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黃老跟身邊的妖艷美女,一擊紫袍美女對視一眼,他率先開口道:「我們就是來自黃家,不知道公子為何要攻擊我們?」

黃老雖然感覺一尊靈仙在這裡施號發令很是詭異,但他這個時候不會傻到去質疑這些,沒看到對方就連神尊戰艦都動用了嘛,這絕對是來自某個超級恐怖的家族,就算一尊靈仙那也要比他們這些神王尊貴。黃老可是非常清楚的,很多古老家族身份地位可不是完全看實力,有時候血統非常重要,顯然葉凡應當就是這種情況。

葉凡冷然道:「你們封鎖這片星域目的何在?」

「這個……」

黃老有些遲疑。

葉凡冷笑道:「你不會認為不說本公子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吧?」

妖艷美女冷笑道:「你不要白費心機了,我們就算是泯滅神格也不會將任何事情說出來的。」

「是嗎?」

葉凡冷笑。

幾乎是瞬間,他的手中出現一面鏡子。

原罪之鏡!

葉凡笑眯眯的看著手中的神鏡道:「這東西不知道你們是否認識?」

神醫嫡女 這是主神器!

黃老吃驚的看著葉凡手中的鏡子,雖然早就見識過葉凡駕馭的神尊級別戰艦,但再度看到一件主神器,他還是感覺很是吃驚,尤其這件主神器還是掌握在一尊靈仙的手中。黃老實在是無法想象,到底是怎樣的大家族才能夠奢侈到將一件主神器跟一艘神尊級別的戰艦交給其掌握。

葉凡笑道:「這件神器的名字叫做原罪之鏡,曾今屬於一尊光明系主神,聽說你只要曾經犯下任何一件罪惡,這面鏡子就能夠將你徹底凈化。」

紫袍美女大驚失色道:「這面鏡子真是原罪之鏡?」

葉凡好奇道:「你似乎聽說過這面鏡子?」

紫袍美女吃驚的看著葉凡手中的鏡子道:「這面鏡子可是非常有名的,聽說就算是主神被鏡子照到也會被凈化,徹底淪為鏡子主人的神仆。」

葉凡笑了,他含笑點頭道:「你說的沒錯,這面鏡子應當就是你聽說的那面能夠凈化主神的鏡子,雖然本公子的實力無法催動這面鏡子,但誰叫本公子手下多了,水邊找出來一個應當還是能夠使用這面鏡子,我本公子想來,你們應當明白自己被照中會有什麼下場吧。」

紫袍美女臉色難看道:「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們?」

囡囡吃驚的來到葉凡的身邊道:「你手中還真是有不少好東西啊,就連這樣的主神器都有,不知道可否一借我這件神器把玩一段時間?」

囡囡的目光在發亮,對於酷愛煉器的她來說,一件傳說中的頂級主神器絕對能夠讓她怦然心動。

葉凡笑眯眯的道:「給你把玩自然不會有問題,不過現在可不是時候。」

囡囡點頭道:「那你就快點,直接動用這面鏡子收服他們,我看這面鏡子非常完整,只要能量充足,就算是主神都能夠降服,幾個小小的神王根本不成問題的。」

葉凡笑道:「他們來自黃家啊,咱們這麼干不會給自己惹麻煩吧?」

囡囡癟嘴道:「不就是三尊普通主神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這裡的事情不會傳出去的。」

葉凡心猛地一跳,他的猜測果然是真的,葉神早就將這裡的一切都考慮到了,這傢伙到底想要幹什麼啊,這讓他一顆心突然沒底了。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突然將手中的原罪之鏡扔給了一旁的母青,他笑道:「他們幾個就交給你了。」

母青皺眉道:「我可不是光明系主神,使用這件神器怕是無法達到最大效果。」

葉凡笑道:「不用在意的,他們又不是主神,只要激活神鏡就成,這應當不是什麼難事。」

母青不再多說什麼,她將自身的神力輸入神鏡中,她屬於邪惡系神靈,力量絕對是光明系神靈克制的對象,要想啟動神鏡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好在神鏡之靈早就得到葉凡受益,沒有做任何抵抗,因而神鏡的力量很快激活。

黃老、紫袍美女、妖艷美女的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他們清晰感到原罪之鏡所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一旦被這面鏡子照到,他們就將徹底失去自我,淪為別人的神仆。三人想要掙扎,可惜他們早就被制住,神鏡的光芒很快就照到他們,那奪目的光華統統預示著他們的罪惡絕對恐怖。

收服神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動手的是一尊神皇,畢竟她的力量跟原罪之鏡衝突,不過好在母青只是一個提供力量的媒介罷了,主導一切的還是神境。

