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駙馬爺啊!看來我們人魚族有救了!”人魚長老望着泣無淚飛去的背影,露出了笑容。

小貝貝這多話的小美人魚喋喋不休的說着他知道的事情,講述着泣無淚的故事。

二十一個人魚族越聽越來勁,慢慢的向着小貝貝靠近,貝貝的話讓人魚族對泣無淚有所瞭解,同時人魚們也驚歎泣無淚的強大。

人魚長老突然有了一個主意,心裏暗道:“等公主繼承王位,我一定想辦法讓駙馬爺成爲人魚族的親王,將他綁在我們的船上。” 泣無淚拉着獨孤紫薰落在血島上,走向血獄,血獄大門打開,兩人邁入血獄塔第一層。

血獄塔第一層是一個小型的獨立空間,先前被關進來的蝦人族數千人全部在第一層中。

第一層空間裏吊着無數的血紅火焰鏈子,進來的蝦人族雙手被鏈子扣着,移動的範圍不大。

蝦人族中最強的是蝦人族長,有着神級的實力,只有他的身體完好。勢力低的蝦人族身體已經被燒燬,只剩下靈魂被屍火鏈子拴着。

這第一層的屍火不強,但是越高層,屍火的強度就越高,燃燒能量就越強。

許多的蝦人失去了身體,就剩下靈魂,在屍火的灼燒之下,無聲的嘶吼着。

還擁有身體的蝦人,淒厲的吼叫着,只能眼睜睜的望着自己的身體被燒燬,鮮紅的血液流出。

當那些靈魂支持不住的時候,屍火就會停下,第一層空間裏的血紅霧氣會修護着那些快消散的靈魂,靈魂修復完畢,屍火再次騰起。

這種不斷的循環之下,蝦人靈魂將永遠痛苦下去,走進來的魔族看着如此場景,心裏不寒而慄。

“啊~!求求…你…放了…我,我…知道,啊~,知道錯了。”蝦人族長見到泣無淚,斷斷續續,淒厲的含着,嘴裏發出痛苦的聲音。

泣無淚邪邪的笑着,看着蝦人族長道:“彆着急,等你體內的鬥氣被燒完,屍火將會燒掉你的身體,再然後就會讓你永生不死,這種待遇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

獨孤紫薰拉了一下泣無淚的衣袖道:“夫君,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你還是直接殺了他們的好,畢竟他們中間有許多是無辜的。”

泣無淚看着獨孤紫薰一會兒,溫柔的一笑道:“紫薰,你說的也對,好吧!我就只懲罰蝦人族長。但是你要記住一點,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不管敵人是弱小還是強大,都要全力以赴,爭取不要留下任何的後患。”

獨孤紫薰吐了一下舌頭道:“知道了夫君。”

泣無淚一揮手,除了蝦人族長,其他蝦人瞬間被屍火湮滅,徹底的結束了痛苦的旅程。

蝦人族長痛苦的想求泣無淚直接殺了自己,可是蝦人族長除了哀嚎,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他的身體中的鬥氣被焚燬,身體被屍火點燃。

蝦人族長的靈魂中散發出大量的怨氣,飄散在第一層,這一發現,讓泣無淚心奮不已。

殭屍吸取天地間的怨氣來增強自己,對於各種負面氣息,都是殭屍喜愛的食物。

泣無淚深深的吸了一口怨氣,閉上眼睛慢慢的享受着,就像一個癮君子一樣。

自己這個創造者都沒有發現血獄還有這種好處,此時的泣無淚想弄更多的靈魂關進血獄,爲自己創造出大量的怨氣。

可泣無淚不能平白無故的將無辜靈魂拉進來,如果自己真的那樣做了,良心何在,雖然自己是一個魔頭,也是一個有風格,有良心的魔頭。

“夫君,我們走吧!”獨孤紫薰不想呆在這裏,畢竟這裏有着很重的陰氣,讓獨孤紫薰感覺心裏毛毛的。

出了血獄,泣無淚對獨孤紫薰說道:“紫薰,你準備怎麼安置美人魚族?”

獨孤紫薰想了一下道:“夫君,北方不是還空着嘛!要不你把人魚族安置在北方好不好?”

“你現在可是人魚族的公主,還是你去和他們說吧!如果她們願意,咱們也爲北方添點人氣也是好的。”

魔僵聖界雖然被泣無淚分成了四個板塊,但是土地遼闊,整個北方除了魔族爲泣無淚修建的宮殿之外,就剩下一些可愛的小魔獸了。

本來打算將矮人和地精兩族帶進來的,可是自己沒那個時間,這件事也就擱了下來。

“夫君,如今元素大陸上你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你是不是打算離開元素大陸了?”獨孤紫薰突然望着泣無淚道。

“唉,當初我答應了死神要幫他報仇,除掉光明神和黑暗神,但是事情發生了一些變故,少了黑暗神這個敵人,不過我還得去找光明神的麻煩,還有魔族和死神界這兩個麻煩。所以我打算去到上界,具體去哪一界,還有待考慮。”泣無淚嘆了口氣道。

