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顧笙歡直翻白眼。

卻聽顧承翌煞有其事的說:「難怪覺得這附近陰氣重,原來是有鬼物。」頓了頓,他又說:「顧某多些先生好意提醒。」

小夥子笑呵呵地道:「哪裡哪裡。」說著,目光落在他身後的顧笙歡身上,「你後面那女孩魂魄不穩啊,我給你張鎮魂符吧。」

他一邊說,一邊從衣兜里掏。掏了許久,掏出一張泛黃的,顧笙歡眼熟的符來。

「小哥,你這符是不是要賣一千萬啊?」顧笙歡開口問。

小夥子一愣,「你怎麼知道?」

顧笙歡說:「天機不可泄露,」接著她搖搖頭,拒絕了他的好意。「但是我和我哥都是窮人,買不起那麼貴的符,所以對不住了。」

小夥子嚇得連連搖頭,「不不不,你誤會了,這是送你的,不收你錢。」

顧笙歡眉頭一挑,所以之前在服務區那裡一臉生無可戀的說著『這張高級符我平時都賣一千萬,但是看在你功德無量的份兒上,一百萬賣給你。』的人又是誰?

「不……」

顧笙歡剛想說不用,哪知顧承翌就伸手接過他手裡的符,還笑得花枝招展的。「顧某在此先謝過先生了,如果以後有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

說完和對方互留了電話,他才騎車帶顧笙歡走。顧笙歡還納悶,不久前還掉錢眼裡的男人怎麼就輕易把幾千萬的符送給她哥了呢。

但是等她回頭,看到男人一片舉著手機一邊兩眼放光的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喊。「小哥,我叫南北,南方的南,北方的北!」

醫道版玄幻 看到這一幕,顧笙歡才恍然。

原來是她親哥的貌美把人折服了!

嘖,真是太不矜持了!

顧笙歡嫌棄的想。

不過如果她有前世的記憶,她應該會更鬱悶。因為在N大的某處茶館的石板橋上,也有個不矜持的男人兩眼放光,痴痴的對她朋友說:「小姐,小生南北。南方的南,北方的北。敢問小姐芳齡?」

回到酒店,顧承翌去洗澡。顧笙歡從他錢包里翻出南北給的那張符,符折成魚的形狀,還挺精緻的。可除此之外,顧笙歡還真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值得人家花兩千萬去買!

就是個鬼畫符嘛!

顧笙歡心有戚戚,她哥不會真讓她帶這個鬼畫符吧?

如果真是這樣,她就……

唉……要是她哥真讓她戴,她也只能勉為其難的戴上。誰讓對方是她哥,是她唯一的親人呢!

「嘖,」顧笙歡盯著手中的鎮魂符自言自語,「我多麼偉大啊!」

顧承翌洗澡很快,他穿著大褲衩,一邊拿著干毛巾擦著頭髮走過來時。正盯著鎮魂符胡思亂想又自言自語的顧笙歡聽到腳步聲猛然一回頭,乍一看到顧承翌這麼活色生香的一面,顧笙歡沒有覺得驚艷,而且條件反射的拿過枕頭護在自己胸前。

兇巴巴的問:「你想幹嘛?」 周丹的不語無疑讓現場的氣氛極其的壓抑,之前的那一幕彷彿就在眼前,他們難以想象那種越殺越是強大的可怕異獸會如何的可怕。

之前僅僅只是一名學員被妖化了,讓他們差點陷入慌亂,如今在這水晶般的世界卻有兩人,一旦被妖化了那危險就不言而喻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之中絕對有人會慘死。

足足過了茶盞功夫,周丹這才縱身一躍,來到汪洋邊緣,雙眸閃爍著道道精光,他心裡也沒底,畢竟岩漿世界已經有人被妖化了,再者水晶世界是否也會被妖化他還需要進一步確認。

識海中,原本平靜的護念佛珠突然迅速的運轉起來,緊接著第三顆佛珠驟然射出精光,透視之能徒然開啟。

汪洋深處,兩個如同冰雕的學員印入他眼中,沒有絲毫動靜,但可惜的是這兩名學員氣機早已全無。

「死了。」周丹的話語無疑牽動的眾人的心靈:「他們沒有被妖化,但已經死了。」

眾人如釋重負,就彷彿這結果最讓他們更容易接受。

轟隆。

然而未等眾人放鬆下來,整個大地都開始顫抖,隨之出現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痕。眾人面色巨變,立刻騰空而起。

砰!

