算了吧!估計她敢做,雲熙不敢穿吧!

“小姐,你雖然這些不擅長,但你擅長別的啊!比如掙錢,還有管家。咱們傅家現在在京城的富豪排名上也是有一號了,靠的是什麼啊?還不是磚廠和酒樓,我可是聽說了,這兩樣可都是您創辦的。小姐,你可是我的偶像。”作爲一個稱職的丫鬟,在主子情緒低迷的時候適當的吹捧一下是很必要的。

“是啊!是啊!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長處,還用你誇,”傅瑤開心的一笑,腳尖頂在地上,“來,推我。”

翠柳嘿嘿一笑,走到傅瑤身後將鞦韆推上去。

“這裏怎麼弄成了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一個威嚴的男聲突然傳來,讓正在玩樂中的主僕陡然停止了動作,傅瑤更是晃了半天才將鞦韆穩定住。

“出了嫁的婦人,還這樣拋頭露面的在外面瘋玩,像什麼樣子?”

逸羽風流 傅瑤剛剛站好,就又聽到這樣一句斥責話,立刻擡起頭,就看到雲熙的父親、自己的公公雲鶴翔正滿面怒容的站在不遠處。

“公公好!”顧不得頭腦還有點暈眩,傅瑤急急地過去行禮。

不管他跟雲熙的關係怎麼樣,人家都是自己實打實的公公。

“哼!”雲鶴翔卻是冷冷的一哼,對傅瑤道:“你娘說你們這邊被整的不像話,我還不相信。老大和他媳婦一向喜靜,沒理由會亂來。可是我這過來一看,還真是這樣,這個院子是歷代雲家當家人的主院,住過多少長輩。按說,長輩住過的一草一木都得愛惜,可是你呢!居然將這裏整個大變樣了,真是不孝。”

傅瑤直想喊冤。她就是建了個花園而已,哪有大變樣?還牽扯上不孝了,這多大的帽子啊!

雲鶴翔卻不給她辯駁的機會,沉聲下命令,“我看你也是閒的,既然如此,以後每天去你母親那給我抄十遍清心經。”

啊?傅瑤瞪大了眼睛,這也太折磨人了吧!這古代用的可是毛筆,清心經那麼厚一本書,還十遍,還在雲夫人那抄,作弊都沒法作。

“聽到沒有?”也許是見傅瑤一直呆呆的,雲鶴翔更生氣了,“抄完後交給你母親檢查。”

“公公,聽了您的話我覺得自己真的是罪大惡極,抄清心經我怕不能洗清我的罪過,不如罰我一個更苦的事情吧!比如說讓我當母親的下手協助她管家,就讓那些繁忙的家務事來督促我做個孝順長輩、能幹有用的人吧!”傅瑤眼光閃閃的看着雲鶴翔道,心裏也在祈禱。

答應我吧!答應我吧!

“行,”雲鶴翔道。“既然你這麼想幹活,那就抄完清心經再幫你母親打掃打掃院子吧!這也是盡了孝心。”

風水秘聞 傅瑤:“……”

直到雲鶴翔走了好久,傅瑤都是傻愣愣的,有苦無處說。

“哎!今天就不該出門,”最後,她悶悶的道。 188 深入敵人內部

儘管心裏很不願意,第二天傅瑤還是乖乖去了雲夫人處。

雲夫人的院子也很大,但無論是造型裝修還是底蘊氣派上都不及雲熙他們的院子。傅瑤一直很好奇,雲夫人爲什麼捨棄了那麼好的院子甘願搬到這邊來。難道真的只是不想住原配住過的地方嗎?

“三少奶奶,請進!”

