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面對關天父親之死,他並無感覺,他是孤兒,不知親情為何物,所以他極重兄弟情。

看官天似乎是失憶了,關青衫特意抹殺從前暗中針對關天的所有事情,這讓官天以為他並不是那種壞得無可救藥的小孩,心中覺得削掉他一臂已是對他很大懲罰。

官天本無殺關青衫之心,在關青衫自覺交出身上寶物,指天發誓回去就重新做人之後,官天就好心放他回去了。

關青衫喜極而泣,連連拜謝,又怕官天反悔,連忙拖著殘缺的身體,抓起自己斷臂,帶著滿身贓物與臭氣,連滾帶爬急急離去。

狼王一見,非常不解,沖著月亮長嚎一聲。

遠處關青衫聞之,嚇得一個趔趄,撲倒在滿是荊棘的野草叢中,回眸再看官天時,他眼中帶了無盡仇恨,好似能燃燒天地,爾後爬起,咬牙切齒在跌跌撞撞中急切離開鰱奇山。

官天的樣子不像是裝的,他確定官天已經失憶,關青衫心內竊喜,緊握右拳指天為誓,一定要得到蕭仙仙,以及關家大權!

只要得到關家大權,他便有機會執掌落城,至少也能獨霸一方……

「你為何要放了他?!」

狼王不解,一頓美食就這樣沒有了,它心中不甘!

官天望著關青衫離去背影,囁嚅道:「希望他能有所悔改吧,既然這具身體應有東西被人奪走,那我一定要替他討回公道。殺父之仇也必須要報,若是關青衫回去不思悔改,我定會親手結果了他!」

第一次,官天眼中露出深深寒意,從關青衫剛才言語來看,這其中定有隱情,印象中,這具身體的父親並無舊疾!

官天決定,一定要回去弄個明白。

殺意凌然,震懾四方。

這讓狼王驚恐後退,此時他卻怕官天反悔,急忙掏出百年月見草,恭聲道:「百年月見草在這裡,你何時幫助本……本狼?」

狼王瞬間改變措辭,官天驚聞回眸,微微一笑,招手道:「狼王,你過來。」

狼王身子一抖,見官天目中肯定,猶豫了一下,慢慢走了過去。

官天伸手,狼王以為他是想要百年月見草,趕忙小心翼翼舉起,官天卻不接,而是伸手摸過狼王頭頂,輕撫它背脊柔聲道:「狼王,你是會聽我話的吧?」

官天聲音輕柔,猶如夢靨,狼王聽了正欲反抗,卻聽官天細語再傳入耳中。

「小狼,謝謝你幫我……」

狼王聞言心中一松放下戒備,就在那一瞬,只感覺自己腦中有什麼東西被生生剝離。

狼王大駭,驟然抬頭,四目相對時,官天卻和煦一笑,同時,從它腦中剝離的意念瞬間注入官天腦中,再一瞬,它堪堪俯身,趴在地上。

猶如一隻聽話小狗!

「小狼拜見主人。」

狼王拜下,數十眾狼隨其下拜。

整個天地間,恍若無聲。

官天深深吸氣,一抹額上汗水,心道:「終於讓狼王認主成功,真不容易啊,好累……」

下一瞬,只聞「哐當–」一聲,官天直直倒地不起,徹底昏迷過去。 ?翌日夜晚。

官天才從昏迷中轉醒,心中又輕盈許多,看樣子控妖術似乎是有所進步。

關青衫留下的寶物之中,不僅有靈石功法等物,還有靈脂一枚,年份雖不太久,不過這藥性卻也足夠。

靈脂是關青衫花很大代價從破雲宗弄出來的,為了活命,他不得不捨棄!

這讓官天欣喜若狂,暗道關青衫就是來給自己送藥材的!

復顏丹藥材全部找齊,分別是:三年紫凝花一朵,香葉數十張,百年月見草一株,靈脂一枚,金珠一顆。

一切準備妥當,官天入了山洞,周安傷已無大礙正抱著雙瞳守在洞外,狼王站在極遠處,焦急踱步。

洞內靈氣少,瘴氣自然也少。

官天心中沒有絕對把握,此時正彷徨不安。

他雖讓狼王認主成功,卻無法保證它將來不脫離自己管制,加上他又想把勢力建在此處,所以此舉,只可成功,不能失敗!

他感覺這裡有金老讓他尋找的金沙或銀海,否則他也不會貿然讓狼王認主,幸運的是他成功了!