伴隨著最後一聲低沉聲響,原先所在的汪洋邊緣直接成為汪洋的一部分,失去了落腳地。

而眾人雙眸死死盯著那水晶世界語岩漿世界的交界處,只見那裡海浪衝天,烈火熊烈,彼此的撞擊在一起。

「速走。」周丹神色凝然,內心卻充滿駭然之意,這冰火兩世界竟然發生了『爭鬥』,面對如此恐怖的撞擊,饒是半步永生境強者都難有活路。

「走。」月天也充滿恐懼,如此威勢令人心悸,完全不次於永生境強者之間的對決。

面對永生境強者,他們即便在如何妖孽也不是對手。

嗖嗖嗖~~

數十道破空聲隨之響起,只見眾人朝水晶世界深處掠去,生怕在此耽擱一分就會喪命。

「小心點。」周丹手中突然出現三道替身符,隨後便交給了月天等三人,神色無比的凝重:「這裡的危險程度絲毫不次於岩漿世界,切勿觸碰到這裡的任何東西,一旦不小心觸碰到,立刻使用替身符。」

倩馨兒原本想要拒絕,但當她看到周丹那一臉凝重的樣子便不再矯情,點了點頭便接過替身符。

轟隆。

兩個世界的撞擊越發的激烈,甚至水晶世界也開始在奔潰了。

傾盆大雨驟然落下,眾人猛然一驚,身軀四周亮起了一道光屏深怕被這裡的雨水給觸碰到了。

在岩漿世界的兇猛撞擊下,水晶世界竟然開始在融化,漫天雨水密密麻麻。

而岩漿世界的火焰也虛弱了一分,但是令人感到驚恐的是,這兩個世界碰撞的激烈程度不斷加深,隨時都有可能倒塌的危險。

所有人不斷的朝水晶世界深處掠去,希望尋找到出口,然而長達數個小時的探索,仍舊沒有看到任何出口。

「啊啊……」有幾名學員忍受不住這裡的氣氛,皆都發出數聲慘叫。

只見他們魂力所撐起的光屏也越發的黯淡,體內魂力嚴重消耗。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阻隔雨水的衝擊竟然如此的困難,不說魂力消耗迅速,單單那令人心悸的腐化能力就讓他們感到恐懼。

每當雨水觸碰到他們的能量光屏就會直接將他們的魂力快速融化,促使他們嚴重消耗魂力,如此下去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了。

在這裡沒有任何天地靈氣,一旦魂力消耗完,那根本無法補充回來,如果沒有找到出口,等待他們的將會是那可怕的雨水侵蝕。

「服用補充魂力的藥物。」周丹內心極為壓抑,以他們的速度,長達數個小時的摸索,幾乎可以說探索了數百萬公里了,可是數百萬公里之後仍舊是汪洋一片,完全不知道這水晶世界到底有多大。

倩馨兒與月天還有黑龍木三人面色發白,畢竟他們三個實力相對來說比較弱,能夠支撐這麼久也是因為周丹的保護。

這時候他們不再猶豫,快速服用補充能量的藥物,慢慢的魂力開始恢復,面色也出現了一絲紅潤,然後就在他們停下恢復能量的時候,體內魂力再次如同流水般流失,消耗的速度異常的可怕,比起先前要快上了數倍。

「這……」月天心中大驚,但是卻不敢停止補充能量,因為他發現一旦自己停止補充能量,魂力的流失速度更加的令人恐懼,唯有一邊利用各種藥物補充能量外根本不敢停止。

倩馨兒與黑龍木也發現了這情況,皆都不敢停止魂力的補充。

「怎麼了?」周丹發現了三個人的弊端,立刻問道。

「我發現魂力消耗的速度越來越快,補充的速度勉強抵擋的上消耗的速度。」月天面色有些不好看的說道。

周丹眉頭微蹙,隨之便釋然了,短時間裡想要補充大量的魂力是不可能的,除非吸收的東西是精血石。

但是精血石畢竟極為罕見的天地最為純凈的能量,尋常人也難以得到。

「你們用精血石恢復吧。」周丹取出三個芥子袋交給了月天等三人,隨之吩咐道:「只有這個東西足夠你們補充能量。」

「不,我們自己有,你拿走。」倩馨兒這次拒絕了,她身上的確有精血石,雖說數量不多,但也極為可觀,而且周丹給予了她許多東西,如今這關鍵時刻又豈能在拿走精血石這樣的強大輔助品?

