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點了點頭,艾德萊曼說道:「王子殿下,伊凡已經想動手了。再過十幾天,就是新年了,各地貴族權臣都會聚集到布里德堡。」

維爾斯點了點頭:「你是說……新年最後一天晚上?」

「不錯……伊凡肯定是那麼打算的,可是我們也有所準備。那一天我們也會動手的,維爾斯殿下,也許……我應該提前叫你陛下了!」

這兩個字沒有讓維爾斯覺得有什麼好聽,反倒是全身不自在,他在心裡問了自己一句:「我真適合做這個帝國的皇帝么?」

艾德萊曼的名聲傳遍了整個大陸,因為他的智慧,因為他的忠實。悌娜看到他的時候,總是覺得自己的腦筋在他的面前只能被稱為「小聰明」而已,而艾德萊曼的才被稱為「大智慧」。

所以她一直對艾德萊曼有些畏懼,到了現在她才有些害羞的問了一句:「艾德萊曼先生,您……您為什麼要這麼做?」

艾德萊曼微微一笑:「我么……我很聰明,我自己當然也知道。如果我的聰明不是做點什麼的話,那不是太浪費了。」

維爾斯瞪著眼睛:「難道你不是因為對霍金斯大帝的忠誠么?」

「呵呵!那是因為這裡有更好的舞台,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如果伊凡那裡是一個好的皇帝的話,也許我會幫助他的。我和亞爾弗列德不同,他是忠誠,而我是因為無聊!維爾斯……」

艾德萊曼站了起來,盯著維爾斯的雙眼:「你要記住一句話,這個世界上的事情,沒有什麼是值得拿自己的命來賭的。忠誠也是一樣,尤其是你,你的未來與其他人不一樣。即使……即使一個人他創造了你,你也沒必要用性命來報!」

維爾斯點了點頭,不過他的心中明白了為什麼很多人不喜歡艾德萊曼。因為他就是這樣一個不招人喜歡的怪人!

「那麼……維爾斯殿下,我會把我們的計劃詳細的和你說一說。」

「等一等!」

維爾斯打斷了艾德萊曼的話:「我有些奇怪:其實我做這個王子,都是不理什麼事情。而這些計劃什麼的,都是你們來制定的,在這裡……本來應該我是主角的,不是么?未來做皇帝的是我,可是我卻什麼都沒有做,你真的放心么?」

艾德萊曼呵呵的笑了幾聲:「維爾斯殿下!身為一個上位者,首先要有一個看穿人心的眼睛。我艾德萊曼別的不敢說,但是對人性的了解是很準的。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的心思我猜不透,一個是霍金斯陛下,一個是您……」

他話鋒一轉:「我確實有一些事情要交給你來做,因為這個帝國我要完整的交給你。這場爭鬥,你必須有有所參加,而且還要起到相當的作用。不然的話……你連這點事情都做不了,怎麼能做一個優秀的皇帝?」

維爾斯開始的時候,只是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不過聽到艾德萊曼的話,他覺得有一些不妙。似乎艾德萊曼要有一些極其為難的事情要他來做……

艾德萊曼笑了笑:「我們就說說雙方的天平上的力量對比吧。」

他從書架上拿了一撂古舊的書籍放在桌子上。

「首先,皇宮中的御林軍是伊凡的人,在他加冕以來,他一步步的在御林軍中培植自己的勢力。」

艾德萊曼拿出一本薄薄的黃皮書籍放在左側,然後轉頭問維爾斯:「御林軍的用費,幾乎是一支主戰軍團的實力,伊凡對御林軍極為看重,而且軍中幾乎人人都會武技。你覺得他們的戰鬥力怎麼樣?」

維爾斯撇了撇嘴:「軍隊,是靠真正的戰爭流血變得成熟的,所謂的武技,或者是裝備,起到的作用很有限。我看到南方軍區的士兵,他們是一群狼,而所謂的御林軍則是戴著狼爪的羊!不足為懼,如果有南方軍區的五千精銳,應該可以戰勝。」

艾德萊曼不置可否:「北方軍區的皮特將軍在伊凡陛下的召喚下,帶著一萬軍隊駐紮在城外。這是伊凡的一支騎兵,北方軍區是僅次於南方的帝國精銳,與蓋爾達耶人的戰爭讓他們變得成熟。你覺得呢?」

他看著維爾斯,沒有說話,嘴邊掛著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

維爾斯從亞迪斯來的時候是看到過北方軍區的,他點了點頭:「北方軍區?伊凡看上去很精明,其實是一個笨蛋,他自己就沒打過仗,所以根本也就不信任軍人。竟然派了一個做生意出身的皮特去管理我們國家的第二大軍區。用做生意的辦法去打理軍隊,商人的謹慎讓皮特根本就不敢與蓋爾達子人交戰。

只是拿著一些虛假的軍功來敷衍伊凡,這是一個外表勇猛的虛弱男人!」

看到悌娜似乎心中不愉,維爾斯知道自己對於商人的看法刺傷了她。輕輕的抓住她的手說:「你不一樣,你是貴婦,不是商人!」

一句話讓悌娜臉蛋緋紅,從內心中笑了出來。悌娜做生意出身,見慣了包括父親在內的商人的市儈與貪婪,她本身瞧不起商人,奈何自己就是一個商人。她要做的是貴婦,真正的貴婦,雖然胸中有精明,卻沒有發揮的餘地。維爾斯看出悌娜的性格,一語便讓她高興了起來。

