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雷碑之靈顯得很興奮,直接就踩在雲彩上面,興奮的在上面跳了起來。

好在現在他的體型,也就是半人大小,看起來像是一頭小象,如果是正常的大小,那般高入雲天的巨象這般蹦躂,那真的是要雷死人了。

「雷弟!」

鴻蒙碑之靈,還有點恍惚。

「老大哥,這是咱們的新主人!」雷碑之靈則是介紹起來。

葉天傾不知道說啥好,想了想朝著鴻蒙碑微微拱手。

「哦,你既然得到天碑的認可,說明你的資質和人品都是極好的,日後我會和雷弟好好輔佐你的。」

鴻蒙碑靈很是爽快的開口。

「多謝前輩!」葉天傾躬身。

「好了,我的力量更弱了,我還能存在的時間也不多了,我還剩下一些事情要交代,咱們速戰速決吧。」

光明聖主的聲音響起。

葉天傾看向他,發現殘魂變得稀薄起來,似乎隨時都會消散似得。

「前輩……」

葉天傾大驚失色。

「我原本就是一縷殘魂,不必驚訝。」

他淡淡的說道:「鴻蒙碑的力量和光明之力,同本同源,光明秘境乃是一個單獨的空間,裡面的光明之力,無窮無盡,以後鴻蒙碑可以直接來這裡吸收能量,保持能量的充盈。」

說著,他伸手一點。

葉天傾身上的光明雙翼,立即呈現出來。

「現在光明雙翼,還不是最高的品階,日後你自己慢慢修鍊,慢慢的提升品階吧……接下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第一件事情,便是你的長槍武器!」

撼天龍槍?

葉天傾將其取出。

「我們光明聖族的武器便是長槍,正好你的武器也是,將你的長槍和光明聖槍融合吧,然後用你的神魂,也就是精神力慢慢滋養,讓其成為本命武器……」

光明聖主囑咐說道。

葉天傾重重點頭。

接著光明聖主看向雷碑之靈。

「雷碑之靈,光明之力和雷霆的結合,結合處的光明之雷威力會更大,希望以後你和葉小子好好的配合,將雷霆之力跟光明之力融合,這樣會讓他擁有更強大的戰力。」

。 「呵咯咯!」

2號房中傳來瘮人的笑聲,聽的讓人汗毛倒豎,頭皮發麻,

黑漆漆的牢房裡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她秀髮及腰,劈頭蓋面,穿著衣服居然是白色如同孝衣一般的長服。

她頭戴一頂白色的帽子,看起來與電視里的白無常裝扮極為相似,而她正是當代白無常『廖月』。

那瘮人的笑聲,正是從她口中傳出,聲音尖銳,雖披頭散髮,但掩蓋不住她貌美如花的容顏。

廖月身材不錯,個頭約有一米七,算是模特標準的身高,唯獨身上帶有一股邪氣,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魏雄眉頭緊皺。

看到白無常廖月出現,他不敢掉以輕心,面露凝重看著廖月身後,尋找廖月的哥哥『廖日』。

黑白無常,以廖日最為兇殘,實力最強。

「江湖少了我們黑白無常兄妹,是不是顯得太無趣了?」

廖月扭腰來到鐵欄門近前,用她妖嬈魅惑的眼神,看著門外魏雄,陰陽怪氣的問道。

「哼!」

「沒有你們兄妹,江湖反而更加平靜。」

「別以為,你們兄妹多受人歡迎?」

「要不是國尊有令,你們這輩子都別想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魏雄蔑視廖月一眼,冷哼不屑的諷刺。

嘩啦!

可就在魏雄說完,突然在廖月身後飛出一條黑色鎖鏈,直奔魏雄而來。

「勾魂鎖?!」

魏雄神色大變,迅速快速倒退。

然,鎖鏈好像可以無限延伸,仍舊對魏雄窮追不捨。

魏雄臉色難看。

只見他右手黑光凝聚,忽然抬手一掌,將飛向自己鎖鏈擊退。

「閻王讓你三更死,他人別想到五更。」

「既然閻王有令,我兄妹願意效勞!」

被魏雄擊退的鎖鏈,掉落在地后,迅速飛回2號房門,后廖月的身後傳來陰柔的男子聲音。

聲音不大,但卻聽的讓人心驚膽顫。

「呵咯咯!」

「大哥,閻王好像很怕我們?」

廖月抿嘴一笑,瞥視對面的魏雄一眼,扭頭問向不見蹤影的大哥廖日。

「心裡有鬼,當然會怕?」

「妹妹?你不要忘了,我們可是專門是抓鬼的?」

不見人影,卻聽其聲音。

弄得門外的魏雄心驚膽跳,神情緊繃不敢輕易靠近。

廖家兄弟,都是心狠手辣之輩,出手令人防不勝防,稍有不慎就會被他們殺死,所以魏雄才如此小心謹慎。

「對哦?」

「你看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

廖月妖媚而笑,看著對面魏雄那副慫樣,她搖了搖頭,驀然小手一揮。

咣當!

