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龍飛點點頭,從李山手中接過「畫舫」,輕輕的撫摸起來,畫舫是一部衛星通訊電話,它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一部電話,它的功能自然是打電話,它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它的保密性。這是龍飛曾經自己發射的一顆通訊衛星,當然龍飛可沒有能力製造一顆衛星,這是他搶來的。這顆衛星一共配備了十三部電話,每一部都有它的代號,而龍飛手中這部畫舫就是其中之一。

看著畫舫讓龍飛想起許許多多的往事,可以說畫舫見證了刺刀的成長曆程,其功勛不可埋沒,曾經多少次死裡逃生靠的就是畫舫。

「師傅,能不能給我弄輛悍馬啊?」魂淡此時搓著手走到龍飛身前,小聲問道。對於悍馬的誘惑,魂淡實在是忍受不了了,那霸氣簡直無與倫比,車內寬敞舒適,開起來那叫一個拉風。

龍飛苦笑一聲,這貨還真是念念不忘啊,心說,你把我這個師傅給賣了算了,龍飛身上的錢還真是不夠買一輛悍馬的,當然,指的是現金。要是談金幣的話,龍飛估計自己能買下整個Z市。

「淡哥!你喜歡悍馬啊?小事!兄弟送你一輛!」對榴彈來說,一輛悍馬還真是小事,他有上百輛,送魂淡一輛根本不值一提。

這三天來,刺刀眾兄弟和龍飛帶來的一行人都已經熟絡,而龍飛也將天龍大陸的情況告訴了刺刀眾兄弟,對於這些兄弟龍飛沒有絲毫的擔心,他們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

在得知龍飛口中的天龍大陸后,起初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不過這也情有可原,畢竟讓一個現代人突然去接受神魔世界,這顯然是需要一點時間的,幸好刺刀眾兄弟都屬於那種接受能力比較強的人,短短几天時間,已經不再排斥龍飛所說的另一個世界。當龍飛給眾人展現了一系列手段之後,成功激發了眾人心中對異世界的嚮往,在他們心裡那一定是一個非常刺激的世界。

在刺刀眾兄弟中,龍飛發現了不少身具五行靈根之人,總人數達到40位,這個發現也讓龍飛比較驚喜,至少為他省下了不少信仰之力。

這些兄弟可都是龍飛最為親近最為信任的人,將來他們都會成為龍飛的左膀右臂,修鍊是必須要進行的,沒有超高的修為,就算龍飛想帶他們走上人世之巔,他們也跟不上龍飛的步伐。雖然他們起步有點晚,但龍飛倒也不擔心,在自己N多天材地寶的狂轟濫炸下,龍飛就不信他們會比別人差!

「小子!你送他一輛悍馬,是不是也送我這把老骨頭一份禮物啊?」此時原本坐在一旁看軍事雜誌的拉登同志突然站起身走到榴彈身前說道。

「您老請說,只要我榴彈辦得到,一定讓您老滿意!」榴彈可是知道拉登的身份,連龍飛都不敢得罪,他就更不敢了,當下只能是儘力討好。

「我也不要什麼悍馬,給我來把手、槍,我要研究研究!」拉登吹鬍子瞪眼的望著榴彈,好似今天要拿不到手槍那絕不善罷甘休。

「手、槍?」榴彈看了龍飛一眼,手槍這玩意榴彈倒是有,主要是不知道該不該給這祖宗,萬一要是走火了,那就不知道誰遭殃了。

「給他吧!」龍飛也真是怕了這老祖宗了,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想到把這老祖宗給請來的,現在想想真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見龍飛點頭,榴彈從腰后拔出一把勃朗寧手槍遞給了拉登。

拉登此時兩眼放光,一把搶過榴彈的手、槍,拿在手裡左看右看,簡直像個土匪一樣,隨後霸氣的插進了自己的褲腰帶中。臨走時還不忘拍拍榴彈的肩膀:「小子!以後出去都橫著走,誰敢動你就報我拉登的名號!」拉登此時一副爺很欣賞你的表情。

榴彈苦笑一聲,趕忙點點頭,這祖宗可不敢得罪。但是心下暗道,我又不是螃蟹,還橫著走呢!誰要是真敢報出你老人家的大名,那簡直是老壽星吃砒霜,估計用不了幾天就會有人把拉登躲在中國的消息給捅到M國去,到時候事情可就大條了。

「對了!你小子要是有火箭炮的話,記得給我弄一架來!」拉登一轉身,說出了一句讓眾人集體暈倒的話!

