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鬼王去掉了偽裝,頓時在鬼樂園中的普通人都看到了那些在項目上被惡靈不斷殺戮的普通人,一個個都被嚇到了,驚慌失措下不斷的逃跑著,想要逃出這個恐怖的地方。

但鬼樂園一旦關閉就等於是形成了封閉的結界,就算是想逃跑都逃不出去了。

「被發現了,那麼只能是硬碰硬了。」張碩一個閃身來到了血水上方將千葉拉起來,同時一刀斬向了這個惡靈。

這個惡靈估計就沒有把張碩與千葉放在眼裡,千葉的實力有限,雖然偷襲中傷到了它,但並沒有被重創。

而現在張碩一出手,它也是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在張碩出手后它就發現不對勁了,張碩的一斬看似很慢,但實際上卻是非常的快,一刀下去龐大的靈壓爆發出來,這個惡靈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張碩斬得灰飛煙滅了。

「好好看著死神的力量有多強。」張碩的靈壓不在壓制,如同火山爆發一樣的轟了出來。

整個鬼屋灰飛煙滅,其中除了活人之外,剩下的都消失不見了,那些陰氣與血水都在一瞬間被蒸發掉了。

「卍解!!殘火太刀!!」

張碩毫無保留的出手,殘火太刀轟然爆發出了強大的高溫,這太陽核心溫度的力量可不是說笑的,就算是在鬼樂園之中,這樣的溫度爆發出來,一樣給鬼樂園造成了極大的破壞。

那些知道跑進來了陰陽師的惡靈們都從自己的地盤之中跑了出來,同時還都帶著大量的手下圍攻過來,結果正面迎上了爆發的張碩,被高溫直接殺傷了一大片。

「斬!!」

張碩揮舞著燃燒的殘火太刀斬了過去,兇猛的火焰化成火海衝擊了過去,瞬間就將那些被嚇住的惡靈以及幽靈都席捲了進去。

太陽核心溫度形成的高溫對這些幽靈有著極大的剋制,特別是斬魄刀加成的效果,那絕對是杠上加杠,一瞬間原本還洶湧如潮水一樣的惡靈大軍就被覆滅了。 「好厲害!」

千葉看著張碩僅僅只是一刀便將周圍如同潮水一般的幽靈都給滅了,這一幕是何等的震撼,讓千葉對死神體系的修行更加的期待了。

卍解的力量如此強大,可以說沒有親眼見到真的是無法想象,而鬼樂園中的亡靈們估計是真的感受到了張碩的強大,這樣的強大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招惹得了的。

「該死的陰陽師,居然敢在我的樂園裡殺戮我的子民!!」

鬼王終於是出來了,那憤怒的樣子化成了巨大的帷幕,直接籠罩在了整個鬼樂園的上空,同時鬼樂園中龐大的陰氣也開始極度匯聚壓迫過來。

對於普通人,哪怕是陰陽師,只要被陰氣入體,那麼都會遭到重創,而普通人與陰陽師之間的差距,只是陰氣的純凈與多少而已。

鬼王的這種攻勢可以說是最普通的攻擊方法,而這樣的攻擊方法並未有多大的技巧,完全是靠著強大的力量去碾壓。

千葉面對這樣的攻勢自然是無法抵抗的,千葉修行的時間還是太短,讓她還不足以對抗鬼王級別的存在,所以面對這種鋪天蓋地般壓制下來的陰氣,千葉的臉色就變得凝重不少,準備做點螻蟻的反抗。

而張碩怎麼可能會放任鬼王這般的攻擊?鬼王的攻擊是很強,但還不足以對張碩產生威脅,張碩的靈壓爆發出來,手中的殘火太刀威勢大增,附帶著靈壓的火焰強勢頂撞了上去,直接與鬼王對持了起來。

「不錯,有這樣的實力,怪不得能夠維持一個鬼樂園與人類對抗。」張碩對著鬼王說道。

「陰陽師,你確實與其他陰陽師不一樣,但在鬼樂園之中,我是無敵的!」

鬼王看到張碩居然擋住了他的攻勢,自然是變得更加的憤怒,一隻由陰氣形成的巨大鬼手從天而降,向著張碩狠狠的抓了過來。

「這樣就想傷我?「張碩看著這隻學著如來神掌一樣從天而降的爪子,張碩腳尖一點,人就如同火箭一般衝殺了上去,手中的殘火太刀直接刺破了鬼爪,同時向著鬼王的方向刺去。

鬼王隱藏在天空之上的陰氣層之中,雖然在場的惡靈甚至千葉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張碩還是可以通過神識感受到的。

