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靠,白說了!”楊瑋暗暗的說了一句。 現在的北滿特鋼已經成了滬深兩市最耀眼的明星股,股價在兩個多月的時間裏暴漲了將近三倍,股價高高在上,所有的股民都賺的腦滿腸肥,這是什麼概念?這是老母牛不下崽,牛逼壞了的概念。

千禧投資公司經理室中,劉彥清劉神仙正在召集手下人商議對策,因爲他們得到線報,還有兩天公司就要宣佈重大利好了,幾個月的吃貨、洗盤、拉昇就是爲了這一刻,編框編簍全在收口,口子收好了大獲全勝,弄不好這幾千萬的籌碼會死死的砸在自己的手裏,特別是賈空濤那邊正虎視眈眈的等着搶跑道。

劉彥清坐在椅子上,環顧左右說道:“各位,後天公司就要出臺利好了,大家在這段時間也都知道我們的對手是誰,都說說看法!”

信息部主任張蓉首先發言,“劉經理,我們是不是現在就估貨?”

“理由?”劉彥清問。

“我看了交易單子,賈空濤他們一共吃了一千五百萬股,他們的成本是九塊多,我們的成本是六塊多,我覺得趕早不趕晚,要是跑的慢了就前功盡棄。”張蓉說完,用詢問的眼光掃視了一眼在座的諸位。

劉彥清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隨後問其他人“你們也說說?”

“我覺得也是。”

“我同意!”

辦公室裏大多數都是一個意見,那就是趕緊的跑路。

“讓他們在拉昇兩天,我們完全可以跑的出來,畢竟那麼多的散戶很勇敢!”調研室主管吳理激情澎湃的說。

大家的目光都轉移到了吳理身上,有些肥胖的吳理精神頭一震,打了雞血一樣接着激情澎湃:“大家想想,我們好幾千萬的籌碼要出乾淨還要保證獲利,沒有四五層的空間根本就做不到,讓賈空濤在幫着拉昇一些空間不是很好的事情麼?”吳理說完很得意的雙手一攤,一副裏有十足的樣子。

有大多不明就裏的散戶在幫着擡轎子有什麼可怕的,吳理這句話好像蠻有道理的樣子,在座的人也都不在言語了,大家都齊刷刷的看着面無表情的劉彥清,現在是經理拿主意的時候,別人說的話只能做一個參考而已。

面無表情的劉彥清瞥着這位調研室主管,心裏曉得這傢伙是熊二碧的心腹,他不離開無非就是做暗探而已,好吧,那你就當一回蔣幹好了。

半晌之後,劉彥清在微微的一笑,說道:“讓賈空濤他們出貨吧,我們照單全接…好了,散會!”

總經理胸有成足,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看着大家呼嚕呼嚕的離開經理室,劉彥清的臉上凸顯一絲冷笑。

……

通海證券316房間,賈空濤正在和熊二碧在密謀。

“老賈,我覺得老劉頭肯定還有什麼事情,要不怎麼能通盤全接我們的籌碼。”

“我也覺得很怪,”賈空濤眯縫着眼睛,似有所思的說。

熊二碧點點頭,小聲的說:“我剛纔又給吳理掛去電話,他斬釘截鐵的說老劉頭還要吃貨,我估計這公司利好之後還有利好,咱們怎麼辦?”

“他媽的,我們繼續拉漲停吃貨,怎麼樣?”賈空濤說。

“錢不多了,我們堅持不了多久!”

做爲一個莊家,沒有資金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有人搶跑道卻無人擡轎子,二人密謀一段時間之後做出決定,讓會計兼公關小梅出頭找分析師和媒體,利用電視報紙等媒體大作宣傳攻勢,只要散戶一股腦的闖進來就沒什麼辦不了的事情。

……

第二天一大早,電視以及證券報一齊上陣,鋪天蓋地的利好一起涌向北滿特鋼,什麼下世紀的新能源龍頭、什麼未來重組之星等等的大帽子都蓋在了該股的腦袋瓜子上,正如熊二碧和賈空濤所想象的那樣,不用他們費時費力,短時間內,北滿特鋼又無量上漲了七八個點,這是什麼?這是真金白銀。

北滿特鋼的重大利好如約而至,該公司公開信息表明有明確的合併意向,那就是和一家超級大型國有核電公司合併,北滿特鋼佔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甭小看這百分之三十,這對於一家瀕臨倒閉的公司來說,未來的前景是非常非常光明的。

股票爲什麼漲?因爲有美好的預期。

315房間裏,楊瑋坐在電腦前靜靜的等待這開盤,腦子裏卻在飛快的運轉,公司的利好他仔仔細細的看了好幾遍,最後得出一條結論,那就是公司有重組意向,至於能不能成功還在兩可之間,即便是重組成功也只能給公司帶來每股一毛錢的正收益,現在的股價已經十二塊多,市盈率達到驚人的上百倍,有點懸!