對於魔族的事情,泣無淚不得不處理,誰讓自己冒充魔神呢!現在魔族八王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一旦自己假魔神的事情曝光,八魔王就會第一個對付自己,自己現在已經沒得選擇了。

“夫君,別太累了,那些事情不要着急,慢慢來,我們姐妹會一直陪着你的。”獨孤紫薰靠在泣無淚的肩膀上道。

“現在你先去和人魚族談談,我靜靜,我好好考慮下一步的路。”泣無淚摸着獨孤紫薰紫色的長髮道。

獨孤紫薰點點頭,俏皮的道:“嗯嗯,我臣妾現在就去。”

看着獨孤紫薰飛離血海的背影,泣無淚微笑嘀咕着:“什麼時候變得向夢姿一樣喜歡調皮了!”

沒一會兒,獨孤紫薰便飛回了血島對泣無淚說道:“夫君,魚人族同意住在聖界中,不過人魚長老說希望你做人魚族的親王!”

“不幹,我纔不要做親王,那豈不是我成了你的王后了…。”泣無淚堅決反對。

“撲哧!”獨孤紫薰看着泣無淚搞笑誇張的樣子,笑了起來。

“我的王后,那我先去和她們說說吧!”獨孤紫薰得意的道。

泣無淚抓過獨孤紫薰抱在懷裏,在獨孤紫薰的翹臀上拍了一下道:“你敢調皮了是吧!等下回到北方,本君好好收拾你。”

“來嘛!我的王后,我看你能拿我怎樣!”獨孤紫薰調笑道。

“小心我將你就地正法了!”泣無淚惡狠狠的道,某處已經被獨孤紫薰勾起了邪火。

獨孤紫薰挺起胸,高聳之峯的輪廓展現在泣無淚的眼前,滿臉春意的獨孤紫薰道:“來嘛!奴家不怕。”

泣無淚抱起獨孤紫薰,直接消失在血島上,兩人的身形出現在了北方的宮殿中。

羅裙飛舞,泣無淚帶着濃濃的愛意,融入到了獨孤紫薰的嬌軀中。安靜的宮殿傳出了高亢的誘惑之聲。

事後,獨孤紫薰靠在泣無淚的懷裏,臉上寫滿了幸福滿足,獨孤紫薰氣喘噓噓的道:“夫君,我們姐妹能有你,真的好幸福,夫君什麼時候將她帶來和我們一起伺候你啊?”

“誰啊?”泣無淚不解的問道。

“當然是死神的女兒啊!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你答應了死神,要照顧他的女兒,當然她會成爲我們的妹妹呀!”獨孤紫薰捶了泣無淚胸口一拳道。

泣無淚道:“以後再說吧!你也知道我只是答應照顧她!又不答應娶她!”

“人家一個女孩子,你一個大男人當然是娶她才能好好的照顧她啦!”獨孤紫薰白了泣無淚一眼道。

泣無淚不想談論這個問題,於是岔開了話題,引開獨孤紫薰的注意力。

兩人再次歡好後,泣無淚將人魚族移到了北方。獨孤紫薰去找了人魚族,最終獨孤紫薰成了人魚族的王,泣無淚成爲了人魚族的聖王。只是獨孤紫薰這個王太過於寒酸了,手下只有二十二個臣民。

泣無淚在北方弄出了一片凹地,引進了大量的海水和魚類,北方出現了一個小型的海洋,人魚族在北方海洋中安頓下來。

對於美人魚一族來說,能有個沒有危險的安身之地,簡直就是人間美事,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會受到攻擊了。

泣無淚望着忙着建造新家的人魚們,開口對獨孤紫薰道:“紫薰,你就暫時留在這裏,我回到冰泉島在叫你出來。”

“好的,夫君,要是再不回去,估計妹妹們就要着急了。”獨孤紫薰點點道。

泣無淚剛要離開,小美人魚貝貝從水裏鑽出道:“聖王大人,等等。”

“什麼事啊小魚?”泣無淚停下來道。

“聖王大人。”貝貝前面的海水裏鑽出了一個黃色頭髮的腦袋。

黃髮的美人魚上了岸,變成了身穿黃色衣衫的中年女子,走到泣無淚身前便跪了下去。

黃衫中年女子道:“人魚長老倪慧東拜見聖王,人魚族的王者繼位之禮已經準備妥當,還請聖王主持接任儀式。”

泣無淚和獨孤紫薰進入海中,人魚族準備了簡單的儀式,獨孤紫薰繼承了御水法杖,登上了魚人王的寶座。

人魚們在海底歡聲笑語,扭動着魚尾,慶祝王的誕生。獨孤紫薰走到泣無淚的身邊道:“夫君,可否陪紫薰跳一支舞?”