艾德萊曼的笑意更濃,拿出另一不算太厚的書放在左邊剛才的那本書之上。

「維爾斯,你還是漏過了一條,皮特其實是伊凡的父親,嗯……也就是希克爾侯爵,你的舅舅。是希克爾從人群中發現了他,其實……嚴格算來,皮特是希克爾的人!」

然後他沉吟了一下:「王城近衛軍呢?首領庫爾拔斯生性膽小,在伊凡繼位的時候左右逢源,待到大局已定的時候就向伊凡示忠。」

維爾斯想了想:「這個人我不太熟悉,不過王城近衛軍配備不錯,又在東北打過幾場小規模的剿滅山賊的戰鬥。應該是比御林軍強一些的,可是兵還是要聽將指揮的。除非伊凡最近更換那裡的指揮官,不然的話也發揮不出太大的戰鬥力!」

艾德萊曼笑得愈發的深沉,拿出一本書放在中間:「王城近衛軍,嚴格的來說不是伊凡的人,也不是我們的人。」

維爾斯眼睛陡然一亮:「也許可以利用一下庫爾拔斯,他既然生性膽小,那麼……我們就不是沒有機會。」

不過維爾斯的眼睛突然就又黯然了下來:「還有一個方面……」 第404章小安娜

「我們在城裡看到了些蓋爾達耶人,他們體型健壯,似乎身有武技。我想亞爾強列德是不會與蓋爾達耶人有接觸的,一定是伊凡他們的人。」想到今天碰到的蓋爾達耶人,維爾斯就說了出來。

艾德萊曼點了點頭,又拿出了一本書放在左邊:「御林軍,北方軍區,蓋爾達耶人,再加上一個左右搖擺不定的王城近衛軍。」

「另外,伊凡手裡肯定會有一些強力的魔法師或者是騎士,也可能是刺客。據我所知宮廷魔法師被伊凡從凱瑟琳姐姐手裡奪了過來!」

維爾斯說完了以後一直就覺得哪裡不太對,一種不妙的預感在心中湧現,現在看到空空如也的右邊,突然驚聲叫道:「我們呢?我們有什麼底牌么?」

亞爾弗列德攤了攤手:「沒有……」

「什麼?」

維爾斯突然就跳了起來,把那張桌子帶得翻到了一旁:「你不是開玩笑!」

「我不會開玩笑,大家都知道的!」艾德萊曼笑著。

「TMD,老子跟你拼了!」維爾斯一把揪住艾德萊曼的衣領:「我本來就不想當這個皇帝,可是你來誘惑我,結果我上了船,你卻告訴我這個船是漏的。」

他掄著拳頭大叫著:「信不信我跟你同歸於盡!」

維爾斯的表情不可謂不猙獰,姿勢不可謂不嚇人,可是艾德萊曼卻始終保持著微笑。其態度就好像出賣笑容賺錢一樣。

「你在幹什麼?快放開!」蘿莉茜婭本來根本就沒有進來,可是在外面聽到了維爾斯的聲音就沖了進來。她對於艾德萊曼是極為敬重的,所以不能允許維爾斯這樣的行為

當然了!維爾斯也只是說說而已,他可不會真的跟艾德萊曼同歸於盡,畢竟他的妻子很美麗,女兒很可愛,未必很美好。犯不著跟一個老頭一般見識,所以他還是放開了手。

艾德萊曼整理著被維爾斯弄得皺巴巴的衣領:「這就是我們給你的考驗,這些人都交給你們。如果你能過得了這一關,說明你確實有做皇帝的資本,我和亞爾弗列德會在一旁註視著。如果你半途中死了,那麼我們就會對伊凡效忠。反正我只要我的才智得以發揮,至於誰是皇帝,其實我也不是很在乎。」

「那我不幹了!」維爾斯一甩袖子就要離開,可是他走得極慢,極慢。

艾德萊曼那獨有的緩慢語氣在身後響了起來:「我是不會在乎的,不過這個過程中,我可以給予你一點點小小的幫助。」

「什麼幫助?」維爾斯的腳步立刻停了下來,然後轉身回頭盯著艾德萊曼。

艾德萊曼一幅陰謀得逞的笑意:「不能跟你說的,我也知道,你現在一點兵力沒有,要你對付伊凡這些人也著實難為了你。」

維爾斯轉頭身來繼續走,艾德萊曼咳嗽了一聲:「凱瑟琳,你的最大願望是什麼?」

凱瑟琳側頭想了一下:「皇后,我要做皇后。」

「我答應了,不管讓我對付什麼我都會做的!」維爾斯立刻如一陣風似的跑了過來。

其實維爾斯也明白:艾德萊曼看上去只是在那裡靜靜的坐著,可是在自己的身上他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如果自己失敗,他也未必會甘心。

他遠遠比自己說的要高尚得多!為了這個帝國,他耗費了一輩子的經歷,年輕時候的艾德萊曼是整個納米亞都著名的英俊少年,看現在的這個糟老頭子,誰能想到?