楊瑋順手翻看着該股的圖表,不斷的放大縮小,忽然間,楊瑋感覺到這隻股票的乖離率已經超級的大,不僅乖離率超級的大而且從形態上看,這是一個上升途中的最後一浪。

楊瑋不自覺的翻出胸前玉佩去看上面的神獸,這細膩溫白的貔貅依舊毫無變化,一點反應都沒有,楊瑋心中疑惑,不經意的用手輕輕的擦拭一下神獸表面,忽然,他發現表面無常的神獸下面蒙着一層灰黑,這灰黑淡淡的不易被人發現。

“不好!”楊瑋心裏一驚,他知道這神獸全身發灰就意味着巨大的風險一驚潛在,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開盤就跑路!”楊瑋回頭和倆美女說。

“得令!”

歐陽佳音和米莉兒早就盼望楊瑋說賣出呢,因爲從三塊多錢吃貨到現在已經有了三倍的正收益,還不知足麼?倆人早就惶恐不安了。

九點三十分,交易正式開始了。

北滿特鋼一開盤就是一個一字漲停,封單足足有七位數,而且買盤在不斷的累積,轉瞬間封單已經由小七位數上升到了大七位數,這就說明買家非常的踊躍,這麼大的封單誰願意去賣?前景看漲啊!

“我們賣麼?”歐陽有些不忍。

“賣!”

楊瑋話到手到,就他那點股票沒用上三秒鐘,交易完成,緊接着歐陽和米莉兒也一股腦的將手中的籌碼估出。

三個人一共有幾十萬的籌碼,按照常理賣出這些籌碼最起碼也會引發一些股價的波動,可是這次北滿特鋼的股價卻毫無反應,如同穩穩的泰山一樣,毫不動搖。

交易完成,歐陽和米莉兒又去逛街去了,講話的,賺了那麼多的錢不去消費豈不是白瞎了?

楊瑋閉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手中不斷的撫摸着玉佩,腦子裏在幻想着此刻的劉神仙在做什麼?不會是真的還在吃貨吧?

現在的劉神仙正在交易室中督戰。

交易室是股票投資公司的重點單位,門口常年掛着非重要人等免進的牌子,可見這裏的重要性非同一般。

劉神仙掐着一支菸,面色嚴峻的站在交易室的正中央,他的面前有十二臺電腦,每臺電腦的後面都坐着一個交易員,也就是我們熟成的操盤手,這些交易員被分成了三個小組,就是前推小組、掩護小組和派發小組。

“大寶,你們小組繼續撤單…二寶,你們小組按照同樣的單子往上掛,時間相差五秒鐘…喇叭,你們小組利用三秒鐘往外小批量的賣出。”劉神仙命令道。

一個小組在悄悄的從封單上撤下來,一個小組利用時間上的空隙在悄悄的以同樣的單子填補上去,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讓封單沒有絲毫的異常,給外人的感覺就是這個莊家很強壯,強壯的見啥吃啥的猛虎一般,而第三小組則是裝扮成散戶的模樣,幾百股、幾千股的派發。

“咣咣咣!”

劉神仙聽到敲門聲,立刻來到門口,將嚴絲合縫的門拉開一個小口,一看,原來是信息部主管張蓉,就見張蓉的手裏拿着一張清單,她見經理探頭便小聲的說道:“經理,剛纔315房間出現幾十萬股的賣單,您看看?”

“不用了。”劉神仙擺擺手,示意她離去,隨後關上門淡淡的一笑,心說道:“乖徒弟,你比爲師還他媽的狠!”

交易員在拼命的做着自己該做的事情,大約半個多小時以後,劉神仙忽然再次發佈命令:“大寶、二寶、喇叭,你們三個小組馬上撤單,然後各個小組按照封板的單子掛賣單全部賣出,剩下的籌碼就在跌停板的價格上賣!”

