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麻蛋,遠程打不過你,有種你就下來和哥哥我肉搏啊!

「颶風團的小鬼,好好看清楚我們是什麼人,難道你不怕給你們颶風團帶來滅頂之災么?」

但是就在洛遠準備拚命的時候,原本在玉傾顏身邊的那個老嫗卻突然上前一步,抬頭看著已經是全服武裝狀態的任宇,中氣十足地說。

那一瞬間,全場的氣勢似乎都被老嫗奪過來了,她那看似瘦小的身體突然間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嗖嗖嗖——」

散落在其他地方的光華也快速回歸,大伙兒涇渭分明,一半是以任宇為首的颶風鏢賊團,另一半是以老嫗為首的近衛軍,然後洛遠是混在裡面搶人頭的。

老嫗氣勢起來的那一刻,任宇就感覺不對,急忙從天上來到地面上。果然,一落地,在強大氣場的壓迫下,他「噔噔噔」連續後退了好幾步,才被趕回來的手下們扶住。

「這個老太婆是什麼人?」

任宇有些吃驚,自己的氣場居然這麼容易就被壓倒了。也就是說,這個人實力還在他之上,而且還不只一點兒!

「老身梅清芳,和你們颶風團的大當家還有過交情,怎麼著?現在颶風團的後輩們都這麼不知禮數了么?」

洛遠對於老嫗能用氣勢壓倒對面並不覺得稀奇,因為根據小鏢剛才偷偷掃描的結果,這個老嫗的實力在六星白銀左右,天賦是B級的梅花之術。

但是,好像她重傷才剛好,所以現在實力還沒有回復,只有五星青銅而已,甚至還不如對面的任宇,目前完全就是靠著氣場在裝大尾巴狼。

只不過,她裝得太像了,以至於對面的鏢賊團,沒有一人看出來有什麼不對勁兒。

也是,這世界畢竟沒有「空城計」啥的,這幫鏢賊被套路也是活該。

「三當家,怎麼辦?」

任宇身後有人小聲問道。

任宇可是颶風團的三當家,這一次伏擊是他想要帶人練練手而已,誰能想到會遇上這麼個硬茬子。

「風緊扯呼,撤。」

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白搭,眼前老嫗的實力遠超自己,任宇才不會傻到和她硬拼。

「既然是老前輩,那麼小子今天認栽,再此告罪,咱們山水有相逢,後會有期!」

一個抱拳謝罪,背後四隻翅膀一震,任宇帶頭離開。

臨走前他本來還想找一找那個打壞自己做羽毛的人,但是沒想到洛遠太能躲了,混在人堆里,根本找不到!

颶風團人如其名,來去皆如颶風一般,任宇這麼帶頭一撤,全體很快就沒影了。

山谷里,只剩下了近衛軍面面相覷。

一場危機,就這麼有些虎頭蛇尾地度過了。

「呼……」

在確認颶風團離開之後,老嫗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幸虧沒有什麼破綻。

不過老嫗內心對今天的事情是非常不滿意的。

哼,今天如果不是自己實力大損,哪裡會讓這幫小賊這麼輕易離開?

「擦,跑得真快,這鳥人的求生欲也是點滿了啊……」洛遠偷偷沖著任宇離去的方向豎了中指,反正這世界應該也沒有第二個人知道豎中指的意思了。

「是啊,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簡直能笨死……」小鏢又開始噴洛遠了。

「我警告你啊,別以為你是系統我就不敢揍你,有本事出來單挑啊!」

「呵呵,辣雞。」

「你妹,有種你出來!」

「呵呵,辣雞。」

…… 因為颶風鏢賊團撤離,所有近衛軍們都鬆了一口氣。

剛才突然間被人伏擊,哪怕近衛軍們訓練有素,裝備精良,身經百戰,也依然有死傷。

而被雇來的幾個鏢師倒是損失不大,只有輕傷而已。

「那是,我們好歹可是帝都有名兒的鏢局出來的,總不能在這裡折了面子吧。」

洛遠和那幾個鏢師閑聊之後,得到的結論就是他們這一趟確實是護鏢,護得就是天仙少女和她妹妹兩人。

保人鏢啊,這個雖然說少見,但是也不是沒有。

不過,作為帝都的鏢局,怎麼這次出動的人居然這麼水?你們最高都只有四星黃金的水平,天賦也一般,最要命的是,作為護鏢的,你們實力上還沒有被護送的人高,這樣真的好嗎?

當然洛遠不會說破這個事情,畢竟多條朋友多條路,誰知道說完之後他們會不會惱羞成怒翻臉呢?

