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駙馬還真是貴人事忙,我們在這等了一個時辰,才見你回來!”

“是啊!駙馬是貴人多忘事!”

他正思索着,就見李婉婷和候清麗,一前一後的從酒坊內走出來。

只是,不明白爲什麼她們每人的懷裏,都緊緊的摟着一個小酒罈!

“二位是來我這買桃花釀的吧?快,裏面請……!”

趙寅邊說,邊做了個請的手勢,可剛進酒坊的門,他就蒙圈了……

城陽公主正滿臉通紅的,躺在長樂公主的懷中呼呼大睡!

這小丫頭怎麼又喝醉了?

屋內滿是酒氣,可想而知這丫頭喝了多少!

“皇妹以爲桃花釀是什麼飲品,所以,就多喝了那麼一點……!”

她實在沒好意思說喝了幾大碗,因爲太有失皇家風範了。

剛纔在太子府,這小丫頭沒喝夠,便拉着她的手回來了。

回到酒坊之後,踩着板凳給自己舀了一大碗灌進去,覺得不過癮,又來了一碗,就差沒將頭直接伸進去了。

可是,這兩碗酒剛下肚,她便雙頰緋紅,開始耍起了酒瘋,非要拉着自己一起喝!

鬧騰了好長時間,許是疲累了,才呼呼大睡。

“也不能就睡在這啊?實在不行的話,本駙馬就吃點虧,將她抱回去吧!”

趙寅說完,便要伸手去抱城陽公主。

“停!不勞您大駕了,給我們叫個馬車就行,哼……!”

長樂公主將妹妹緊緊的護在懷中,瞪了他一眼。

自從父皇打賭將城陽公主輸了之後,趙寅就三番五次的朝父皇討要,更何況,男女授受不親。

“公主若是不嫌棄,我的馬車剛好就停在門口。”

候清麗趕快說道。

“謝謝清麗姐姐……!”

長樂公主又送給趙寅一個大大的白眼之後,抱着妹妹上了馬車。 “二位小姐,你們可是要買桃花釀?不知要多少,本駙馬派人給送到府上!”

兩位公主走了之後,趙寅便直接了當的做起生意。

除了買酒,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能讓他們這麼快就來找自己。

剛纔在太子府,他可是清楚的感受到,兩人赤果果的嫌棄。

“桃花釀我們已經買過了,現在應該已經送到府上了!”

李婉婷美眸輕眨,搖了搖頭。

她們在這等了這麼久,可不完全是爲了買酒這麼簡單。

從太子府出來的時候,兩人一路打聽,好不容易纔找到了貞觀酒坊。

可來了之後,卻發現趙寅並不在店裏,兩人又不死心空手而歸,便坐下等待。

喝光了幾盞茶之後,才見趙寅回來。

“既然酒已經送出去了,那你們……?”

趙寅一頭霧水的瞧着她們。

“這酒罈上的字,可是駙馬所書?”

候清麗指着懷中酒罈,激動的問道。

“沒錯啊!”

趙寅點點頭。

“那……不知小女有沒有這個榮幸,能夠請到駙馬的墨寶?”

聽他自己親口承認,李婉婷抑制着激動的心情,厚着臉皮開始索要。

原來是爲了這個!

竟然追到了這裏,看來,兩人也是酷愛書法之人!

“那要看,李大小姐出價多少?”

送上門來的肥羊,不宰白不宰!

總裁大人復婚無效 反正與她們兩人也不熟,先坑她一筆再說!

“能寫的一手好字,想必也是飽讀詩書,竟然渾身銅臭,開口閉口都是錢,也不怕拉低了身份,哼……!”

見他又提到錢,李婉婷一臉的不悅!

平日裏,那些王公貴族的公子,都是圍着她轉的,只要自己鬆鬆口,全都爭相贈送,就連太子也不例外!

今天,竟然碰到這麼個怪胎,連求幅字都要先談好價格!

“呵,明碼標價,這有什麼拉低身份的!”

趙寅冷笑,老子是那種見色忘錢的人嗎?

美貌能當飯吃嗎?

老子又不傻!

“你開價吧!”

見趙寅一直不鬆口,李婉婷也沒有多做糾纏。

“這個……要按字數來定!”

趙寅思索了一會,補充道:“若是加上詩句的話,價格會更高些!”

“詩句……?”

李婉婷和候清麗有些納悶。

“本駙馬作詩也是一絕,若是連字帶詩一起要的話,價格就會高一些,若是隻要字,價格就便宜一半!”

趙寅給他們詳細的解釋了一下,與此同時,他在心中暗自盤算,到底應該開個什麼價,纔算合適?

“噢……!”

候清麗點點頭,繼續說道:“那你這詩加字,總共多少錢啊?”

此時的她,也算對趙寅有所瞭解,知道便宜是佔不成了,不如直接了當的好。

“這個數……!”

趙寅又使出了老橋段,豎起三根手指。

沒辦法,這價格他也拿捏不準,只好讓她們先開口,自己再往上加。

“三十貫……?”

候清麗皺了皺眉,似乎覺得有點貴,不過一想到趙寅的字,便滿不在乎的擺擺手,“算了,三十貫就三十貫,快賦詩吧!”

這特麼的!

打發要飯的呢!

難道在大唐,絕妙的書法,就值這麼點錢?

聽過她的話之後,趙寅在心中暗自腹誹。

如果他真的以此爲業的話,恐怕就得餓死!

“可能我表達的有誤,不是三十貫,是三百貫……!如果你們只要字的話,可以少一半!”

他原以爲自己的字能價值連城,沒想到她們竟然只出三十貫,還覺得貴。

所以,他也沒敢加的太多,萬一宰的太狠,連這幾百貫也賺不到了!

“你說什麼……?”

候清麗驚呼一聲!

三百貫,夠她花一年的了!

平時除了買些胭脂水粉之類的,基本沒什麼花銷,不像她哥,每日去青樓飲酒作樂,花費頗多。

更何況,自己若喜歡什麼,跟本不需要花錢,只要稍一會意,便會有人爭相送過來。

哪像這傢伙這麼小氣,不但不送自己,還獅子大開口。

“本駙馬可以保證,我所創作的詩句,定是千古絕句,流芳百世!”

趙寅這番話說完之後,兩個美女更爲驚異。

“這可是你說的,若是詩句做的不好,本小姐分文不給!”

見趙寅誇下海口,候清麗怕他反悔,趕緊說道。

無論他是要三百貫,還是五百貫,只要不是千古絕句,她都可以拒不付錢,到時候自己就能白白賺一副好字。

怎麼算,都是穩賺不賠!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李婉婷也與候清麗有同樣的想法,於是趕快說道。

“放心,本駙馬既然說了,就絕不會反悔!”

趙寅認真的說道。

若是以前,他可不敢誇下這樣的海口,但他有萬能搜索,怕個毛線啊!

要什麼詩句沒有?

全都是流芳百世的!

“一言爲定!”

兩女相視一笑。

若說他會作詩,她們倒是相信,可若說是千古絕句,那絕不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