“什麼什麼?”十二個交易員都好像沒明白經理室什麼意思,要知道這漲停和跌停有百分之二十的價差,有這麼出貨的麼?

“快!”劉神仙眼珠子一瞪,手一捋,大早上貼上去的山羊鬍“知啦”一聲被撕了下來,疼的劉神仙一咧嘴。

股市是什麼?股市就是沒有硝煙的戰場,交易員是什麼?交易員就是戰士,長官發出指令就要徹底的執行,毫不猶豫的執行,莊家常常戰勝散戶靠的是什麼?遵守紀律也算很重要的一條。

十二個交易員熟練的將所有的封單全部撤出,然後計算好漲停板上的籌碼數量一起賣出,瞬時間漲停被打開,緊接着劉神仙發出下一道指令。

“所有人準備好在跌停的位置上將所有的籌碼派發,一股不留…快!”

“是!”

………………………………………………..

(倆莊掐架是最有意思的部分,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俺現在時間不那麼充裕,但是俺每天一更,把有意思的內幕講出來,千萬彆着急,俺可不想爲了充數而無休止的碼字,那是亂碼) 一個人最簡單的長壽祕訣是永遠呼吸不要斷氣,而股民最長壽的祕訣是見勢不好拔腿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

通海證券遼營營業部的散戶大廳裏,所有的人都在注視着眼前的大屏幕,大屏幕上最耀眼的明星當屬北滿特鋼,今天該公司出臺一項超級利好,股價也天量封單掛在漲停之上。

交易所裏的高音喇叭裏傳來非常有磁性的男中音,是分析師的直通股市的一個欄目。

“各位投資者,大家上午好…衆所周知今天北滿特鋼出臺了一項超級利好,股價也早早的封在了漲停板上,在該股的帶動下,南蠻特鋼、華凌鋼鐵、寶山鋼鐵等股票漲幅居前,其他的藍籌個股以及重組類股票也紛紛上揚,從而帶動股指一路飄紅,很長時間的一輪小熊市終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因此,各位投資者可以逢低介入心儀的股票,未來將有一段超級行情云云~~!”

散戶大廳里人聲鼎沸、羣情激昂!交易機再次發出“知啦知啦”的聲音。

買的好不如買的巧,好多人是第一次進入股市更是第一次聽到這樣讓人熱血沸騰的聲音,什麼叫做風險?早就完兒蛋操去了。

天有不測風雲、股有起伏跌宕。

剛纔還好好的北滿特鋼,忽然間被一陣拋盤將股價瞬時打了下來,一根白線就像一根上吊的繩子從高處直挺挺的往下拽,股價不喘氣的往下跌,散戶大廳裏頓時一陣騷動,終於一個有些見識的股民發出了一個聲音。

“見光死!”

見光死是股票市場上耳熟能詳的一個名字,大意就是看見利好就是莊家出貨的時候,今天北滿特鋼不就是出臺超級利好麼?媽的媽我的姥姥,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手裏有籌碼的跑的最快,而今天剛剛買進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股價自由落體,心裏流淚只有自己知道嗎,最最可憐的是剛剛掛上買單的散戶,想撤單已經來不及了,大廳裏一陣騷亂。

“老裴,我們趕緊跑吧!”宋光一拽正在發傻的裴京廣。

裴京廣這個人什麼地方都好,就是在最關鍵的時候腦子短路,好在宋光一句話將他驚醒,是呀,自己的鋼鐵股已經賺了不少的錢,不能讓到手的利潤白白的換做虧損。

倆人一蹦多高,隨後箭打得一般直撲交易機,這速度這氣勢絕對不亞於拳王泰森,講話的,都人急腦門青了。

倆人後推前擠的衝進去人羣,周圍的人嘴裏罵罵唧唧的不肯讓路,但是,架不住這哥倆滿眼通紅的一個冷眼和左右搏擊之術,尤其是前保衛科科長宋光,甭看他個子小,濃縮的都是精華。

“老宋,你先來!”

“老裴,你先賣!”

好傢伙,這哥倆在交易機前還互相推讓,後面的人可不幹了,一個操着濃濃的南方口音的人不樂意的嚷嚷道:“農門是賣還是不賣?農門不賣就讓開,佔着茅坑不作爲,靠!”