大半個晚上,在艾德萊曼的書房裡,維爾斯、艾德萊曼、凱瑟琳、悌娜這四個人都在談話。

這個過程其實大部分都是艾德萊曼緩慢的陳述,維爾斯大聲的咆哮,悌娜在其中或多或少的插幾句話。唯一的擺設就是凱瑟琳,不過她對於維爾斯的誘惑是巨大的。

維爾斯做這個皇帝,到底是為了什麼?

有為了報答凱瑟琳的關切,她一直希望維爾斯做一個優秀的帝王。有維爾斯自己的野心,在社會低層被貴族們壓抑的憤怒。當然也有一些對自己未來命運的茫然。

維爾斯不是一般人,他自己早已知道。自己的命運,也許早就被高高在上的神靈們,還有神秘的克拉倫斯,那個老頭子佐努,以及這些人牢牢的握在手裡。

自己能做什麼?

得到更大的力量。

力量也分很多種,自身的實力,朋友們的力量,以及那誘惑人心的權力。

權力也是一種力量,高高在上的帝王,只要說出一句話,就會有無數個人為他慨然赴死!那麼,自己的命運也就多了一部分籌碼。

幾乎談了整整一夜,凱瑟琳一直是那麼雍容華貴的貴婦模樣,悌娜想到未來的身份與地位,很興奮。艾德萊曼開始的時候還很有精神,可是畢竟是一位老人,到半夜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已經不太集中。

維爾斯沒有表情,有的時候沒有表情也是一種表情。

三個人回到家裡,悌娜告別了兩人立刻房間去睡覺了,她要保持自己的美麗。凱瑟琳則是一幅很有精神的樣子,到走到院子的時候,柏麗已經起來了。

對於睡眠極度依賴的柏麗竟然早起了,一身粉紅色衣衫的她顯得那麼的嫵媚。

她將一個小小的嬰兒高高舉起,那個嬰兒發出「格」「格」的笑聲,兩隻胖乎乎的手臂快樂的胡亂擺動。看到女兒笑了起來,柏麗的笑容愈發的美麗。

一個美麗的母親才是最美麗的!

這是全世界最為偉大的愛,母愛。愛!使人變得美麗。

女兒很可愛,皮膚白嫩,眼晴睜得大大。雖然面貌並未長成,但是凱瑟琳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女孩的未來一定會很美。

凱瑟琳看到這個女孩,卻顯得有些陰鬱起來。

「孩子很可愛,你與維爾斯很能幹啊!」她站在柏麗的身後,柔和的說了一句。

柏麗笑得很嫵媚:「嗯……是我的維爾斯的女兒,我給他生了一個女兒!」

她抱著嬰兒,挺起本來就很挺的胸膛,頗有幾分驕傲。

為愛人生一個孩子……

多麼幸福的事情,可是又是如此遙遠,凱瑟琳笑著伸出手:「可不可以給我抱一抱!」

柏麗嫣然一笑:「當然可以,以你和維爾斯的關係,她也是你的女兒啊!」

凱瑟琳心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她也是你的女兒!」

柔軟的嬰兒身體被凱瑟琳抱在手裡的時候,那個嬰兒似乎是非常高興,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看著凱瑟琳,似乎是有些好奇的樣子。

然後她的小嘴突然就張開了,發出一連串純凈的笑聲,她咿咿呀呀的去摸凱瑟琳的臉。

口水被拉成了一條線,柏麗在旁邊叮囑著:「小心!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喜歡留口水。」

維爾斯嘆了一口氣,心中放鬆了下來。凱瑟琳一開始的時候就不喜歡柏麗,因為柏麗的容貌太過於「媚」。這樣的女孩通常都不會是一個好的妻子,在亞迪斯的時候她並未過多阻攔。

現在她也不喜歡,可是這個孩子她卻很喜歡,也許……這是她們兩個關係的一個壁壘,打破這個僵硬關係的就是小安娜。

柏麗微笑著,可是看到維爾斯,她的臉色立刻就冷了下來。

「拿來!」

她撅起嘴巴,一隻白生生的小手伸到維爾斯的面前。

維爾斯莫名其妙的問道:「什麼?」

「禮物!剛才我看到悌娜去試衣服了,我一猜就是你送的。還有凱瑟琳姐姐的那把劍,也是你送的吧,我的呢?」

維爾斯搔了搔頭:「嗯……呃……那個……你還要禮物么?」

柏麗的臉色立刻就變了,她微笑著說:「你不會是忘了吧?」

「好像是你說的這個樣子啊……」維爾斯有些不好意的說。

「哼!」

柏麗面沉如水,一跺腳,然後扭身就走——

不過她的小耳朵豎了起來,她當然不會真的生氣,也許維爾斯只是跟她開玩笑,怎麼會把給她的禮物忘了呢?她慢吞吞的走了幾步,維爾斯沒有動靜,又走了幾步,還是沒有動靜。

她的眼淚嘩的就流了下來,看來維爾斯是真的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