若能讓狼王得償所願娶到白狼,那麼他控制鰱奇山的勝算又會大幾分。

種種擔憂與打算湧入腦海,讓激動不安的官天半個時辰才入定成功,五種藥材就在他前方大石上放置。

數股靈氣在他周遭環繞,堪堪把他圍在其中,開始緩慢毫無規則流動,幾息之後,便以肉眼可見速度順時針快速流動。

官天心中感應到后,快速用手作一奇怪印記,意念增強,努力讓靈氣逆時針旋轉。

兩方交鋒數個回合后,靈氣改變旋轉方向,漸漸往四周飄散而去,堪堪出了山洞。

不多時,一股紫色氣流從官天手指尖脫離而出,數息之後,紫色氣流增加,飄散到山洞各處。

一盞茶功夫后,官天猛然收回手印,同一瞬間,數股紫色氣流從山洞各處再聚回他手中。

眼見時機成熟,官天伸手一抓,五味藥材盡落他手中,下一刻,他的手中竟憑空燃燒起深紫色火焰。

五種藥材在他本命丹火燃燒下,堪堪融合,他手中光亮越發耀眼,數息之後,一股紫藍光亮閃過,他的手中赫然凝固兩粒紫藍色丹藥。

本命丹火由深紫轉淡藍色,他由此晉陞為八品煉丹師,初期。

意念一動,官天感知丹藥已經成功,緩慢收回本命丹火,淡藍色丹火在他手心堪堪消失。

官天睜眼,一抹臉頰汗水,埋頭心道:「煉丹確實不難,可就是太耗費心力。」

抬眼看,先前洞中稀薄靈氣已緩慢飄散進來,官天伸手一抓,唇角一勾,咧嘴笑道:「等我達到伸手出丹,你們就毫無用處了。」

再低頭看向自己心口,自言自語道:「金老果然沒騙我。」

「我自然不會騙你,騙你也無啥用處,小子,把那兩枚靈石給我吧。」

金老的話驟然在他腦中響起,官天手一抖,丹藥都差點落地,官天白了金老一眼,無語道:「金老,麻煩你不要無緣無故出聲行不,嚇死個人!」

「小子,再告訴你個秘密,我若心情好,你煉丹的純度就會更高。」

金老笑道,答非所問,他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官天一聽直翻白眼,「你不是說意念煉丹血氣保質嘛,這會兒怎麼又和你有關係了?」

「你毫無仙根,自然無法修鍊,再者你還沒正式開啟我說的這種修仙之法,你不記得了嗎,我先前給你四顆金珠,說是保質的?」

金老繼續搖頭晃腦,官天一聽更迷糊,心中不屑,冷冷道:「還是不明白,勞煩您老直說,我最煩猜心思!」

「意思簡單,你給我靈石,我給你金珠,你現在只能靠金珠保證丹藥質量,因為你壓根就沒有足已煉丹的血氣。」

官天一聽恍然大悟,撇嘴道:「你就說你要我給你找靈石不就得了,你們古人怎麼就愛繞花花腸子呢?」

金老嘿嘿一笑,「你說的話也有理,不過呢,你還是先把靈石給我吧。」

官天搖頭輕笑,把靈石從袖中拿出,正想扔入懷中,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手中動作停住,急切問道。

「我想起我的異能是什麼了,就是地下視線如常。可是我想問一下金老您,有什麼辦法能夠增加我的夜視功力,不然的話,這靈石我是不給的喔。」

金老「咕嚕」咽下口水,沉吟片刻才道:「你自己想吧,有什麼東西可以儲存光亮,且可以在晚上使用。」

「夜明珠?」

官天反問,順便把靈石投入懷中,金老卻未回答,再次無聲無息。

官天兩手一攤,看來得自己尋找了。

丹藥圓潤,渾然天成,官天看了看,抬步往洞外走去,剛出洞口就感覺刺眼,抬眼望去,原來天已大亮。

陽光?

「最光亮的不就是太陽嗎?難道金老的意思是讓我儲存陽光,然後晚上用?可是陽光又該如何存儲啊,不會是讓我用瓶子裝吧?不對,不對,好像還是不對……」』

官天仰頭自言自語,心中已經有所悟,感覺很強烈,想明白這個問題只差臨門一腳了,偏偏就想不明白,這讓他心中很焦急!

此時狼王已來到他身邊,正眼巴巴望著官天手中丹藥,卻不敢硬搶。

這裡煉丹師稀少,煉藥師基本沒有,能得到一枚丹藥,已是莫大的幸運!

一聽官天話語,它趕忙用爪子拉官天衣衫,長嘯一聲。

「主人,您是否是想要增加夜視功力啊?」

官天聞言回頭,眉頭突然鬆開,眼睛一亮,不等他再問狼王就歡快道:「本狼這裡倒是有一本關於獸妖修鍊的秘籍,上面提到如何增加夜視功力。」

「秘籍在哪?」

官天兩眼火熱,狼王聞言趕忙呈上,正想解釋上面寫的什麼時,卻見官天已經翻開秘籍。

「葵花又名太陽花,逐日不歇,葵花王之子栽種,將其煉化,便可提高夜視之力。」

官天一見心覺好笑,這豈不是和那植物大戰殭屍差不多了嘛,這不要太好玩了!