「屬下見過主人。」

足足耗費三天的時間,神鏡才將三位神王搞定,葉凡的心情很不錯,這可是三尊神王啊,如果繼續這麼干,他豈不是要收服數量驚人的神王,要知道他現在的實力才只有靈仙境而已,身邊就已經聚集了如此多的恐怖高手。

「你們黃家這次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啟稟主人,我們黃家的目的就是為了神尊寶藏而來。」

「神尊寶藏?」

葉凡眉頭不由緊皺起來,說實話他手中有傳承之塔,對這個神尊寶藏並不感冒。葉凡直接道:「那你們有沒有將一男一女困在這片星域中?」

紫袍美女開口道:「這次少主的目的就是沖著這對男女而去,聽說當年他們從少主手中.將神藏的鑰匙搶走了,這才讓少主隱忍了這麼久。」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突然將手中的原罪之鏡扔給了一旁的母青,他笑道:「他們幾個就交給你了。」

母青皺眉道:「我可不是光明系主神,使用這件神器怕是無法達到最大效果。」

葉凡笑道:「不用在意的,他們又不是主神,只要激活神鏡就成,這應當不是什麼難事。」

母青不再多說什麼,她將自身的神力輸入神鏡中,她屬於邪惡系神靈,力量絕對是光明系神靈克制的對象,要想啟動神鏡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好在神鏡之靈早就得到葉凡受益,沒有做任何抵抗,因而神鏡的力量很快激活。

黃老、紫袍美女、妖艷美女的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他們清晰感到原罪之鏡所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一旦被這面鏡子照到,他們就將徹底失去自我,淪為別人的神仆。三人想要掙扎,可惜他們早就被制住,神鏡的光芒很快就照到他們,那奪目的光華統統預示著他們的罪惡絕對恐怖。

收服神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動手的是一尊神皇,畢竟她的力量跟原罪之鏡衝突,不過好在母青只是一個提供力量的媒介罷了,主導一切的還是神境。

「屬下見過主人。」

足足耗費三天的時間,神鏡才將三位神王搞定,葉凡的心情很不錯,這可是三尊神王啊,如果繼續這麼干,他豈不是要收服數量驚人的神王,要知道他現在的實力才只有靈仙境而已,身邊就已經聚集了如此多的恐怖高手。

「你們黃家這次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啟稟主人,我們黃家的目的就是為了神尊寶藏而來。」

「神尊寶藏?」

葉凡眉頭不由緊皺起來,說實話他手中有傳承之塔,對這個神尊寶藏並不感冒。葉凡直接道:「那你們有沒有將一男一女困在這片星域中?」 神淵異常的可怕,這裡就算是神靈也不敢輕易涉足,然而此刻這裡聚集的神靈卻異常的多,所有人都對那傳說中的神藏虎視眈眈。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神藏面前淡定的,只不過這一切並不是想要就能得到,那恐怖的危險讓所有人都駐足不前,根本不敢越雷池一步。

雖然所有人都感到神淵的危險,但卻沒有人願意離開。

「大哥,咱們難道就這麼耗下去不成,我感覺黃家的人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神淵雖然處於星空中,但整個神淵卻像似一座荒蕪的古大陸,陰暗的光線人的視力所及之處有限,哪怕是神靈目光也無法看到數裡外的情況。

無數神靈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三大陣營,第一陣營無疑就是黃家,他們準備充分,一直悄然隱藏在背後,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在這裡,但卻沒有人知道他們具體在哪裡。第二大陣營無疑就是司徒家的人,他們是僅次於黃家的一支力量,這次帶隊的是跟黃家少主齊名的人物,同樣不可小視。

最後的陣營無疑就是無數弱小勢力跟武者聯合起來,他們人數雖然眾多,但實力無疑是最弱的,而且由於是無數勢力混雜,真有事情發生最大的可能就是一窩蜂散掉。

這第三大陣營最具威信的無疑就是羅氏兄弟,他們兩個都是神皇,在整個邪魔宇宙國都是威名赫赫。只是兩兄弟面對黃家跟司徒家還是底氣不足,在邪魔宇宙國中,個人武勇是無法同龐大的世家抗衡的,不管是黃家還是司徒家,那可都是有主神坐鎮,這種超級勢力可不是一尊小小的神皇能夠撼動的。

羅無敵眉頭緊皺著,他不是傻子,黃家既然有寶藏消息,如果想要獨吞的話就會悄然進行,絕不會大張旗鼓。現在的情形卻恰恰相反,顯然黃家的人絲毫沒有保密的意思,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難道這個寶藏之地是假的?

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羅無敵臉色猛地一變。

這種可能性很大,可黃家為何要這麼做?

