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雲權雙拳緊握:「他叫什麼名字?」

「雲飛!」

「傳我命令,明日降臨雍州強攻羿皇宮!」

「是!」敏兒領命以後,便退出了凌雲宗的客

廳,快速回到暗部傳達公子下達的命令。

此刻他徹底怒了,羿皇宮已經觸碰到了他的底線,正所謂龍有逆鱗,而羿皇宮現今便觸及的便是他的逆鱗。

剩餘的族人對他來說就如同家人一般。

現在他的家人被殺,讓他怎能不怒!

於是他再次來到了原先通知的眾勢力,開始部署他們的作戰方案。

雲權大致部署是由三岳門的三兄弟去包圍鬼隱宗,他將會指派魔海蛟龍前去坐鎮。

青衣門則由滅星門的冷前輩帶領眾人將其包圍,因為青衣門老祖是三品洞天界的修為,他決定指派小白前去坐鎮。

聽敏兒說,羿皇宮最近與很多的勢力來往都很密切。

其中便有聖墟閣,風雷閣兩座曾經的霸主勢力。

不過因為他們沒有天字境強者坐鎮,也就沒有多大的威脅。

所以雲權讓暗部的成員分成幾隊,對其進行監視,只要他們有什麼動作就將他們攔截,如若頑強抵抗可直接清除!

雲海的部眾則跟著他一同前往雍州為死去的族人報仇。

一同前往的還有蒼影盟以及凌雲宗兩座勢力,明天將由凌雲宗直接手九州霸主。

安排妥當以後,雲權叫來了魔海蛟龍,駐紮在三岳門,將小白留在了滅星門。

次日,他們便開始了行動!

按照雲權部署的那樣,他們各司其職。

蒼影盟總共來了三千餘人,他們每個人都穿著黑衣蒙面。

等凌雲宗與蒼影盟來到羿皇宮外的時候。

雲權下令將羿皇宮包圍了起來。

羿皇宮的宮主,萬萬沒有想到,凌雲宗與暗部會同時找上門來,前些天他們確實殺了一名暗部的弟子。

「不過凌雲宗為何會來?」羿皇宮宮主布雨龍池疑問道。

「他們確實是打算對凌雲宗出手,不過他們一直在想如何給他們扣個罪名然後在將他們滅門,還並沒有實際的對他們出手。」

布雨龍齒踏上虛空開口道:「凌雲宗,你們想要造反不成?」

雲權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是又如何?」

布雨龍齒開口道:「你就是被整個九州傳的神乎其神的那個蒼州的天才,雲權吧!」

雲權開口道:「你們不該,不該殺暗部之人。」

「現在暗部的部主已經震怒,讓我找出真兇並讓凌雲宗取代你們羿皇宮,識相的就交出殺害暗部弟子的兇手並讓位凌雲宗,不然你們承受不起,暗部的怒火!」

布雨龍齒開口道:「毛頭小子,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羿皇宮啦!」

「哈哈……狂妄小兒,不知天高地厚。」只見一名老者,白髮披肩兩鬢斑白來到了布雨龍齒的身前。

布雨龍齒恭敬道:「師尊!」

不用猜也知道,這名老者應該就是羿皇宮的老古董。

雲權並不打算說太多的廢話,既然你們不願意交出兇手,退位九州霸主,那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啦!

老者嘲諷道:「老夫生平第一見到到一個小輩,竟然如此狂妄!」

雲權笑道:「狂妄,我也有狂妄的資本!」

「極樂出來吧!」

隨著一聲龍吟,一條青龍出現在雲權的身前。

老者目光一凝,驚訝道:「青龍!」

「極樂,打敗他!」

隨後極樂便向著那名老者,攻殺而入。

老者抽出兵刃釋放出自己三品洞天境的修為與極樂戰到了一起。

在一旁的布雨龍齒,突然身形一動,向雲權沖了過去。

他想要趁著自己的師尊與青龍戰鬥的時機拿下雲權。

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在雲權的身前直接爆發出了自己二品洞天境的修為。

布雨龍齒驚愕道:「二品洞天境!」

此刻站在雲權身前的正是蒼影盟的盟主,不過他穿的卻是暗部的服飾。

郭盟主開口道:「小子,你想到幹什麼啊!」

布雨龍齒停下腳步,退了回去,他一個七品封聖境怎麼可能是二品洞天境的強者對手。

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呸呸~形容他應該用貪生怕死的小人!