「沒錯,我們身上也有,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月天與黑龍木也是拒絕的笑道。

他們兩個人的身份都不簡單,手中有一些精血石也實屬情理之中。

周丹微微搖頭,根本不顧三人的感受,直接將芥子袋交到他們的手中,隨之補充道:「我們完全不知道這水晶世界有多大,留著以備不時之需,切記隨時保持巔峰狀態,警惕四周。」

「那你怎麼辦?」倩馨兒見拗不過周丹,擔憂的問道,畢竟這三個芥子袋裡頭裝的精血石卻是一個海量的數目,哪怕是她也感到有些心驚。

「我?」周丹頓時笑了,而後看著倩馨兒微微笑道:「我能給你們這麼多,我的精血石豈會少?」

倩馨兒忍不住白了眼周丹,不過她仍舊心生擔憂。

周丹與倩馨兒三人之間的交談皆都以傳音的方式,因為在這裡一旦暴露了大量的精血石只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或者發生不測,雖說周丹很強大,但是一人強大也抗不過眾人的圍攻啊。

於是,倩馨兒三人便開始迅速恢復實力,短短的片刻終於恢復到最初的狀態,可見這時候精血石起到了關鍵作用了。

如今眾多學員已經開始以各種珍貴的藥物補充魂力了,一時之間到也沒有發生什麼不測。

數個小時再次過去,但是眾人仍舊在汪洋大海上方飛行,仍舊沒有找到任何出口。

「啊,把你的精血石交出來。」

偏不嫁大人物老公 徒得,在極為壓抑的氣氛中,一聲爆喝傳來,只見一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突然對身前的一名學員出手,猛然將對方給擊成重傷,隨之徒手搶過其芥子袋。

突然的變化讓眾人神色極為難看,他們早就料想到會出現內鬥,只是沒有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沒錯,如今面對巨大的消耗,已經有許多學員發現資源不足了,為了能夠活下來,他們只能採取極端的手段了,搶奪別人手中的資源,以供自己使用。

「你這是找死!」昊天面色極為冷酷,果斷的出手,因為這天門聖地的學員所出手的人正是他們地門聖地的學員,而他身為地門聖地的領頭人物豈能讓別人欺負到頭上來?

「大膽!」就在昊天出手時,紅髮男子也果斷出擊,瞬間擋住了昊天的攻擊,保護住自己天門聖地的學員。

此時場面陷入了僵局,不管是紅髮少年還是昊天,他們皆都不願意在此時劇烈對戰,因為這樣的話消耗的速度會越來越快,如此只會將自己推上絕路。

「讓開!」昊天大怒,但是卻沒有再次出手,只是面色極為難看,因為他還不想在這時候與紅髮少年撕破臉皮,雖說自認實力不如紅髮少年,但是兩者的實力也相差無比,一旦發生交戰,不只是一方吃虧而已。

「我要是不呢?」紅髮少年怎麼可能讓步,他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了。

「啊……」就在這時,一聲慘叫傳來,只見地門聖地的那名被搶奪芥子袋的學員發出一聲慘叫,密密麻麻的雨水頃刻間穿透其光屏滴落在他身上。

隨之令人心悸的一幕出現了,就在這地門聖地學員被雨水觸碰的瞬間便化為冰雕,隨之掉落入汪洋之中。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昊天面色極為難看,氣息猛然暴漲,那可怕的氣息直接捅上天際,連汪洋都發生了巨顫。

紅髮少年也是面色一寒,先是惡狠狠瞪了眼之前搶奪地門聖地的天門聖地學員,隨之盯著昊天,冷冷道:「我的人還輪不到你來教訓,要戰要罷你來決定吧。」

「戰,戰,戰!」沒有任何疑問,昊天直接選擇了大戰,他身為地門聖地的領頭人,自然不可能讓他們地門聖地吃暗虧。

而這時候地門聖地與天門聖地的人已經開始聚集了,兩方人馬立刻對峙了起來,場面異常的壓抑。

嗖!!

