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順著河流,她來到湖盆上空,湖盆灌滿了水,將近一周,湖盆旁邊已經綠草如茵,野花遍地,吸引了許些小型覓食者前來,湖面一片寧靜,分叉的河道在這裡終止了,落差不大的小型瀑布,然後匯入山體移動形成的湖盆。

「大天使的羽翼——」

如果波凌娜已經來到瀑布口,羽翼的寬度足夠囊括他們。霖應該也做好準備了。

他們會落在哪裡?

湖盆下真的住著異獸嗎?她沒有感覺到強大的異樣。

不要說放眼望去無垠的廣闊,就他們經過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湖盆數不勝數,地下得住著多少只異獸,說不定只是老鼠窩、螞蟻窩,蜂窩,大不了是蛇群之類的。

呼——

風……滑過她的披風,奇怪的氣流,像是局部氣壓不均形成的小型龍捲風,她把手指往風裡輕輕一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附力量,嚇得頓時收回。

這時,受到吸引的湖水蕩漾一下,在湖面形成凹陷的漩渦。

異獸在下面?

她瞪大眼睛,一陣驚恐。

時間不允許她一探究竟。

「召喚,解除!」

波凌娜,你在哪裡?求求你,千萬不要落到湖盆里。 召喚,解除!

話音剛落,天帚和時雨同時接收到信號,竟然慶幸被巫女牽制著,這種認知絕對不是件好事。

所謂水面異動如蜻蜓點水般輕微蕩漾,石頭飛濺的動靜比之還大,用肉眼根本不能分辨。波凌娜的魔法在空氣里依舊能依靠稀薄的濕度維持,身距不遠,在感知能力上有絕對優勢的,才能勉強預計到她的位置。解除召喚后,波凌娜的氣息在水面一閃而過,然後消失了。

霆霓和時雨聚精會神等待著,然而什麼都沒發生。相隔兩座狹長的山脈,霆霓和時雨幾乎感覺不到隱匿在波凌娜粼波里的氣息,先是天帚,然後是雷光發出刺眼的雷閃劃破長空,是察覺到他們瞬間爆發的魔力,他們才驚覺而匆忙轉向。

而另一邊的雷光和天帚則明顯感覺到空氣異樣,在靠近河道出口,霖很快也發現了。

先是微弱的魔力,那球狀的能量體從水面滑向半空,潮濕的水汽凝聚著一股的力量,在半空浮遊半刻后,受外部壓力入侵,再也不能維持穩定而破裂。他們感到能量體忽地被強行撕裂,蘊藏在裡面的能量瞬間被釋放,魔力如爆炸般四散。

在接近河道出口的位置,先是體積最大的窮奇如高速滾動的球體般被飛彈出來,旋轉的球體和空氣摩擦,發出微弱的火光,雷光飛身閃躍,早已就緒的右雷閃拳朝窮奇打去,球體在半空旋轉一會才改變撞向岩壁的方向,龍捲風感應到魔力,隨即迎上去,把窮奇吸收入內。

雷光幾乎是立馬再次把力量凝聚左手,剛好迎上曙雀,最後一記閃電踢掃向銀索,把他們順利送進龍捲風裡。

窮奇在消失在龍捲風之際,懷裡的雲翳因多翻猛烈的撞擊終於脫離而掉落。

「天帚——」

「騰雲!」

騰雲在雲翳快要掉落水中一刻來到他身下。

雷光暗暗吁口氣,他該埋怨巫女的過度謹慎,還是稱讚波凌娜的厲害?隱匿的粼波不單是絕對防禦,被粼波捕捉的敵人若冒然從裡面解放出來也非死即傷,如果還有第五個或是第六個,他就不得不用身體來擋。雙手和左腿中度灼傷,回擊產生的震動讓肢體出現短暫的麻痹,如果窮奇不是一路守護著雲翳,他可能是那個唯一被抬走的傷員。