敢情這位祖宗還真是有做恐怖份子的潛質,看來得趕緊把他弄到某個島國去,在這神州大地可不行,要出事的。龍飛此刻望著拉登連連擦了幾把額頭上的冷汗。

「老祖宗,這東西我可真沒有,要是出了華夏國我興許還能給你搞到。」榴彈此時真想說,別說我真沒有,就是有也不敢給你,萬一你老人家想不開給天、安門來上一炮,到時候你老人家是拍拍屁股走人了,我可就慘了。

「好吧!今天就放過你小子了,等什麼時候出了華夏神州,你小子可不許耍賴啊!」拿到日思夜想的手槍,拉登似乎已經比較滿足了,當下也沒有再計較。

看著拉登離去的背影,榴彈做了一個決定,以後一定盡量避著這老祖宗,自己這個黑社會分子可比不上他這個暴力分子。

「爺!我想跟我徒弟出去一趟。」數星星此時走上前恭敬問道。

龍飛望了一眼這一老一小兩個猥瑣貨,當下真是哭笑不得,自己身邊到底都是些什麼人才啊?有了這些人才,還愁以後沒有哭的日子嗎?

「你過來!你小子不是叫蘇俊傑嗎?」龍飛指著數JJ問道,當時龍飛順到的兩張身份證中,其中一張可是從他身上順來的,這張身份證龍飛可是看得很清楚,明明寫著蘇俊傑。

「爺!蘇俊傑可不是我,那是我表弟,不知道爺那天有沒有撿到過身份證啊?我估計我那天不小心把身份證掉在那條死胡同里了。」數JJ望著龍飛嘻嘻笑道。

龍飛此時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老感覺上面的照片不太像:「你們的身份證是我從你們身上拿的,不是撿的,以後跟我說話不要拐彎抹角,我不喜歡!還有,你確定要跟著數星星嗎?」其實龍飛之所以將我們CK男數JJ同學帶回來,那是因為他身具五行靈根,而且不是普通的五行靈根,是雙屬性極品靈根,金屬性和火屬性的結合物。

數JJ點了點頭:「我要跟在師傅身邊!」此刻數JJ還是很崇拜數星星的。

數星星此時心裡那個感動啊,恨不得將數JJ抱起來狠狠香兩口,心下感慨總算是收到了一個死心塌地的徒弟。

「好吧!我不反對你跟著數星星,但我實話告訴你,你身具雙屬性五行靈根,資質算得上是修真者中出類拔萃的,數星星可不會修真法門,他沒辦法教你,你現在還要跟著他嗎?」龍飛把實情告訴了他。

「修真者是什麼?」數JJ搔了搔頭,疑惑的望著龍飛。

龍飛苦笑一聲,自己竟然忘了這貨根本就不知道修真為何物,當下也沒有辦法,只能是將一些修真以及修真者的基本常識告訴他。

當數JJ從龍飛口中得知修真者可以移山倒海,長生不死後,他激動得眼淚啪啪往下掉,心中暗道,這TM不是仙俠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嗎?難道說老子的人品爆發了?對!一定是這樣的!更重要的是,成為修真者后,原本用有限的生命去泡無限的妞,那是輸定了,但現在情況變了,變成了用無限的生命去泡無限的妞,就算贏不了也不可能輸!這簡直太TM合我們數JJ同學的心意了。

「額。。。。。。」數JJ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抉擇,按理說他應該拜在龍飛門下,這樣才可以達成他的目的,但是這樣一來,對數星星的打擊肯定很大,一時間數JJ是左右為難,心中既想成為修真者,但又不想傷害數星星。

其實數JJ不知道,正因為他心中的猶豫才給自己撿了一個機會,如果他全然不顧數星星的感受去抱龍飛的大腿,那龍飛指定會一腳把他踢出十米外。龍飛心中確實求才若渴,但品質不行的人,哪怕再有天賦,龍飛也不會多看一眼。

「好了!你就先跟著數星星吧,修鍊的事情也不急於一時,等我什麼時候空閑下來在教你,以後你就算是我的記名弟子吧!」見這數JJ為人還算有幾分良心,當下龍飛也不在為難他。

數星星頓時一陣興奮,他知道龍飛是在考驗這小子,興奮的是,這小子過關了。

「謝謝師傅!」數JJ此時也興奮的給龍飛鞠了一躬。

收藏推薦!!!!嘿嘿!!!!!!!! 「這個還給你!」龍飛此時掏出兩張身份證遞給數JJ,這兩張身份證對龍飛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了,當時順過來,那是為了以防萬一,如今有了刺刀眾兄弟,龍飛哪還需要這種身份證。