來這裏拜見,自然要請丫鬟通報了,好在雲夫人並沒有如別的惡婆婆般,故意讓兒媳婦在外面等半天以顯自己尊貴。

“母親好!奉公公的命令我來抄清心經,”雲夫人正坐在上首看着賬冊,傅瑤款款走上前行禮。

雲夫人擡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道:“哦,那就去隔壁的廂房抄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傅瑤覺得她那一眼太過複雜,似乎是審視,又似乎是厭惡,還有一點陰狠在裏頭。

不管怎麼樣,正面應對總比被人揹後下絆子的好,傅瑤暗暗的想。而且來到這裏也算是打入了敵人內部,也許可以偷聽到雲夫人和馬慧嫺之間的談話,或者向下人套話,從蛛絲馬跡中總能猜到一些陰謀的影子的,也能防範於未然。

以她前世所知的,古代好多皇帝都沉迷於丹藥,可是據說這丹藥裏含了大量的汞。汞吃多了是可以要人命的。

昨天她注意了一下雲鶴翔的氣色,呈現不正常潮紅色,這分明是因爲丹藥吃多了的緣故。有的人篤信丹藥是因爲加了汞的丹藥一入體內,就會讓人神清氣爽,面色也變好。殊不知這些並不是丹藥進補造成的,而是丹藥催發了身體內的機能,讓身體的能量都散發了出來而已。可是身體裏的能量是有限的,慢慢的,丹藥就會掏空身子,最後只剩下一個空架子,那時,就離死亡不遠了。

真不知道她這個公公還有多少時間,如果他一死,估計雲家就會真正的亂起來。

因爲雲鶴翔一死,雲韶就變成了雲家當家人,而云文風和雲熙就得分府另過,以雲韶和雲熙的兄弟情深,自然不會讓他出府。

可是雲文風就不一定了。

所以,那個時候纔是生死決戰的時刻。

廂房裏已經準備好了筆墨紙硯,當然,還有一本清心經。真不知道讓自己過來抄書是雲鶴翔的臨時決定還是雲夫人授意的。

“三少奶奶,請,”一個胖乎乎的小丫鬟領着傅瑤走到桌前,“奴婢叫蘋果,是夫人讓我來伺候三少奶奶的。”

蘋果?還真挺像。傅瑤燦爛一笑,“你好啊!蘋果,在我面前別拘束,餓了就吃點,累了就歇一會兒,我這個人很隨和的。”先跟丫鬟搞好關係。

“奴婢不餓也不累,”蘋果卻是恭敬的搖頭。

傅瑤氣悶,乾脆埋頭抄書。

“娘,兒媳給您請安,”正抄着,那邊突然傳來隱隱的說話聲。

傅瑤渾身的汗毛直立,耳朵更是擴到最大。

“三少奶奶,你怎麼了?”蘋果見她歪着腦袋定在那裏,好奇的問。

“啊!沒什麼?”傅瑤打着哈哈,故意站起身,左右走動,“這裏的擺設都很漂亮啊!還有這花瓶……”不知不覺間走到了牆壁處……

沒想到這房子的隔音效果這麼好,在那站了半天也只聽到幾個零零碎碎的字眼,什麼煤,什麼府的。

“三少奶奶,您在做什麼?”蘋果見傅瑤拿着一個花瓶在那站了半晌,不免好奇的問。

“沒什麼,就是覺得母親這裏的東西好,又好看又精緻。”傅瑤見實在聽不到什麼,也擔心這個小丫鬟起疑,只好將花瓶放下,走到桌前繼續抄清心經。

雲夫人這邊倒是很忙,不過卻不是忙着府裏的事,而是來巴結她的官員家眷實在太多,她需要一一應酬。傅瑤雖在廂房,也能聽到來來回回的好多婦人的聲音,一波又一波。熱鬧程度堪比宮中的太后了。

幸好這雲夫人是一介婦人,這要是男人,肯定能成爲一代權臣。

抄了兩個時辰後,傅瑤的手痠的連毛筆都拿不起來了。哎!她的丫鬟一早就被隔離在外了,說什麼怕打擾她這個主子。

呸!還不就是擔心她作弊嗎?

沒想到這個蘋果人胖乎乎的,可是性格一點都不軟乎,像個門神一樣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監督她。

那邊又傳來了說笑聲,傅瑤凝神聽去,似乎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高亢大氣、說話三句話不離孩子的、不正是她的合夥人順昌公主嗎?

