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6 日

項城兩鬢斑白,雖然很威嚴,但老臉上難掩疲憊,看得出最近不如意。

羅智泉也沒有比項城好多少,此時的他就跟個垂暮老頭似的,似乎最近遭遇的挫折,打擊到他了。

反倒是年紀最老的秦恆,今晚顯得精神抖擻。

秦恆笑著道:「你們都來了,坐坐坐,都坐下,就當自家一樣,可千萬不要客氣。」

眾人賓主入座,各按身份坐好。

王韞親自給眾人斟酒。

秦恆端起酒杯:「來,諸位都是內閣大臣,朝廷棟樑,國家的擎天大柱,這些年列位都辛苦了,我來敬大家一杯。」

項城幾個紛紛端杯:「多謝國主。」

秦恆一飲而光!

黃乾跟羅智泉也連忙乾杯。

項城也仰頭,想要一飲而光,但不小心被酒水嗆了一下,不停的咳嗽起來。

秦恆連忙詢問:「項老,你沒事吧?」

黃乾也連忙上前,幫項城輕拍後背,讓項城緩緩氣。

項城緩過氣來,苦笑的對秦恆道:「國主,你這酒也太辣太上頭了一點,你得顧著我們這些老人一點,我們有點吃不消呀。」

現場眾人聞言,都忍不住望向秦恆。

項城這是話裡有話,也是變相請求秦恆不要再追查葉牧雲跟羅文樂的事情了。

如果繼續追究下去,他跟羅智泉都吃不消,這件事鬧大了傳出去不好聽,此次大選搞成這樣,國家也跟著丟臉。

羅智泉咳嗽了一聲,也開口道:「是呀,國主你這酒太有勁了,請照顧一下我們這兩個老人。」

秦恆笑道:「酒,還是原來我們喝的酒,之所以覺得辣了,那是因為我們人變了。」

秦恆說到這裡,頓了頓,繼續道:「我們都老了呀!我今年都81了,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老羅你跟項城,今年也80了吧?」

此話出口!

羅智泉跟項城都傻眼了。

他們兩個,一個剛剛70,另外一個今年69,怎麼就變成80歲了?

難不成老國主老昏了,記錯了?

項城跟羅智泉很快就否認了這個猜測。

老國主年紀雖然大了,但記性好的很,而且也絕對不會將他們的年紀搞錯那麼多的。

既然沒有搞錯,那就不存在說錯。

也就是說國主這句話,是故意說給他們聽的,在暗示他們什麼?

老了!

該退休了!

項城第一個開口道:「國主你記錯了,我今年才69歲,70都沒有到呢,我還打算學習你,再工作十來年呢。」

羅智泉也道:「國主,我今年剛剛70,離80歲還遠,我也想奉獻餘熱呢。」

秦恆聞言,心中冷笑,眼前這兩個傢伙,是不同意退休啊。

他笑道:「我還以為你們跟我歲數差不多呢,我不行了,80多了,精力遠遠比不上以前了,我是得退下來了。」

「不過我退下來之後,國主這個位子,應該就屬於你們三個其中一個來坐。」

「你們三個說說,誰合適?」

項城跟羅智泉、黃乾都不開口。

這種事怎麼開口,說自己合適,那怎麼好意思?

說別人合適,那豈不是更不妥?

索性乾脆不開口的好。

:。: 客似雲來(客棧),小院中。

趁著天色微亮,易無塵如往常一般,光著膀子在院中修鍊武技,經過這段時間的煉體,易無塵的身材,已經變得非常勻稱,一塊塊微微隆起的肌肉,看起來並不誇張,卻極具美感。

易無塵緩慢的揮舞著拳頭,他每拳擊出都似綿柔無力,速度慢若龜爬,空氣中更是無一絲波瀾,平淡如水、靜若處子!

「嗡!」易無塵一拳轟在一顆碗口大小的樹上,小樹並未如想象中那般攔腰而斷,樹榦輕微震蕩幾下后,就靜止不動了,仿若剛剛擊中樹榦的不是拳頭,而是一陣微風拂過。

「原來細緻入微、隔山打牛,就是《綿拳》的拳法精髓,綿拳看似綿柔無力,實際上,拳勁傷到的,不是肉身表面,而是被擊者的五臟六腑,這門武技有點陰險啊!不過,我喜歡!「

易無塵看著自己的拳頭,臉上帶著一抹欣喜的神色,這門買一送一的拳技,竟然給了他意外之喜。

最讓易無塵感到驚喜是,自從他修鍊了神魂不滅術,學任何武技,都比之前快了很多,靈魂強化的好處,開始在慢慢顯現出來了……

轟!

一聲悶響,易無塵驀然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那個花壇。

咔嚓!

花壇在易無塵驚訝的目光中轟然炸開,花壇內的花草四處飛濺,紅的、白的、綠的……各色殘花百葉如狂風卷落葉般,胡亂飛舞!