數JJ笑呵呵的從龍飛手上接過身份證藏進口袋中:「師傅的神技真是登峰造極,當時我真是一點感覺都沒有。」臨了時,數JJ可沒忘記狠狠拍上一記馬屁。

「你小子少來!要是都能給你發現,那我還敢給你當師傅!」龍飛雖然不喜歡別人拍馬屁,但不得不承認被人拍馬屁的感覺真的很爽。

「那是!那是!」數JJ以為自己又拍到馬蹄上去了,當下連連賠笑,準備抽身離去,他可是答應了數星星,要帶他到宿捨去研究研究島國愛情動作片的。

「等等!回來的時候,把那個叫林兮的傢伙也帶回來!」見兩貨要溜,龍飛趕緊交代一句,那林兮也是一個身具五行靈根之人,而且同樣是雙屬性靈根,只不過他的雙屬性是木屬性和水屬性,龍飛也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真的應了那句無巧不成書。

「慘兮兮也有五行靈根?」數JJ驚疑了一聲。

龍飛點了點頭,心裡暗道,還真是物以類聚,和這貨在一起的都是些猥瑣貨,就連取個外號都這般慘不忍睹。

「你記得帶他來見我就行!」

「好的,知道了師傅!」數JJ和數星星此時已經朝大門口奔去。

。。。。。。

龍飛也沒料到,自己這趟地球之旅,一不小心竟為洪荒宇宙培養出了日後大名鼎鼎的猥瑣三賤客!很多年以後,龍飛感嘆,真是世事難料啊!

對刺刀眾人交代了一番后,龍飛將其統統給打發走了,沒辦法,徐文家雖然夠大,但這麼多人擠在一起,龍飛實在是受不了。再說了,徐文家可沒有那麼多碗,近兩百號人該怎麼吃喝拉撒睡呢?李山倒是說過讓龍飛和一行人去他的酒店住,不過龍飛拒絕了,主要是不想傷了徐文的心。

當然,在李山一群人臨走之際,龍飛可是下達了一個死命令。那就是一行人無論要買什麼,統統去找李山和榴彈。龍飛真是受不了了,一會要買電腦,一會要買車,一會要買郵票,一會要去KFC,一會要去麥當勞。以龍飛的修為也大感吃不消,乾脆讓李山他們頭痛去吧!不過李山,榴彈可都是老油條,當下二話不說直接給派了兩個小弟過來待命,扔下一張銀行卡后,刺刀眾人匆忙離去。

解決了最頭疼的問題,龍飛總算是安逸了下來,躺在沙發上悠閑了一個上午,當前龍飛要做的就是一個字:等!對!就是等!等元首的召見,這也是龍飛地球之旅的主要目的之一。

龍飛的計劃離不開華夏國元首的支持,這是一個絕對雙贏的計劃。其實龍飛也完全可以通過自己強硬的手段達成自己的目的,但那不是他想要的,因為這片神州大地始終是他的信仰。

。。。。。。

吃午飯的時候四女總算是從房間里走出來了。

四娘化了個淡妝,戴上了耳環,盤起的秀髮也放下來披在了肩上,衣服也換成了一套白色連衣裙,看上去,成熟中帶著清純,同時也不失艷麗,無比誘人。此刻,龍飛不得不承認,自己對四娘有心跳的感覺,只想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裡慢慢融化掉。

四娘走到龍飛身前低聲道:「好看嗎?」

龍飛點點頭,拉起四娘的手柔聲道:「好看!在我心裡你穿什麼都好看!」面對四娘,龍飛發現她在自己心裡的位置越來越重,隱隱有和思雨比肩的味道。

「討厭!就會撿好聽的說!」四娘嬌嗔一聲,輕輕錘了龍飛一拳。

龍飛一把將四娘攬進懷裡:「我說的都是實話,我龍飛這一生絕不會對自己的女人的說一句謊話!」龍飛實在是感覺欠四娘的太多太多,雖然龍飛心中的原則是一生對一個女人一心一意,但龍飛卻發現很多時候根本身不由己,因為有些債必須用自己一生的時間去償還。

四娘此刻伏在龍飛懷中,眼眶瞬間變得通紅,感覺整顆心被幸福塞得滿滿的,無比的滿足,以往所有的付出都只為了換來這個男人的一個承諾,現在她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哥!嫂子!來吃飯吧!我餓了!」小炮此時望著一桌子豐盛的菜肴,差點一頭栽了進去,見龍飛還沒有上桌,他只能幹看著,實在是饞得快不行了,當下也不管龍飛是不是和四娘在卿卿我我。