宋光狠狠的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人,隨後一推裴京廣,裴京廣順勢將交易卡在磁條上一劃,“知啦”一聲打開賬戶,隨後掛上賣單將身子一閃。

宋光個子小,從裴京廣的格機窩下一鑽來到交易機前,很快完成交易。

“哎呦媽呀,你看看還跌呢!”宋光賣出之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哎,老裴,你的賣出去了麼?”

“差不多吧?”裴京廣嘴裏說着從新刷卡,一看,我的個天,嚇的他額頭頓時一片冷汗,原來這老哥高掛了一分錢沒有成交,而現在的股價卻又跌了一毛多錢。

宋光狠狠的錘了他一下,急迫道:“趕緊的撤單重掛,你想什麼還想?”

“哦!”裴京廣立刻從短路思維中清醒過來,他馬騮的將單子撤下,隨後低掛了好幾個點,瞬間交易完成。

“農門還有完沒完了?”後面的人好個不耐煩的叫嚷。

“完成、完成!”宋光賠着笑臉拽着裴京廣從人羣中擠出來,“呼啦”聲頓起,潮水般的散戶立刻將交易機再次封堵,現在是比看誰跑的快的時候,講話的,現在就是倆鴨子加一個鴨子,一共撒鴨(丫)子!

散戶中最常見的就是從衆行爲也叫羊羣效用,有一個賣的還說明不了什麼?而這樣的肆無忌憚的下跌就很是說明問題,人們爭前恐後的在賣票,開始的時候是賣出北滿特鋼這一隻股票,漸漸的整個鋼鐵板塊有紅轉綠,鋼鐵下跌帶動整個股指跳水,短期向下趨勢已經形成。

“天啊,北滿特鋼跌停了!”一個人在大聲的喊叫。

人們這才注意到,幾分鐘前還在漲停的北滿特鋼,現在已經到了跌停的位置上,賣單也已經有小變大,整整的六位數的賣單將股價牢牢的封死。

一個好端端的行情現在已經支離破碎了,所有的股票都開始下跌,所有的人都開始賣出再賣出,這年頭不知道見好就收就是傻子。

裴京廣和宋光站在一旁心情愉快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忽然,裴京廣一拽宋光,往樓梯口處一指,就見楊瑋同學滿臉嬉笑的從樓上走了下來,二人立刻迎了上去,裴京廣一把抓住楊瑋的手,可勁的搖啊。

“小兄弟,哥哥我終於看見回頭錢了,不容易呀!”

楊瑋笑了笑,說道:“我下來也是想通知你們賣票的,看見你們挺高興就知道你們一定是把股票賣出去了,是不?”

“是呀,好懸!”宋光在一旁插話說,雖然他和楊瑋曾經是上下級關係,不過,那都是過去了,現在在他的眼裏,楊瑋同學纔是真正的上級領導,他接着說道:“小楊,你看看這股票就是好,今天老裴就沒吃降糖藥,療效好不如心情好!”

我靠,原來炒股票還治療糖尿病,真是第一次聽說!

楊瑋心裏高興,他拽着倆人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來,然後問道:“你們這次反應真的不慢,怎麼想的,談談想法?”說這話,楊瑋伸出一隻手往裴京廣面前一擺,做着採訪狀。

“拉倒,就憑他?”宋光在一旁不屑道,楊瑋一見,連忙將盜版話筒擺在宋光面前,宋光嘿嘿一笑,說道:“我要是不提醒他,估計現在降糖藥得加量吃!”

“鳥大了,什麼林子都有!”裴京廣很不待見但是瞥了一眼宋光,然後和楊瑋說道:“小老弟,今天他是大姑娘坐轎頭一次,以前做啥啥錯,就拿上次的衡水股份來說,那真是花錢買紙燒,給自己填堵!”

“去吧,要是沒我,你還得在此發傻,信不?”宋光滿臉緋紅的排擠道。

呵呵,楊瑋一笑,他知道這哥倆是鬧着玩,自己在一旁當個看客也就是了,沒必要加入他們之間的口舌之爭,更何況人家是在開玩笑。

三個人心情都不錯,可是大廳裏的其他人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好多人現在是欲哭無淚,更有幾位最倒黴,剛剛在漲停板上買進的股票,眼瞅着瞬間跌到跌停板上,整整的百分之二十的資金煙消雲散,這是錢,是真金白眼,說不心疼那是睞大潮,當然有一些跑的快的人,都躲到一旁暗暗的慶幸,心裏想着晚上回家一定燉上兩鍋大肘子,一鍋自己吃一鍋給狗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