本是鎖住的鐵門,突然瞬間被打開了?

「什麼?!」

「你們怎麼會打開這道門?!」

魏雄震驚。

2號門,可是只有一把鑰匙,而門乃是用精鋼所制,就算實力再強,也不可能輕易被打開。

呼……!

面對魏雄詢問,打開的牢房門外,忽然迎面吹來一股陰風,驚嚇的魏雄神色大變。

「別動!」

不等魏雄動身,在他背後卻傳來沙啞的威脅聲。

魏雄瞳孔睜大,

他感受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什麼東西,在他低頭看去后,見到那是一把刀,而拿刀的人正是黑無常廖日。

廖日長的細皮嫩肉,男人的聲音,女人的身材,一身黑袍,秀髮披肩,活生生的黑無常,天生具有妖邪之氣。

「廖日,你最好想清楚?」

被廖日的刀,架在脖子上的魏雄,雙眸閃過一道寒光,扭頭瞥視身後的廖日冷聲提醒。

「哈哈!」

「都說煉獄有個活閻王,他不吃人,不吃素,卻天生長了一副李逵的臉。」

「平日很兇。」

「但真的凶起來,誰都要怕他!」

「你說這是為什麼?」

面對魏雄的警告,廖日忍不住大笑起來,他表情異常猙獰,聲音賦有獨特的磁性,說的話時而有力時而陰柔。

「為什麼?」

「那是因為他是個紙老虎!」

「呵咯咯!」

聽到廖日提問,廖月邁步上前搭訕,不懷好意的笑著,伸出粉嫩的小手摸著魏雄臉上的鬍子。

面對黑白無常兩兄妹的嘲笑,魏雄臉色倏然冰冷的可怕。

他雙手握拳,徒然全身散發著黑光,隨後只見他忽然伸手抓住廖日拿刀的手,迅速一撅。

咔嚓!

廖日措手不及,未來得及慘叫,瞬間被魏雄拽著胳膊,搭在肩膀,將廖日摔在腳下,

「哥!」

廖月見到自己大哥被打,她氣惱大叫,忽然化為白光,身如幽靈圍繞魏雄四周,想要迷惑魏雄視線,趁機出手。

魏雄分心,面色陰冷環視四周之際,被他摔在腳下的廖日,徒然起身,猛然一掌擊在魏雄胸膛。

噗!

魏雄瞳孔睜大,口吐鮮血瞬間倒退。

在他惱怒想要上前出手時,他突然感覺胸口傳來劇痛,扯動全身無法動彈。

劇痛難忍的魏雄,用雙手撕開自己的衣衫一看,只見自己胸口有一隻黑手印!

「黑寡婦?!」

魏雄臉色大變,正是黑無常廖日最擅長的一種歹毒攻擊手段。

廖日將劇毒凝聚掌心發力,擊中對方別想活命。

而這嘟,是廖家兄妹最擅長的黑寡婦!

「喝!」

就在魏雄咬牙切齒,怒視黑無常廖日之時,突然白無常廖月背後偷襲,一掌擊在可魏雄後背上。

「啊……噗!」魏雄口吐血箭,雙目瞪大,他咬著牙竟然沒有倒地身亡?

「不可能?」

「中了我兄妹兩人的黑寡婦,就算閻王也要下地獄的?」

魏雄身後的廖月驚訝。

看到魏雄竟然沒有死,這可是超出她的預料之外了?

廖日眉頭緊皺,看著面前的魏雄,居然還活著,他心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然。

就在他的注視下,魏雄胸口的黑寡婦居然自己消失了?

「什麼?!」

廖日神色大變,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魏雄居然化解了他們的黑寡婦?

在廖日震驚之時,魏雄全身散發著黑光,體內迸發一股強大力量氣息。

「你……!」廖日瞳孔睜大,感受到魏雄體內氣息之時,他好像找到了什麼。

可不等廖日說出口,對面魏雄剎那間出現近前,單手掐住廖日的脖子,將廖日舉過頭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