押鏢的人,講究一個「江湖人緣是飯緣」,除非你實力能達到六星水平,手持六星鏢牌,那基本上就是別人來請你出山押鏢的狀態了,不用擔心沒飯吃。

「洛公子這是準備去哪兒?」

玉傾顏蓮步輕移,來到洛遠的身邊。

唔,這麼一次洛遠才發現玉傾顏很高,目測至少也是一米七以上的水平,如果不是現在的自己大概有一米八多個頭,站一起還真自卑。

就是不知道這世界里有沒有十厘米以上的恨天高,萬一有的話……嗯,洛遠表示不提身高大家還是好朋友。

「打算去帝都,聽說那裡有很好的鏢師學院,我想加入其中一個。」

洛遠一點兒都沒有隱瞞自己信息的必要,別說眼前這個少女了,那個老嫗可是六星級別的存在,在她們面前老實坦誠一點兒反而會更好。

「對了,你就別喊我洛公子了,感覺好生分,而且我也不是什麼公子哥,你直接喊我名字就行。」

洛遠總覺得被人叫成「公子」有點怪怪的,行走江湖還是低調一點兒。

「那……好吧。」

「嘿嘿,這樣子的話,我就叫你傾顏好了,這樣才像是朋友嘛。」洛遠這順坡下驢比什麼都快。

少女顯然一愣,可能是真得沒見過像洛遠這種搭訕的人,不知道怎麼了,她居然點頭答應了。

少女身後的老嫗皺了皺眉頭,雖然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少年,她感覺還不錯(稱號起作用了),但是自家大小姐那是什麼身份?這個少年的實力太差,恐怕沒有那個資格和大小姐做朋友啊。

「嘿嘿,那我以後就叫你洛哥哥咯。」

玉心怡畢竟還是個小蘿莉,她才不管那麼多,剛才洛遠的舉動已經讓她把洛遠當成最信任的那部分人之一,所以這一下她直接抱住洛遠的大腿不撒手。

玉傾顏微微有些差異,自己的這個妹妹雖然看上去非常可愛,但是事實上她很認生的,現在居然這麼快就能和洛遠混熟,這個男孩果真不一般啊!

「大小姐,我們該走了。」

老嫗輕聲在玉傾顏耳邊說道,確實因為這一仗,他們的行動被拖延了不少。

「洛遠,你和我們一起走么?我們也要去帝都。」

玉傾顏同意了老嫗的提議,不過她轉頭又問了洛遠一句。

「你們也去帝都?」

洛遠感到驚訝,這緣分真是……妙不可言啊。

「宿主,別答應。」

但是就在洛遠準備答應下來的時候,小鏢的聲音突然在腦海中響起阻止了他。

「小鏢?為什麼?」

「先別答應,一會兒再告訴你。」

絕情總裁獨寵妻 好吧,雖然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兒,但是小鏢從理論上應該是不會坑自己的,洛遠覺得還是挺它的話好一點兒。

「我就先不去了,我還有點別的事情要辦,可能會晚一段時間才能到帝都。」

洛遠給了一個比較籠統的理由。

「這樣啊……那有點可惜,對了,你要報名的話,記得一定要在兩個月之內趕到,因為一但過了每年的報名時間,所有的鏢師學院都不會收人了。」

果然小仙女還是比較體貼的,這些細節洛遠根本就不知道。

「洛哥哥,你到了帝都一定要來找小怡和姐姐呀,我們家裡很大的哦~」

離開的時候,小蘿莉還有些依依不捨,主動對洛遠發出了邀請。

洛遠自然滿口答應,有熟人好辦事兒,更可況小蘿莉和小仙女給他的感覺都不錯。

玉傾顏臨走前,解下了腰間的一塊玉佩遞給洛遠。

「這個玉佩你拿著,到了帝都,有問題就拿著這個,報帝都玉家的名號。」

得,果然「吃軟飯」這個稱號不是白得的啊,這特么都行!

這是給信物了么?(你想多了親~)

收下玉佩,感受著上面還帶著的餘溫,洛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重地沖著玉傾顏行了一個禮。

雖然說,小仙女是自己的理想型,而且小姨子和自己合得很來(手動滑稽)但是目前還不至於到一見鍾情的地步。

而且很顯然,她家世不一般,六星級別的鏢師只是隨身的保鏢而已。如果自己現在敢流露出任何非分之想的念頭,恐怕回頭就會被那個老嫗給滅了吧。

今日的你光彩照人,那麼,還略顯寒酸的我,就先收下這個帶有「吃軟飯」嫌疑的物品吧。

終有一天,我會用實力洗掉身上「吃軟飯」得稱號,再風光地回來和你相遇,被系統選中的男人,絕不輕易認輸!