而鬼王也想不到在這樣的情況下,張碩居然能夠發現得了自己,大意之下被殘火太刀的刀尖劃過一道傷口,強勢的火焰力量就直接將它給傷到了。

「該死的人類,你居然能夠傷到我?」

鬼王此刻是真心重視起了張碩,因為張碩的實力太強了,強大到了讓鬼王都感受到它有殺死自己的能力。

「傷你?不,我是來殺你的。」

張碩冷笑道,瞬步一閃就出現在了鬼王的面前,就算鬼王有所戒備,但都無法想到張碩居然有這樣的速度。

快!!實在是太快了,瞬步的速度就算是鬼王都沒反應過來,張碩手中的殘火太刀就已經斬在了它的身上。

啊!!!

鬼王一聲慘嚎,身上的陰氣在殘火太刀的攻擊下被燒掉了一大部分,如果不是鬼王能夠調動鬼樂園的一部分力量,怕真的會在張碩的這一刀下隕落。

剩下的惡靈以及幽靈,在看到鬼王挨了張碩一刀后慘叫不已,此刻也都是嚇到了,鬼王在鬼樂園之中是絕對的王,不管是人還是鬼都沒有這般重創過它,而現在張碩如此輕描淡寫的就重創了鬼王,這讓它們如何不害怕?

而此刻剩下的惡靈與幽靈們都已經拉開距離遠遠的站著,還沒反應過來,一條長蛇就突然出現,巨大的長蛇張開了大嘴一口就將兩個惡靈一口吞了,頓時讓這些惡靈都慌亂了起來。

「跑?你跑得掉嗎?」張碩看著鬼王想要隱匿起來,但在張碩的神識感應下,鬼王根本就無法躲得過張碩的探查。

一瞬間張碩就出現在了鬼王的身後,殘火太刀帶著強大的火焰威力斬向了鬼王。

鬼王原本都想要隱藏了,但就算是想隱藏都隱藏不住,面對張碩如影隨形的速度,又有強大的火焰攻勢,鬼王根本就躲不掉。

轟!!

天空之上爆發出了一朵璀璨的火焰,火焰將天空上的大量陰氣都燒成了灰燼,同時也將鬼王殺死在了這裡。

鬼王隕落,整個鬼樂園自然遭到了極大的重創,可以說一時間整個鬼樂園都開始震動了起來。

鬼王要控制整個鬼樂園,自然是讓自己與鬼樂園融合在一塊,而這樣的情況一旦讓鬼王隕落,那麼鬼樂園自然也會隨之崩潰。

「不好了,鬼樂園要崩潰了。」千葉也發現了這個情況。

隨著整個鬼樂園的震動,鬼樂園開始一點點的崩潰掉,那些倒霉的普通人正好處在崩潰的位置,自然是死得不能在死了。

而張碩也是從天空上落了下來,一道就斬在了周邊,將隱匿在異空間與現實相連接的位置打通了一道口子。

「走吧,這裡要完蛋了。」張碩說道。

鬼樂園的崩潰,只要不離開,那麼就會隨著鬼樂園一塊消失掉,這樣的情況除非修為達到能夠在虛空之中生存,不然都要掛。

「所有人都來這裡離開了!!」

千葉大聲吶喊道,而以著千葉的修為,全力喊出來的聲音自然有一定範圍的傳播,而那些尚未死亡的普通人,一個個都瘋了一樣的跑了過來。

當然,那些惡靈以及幽靈也都紛紛沖了過來,鬼王一死,它們比誰都清楚這個樂園會變成什麼樣,而繼續留在這裡,那麼只有剩下死亡一途。

惡靈以及幽靈殘存的數量還是很龐大的,張碩與千葉兩人並未偷襲到兩三個,之後在張碩的卍解之下雖然幹掉了不少,但還是有些杯水車薪的情況。

現在大量的惡靈幽靈衝擊過來,張碩已經解除了卍解,但指間不斷的釋放著鬼道,將這一個個惡靈以及幽靈給擊殺。

「時間來不及了,我們離開吧,張碩看著不斷崩潰的鬼樂園已經蔓延過來,拉著千葉直接離開了這裡,至於普通人?能不能逃出來就看他們的運氣了。 張碩可沒有千葉這般婦人之仁,就算這個鬼樂園之中的普通人都掛了又如何?至少整個鬼樂園都完蛋了,而以後它也沒有辦法在謀害普通人了。