十三道身影加入天門聖地的行列中,與地門聖地進行對峙。

「黃越,你敢與我地門聖地作對?」昊天神色無比的冰冷,那十三道身影正是黃門聖地的人。

黃越面無表情,如今他們黃門聖地已經勢單力薄了,並且之前早已站在天門聖地這邊,自然是支持天門聖地。

「不要內訌了,我們現在最要緊的是找到出口,否則我們都會死路一條。」黃越望了眼周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也得看某人願不願意。」紅髮少年冷笑不已。

「不可能。」昊天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答應,立刻要大戰,但是這時候周丹也飛了過來,並且玄門聖地的人也加入了地門聖地之中。

昊天神色微微露出喜色,只要有玄門聖地的加入,讓他們對上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聯手也不是不可能,特別是玄門聖地,至少有四個人實力不弱於他。

「你們打算出手?」紅髮少年神色冰冷,冷冷的盯著以周丹為首的玄門聖地:「也罷,我也很早就打算了結一下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你想打架?」不等周丹回應,吳斌卻一臉亢奮的說道:「哈哈,數年前我能擊敗你,數年後我一樣可以將你擊敗!」

「你太自大了。」紅髮少年冷冷的盯著吳斌,在數年前地門聖地的確超越了天門聖地,並且取代了他們的地位。

女王經紀人 正是因為吳斌將他給擊敗了,不過地門聖地取代天門聖地的地位也僅僅數天而已,因為經歷失敗的紅髮少年,在隔日後邊踏入半步永生境地步,一舉奪回天門聖地的地位。

「嘿嘿,自大不自大得動過手才知道。」吳斌卻是一臉輕鬆的樣子,已經準備拚死一戰了。

而今之所以沒有出手,只不過是因為周丹未曾有任何錶示。

而這時候眾人不約而同將目光凝聚在周丹的身上,因為誰都可以看得出來,玄門聖地其實是這名白衣少年說的算。

「你們真那麼想打?」冷冷的話語從周丹口中傳來,其實他內心極為看不慣紅髮少年的做法,如此做法未免太不將別人放在眼裡了。

這就好像准許他們天門聖地對其他聖地出手,不允許其他聖地對他們天門聖地出手一般,做法極為霸道,真的以為地、玄、黃三大聖地皆都以他們天門聖地為主。

「周兄……」黃越試圖想要解釋什麼,但是並不等他將話說完,一旁的紅髮少年卻是冷笑出聲。

「真以為你救過我們就可以用這種口氣與我說話嗎?」紅髮少年早就看周丹不爽了,不說在進入神秘之地通道口的時候周丹擺了他一道,就是其表現出來的一面就令他極為反感。

在紅髮少年心中,他才是最天才的,實力是最強的,根本不認為周丹的實力能夠比他強,資質比他好。

「黃兄,我也不想和你鬧僵關係,你自己選擇吧。」周丹知道此事無法避免,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像黃越拋出招攬的意思,只要天門聖地失去黃門聖地的支持,那麼紅髮少年絕對不敢再說任何自大的話。

「對不起。」

黃越面色一怔,隨之臉上閃過一道掙扎之色,深吸了口氣,直接拒絕了。

周丹微微一笑,他能看得出黃越有難處,他也不好在逼迫人家了。

不過可以確定是的,黃越與他將註定不可能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周丹回頭與昊天還有吳斌等幾名實力較為強大的人交談了幾句,只見他們皆都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不過這難以置信中攜帶著一絲瘋狂。

「我們沒有意見。」這是昊天與吳斌等人的意見。

周丹微微一笑,如今被困在這裡也不是個事,若是發生大戰,哪怕能夠贏得最後的勝利,結果也是慘然的。

「你們聽著,要戰的話等我們出去后再戰。」周丹冷冷的笑道。

紅髮少年面色一變,隨之露出一抹驚喜:「難道你有出去的辦法?」

黃越也同樣露出一絲喜色,不過他也知道自己和周丹已經不可能在回到友好的一刻了,如今只有和紅髮少年緊緊的捆綁在一起才擁有主動權。

「正是。」周丹嘿嘿一笑。

「那還不帶我們離開?」紅髮少年頓時一急,但是他也沒有後悔,雖然兩方都有矛盾,但是對方肯定會離開,到時候他們也難以阻擋自己跟上去,到時候不也一樣能離開?

「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周丹笑著說道。

「說。」紅髮少年有點不耐煩,至今為止還沒有人敢和他談條件,不過如今在這特殊的地方,他也不妨先聽聽對方的要求是什麼,若是不滿意或者覺得有困難,直接拒絕便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