再略微一翻,對他再沒有什麼用,他搖搖頭,便把秘籍還給狼王,問道:「小狼,你可知在何處能尋到葵花王之子?」

「此物不易尋到,抱歉主人,本狼也不知。」

狼王懊惱垂頭,官天一見把丹藥遞過去,和氣道:「食用此丹就能讓你脫胎換骨,你試試看。」

狼王恭敬接丹直接扔進口裡,官天也把丹藥吞入腹中,丹效驟然流遍全身,官天頓覺周身火熱,好似要燃燒撕裂一般,數個呼吸之後再也忍不住狂嚎出聲。

周安心驚,看官天樣子太過可怕,卻不敢上前。

再看狼王,面色猙獰,在地上不停翻滾,狼嚎之聲振聾發聵,瞬間響徹整個山脈,數個呼吸之後,狼眾已奔襲而來。

一見這麼多狼過來,周安雙腿一軟,再次被嚇倒在地。

「難道丹藥未煉製成功?!」

這是官天最後的思維,不多時,他也因疼痛難忍暈了過去。 ?許久。

最紅顏:男裝王妃亦傾城 一陣火燒般灼熱之感讓官天從昏迷中驚醒,對月長嚎也驅散不了身心痛苦。

狼王與眾狼在不遠處默然守候,寂靜無聲。

狼王已從痛苦中解脫,如願以償成了白狼,內在略改。

此時的官天周身猶如在火上翻烤,拳頭緊握指甲陷入肉里,絲毫不覺得疼痛。

就在他心中感覺無法再支撐的下一刻,他的全身皮膚突然「噼啪–」有聲,猶如炒豆。

下一瞬,只聞空氣中撲鼻腥味傳來,官天聞之欲嘔,狼群一聞瞬間炸開,猶如鳥獸散去。

心身痛楚不堪,他的思維卻清晰無比,埋頭看,卻見自身肌膚中緩緩溢出一些褐色雜質,灰衫被染黑,髒亂噁心。

褐色雜質堪堪發熱,官天身體本就無法承受,此時灼熱加劇,官天兩眼噴火,再無法忍受!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眼見自己身上猶如油脂一般噁心的東西往下流淌,官天屏住呼吸,趕忙往前奔跑而去。

這味道實在是難聞,他第一次聞道這樣的味道,若是早知會如此,他定不會貿然食用復顏丹。

事情到這步已經來不及後悔,此時他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找到水,冰冷的水。

月光下有一大片波光粼粼,官天毫不遲疑,疾步往前跑去,見到滿湖畔水,顧不得許多,直接飛奔進去。

「噗噗噗–」

一躍入湖畔,他周遭湖水就開始沸騰,往他周身四處擴散,漸漸的,湖面升騰起一片白霧,整個湖畔被煙霧籠罩,猶如幻境。

官天張開雙臂,振臂高揮,一聲吶喊,驚擾了鰱奇山中異獸,遠處只聽有聲。

湖水中給他感覺,時而如風撫,時而像雷擊,翻騰來去,山崩地裂般呼嘯。

官天閉眼,神識驟然擴散,三百尺外,一隻不知名的大鳥從水面掠過,回眸看了官天一眼,驚叫之下,撲騰著翅膀快速遠去,直到消失在官天神識之中。

湖畔中水「咕嚕」有聲,耳邊山崩地裂之際,官天只感覺有一股清涼之氣由腳底到膝蓋再在腰部,爾後緩緩流淌,至五臟六腑,再至雙臂,一個環繞之後,再由腳底升騰上腰肢,堪堪入了心扉。

就在官天以為這一切當結束之時,那股清涼之氣突然在他心扉咆哮而起,直衝腦門!

那一刻,他似乎能預測到自己結果……

埋頭看去,火宮內正有一股深青之色在澎湃飛旋,彷彿不堪束縛,想要掙脫而出。

官天努力咬牙忍受,事已至此他已顧不上許多,手臂胡亂拍打著水面,以此來減輕自身身體痛楚。

湖水隨著他手的動作而澎湃,一離開他手就幻化為了煙塵,爾後消失無蹤跡。

這種感覺太痛了,實在是太痛,古時候的凌遲之苦也抵不上!

官天覺得自己牙都快咬碎了,幾個呼吸的支撐猶如萬年,他再也支撐不住,火宮內深青之色絲毫不減,運轉速度卻是越來越快!

「啊!――」

一聲長嘯響徹鰱奇山,洞口處的狼王聞之身子一抖,匍匐在地不敢動彈,其餘狼眾已經暈沉過去,周安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緊剩下微弱呼吸。

「嘭–」

伴隨著爆體之聲,官天絕望閉眼,知道自己這一次必死無疑,那一刻,他心裡放棄了掙扎與反抗。

先前還怕自己再爆體一次,怕自己成渣,如今,這玩笑話竟然成真了……

「難道我真要這般死去嗎?!」

官天心有不甘,卻又無奈何。

隨著聲響,湖畔中的水從湖底猛烈炸起,撼動周遭山樹,在其波動之下,山巒崩為平地,大樹倒為朽木。

湖水迅速幻為煙塵,官天身體爆裂成無數碎片,那些煙塵以肉眼可見速度與官天身體碎片融合。

萬靈之力往湖中聚集,竟擊退官天身體碎片的破離,身體碎片與煙塵融合一起猶如幻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