從鬼樂園之中出來,千葉還是有些不放心,兩人就這麼待在鬼樂園的出口位置,只要出來的鬼而不是人,張碩與千葉都會直接將它幹掉。

當鬼樂園完全崩潰之後,張碩與千葉看著周圍僅剩下聊聊幾個活人,剩下的都已經與鬼樂園一塊隕落在了其中。

張碩覺得那些人估計是有機會跑出來的,只是他們遇上了大量的惡靈想要衝出來,那些絕望的惡靈估計是沒有打算放過這些人,所以拉著一塊墊背去了。

張碩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當即對著剩下的活人進行催眠,將他們的記憶都抹掉,畢竟這個情況如果傳播出去,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麻煩的。

解決了這裡的事情后,張碩這才帶著千葉回到了千葉靈異事務所。

回到事務所中,千葉的情緒並不高,雖然是毀掉了鬼樂園,但其中死掉的普通人實在是太多了,估計這件事已經引起了極大的震動。

而張碩也沒有安慰千葉,這種事情如果自己都跨不過,那麼也就廢了,這樣的聖母雖然是好人,但想要成長到頂尖強者的話就十分困難了,婦人之仁很容易被人對付而半途隕落。

數天之後,千葉也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而後開始利用自己的人脈開始尋找事務來做,在千葉靈異事務所之中,可不僅僅只是等有人上門來做事務的,一些事務都還是千葉找上門去的。

張碩看著千葉又恢復了鬥志昂揚的樣子,都在想她小的時候是不是受到了鬼怪的傷害,也沒見她說過她的家人,整天就在修鍊或者與鬼怪爭鬥中生活著。

這一情況雖然是張碩的猜測,但張碩覺得八九不離十了,要不是對鬼怪有著這麼大的仇恨,千葉也不會開啟這麼一個事務所,還不斷的保護普通人了,哪怕性格有些比較冷。

「碩,最近有一次靈異組織,你看看我們要去參加嗎?」

這一天,張碩正在修鍊恢復著,千葉突然來到了張碩的面前坐下說道,從幾天的查詢下,千葉終於是找到了目標。

「哦?是什麼靈異組織?「張碩點頭問道。

靈異組織,基本上都是行內的陰陽師等職業者們組織起來的一起行動事件,這樣的組織行動並非是面對實力強大的鬼怪,而是一些極為難纏的鬼怪。

這類鬼怪的隱匿性非常的高,高到了讓普通的陰陽師根本就找不到它們,而它們又在大肆的殺戮普通人,所以不得不儘快消滅它們,不然它們造成的傷亡甚至都在鬼樂園這種恐怖的地方還要強。

「在望風山上出現了一隻天狗,這隻天狗已經吞噬了一個村落的人,而周圍的人甚至一些驢友都遭到了它的攻擊,它殺人的頻率非常的高,至少比鬼樂園行動的傷亡都要高,所以才會組織起來殺它。「

千葉拿出的資料有限,畢竟這隻天狗十分的狡猾,特別是它所在的望風山一直都在它的影響下形成大量的霧氣,在這些霧氣的影響下,就算是陰陽師的感知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想要將它找出來都不容易。

而這天狗還懂得偷襲人,一些陰陽師都有被它重傷甚至殺死的情況,不過從一些重傷的陰陽師口中可以得知,天狗的實力應該沒有太強,不然的話這些重傷的人根本就逃不掉。

不過隨著天狗繼續殺戮吞噬下,實力快速成長的天狗就會擁有強大的實力,到時就真的非常有威脅了。

「這樣的靈異組織是官方發起的?」張碩問道。

如果不是官方發起的話,那麼陰陽師不會這麼有組織的一塊行動,不說同行是冤家,就說島國中的陰陽師職業可以說是什麼五花八門都有,很多都還是有間隙的,甚至就算沒有關係,在一塊都有些不好配合,畢竟相互之間根本不認識,並沒有什麼配合感。

「是的,像這種危害極大的鬼怪,自然都是由官方進行組織,不然根本組織不起來,而官方自然也是給出了必須行動的原因,當然其中還有付出不少的代價,普通的錢財可吸引不了陰陽師的注意。」千葉點頭說道。

「那麼官方給了什麼?」張碩倒是有些好奇官方給出來的東西。

既然要吸引陰陽師的注意,那麼自然不會是普通的東西,不然怎麼能吸引人的注意?而張碩也好奇這官方收藏里拿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是極品聚陰石,能夠匯聚純凈的陰氣,不管是對一些陰陽師還是式神都有極大好處的東西,而每一名參與的陰陽師,不管是否戰鬥,只要最後成功的將天狗消滅掉,那麼每一位參與行動的陰陽師都有一枚。」千葉說道。