眼睛一亮,傅瑤立刻站起身。

“三少奶奶,您做什麼?”這動靜嚇了蘋果一跳,緊張的問。

傅瑤推開椅子,揮揮手,“沒事,母親那邊來了我的老熟人,我過去打個招呼。”說着一不理蘋果徑直走了出去。

蘋果自是不敢攔的,急急地跟了過去。

到門外的時候,眼見得蘋果給開門的小丫鬟使了個眼色,傅瑤也沒在意,大聲對着小丫鬟道:“快去給母親回稟,兒媳聽說順昌公主來了,所以想過來打個招呼再去廂房抄清心經。”

她是故意那麼大聲的,爲的就是讓裏面的人聽到,免得小丫鬟不讓她進去,她又不能硬闖。

“咦,是傅瑤啊!”順昌公主驚喜的笑道:“她倒是消息靈通,我們一來就知道了。只是說什麼抄清心經?據我所知,傅瑤可是最知禮孝順的,斷不可能犯錯,難道是府上在做什麼法事嗎?”

一般的時候是不會抄這個的,只有做法事的時候或者是犯錯了纔會抄這些經書。可是順昌知道雲府並沒做法事,那就是因爲傅瑤了。所以,她才這樣問,當然是想側面爲傅瑤說好話的意思。

雲夫人笑了笑,輕描淡寫的道:“沒有做法事,不過是這孩子孝順罷了,一大早的就過來要抄清心經,說是爲長輩祈福。估計剛纔在廂房聽到了咱們的說話聲,就迫不及待的過來見你了。”又吩咐丫鬟,“快請三少奶奶進來,別讓她在外面站久了,大熱天的,怪熱的。”

順昌公主低頭喝茶,雲府的情形她還是瞭解一些的,這雲夫人可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麼疼愛後輩。

“公主好!”傅瑤走進來先給順昌公主行禮,然後纔給雲夫人行禮,接下來是與順昌公主一起來的兩位夫人。這裏就她算是後輩,自然得給每個人行禮。

“好了,好了,你快坐下吧!聽說你在隔壁抄經書,累壞了吧!”禮一行完,順昌公主就笑着道。

因爲合開了一個會所,雖然年齡差了一大截,但彼此脾氣相合,爲人也很直爽,所以,順昌和傅瑤的關係還不錯。

“你就聽公主的,快來我身邊坐下,”雲夫人也笑道,對着傅瑤招了招手。

慈愛的笑容弄的傅瑤有些摸不着頭腦了,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對她這麼親密了,還讓她去身旁坐。

“傅瑤還是坐我身邊吧,我們坐在一起也好聊聊天,”順昌公主適時的解圍了。

雲夫人也沒有爲難,點點頭,“去吧!你們年輕人在一起也熱鬧點。”

接下來還真的如雲夫人所說,傅瑤跟順昌公主聊天,雲夫人跟另外兩個夫人聊天。其實以順昌公主的身份是不需要親自過來雲府的,不過這次來卻是爲了做中間人的。

這兩個婦人,自然是爲了她們的丈夫而來。順昌公主雖然跟傅瑤親厚,但在政治立場上並不傾向誰,跟雲夫人也時有來往。

她這樣也是爲了多個人幫她抵制太后的小報復。

因着從前的小怨,太后時不時的就會給她一點小鞋穿,順昌就索性不進宮了,這樣眼不見,煩心事也不會找上她了。反正之前得罪太后的人那麼多,以太后的小心眼,一個一個都爲難不過來呢!哪有時間去管宮外的她。

“聽說賢妃現在可慘了。”

那邊,幾位夫人在拜託雲夫人關照自己丈夫的前程。這邊,順昌公主小聲對傅瑤道。她雖然不進宮了,但宮裏的眼線還在,而她又是個愛好八卦的,所以,宮裏發生的事情她都知道。

“聽說了一點,”傅瑤點頭。估計太后最恨的人應該就是賢妃了,以前先皇在的時候賢妃就一直壓着她,明裏暗裏沒少下絆子。 諸天最強影帝 現在,自己兒子當了皇上,太后當然要報仇了。

“她啊!不知道是不是想長久的折磨賢妃,不僅不準賢妃搬出宮殿,還讓人好飯好菜的每天養着她,現在,賢妃成了一個誰都不認識的大胖子了。”順昌公主是很看不到太后的做派的,所以,提起她的時候也帶着那麼一絲不屑,又低下了聲音道:“聽說前幾天皇上過壽,留了好多臣子在宮裏飲宴,然後這太后就帶了賢妃出來。當時,看到賢妃的人都嚇得撒了好多酒。因爲,賢妃已經胖的像個球了。那天晚上啊!賢妃就像個猴子被人蔘觀了一晚上,太后還不讓她離開,還假裝關切的讓賢妃一直坐在她身邊……”