“傻瓜,說什麼呢!來吧,不過我可不會跳什麼舞,你得教我。”泣無淚湊到獨孤紫薰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獨孤紫薰和泣無淚在海水中扭動起來,獨孤紫薰在泣無淚的耳邊輕輕的說着,教導着泣無淚跳舞。

獨孤紫薰紫色的魚尾摩擦着泣無淚,讓泣無淚有着另類的快感,一種無法忍耐的衝動。

獨孤紫薰發現了異樣,在泣無淚的耳邊道:“等回到冰泉島,我們姐妹一起陪你吧!”

這時泣無淚感覺到靈魂深處收到了一股請求進入聖界的意念,泣無淚感應了一下,那股意念的主人是翼魔王第五羽凡的。 獨孤紫薰發現了泣無淚的異樣,獨孤紫薰停下來舞動,溫柔的問道:“夫君,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泣無淚皺起了眉頭。

獨孤紫薰問道:“什麼事情能讓我無所不能的夫君眉頭緊鎖啊?”

“走吧我們去看看。”泣無淚帶着獨孤紫薰出了海水,回到宮殿前,泣無淚同意了魔王第五羽凡的請求。

第五羽凡出現在宮殿前,雙膝跪地道:“少主,我等護主不利,夢姿尊後被龍族抓走了。”

“什麼?”泣無淚大驚失色,焦急的神情爬上了妖異的臉龐。

“少主,就在不久前,夢姿尊後和其他三位尊後去海邊沐浴,我等不好靠近,結果一頭黑色的巨龍出現,抓走了夢姿尊後,那頭巨龍的實力和我不相上下,並且是空間系巨龍,我們更本追不上。”

第五羽凡講述了整個過程,心裏愧疚無比,這都是他們不小心造成的。

“該死的龍族,本君要滅你全族~。”泣無淚眼睛血紅,暴怒的咆哮着。

獨孤紫薰安慰道:“夫君不用着急,夢姿妹妹既然是龍族帶走的,那麼他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我們直接上龍島就行了。”

“是啊!”泣無淚這才冷靜下來,心底的怒火暫時被壓了下來,畢竟着急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這點泣無淚比誰都懂。

“他媽的!龍族抓走夢姿肯定沒有好事。第五羽凡,你立刻回去整頓族人,咱們殺上龍島。”泣無淚一揮手,第五羽凡就被送回了東魔之地。

泣無淚一身散發着冰冷的氣息,夢姿是泣無淚的女人,龍族抓走夢姿,就等於是對自己宣戰,觸碰了自己的底線。

但泣無淚也考慮到了一件事情,既然抓走夢姿的巨龍擁有實力和第五羽凡不相上下,那麼龍族中必定還有其他的中位神強者,誰也沒想到一直隱居在海外的龍族居然會有這麼強的底蘊。

龍族中的中位天級實力的巨龍肯定不止一頭,而自己能拿的出手的只有兩位中位天級的兩大魔王,此次去龍島同樣是凶多吉少,但是泣無淚不會退縮,自己必須帶回夢姿。

泣無淚和獨孤紫薰說了一聲,離開了魔僵聖界,出現在先前進入聖界的海溝中,泣無淚施展全力向着冰泉島趕去。

躍出海面,回到冰泉島,三女和碧瑤立刻跑上來,葉紫焦急的道:“夫君,龍族帶走夢姿姐姐。”

“我知道了,你們先會聖界,我要上龍島。”泣無淚急急忙忙的道。

“嗯嗯!”三女同時點點頭,泣無淚將三女和碧瑤送回了聖界。

泣無淚立刻安排着接下來的任務,“海天,你帶着他們立刻回明水帝國,將遠征還給明水大帝,然後你去天魔帝國等我。”

“泣封和小陰,你們回去整頓殭屍軍隊。”

“四位族長回去將族中能戰鬥的士兵帶來。”

小陰和泣封、四位魔王回到聖界,泣無淚叫出了許久沒有出來,一直躲在魔僵聖界西獸之地拜血。

“老大父親,你好久沒有找我,我無聊得天天和魔獸們打架,拜血現在可是神級魔獸了,厲害吧!我和那些打不死的石獸一起統一了整個西獸之地哦!”

拜血一出來,就奶聲奶氣的說個不停,現在它已經能口吐人言了,說起話來也流暢了許多。

“拜血,我現在有事,你回去和破巖一起將所有的神級魔獸聚集起來,我們要踏平龍島。”泣無淚嘴角翹起,露出了陰冷的笑容。

拜血開心的道:“好的,老大父親,拜血最喜歡欺負魔獸了,我這就去。”

風蝕墨和北句喃走上來,北句喃道:“主人,您也給我安排一個職務啊!您肯定已經忘記我了。”

“你就跟着八位魔王就行,但是要主意保護自己,畢竟龍族之行,吉凶難料!”泣無淚嘆了口氣道。

泣無淚的話讓北句喃喜憂參半,喜的是主人對自己的關心,憂的是自己已經不是主人重用的對象了,北句喃害怕有一天會被遺忘在某個角落裏,這一切都是因爲自己的實力不高。

北句喃做了一個決定他一定要努力的修煉,爭取被重用的機會。只要自己的實力強大了,那麼自己就不會被遺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