聚陰石對於很多陰陽師來說都是修鍊所需的物品,而極品聚陰石更是好東西,至少能夠讓不少陰陽師減少不少時間的苦修,或者說讓自己的式神更進一步。

「那麼我們參加吧。」張碩點頭說道。

這種聚陰石是什麼個情況,張碩在沒有見到實物的時候還不敢判斷,不過既然能夠有讓式神成長的情況,張碩自然想要弄一塊來看看。

千葉對極品聚陰石倒是沒有那麼大的追求,張碩可以從她的臉上看得出來,她在說出極品聚陰石的時候都沒有什麼表情波動。

而千葉之所以參與行動,估計還是因為天狗殺戮的實在是太快了,這樣造成的傷亡會非常的大,越早幹掉它就能夠越快的免除掉天狗繼續殺戮無辜者。

在一番準備后,張碩便於千葉一塊前往望風山,雖然是由官方組織,但這種靈異事件自然是不可能大張旗鼓的來的,所以一路上張碩兩人就好像旅客一樣前往到瞭望風山。

當千葉帶著張碩來到瞭望風山的一家旅館之中后,此刻張碩也發現整個望風山都已經將普通人清除出去了,這裡打的借口是要整頓旅遊業,新的開業時間待定中。 張碩兩人來到這裡的時候,在旅店內的接管者確認了身份后便將張碩兩人放了進去,並登記下了名字住了下來。

張碩的身份在島國靈異界中可能真的不算怎麼出名,但千葉的名頭卻不可謂不小,畢竟千葉可是一路殺著各種惡靈成長起來的天才巫女。

而最近千葉的風頭更是一時無兩,鬼樂園被毀,很多人都沒有查到真正的原因,但從一些蛛絲馬跡上可以查到千葉參與到了其中。

單單這一點就能夠讓很多人都知道千葉最近有多牛逼了,連鬼樂園這麼瘋狂的地方都敢動手,那可是鬼王,一個掌握了自己鬼蜮的鬼王。

「千葉,你也來了,最近怎麼樣?這位是你的助手嗎?」

當張碩與千葉兩人剛剛在旅店內安置好了之後,來到大廳之中馬上就有人向千葉打招呼了。

張碩一眼看去,這是一名中年男子,而且也是一名陰陽師,張碩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隻陰冷的式神寄宿在了他的身上。

這種正規的陰陽師,專門就培養一兩隻甚至更多的式神來作戰,而這種類型的能力者,基本上身體都非常的儒弱,在正面戰鬥上非常的薄弱,一個不小心就是被弄死的下場。

當然,他們這一種能力者在旁門左道上非常的精通,可以說如果他們對付普通人的話,基本上普通人都沒搞明白是什麼情況就被殺死了。

「是重山大叔啊,重山大叔怎麼也有興趣跑來對付天狗了?」千葉倒是對這名重山大叔有所了解,至少千葉在情報方面真的很強。

「這不是為了極品聚陰石嗎?你是知道的,我的式神要成長,就必須要大量的資源,我又沒有大肆殺戮生靈,不靠資源可就要被你們這些小輩超越了。」重山搖了搖頭說道。

從千葉會與重山打招呼來看,張碩也看得出重山算得上是一名中規中矩的陰陽師了,並沒有因為獲得強大與普通人的力量就開始忘乎所以,至少他培養的式神沒有太過於血腥與暴虐。

「也是,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碩前輩,他算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的搭檔,我們現在是一個事務所的人了。」千葉對著重山介紹道。

「前輩?碩你比千葉還厲害嗎?」重山很是意外的看著張碩道。

「確實,不然我怎麼能教導千葉修行?很高興認識你,重山大叔。」張碩點點頭說道,一點也沒有謙虛的意思。

「有意思。」重山在張碩與千葉之間看了幾眼,眼神中的意思誰都能看得出來,重山這是把張碩當成了千葉的追求者,而且還是一名成功的追求者。

張碩實力強,又加入了千葉的事務所,而千葉還一副很尊敬張碩的樣子,讓重山怎麼看都覺得他們兩個是搞到一塊了。

「重山大叔,我們不是你想的那個關係。」千葉有些臉紅道。

一直都是單身汪的千葉,對於自己的另一半還是沒有做過考慮的,在她的心裡一直都是以著除魔衛道為己任。

不過重山這麼一說,千葉還是覺得張碩很適合成為伴侶的,不說張碩的實力強能夠與自己一塊為普通人清除惡靈,就說張碩教導她修鍊死神體系,千葉就有些想歪了。

「哈哈!!」

重山大笑了起來,看著千葉的模樣,重山就知道千葉估計是這樣的了,只是張碩沒有一點表態的神色,讓重山都有些在想張碩的定力實在是太好了,居然一點表象都沒顯示出來。

張碩已經不是年輕人了,從修真的一刻開始,張碩就已經走上了一條與凡人完全不一樣的道路,而修真了上百年的時間,張碩的心性早就已經被淬鍊得非常的堅毅,要是一句話就能夠讓張碩出現表情波動,那麼張碩修鍊到合道期境界豈不是白修鍊了?