這次的宴會傅瑤倒是聽說過,她爹那天好像也去過,想着不過是皇帝和臣子之間增進感情的酒宴而已,誰想到還發生了這樣的事……

這太后,真是無語了。 189 被推下水

送走了順昌公主她們,傅瑤還要繼續去抄清心經,剛走到廂房門口,跌跌撞撞跑過來一個小丫鬟。

“三少奶奶,不好了,您的丫鬟掉水裏了。”

“啊!”傅瑤一驚。這纔想起是好像一直沒看到翠柳,她急急地問:“掉哪兒的水裏了,快帶我去看看。”

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傅瑤早已將翠柳當成了自己的親人,此時聽到她有危險,當然驚慌了,拉着小丫鬟就跑。

“我不是讓她在外面等我嗎?她怎麼亂跑的?”又質問小丫鬟,“你怎麼沒先找人救她,跑這麼遠來找我幹什麼?”

這麼遠的路,她們跑過去也晚了啊!

小丫鬟眼神躲閃的道:“當時我跟幾位姐姐剛好路過池塘邊,聽到呼救聲兩位會水的姐姐就下水救人了。我認出掉在水裏的人是三少奶奶您身邊的人,這才急着來通知您的。”

傅瑤只顧擔心,倒也沒有懷疑什麼,快步的拉着小丫鬟往前走。

雲府真的很大,她嫁過來沒多久,再說各處也分明,所以她平時也很少四處走,至今爲止對雲府好多地方都很陌生。隨着小丫鬟的指引七走八拐的居然越走越偏了,傅瑤不免心下存疑。翠柳在她身邊的時候雖然沒上沒下的,但在外面卻是很規矩的,更別說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了。要知道今天她身邊可就帶了翠柳一個丫鬟,翠柳怎麼可能放心將她一個人留在雲夫人院子裏?

哎!今天也是倒黴,南風昨晚吃壞了肚子,今天身體一直不舒服。傅瑤想着青天白日的,雲夫人在自己的院子裏肯定不敢對她怎麼樣的,再說雲韶和陳氏也知道她的去向。這才只帶了翠柳一個,沒想到真的出了變故。

傅瑤這樣想着,心中就多了警惕,她想現在趁着身邊只有個小丫鬟立刻轉身跑回去,可又擔心翠柳真的是落水了。

總裁誘妻成癮 這樣躊躇間,面前已經出現了一個池塘。看着不大,只是這地方看着特別偏僻,彷彿經久沒人來過似的,野草叢生,池塘裏的水也是髒兮兮的,看着就讓人覺得恐怖。

“你說翠柳掉哪裏了?”

因爲多了防備,傅瑤並沒往邊處走,只是站在距離水面兩米開外的地方問身後的小丫鬟,卻沒人迴應。她警覺地轉身,哪還有小丫鬟的影子,當下她就肯定自己確實是上當了。這裏這麼偏僻肯定是有人把她騙來想對付她的。

來不及多想,傅瑤立刻邁開腳步,準備離開這裏。可是她的身體還未動作,斜刺裏的假山旁突然飛奔出來一個人影,直接將她一頭撞下去。

“傅瑤你個賤人,去死吧!”

那人速度很快,入眼所及只看到一片藍色的衣服顏色,可是傅瑤還是認出了她是誰,並且在跌落河裏的最後一瞬快速抓住了她的衣服。

然後,兩人雙雙落入水中……

其實只要不是拿刀子殺人,或是用石頭砸腦袋,傅瑤完全不怕被人推到水裏。相反,她還很喜歡呆在水裏。

現在多熱的天啊!可是身在古代,你又不能光明正大的潛到水裏游泳,就是偷偷摸摸的,也得防備被人當失足落水的給救上來,到時候,純潔的閨譽就要被影響了。

像現在這樣,藉着被人推下去的機會好好享受一下水中的樂趣,那得多愜意啊!

不過,前提條件是:水得是清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