好險!差點在家裡丟臉了。

就在所有人都鬆口氣的時候——

「霖,在湖面張開屏障。天帚,把龍捲風暴收回去。霆霓和時雨還沒到嗎?」

巫女突然出現在上空,二話不說迎面就下指令。

怎麼了?不是成功營救了嗎?她忽然跑出來瞎指揮什麼……心裡儘是不解和不滿,但受她緊張的神色影響,他還是快速張開暗黑屏障。

「可是……」龍捲風暴自是不如波凌娜的魔力,但是也不弱啊。

「快——」

黑隼俯衝而下,落在龍捲風到湖盆的路徑上,她跳下並叮囑它趕快回主人身邊。

曙雀和窮奇在天帚收回魔法的一瞬被及時趕至的水龍捲接下。

銀索,卻還在不斷吸收四周物體而壯大的龍捲風裡。

「怎麼回事?銀索沒有卷進天帚的魔法里。」

「那是誰的魔法?」還有誰在這裡?

他們定住,企圖找出藏在山岩后的暗手。

然而,沒有誰。只是突然讓轉向了。

果然,趁亂混進去了。銀索卷進的是混在天帚龍捲風暴里的仿冒品。

霖腳下,湖水不自然地盪起形成漩渦,張開欲噬吞一切的大口把周圍吸附進去。龍捲風如同得到呼喚,往湖面的漩渦方向捲去。

霆霓落到巫女身側,張開防禦結界,減緩龍捲風暴的前進。

「這就是湖盆的怪物?」那到底是什麼東西?這山脈地下竟然潛藏著如此霸道橫蠻的異獸。

的確是怪物。

「那不是異獸,我們或者可以讓它走得慢點,卻阻止不了它前進。」

「那銀索……」

察覺到霆霓的異樣,雷光也跳上來參與張羅結界。

銀索啊?銀索嗎?唉——真討厭,他是很重要的、非常重要的委託品。

「銀索,你聽見嗎?」她放聲喊道。

龍捲風裡除了風聲,只有被卷進風暴里石塊的摩擦聲,可是裡面的確有生命的氣息,不是銀索還有誰。

她一手伸進龍捲風裡,一手抵住風暴,不讓自己被卷進去。

「銀索,你在裡面的,拉著我的手出來!」

霆霓側目,自己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抵禦才勉強站得住腳。

半刻,龍捲風裡還是靜悄悄的,她的前臂伸進去卻撲了個空,他該不會……她急了,撕聲喊道:「銀索,你給我出來。」

湖面刮起來的漩渦漸漸足夠大得能侵蝕霖的結界。

馬上明了事由的雷光也趕至吼勸。

「銀索,你聽到的,馬上出來。」

可是無論外面怎麼叫嚷,裡面的還是不為所動。他們的結界已經撐不了多久,龍捲風徐步前行著。

糟糕,真會添麻煩。他就那麼想死?還不讓她得到雷光和霖的契約。

豪門小悍妻 她放開抵著暴風的手。

手一松,霆霓和雷光明顯感到不一樣的壓力正排山倒海向他們擠壓,不是生靈該有的磅礴氣量,這到底是什麼?

「你們聽好,這不是異獸,想辦法減緩它的速度。無論如何,不要再跑進來一個。萬一卷落湖盆,就再也回不來了。」

什麼?霆霓和雷光還來不及問清楚,她已經消失在龍捲風裡。

不是異獸,不是一具血肉之軀能擁有的力量,那是什麼?再也回不來又是什麼意思?

任性橫蠻、陰險狡詐、得寸進尺,個性極其惡劣還絲毫不會掩飾情緒的小孩,連裝出來的憐憫也充滿著濃濃的惡意,得意、不滿、驚慌,憤怒……盡寫臉龐,可是到剛剛為止,他還不曾沒有見過她露出過悲傷的神情。

真的是那個誰的生命還不如她一張契約書的頑劣小孩?

不安凝聚不受控制龍捲風裡。

霆霓和雷光怒吼,放出更強大的魔力,時雨和天帚紛紛加入陣型。

湖面的漩渦漸漸擴大到溢出湖面,百里內的植被、巨石不斷被卷進漩渦里,幽暗的無底洞正蠶食一切。霖的屏障已經不能阻擋湖盆發出的呼喚,如果他們稍放鬆,讓龍捲風前行,不消一刻它便能刺穿屏障。 咕咕……

肚子餓了。

這種時候,就會特別懷念速食麵、漢堡此類人界獨有,散發著人工香精味道的美味。

呃,她還有機會嘗試的吧?