而重山也邀請張碩喝酒,幾個人就在大廳一邊喝著酒一邊聊著,這一次來到望風山的陰陽師不少,因為極品聚陰石的緣故,當真是吸引了大量的陰陽師到來,而這些陰陽師的到來,也讓這原本有些冷清的地方變得有了不少的人氣。

「重山大叔,你對這天狗怎麼看?」千葉對著重山問道。

天狗的情況,千葉雖然查詢到了一些信息,但對望風山的天狗,她還是不清楚的,首先天狗之所以能夠隱藏得不讓人發現,關鍵在於望風山上霧氣環繞,至少很多地方都存在著霧氣,而山頂上的一些區域還是雪山的,這裡之所以能夠成為旅遊景點,也是因為這裡有著天然溫泉。

天然溫泉加上雪山,再加上一些獨特的情況,造成了這裡存在著不少的霧氣,這些霧氣有自然原因,有一部分是天狗造成的,而天狗就隱藏在霧氣之中,讓陰陽師都很難找到它,這也讓它在殺戮了不少遊客之後才意外被發現。

「天狗的實力暫時未知,很多人都說天狗的實力可能並不強,這一點我不認同,如果天狗沒有足夠的實力,我們這麼多陰陽師過來,它估計就已經跑了,天狗又不是地縛靈,被困在了這裡,所以我猜測,這隻天狗可能非常的狡猾。」重山大叔說道。

「重山大叔你是說天狗一點也不害怕我們?我們組織過來搜索它可能只是個意外,但它也想吞噬我們陰陽師得到更快的成長。」千葉點頭說道。

天狗吞噬普通人就是為了成長,而陰陽師本身就是修鍊過的,吞噬后獲得的成長自然比普通人要好得更多,所以天狗就算是知道大量的陰陽師匯聚在了這裡它也沒有離開,就是因為天狗很狡猾,同時也很自信,最後看獵人是哪一方,那就看哪一方的實力更強了。

「沒錯,所以這場狩獵,最好還是小心一些的好。」重山點頭說道。

而3人在聊了一會後就回去休息了,來大廳里吃飯的陰陽師也越來越多,不少都是千葉認識的,而張碩對此都沒太多的表態,但也記下了這些人。 第二天一早,張碩等人就被旅店中的管理者喊了出來,雖然並非是所有接到通知的陰陽師都過來了,但來到這裡的陰陽師數量已經達到30人以上。

這樣的數量已經可以進行一次試探性的探索了,在場的陰陽師無一不是被行業里稱道的陰陽師高手,沒有一位是菜鳥,雖然一些人不怎麼被人所知,但在有其他陰陽師作為擔保后也就被認可了,就好像張碩並不出名,但有千葉的擔保,其他人也沒有反對。

「各位,雖然從信息上可以說天狗的實力並不強,但大家還是小心一些,在發現天狗之後盡量發出信號讓其他人支援過來,避免發生一些意外。」負責人對著在場的陰陽師們最後說道。

而張碩等人也都是零零散散的應了一下,一些人對這一情況都還是沒有放在心上的,特別是一些高傲的陰陽師,如果對付一隻實力不如自己的天狗還要求助其他人,那麼豈不是說他們的實力不行?

「碩,我們分開找還是一塊找?」

從旅店中出來,陰陽師們相互打了一個招呼就向著各個方向上山了,而千葉也對著張碩請示道,如果張碩有獨特的尋找方式,那麼她也就不費勁的去找了,如果張碩沒有辦法的話,那麼分開找也沒什麼。

「隨你,我覺得如果我全力的話,其實不用找,把這座山給打崩了就好了。」張碩笑了笑說道。

千葉白了白眼,對張碩的話有些無語,張碩的實力確實很強,從上一次的鬼樂園中就能夠知道,單單卍解的斬魄刀就讓千葉震動不已,那能夠達到太陽核心溫度的火焰,基本上沒有什麼鬼怪可以扛得住了。

但要讓張碩把整座望風山都給打崩了,那麼官方也不用請來這麼多陰陽師來對付天狗了,直接一枚核彈丟上去不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