與極樂戰鬥的看者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以後開口道:「袁兄,宋兄還不出手?」

突然從羿皇宮中飛出兩道老者的身影!

「浩南兄,等我們哥倆收拾掉那名二品洞天境的黑衣男人,在來助你。」

那兩位老者竟然都是二品洞天界的修為。

緊接著他們先郭前輩沖了過去,當然雲權也會老者。

他與郭前輩各戰一人,與雲權交手的那位老者驚愕道:「小子,你為什麼這麼強。」

他能感覺的到自己一時半會根本贏不了眼前這名只有五品封聖境的少年。

羿皇宮的眾人有點不好相信自己的眼睛,特別是布雨皇天,看著那名與自己年紀一般,甚至可能比他還小的前天竟然擁有如此的實力,別說是自己,就連自己的父親也非他的對手。

而一旁的布雨龍齒,回想起剛才的舉動,就算剛才沒那名黑衣男子。

自己也不可能得逞,雲權的實力徹底顛覆了他們對於天才的概念!

(本章完) 蘇雲初看向她,嘴角含著一抹笑意卻是不說話。

可是那宮人卻是被蘇雲初看得有些心虛,那嬤嬤已經交代過她,華妃娘娘說了,能怎麼折騰,就折騰這蘇雲初,子時之前,讓她別回去,就呆在貓屋裡邊便是了。

想到此處,她心中似乎是多了一份勇氣,「三小姐還是繼續查看吧,如今這天色也暗了下來查看好了,便能好好回去休息了。」

蘇雲初放下手中的貓,卻是看向那宮人,「你是覺得你家娘娘的貓重要,還是皇上的身體重要,若是我今夜回去晚了,明日不能及時去給皇上診治,凝華宮有能力擔當得起?」

那宮人一聽,當即便有些心慌了,她明明知道,蘇雲初是皇上請來宮中看病的,但是……華妃又有話了,而華妃的脾氣他們都知道,一時之間卻是不知該如何取捨。

這麼想著,突然,她手中的貓不知為何,像是受了驚嚇一般,聲音尖銳地喵了一聲,直直朝著蘇雲初撲過去,蘇雲初雖是閃開了,但手背還是被那隻貓抓撓道了。

手背之上,當即溢出了血絲。

而那隻貓卻是已經跑向了別處。

玉竹當即上前去,查看蘇雲初的雙手,也不免有些心疼,這不正是上次被燙傷的地方,如今才剛剛好了,又添了一層傷口。

那宮人卻是慌了,「三小姐見罪,奴婢不知為何,這貓就……就竄出去了。」

蘇雲初只冷冷看著她,「還有一半的貓,可是還需要我繼續檢查?」

那宮人卻是吞吞吐吐,「既然已經檢查過的都是無事的,女婢去跟娘娘請示一聲。」

說著不等蘇雲初回話,便離開了。

待到貓屋之中只剩下了玉竹和蘇雲初兩人,玉竹才開口道,「小姐,華妃這是明顯地為難,你……」

蘇雲初卻是搖搖頭,「為難我也是要付出代價的,華妃不是愛貓么,她的貓不是食不下咽精神懨懨么,不是想要她的貓生龍活虎么? 獨寵傲嬌王妃 那麼我便幫她一程。」

一胎二寶 說著,已經看向藥箱之中的一個瓶子。

玉竹會意,將那瓶瓶子裡邊的藥粉在貓屋之中的角落都撒上了一些。

好了約摸一刻鐘的時間,那宮人才返回了貓屋之中,「三小姐,娘娘憐惜三小姐一日都呆在貓屋之中,未曾進食,此刻也受傷了,請三小姐先回去休息,過兩日再來繼續檢查。」

蘇雲初不再多說什麼帶著玉竹便離開了凝華宮,回了昭和宮之中。

待回到了昭和宮,已經是亥時,今日,蘇雲初去了凝華宮之後,便沒有再進食,如今,已經這個時辰,加上剛才又受傷了,玉竹面上已經是不好。

待蘇雲初回了昭和宮之後,吩咐了人準備了晚膳之後,玉竹便去翻找蘇雲初的藥箱,找出上次手背被燙傷時候的擦的生肌膏,待找到了之後,才道,「還好,茯苓收拾東西的時候,將這盒生肌膏帶了進來,不然,小姐便要自己配藥了。」蘇雲初有些無奈,「不過是被抓傷了一些罷了,你不用如此擔心。」