雖然那麼帥氣地跑進來,可是要出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跳進來的一瞬間她是有想法,可是那都是未經驗證的假設而已。

她甩甩腦袋,直覺告訴她,不會有事的。

她不會呆在這裡太久的,倒不如想想出去之後會面對的事情。

強行遣返意味著召喚波凌娜到魔界的事情暴露了,而且還被困在侵蝕空間里出不去,但,這都是為了完成委託,應該不會被罵得太慘吧?

說不定會得到稱讚,遇到侵蝕空間的幾率是微乎其微的,她馬上就可以進入空間探索無人知曉的神秘。

距離琤瑜姐約定的時間,還有24小時,她會想辦法救她出去的,現在最重要是保持清醒,不要睡著了。

才這麼想,她打了個哈欠。

龍捲風已經陷入湖盆,他們應該已經放棄做多餘的事情了吧,只要通道關閉,她就……

「想不到龍捲風裡面是那麼安靜!」

一下理智崩潰的聲音。

誰的聲音?

一團烏黑的東西步入眼帘。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原來你在這裡!」霖黝黑的臉驚喜地指著她。

想不到那麼輕易就找到她,霖歡快地迎上去,不料,迎面就是一拳。

「你幹什麼?我是來救你的。」他踉蹌幾步,還是摔倒在地,一個女孩來說,她的手勁也太大了。

「誰讓你進來的,饕餮沒有說明白嗎?」

霖抓抓頭皮,回憶了一會,才道:「你是說那隻山羊嗎?他好像是有說什麼。」

是沒聽還是根本沒有聽進去?

「霆霓和雷光在幹什麼了!」她不是嚴重警告他們了嗎?居然還讓他跑進來。魔族的情誼真淡薄!

「在阻截龍捲風,應該還可以撐一會的。」

「我沒問你!」她吼道,吼完馬上氣喘吁吁、一陣眩暈。

搞什麼!

身體很沉重,今天嚴重超出負荷,還受了不少驚嚇,偏偏在這時候還來添亂,不過,幸虧他出現趕走了那些惱人的瞌睡蟲。

她一屁股坐下。

「他們還能支持多久?」

「能一會,但不會很久。」

「說說吧,你打算怎麼辦?」

「你怎麼把銀索弄出去,我就怎麼做吧!」

她撿起剛剛傷到銀索的石頭,扔給他。

「試一下,扔出去。」

霖接過石頭就往龍捲風裡扔,石頭一下被卷進風裡,下一秒以更快的速度彈回來,來回幾次還是一樣。

他連石頭都扔不出去,還怎麼把她送出去。

「這,你是巫女啊,在衝出去的一瞬間打開結界不就可以了嗎?」

「對哦。」她裝著恍然大悟,然後睨著他問,「那你怎麼辦?」

他愣住,完全沒有想法。

如果還有力氣,她真想一巴掌扇死他。

「總不能把女人和小孩一個人留在這裡。」他也坐下,「雖然你不是一般的女人和小孩,可是還是女人和小孩。」

真是的。

之前怎麼就不用這套淑女的方式禮遇她。

「我不會一直被留在這裡的,明天姐姐一到就可以把我帶出去。」

「那我就陪你到那時候吧。」

「隨你吧。反正我現在沒有力氣送你出去,你看起來比銀索重多了。」

「當然,那銀索簡直和女人一般羸弱。不,比你這個小孩更差勁。」

「拿我跟他比嗎?」

「是,是,你比他惡劣多了,無論是個性還是身材樣貌。」

她嘴角抽動,不要跟他動氣,不然會更餓。

他乾脆躺下來。

「我已經幾天沒睡了,趁機休息一下。這裡的空氣讓人懶懶的,和在山羊的肚子里的感覺真像。」

什麼?兩人倏地站起。

這空間在吸收他們的力量,還不止那樣。

冷汗劃過額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