羅無敵的臉色異常陰沉,這個時候退出他根本就不會甘心,結果沒有出來前只能這麼耗下去了。

……

「公子,這黃元龍絕對沒安好心,咱們不得不提防著他啊。」

一名神王凝眉看著虛空,這片神淵之地絕對兇險,修為達到神王的他處在這個地方都會感到一陣心驚肉跳,顯然這裡絕不是什麼善地。

司徒羽臉上的表情透著一股淡然,他若無其事道:「姓黃的自然沒有按什麼好心,這傢伙弄出這麼多人來只是想讓人充當炮灰罷了,他真正的目的是隱藏在這片神淵中的兩個人。」

神王吃驚道:「難道寶藏之事是真的?」

司徒羽淡然道:「當然是真的,這小子當年為了這事差點將自己的小命都賠上,寶藏怎麼可能是假的,只不過這小子運氣不好,最終功虧一簣不說還讓人摘了桃子。」

「那咱們該怎麼做?」

神王的眼中閃爍著奪目亮光。

司徒羽淡淡的瞥了一眼神王,他笑道:「這裡沒有人是傻子,黃元龍這小子如果不拿出一些實質性的東西,沒有人會去闖這片死地,咱們就先看看黃元龍這小子想要玩什麼花樣。」

……

「公子,這些人看來是不會冒險的,咱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一名女性神王看著似乎正在閉目養神的黃元龍微微蹙眉。

此時一艘戰艦懸浮於星空,它彷彿同整個漆黑的宇宙星空融為一體,無數的光線跟神念波動只要靠近都會錯開,一切似乎漆黑如墨一片,就算有人處在近處也難以看到戰艦真身所在。

黃元龍絕對俊美,作為神靈,容貌都能夠完美無可挑剔,而他的俊美中卻透著一股邪異,這是本身蘊藏神力孕養而成,讓他渾身上下都充滿一種異樣的誘惑,一般的女神對他都會生出難以言喻的感覺,不受控制的就想跟他發生最為親密的關係。

黃元龍站在一個巨大熒幕前,緊閉雙目的他似乎沒有聽到女性神王的話,戰艦內一切都顯得很安靜,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其實不然,這一切都只是看上去如此罷了,女性神王很清楚黃元龍並不是真正在閉目養神,他此刻應當很忙碌,只是一旁的人根本看不到而已。

歡合欲界!

這是一種神靈禁制,屬於障眼法一種,外表看上去一切都顯得很正常,其實在歡合欲界之下說不定正發生著異常齷齪之事。歡合欲界顧名思義就是神靈專門開發出來供自己尋歡作樂用的,不到神靈的人無法理解,神靈並不是沒有七情六慾,這種情緒力量在他們身上體現的更為明顯,基本上一個龐大的神系男女間的關係都會變得很混亂。

神靈可以不朽,可同樣**也變得無極限,漫長的生命讓無數在普通人難以想象的事情都會發生,神靈會將這些東西當做生命中的一種調劑。

歡合欲界就是這種墮落生活的產物,這是一種異常使用的頂級神禁,基本上每一個神系家族的女性成員都掌握,這是她們偷情跟討好男性神靈的必備技能,在女性神靈中可是非常流行的。

歡合欲界並非只有單獨一種,這種東西被無數神靈開花,衍生出無數分支,一般的歡合欲界都帶著各自的特性,很多人僅僅看到歡合欲界就能知道是哪位女神在偷樂。

此時的黃元龍正在跟某個女性神靈偷歡,還是當著女性神王的面,他的生活作風如何可想而知。不過女性神王對於這樣的黃元龍早就習以為常了,所以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異樣,彷彿根本沒有看出這內里的玄機一般。

黃元龍睜開了雙目,他的嘴角綻起一個舒適之極的笑容,顯然那位正在服侍自己的女性神靈技藝很是精湛。

「他們既然不願意充當這個炮灰,那我們就推他們一把吧。」

「公子要如何做?」

「簡單,本公子和盤托出,告訴他們這片廢墟中有真正寶藏的鑰匙,誰能夠得到的話,就能進入那座神尊寶藏之中。當然,本公子會第一個進入這片神淵中,他們會不會跟著一道進來,那就看他們自己有多想得到這座神尊的寶藏了。」

女性神王吃驚道:「公子真的打算將真正的消息泄露出去?」

黃元龍冷笑道:「我們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嘛,司徒羽那小子肯定知道,既然如此本公子不介意讓更多的人知道,只是最終誰能夠成為那個得利者就難說了。」

……

葉凡終於踏足神淵,原本他以為這裡是一片宇宙星空之地,完全沒有料到竟然是一塊看上去一望無垠的大陸。

總裁通緝令:情陷膽小俏祕書 葉凡現在穿著神體,現在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尊神靈,雖然無法同真正的神靈大戰,但無疑不會被人當做是仙境武者了。

神淵很大,就算是天邪大世界這樣的大世界都遠比不上。

「神淵之地曾今是一位神尊開閉出來,其實這裡應當是一座神國,只不過因為神尊隕落,這片神國變得極度不穩定,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彤靈玉俏立葉凡身邊,嬌媚的玉臉上儘是恭敬之色。