「奴婢怎能不擔心,這手背,近段日子總是受傷……」

蘇雲初剛想再說些什麼,卻瞥見了玉竹手中那盒生肌膏,那是那一日在上元寺燙傷的時候,慕容淵半夜給她送過來的,看到那盒生肌膏,她腦中便想起了那晚慕容淵為她擦拭傷口的情景,夢幻一般的溫柔和呵護。 突然空中再次出現一道身影,手持一柄長劍來到了雲權的面前。

與雲權一同對抗那名二品洞天境的老者。

那道身影正是無涯伯伯,此刻他身穿一襲白衣,那白衣乃是雲海一族的服飾。

「少主,吩咐老奴的事已經辦妥!」

貧嘴小妞戲總裁 原來雲權事先讓無涯伯伯去執行了一項任務。

具體是什麼任務,不得而知。

雲權開口道:「無涯伯伯他就交給你了!」

隨後雲權從中抽出了身,來到布雨龍齒的身前開口道:「敏兒,你過來!」

隨後一道黑色的身影來到雲權的身後,他那衣服所勾勒出的曲線,你看便知她是一名女子。

雲權開口道:「是誰殺害了,暗部的成員!」

「回公子,是他。」

敏兒指的正是布雨龍齒的兒子,布雨皇天!

布雨皇天心中一顫,雙腿發抖。

於是雲權提著劍便走了過去,突然布雨龍齒來到了雲權的面前開口道:「你敢?」

陸先生,養狐成妻 雲權開口道:「我有何不敢?你看看如今的戰勢,你們的結局還不明了嗎?」

確實被稱為袁兄,宋兄的老者在郭前輩以及無涯伯伯面前,節節敗退。

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敗下陣來,而無涯伯伯的此刻打的那名老者口頭鮮血。

老者開口道:「你為什麼也會這麼強?」

其實無涯伯伯的雖然在一品洞天境,不過他的實力卻可以媲美三品洞天境。

無涯伯伯實際主修的乃是劍道,據說無涯伯伯從生下以後,就痴迷於劍。

他的劍術乃是連天山門的那位三劍聖都比不了。

另一邊,布雨龍齒突然跪了下來求饒道:「求求你,放過我兒!」

「你不是要九州霸主的位置嗎?我給你就是,求少俠手下留情放過我兒。」

雲權開口道:「我饒過他,能讓死在他劍下了的亡靈復活嗎?」

隨後往生劍直接貫穿了布雨皇天的的身軀。

布雨龍齒見到自己的兒子失去了生機,發瘋似的向雲權沖了過去。

雲權運用空間屬性躲避他那傾盡全力的一擊。

往生劍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雲權劍指布雨龍齒開口道:「念你喪子之痛,我便饒你一名,隨後雲權用劍刺破了他的丹田。」

布雨龍齒痛苦的捂著他的小腹,那溢出的流光,便是他多年來的修為,而在這一刻全都化為了泡影。

在天空中的戰局也已經有了結果,白髮披肩兩鬢斑白的老者也終於敗下了陣來。

那三位天字境的強者,就這樣敗在了雲權他們的手中。

隨後雲權揮袖而下,身後的大軍擁入了羿皇宮中。

「反抗者,殺無赦!」

羿皇宮百年的基業就這麼毀於一旦。

雲權手刃了,布雨龍齒的師父,羿皇宮的老古董。

其實就算雲權廢他修為,他一樣也會死。

因為他的壽命是憑著修為延長的,沒了修為自然就油盡燈枯。

所以雲權就給了他一個痛快,雲權可不會放過他,不然只會養虎為患。

剩餘的那兩名老者可被嚇壞了,紛紛跪在地上祈求饒命。

雲權審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其中一名老者開口道,「我們是隱世的閑人,我們與浩南兄,有些交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