「這是……」

易無塵話還未說完,三道人影從坑洞裡面跳了出來,入眼的是兩男一女,易無塵從抄起長劍,一臉警惕的看著三人。

這三人中,一名黑臉大漢,一名渾身透著妖異的紅眼男子,一名英氣逼人、卻又俏臉生寒的美麗少女,如此奇怪的三人組,正是從林家秘道中出來的林婉兒三人。

「喂!你這樣看著人家做什麼?你這個登徒子……」

少女見一名光膀子的男子,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頓時,將紅得發燙的俏臉,扭向一邊。

「呃……那個啥!小妹妹不好意思哈,在下正在晨練呢」,易無塵急忙捂著胸口,有些扭捏的說道。

「嗯,不對啊!你們怎麼會出現在我的院中?不會是對我有什麼企圖吧?」

易無塵回過神來,一手舉著長劍,一手捂著胸口,那模樣,就像是漂亮的小姑娘,在荒郊野外,遇見幾個意圖不軌的猥瑣大漢一樣。

這也難怪易無塵如此警惕,這三人之中,除了林婉兒看起來正常點,其他二人,一個塊大臉黑,長得如蠻牛一般,另一個則更加駭人,一雙妖異的紅瞳,周身的血煞之氣,更是讓人聞之作嘔。

「小子!這裡是我們林家的產業,我們為什麼不能出現在此?虎爺我警告你!今日之事,你不得對任何人提起!否則……」

黑臉大漢揮了揮手中的狼牙棒,臉上的威脅之意毫不掩飾,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易無塵險些跪在地上。

「廢話那麼多幹嘛?直接殺人滅口不就行了嗎?婉兒,為師現在告訴你,凡是能用拳頭解決的,最好不要用嘴解決!」

紅袍男子邪魅一笑,他衣袖一揮,一道紅色閃電向易無塵疾馳而去。

易無塵瞳孔一縮,身上氣血爆發,電光火石之間,易無塵手中長劍一揮,「叮!」長劍精準的擊飛了那道紅色閃電,不過,那東西似乎極為堅硬,易無塵感覺自己並沒有將其斬斷。

紅袍男子手掌輕輕一吸,一條手掌粗細的血蟲,在他的手中蠕動,「小子,劍法不錯啊!不過,本座更喜歡你的氣血,想不到,你一個小小的煉體境,氣血竟然如狼煙一般!」說完,紅袍男子的臉上,閃過一絲貪婪之色。

易無塵沒有說話,他舉起手中長劍,周身的戰意凜然,易無塵的內心雖然緊張,但卻不足以讓他畏懼。

戰!哪怕面前的敵人是神魔,易無塵又何懼之有,劍修,寧折不彎!

「來戰……」

易無塵看著幾人,面色平靜如水。

「桀桀!螻蟻,你徹底激怒了本座,本座不僅要將你的精血吸干,而且還要將你煉成屍傀!」

紅袍男子桀桀怪笑,他沒想到一個煉體境的雜魚,居然還敢對他燃起戰意。

「血爪印!」

紅袍手掌變為爪狀,他隨意一抓,一道虛無紅色爪印,向易無塵的喉嚨抓去。

疾風勁草!

紅色爪印帶著鬼哭狼嚎之音,讓人心神恍惚,易無塵運起神魂不滅術,心神才恢復正常,他一劍斬出,長劍如狂暴的疾風,在空中呼嘯……

咔嚓!

易無塵的長劍被血爪捏斷,不過,因為易無塵的一擊,血爪微微一頓,易無塵抓住機會身形暴退。

「逃得掉嘛?」

紅袍男子輕蔑一笑,他隨時一揮,血爪如閃電一般,再次襲向易無塵的喉嚨。

轟!

易無塵周身的氣血,再次暴起,他的身上纏繞著一層淡淡的金光,易無塵一拳砸出,空氣中竟然發出一陣音爆聲。

噗!

易無塵的身影倒飛而出,口中精血狂噴,實力的差距太大,哪怕易無塵肉身強悍,此刻,也是深受重傷!

「嘭……」易無塵重重的砸在牆壁上,口中鮮血再次狂噴,易無塵痛苦的倒在地上,此時,他胸口上已經是鮮血淋漓,五個血洞正在潺潺流血……

「小子!想不到,你竟然能夠擋住本座一擊,接下來,你還能一戰嗎?」

紅袍男子紅眸中閃過一抹詫異,旋即,他一臉戲謔的說道。

血爪印!

紅袍男子手爪再次抓出,血紅爪印直接抓向易無塵的肩膀,顯然,他是想將易無塵生擒。

一旁的林婉兒與黑臉大漢,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之色,不過,他們也並未阻止。

這一幕,剛好被易無塵捕捉,他的臉上露出濃濃的疑惑,心道:難道?這幾人不是一夥的?

砰……

一道白色身影出現在易無塵眼前,幾人並未見到他如何出手,血色爪印就已經被擊散。

只見,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大大咧咧的站在易無塵前面,男子吊兒啷噹的抱著胸,臉上帶著痞痞的壞笑。

白袍男子用手重重的抹了一把頭髮,一臉揶揄的笑道:「無塵老弟!這位姑娘就是上次我給你說的那位,真沒想到,你竟然背著我,一個人去找她!我猜你一定是調戲了她,所以,她的兩個丑鬼長輩,一定是在幫她報仇,對不對?」

此人正是瀟洒哥,確實,與瀟洒哥一比,黑臉大漢與紅袍男子,就像是野獸一樣。

旋即,瀟洒哥將頭髮一甩,臉色變得陰沉起來,「你們兩個丑鬼!就算我兄弟調戲你家丫頭,也不至於將我兄弟打成這副模樣!今日,不死個把人,恐怕是難以了事了」。

聞言,三人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眼前的這名白袍男子,不僅口無遮攔,而且還囂張至極,林婉兒更是在氣得啐了一口,心中暗道:該死的流氓,你才被人調戲了……

「噗!」易無塵口中再次飈出一口老血,這一口完全是被氣的,他翻了翻白眼,有氣無力的道:「大哥!小弟我都被打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小子!本座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免得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