「你可知那對男女最終陷身哪片區域?」

葉凡對於神尊寶藏並不感興趣,畢竟他手中的神尊級別的神器就有幾件,這東西多了也就是一個數字而已,根本沒有必要為之冒險。

「應當在最核心區域,當初被黃家少主追殺時他們躲進核心區域,讓黃家少主望而卻步。」

「他們能進,為何那個姓黃的卻不敢進?」

葉凡不由皺眉。

「他們應當掌握著那位隕落神尊的東西,所以才會順利進入其中,不過他們應當是有進難出,不然也不會這麼久都沒有音訊。」

黃紫琪出現在葉凡身前,一身紫色的她顯得格外的高貴迷人。邪魔宇宙國的女人裝束跟天玄世界的女人完全不同,她們很喜歡將摸胸外露,讓自己大片胸脯暴露在人們的眼中。

「你們可有這片神淵的地圖?」

「這片神淵兇險異常,黃家並沒有相關的地圖。」

兩女搖頭,如果黃家有地圖的話就不會搞出這麼多事情來了。

葉凡的眉頭擰起來,沒有地圖的話,那就只能闖了,一個神尊的神國就算是主神進來的怕是也會有危險,更別說普通的神靈。葉凡瞬間想到了咒怨主神,這傢伙可是很乾脆就將自己的主神殿交給了他,用神族武者去冒險他不會幹,而這些由神殿製造出來的傀儡那就不一樣了。

葉凡幾乎是瞬息間就將咒怨主神殿召喚出來,主神殿可是煮身邊的行宮,那屬於主神的氣息瞬間散發出來,只讓靠得他很近的黃紫琪與彤靈玉臉色猛地一變。

主神殿!

兩女異常震驚,她們雖然知道葉凡身份肯定不簡單,不但擁有神尊級別的戰艦,還有一件主神器,但她們還是沒有想到他還能拿出另外一件主神器。先前的原罪之鏡是屬於光明系主神器,而現在的咒怨神殿卻是邪惡系神殿,這可是兩個極端,讓兩女感到異常震驚。 葉凡沒有理會兩位女神的震驚,他操控神殿,很快數量驚人的傀儡大軍出現。這些都是咒怨主神通過無數年月積累起來的傀儡,當初在母源神殿內葉凡所動用的傀儡只是冰山一角。

出現在神淵中的乃是上百萬神靈,咒怨神殿有一個很特殊的屬性,那就是一般的生靈放到神殿咒怨神泉中,只要隨著時間推移,有一天也會蛻變成為神靈。雖然咒怨主神重傷,但他的神殿並未遭到他的創傷,因而孕育的神靈數量絕對誇張。

百萬普通神靈只是用來探路的,葉凡讓他們向著神淵進發,他可不會拿自己人的小命去冒險。

將傀儡放出去后,葉凡就開始等,這片大陸實在是太危險了,他用【真武之眼】看過,傳遞過來的信息讓他毛骨悚然,他要最為小心才是。

「那些神族的人有沒有妥協?」

葉凡將金麗斯召喚出來。

金麗斯微微笑道:「並不是所有的神靈都意志堅定的,已經有神族表示願意宣示效忠,不過那最強的幾支神族仍然抱成團,對我們的招降置之不理。」

金娜不以為然道:「何必跟他們廢話,直接排除最強大軍將他們圍剿就是了,不服的統統滅掉,到時所有的神族都將在我們的掌控中。」

葉凡搖頭道:「耗費一點時間就時間吧,沒必要弄得太過血腥。」

金麗斯嘆道:「這些神族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他們很多都有信奉的主神,相公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將那十多位主神搞定,這樣一來所有的神族都將會屈服。」

葉凡嘆道:「主神可不是那麼容易搞定的,還是等邪武神他們的實力恢復之後再去找那些主神吧,畢竟這一等級的存在可不是我們能夠搞定的。」

金麗斯蹙眉道:「這個神淵真是神尊神國的話,怕是非常危險,相公啊,我們幾個神族的領頭人已經商議過,將派出一支神衛保護你的安全,這件事情你可不能拒絕。」

金娜笑嘻嘻道:「都是女神了,由武妖統領,相公今後有的忙了。」

葉凡沒有理會說話曖昧的金娜,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拒絕,自己是傳承之塔選定的傳人,今後就是他們把最高的神主,他的強大跟安全才是他們所有神系強大的根本,所以說他的安危被這些神族的人看的很重。

葉凡搖頭道:「你們邪武族的也就罷了,其它神族沒必要也派出女神吧。」

金娜笑道:「相公的身份尊貴,我們這些女神都想要懷上你的子嗣了,近水樓台先得月,這種道理我們都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