「別傻了,人家只是給你一個東西而已,想太多。」

就在洛遠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腦海里腦補各種狗血劇情的時候,小鏢不客氣的聲音及時出現,打斷了洛遠的YY。

「你個系統懂個球?這是玉佩啊!玉佩好不好!女孩子送人玉佩意義不一樣。」

洛遠嚴肅地反駁。

「拉倒,從目前的情況看,她對你的好感度只有55而已,遠遠沒有達到喜歡你的程度,最多就是好奇。」

「你果然不是人類,要知道對異性的好奇,其實就是戀愛的開始。」

「呵呵,一個單身狗,理論居然一套一套的……」

「小鏢,我一定要和你單挑!!!」

……

鬧騰歸鬧騰,反正他們一天不鬥嘴就不舒服,但是洛遠還是想問問,為什麼不讓自己跟玉家人一起離開。

「實力,你現在的真實實力介於一星黃金和二星青銅(體質,力量嚴重拖後腿)之間,借用天賦勉強可以達到二星白銀,這個實力在這世界,雖然不是最底層,但是也好不哪兒去。」

洛遠不說話了,他也無話可說,畢竟現實就是這樣。

哪怕他的天賦牛的不行,本體實力沒跟上,照樣被只有區區(?)五星的任宇打成死狗。

「所以,接下來的這一段時間,是給你刷級用的,不然就算到了鏢師學院,你也得倒霉。」

「小鏢,鏢鏢~你果然是最體貼,最善良,最偉大的系統了,想來你一定有又簡單又快捷的辦法幫我提升實力的對嘛?」

「……」

系統小鏢不說話了,雖然它是一個系統,但是看著洛遠一個大男人這麼賣萌撒嬌,它也有種想要吐的感覺。

「鏢鏢你說嘛,把那種方法說出來嘛,我保證以後都聽你的話。我特此保證,鏢鏢的要求就是我的追求;鏢鏢的鼓勵就是我的動力;鏢鏢的想法就是我的做法;鏢鏢的表情就是我的心情;鏢鏢的嗜好就是我的愛好;鏢鏢的愛人就是我的親人~嘔……」

一直賣萌撒嬌求好處的洛遠自己先撐不住了,還沒有把馬屁拍完,他自己先吐了。

「宿主……你夠了,你就算不這麼說,我也給你準備了最簡單粗暴的升級方法,嘔……」

嘖嘖,連繫統都能吐,這個經典的馬屁果然強大,就是副作用有點大,使用者容易被反噬,嘔……

不過,好歹也有了升級的方法,下一次再和小仙女見面的時候,洛遠就能挺直腰桿了吧。

撒嬌男人最好命,為了成為最強大的鏢師王者,這點小事兒算什麼! 焱帝國,疆域遼闊,地形複雜。

平原,山地,高原,丘陵,應有盡有。

而且重點是,森林的覆蓋面積不小。

帝國中部,某個廣闊的森林,這裡巨木參天,生機勃勃,枝繁葉茂,直插雲霄,遠遠看去,鬱鬱蔥蔥,無邊無際。

這裡一直很祥和,而且人跡罕至,環境極佳,是各種普通野獸,蠻獸等獸類的天堂。

據說,在森林深處的中心地帶,還有相當於人類八星鏢師級別以上的妖獸存在,更是守護了這片森林不被人為破壞。

這一天,一個風塵僕僕的少年,騎著一輛摩托車,從遠處晃晃悠悠地駛了過來。

哈雷摩托的引擎聲嚇了森林最外圍的小型野獸一跳,它們紛紛離開正在玩耍的地方,躲進森林深處,暗中觀察這個從沒有見過的東西。

「偃月之森,擅入者死。」

洛遠停下哈雷,打量著距森林不遠處的一塊大石頭,上面有武器留下的痕迹,也有各式各樣的爪痕,有些痕迹看上去還有些發黑,估計是當初留下的血漬吧?

而最讓人有些瘮得慌的是,巨石上面有明顯是用爪子劃出的八個大字,同時字跡的正下方,一把斷劍和一把斷刀成「X」型插在地上,看上去非常詭異。

媽耶,這是這座森林的主人幹得?這就有些不太友好了啊,說好的人類和獸類和平相處呢?

「那把斷劍和斷刀應該是死在這裡的人類強者的武器,不過年代太久遠了,掃描不出什麼來。」

小鏢對這些東西做了掃描,但是結果是一無所獲。

「你能判斷出用這兩兵器的大佬是什麼級別的么?」

洛遠試著想拔一下這兩把武器,卻悲劇發現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就拔不出來,就好像蚍蜉撼樹似的。

「年代太久遠了,什麼都測不出來,不過估計也是八星往上的水平。」小鏢回答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