龍飛此時一張老臉也不禁紅了,四娘更是頭都不敢抬,所有人都已經入席,全都在看自己兩人表演,當下自然是大感難為情。不過對於小炮喊餓,龍飛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因為只要見到能吃的,他都餓,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吃貨。

午飯後。

葉帥上樓去午休了,小炮出去吃KFC,西方不敗拿著一台平板電腦躲房間去看白眉大俠去了,刀疤飛依舊是雙眼死死的盯著手機屏幕,龍飛真是擔心他會變成書獃子,拉登還在搗鼓著那把勃朗寧手槍,幸好龍飛已經將槍里的子彈都順走了,也不怕他擦槍走火,徒傷無辜。路虎和老龍自然是各自抱著筆記本繼續他們的漫漫英雄聯盟路,據說已經開始打排位賽了,不僅學會了用YY,而且還建立了一支戰隊,叫做:坑得一B。魂淡則是開著榴彈送給他的悍馬去嚇人了,龍飛也不知道榴彈收罰單會不會收到哭。金背買了一大堆各種各樣的酒在自己房間里瞎調配,龍飛真怕他把自己給毒死。

而此刻龍飛則是陪著五個女孩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其實主要是陪四娘,否則龍飛估計自己也得找點啥搗鼓下,要不然會瘋掉。

其實龍飛心裡倒也覺得這樣的生活挺好挺和諧,如果能這樣過一輩子,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只不過龍飛知道自己放不下,還有很多事情等著自己去做,還有很多使命沒有完成,終點到底在哪裡,龍飛也不知道。

電視中正在播放的是一檔相親節目叫做非誠勿擾,好像挺有名的,不過龍飛也看不太進去,主要是四娘在身邊,龍飛注意力完全就沒放在電視上。

。。。。。。

「一個成功的男人身邊,需要一個相對優秀的女人。而這種優秀,與她的容貌無關,與她的內涵相連。」電視中一個偏瘦的光頭男子坐在演播室大廳里款款說道。

「我同意!」另一個中等身材的光頭男子嘴一歪讚許道。

。。。。。。

一檔節目下來,龍飛也就記住了這麼兩句對白,當然,還有那兩個可愛的光頭。

五個女孩此時一個個眼眶泛紅,身前茶几上原本滿滿的一盒抽紙已經有一大半不見了。龍飛是真沒想明白,一檔相親節目是怎麼能讓幾個女孩哭個死去活來的?看來不僅僅是女孩的錢好賺,眼淚更好賺。

「文文!我們也報名去非誠勿擾好不好?」張萱此時搖著徐文的手臂,含著淚花問道。

徐文此時突然轉臉望了望龍飛和四娘,隨即對張萱點點頭,眼中淚光閃動,似乎心裡有天大的委屈一般。

「娜姐,麗姐,你們去不去?」張萱繼續問道。

趙娜此時轉過臉狠狠瞪了龍飛一眼,隨後拉著麗雅的手狠狠道:「去!我們都去!現在就報名去!」

麗雅面露難色,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其實麗雅本身是一個有主見的人,但此刻沙發上坐著龍飛和趙娜,她的主見也就無用武之地了。

龍飛頓時感覺腦袋裡嗡的一聲,心中暗道,這群姑奶奶都怎麼啦?自己也沒得罪他們,也沒說不讓她們去,幹嘛搞得好像自己礙著了她們似的。

四娘此時苦笑一聲,緊緊的握著龍飛的手,同情的望著龍飛。

其實龍飛又怎麼會不知道四女心裡想些什麼,但龍飛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裝傻到底。有人曾經說過,男女之間是可以有純友誼的,只要一個裝傻到底,一個打死不說。。。

不過龍飛並沒有把這些放在心上,在龍飛心裡他並不認為四女真的會去非誠勿擾。

。。。。。。

「飛!我還是想聽你的故事!」四娘輕撫著龍飛的白髮問道。

龍飛嘆了口氣:「玲玲,你是想聽過程還是想聽我心裡的感受?」龍飛真的還沒有準備好。

「對不起!」四娘看得出龍飛有些煩躁。

龍飛搖搖頭,抓著四娘的手,溫柔的望著她的眼睛:「是我對不起你,讓你受了這麼多年的苦,如果你想知道過程,趙娜和麗雅都知道,如果你想知道我的感受,我現在還沒有準備好,給我一點時間。對不起!我有點累了,我去躺一會!」說完,龍飛往二樓卧室走去,他真的感覺有點疲憊。

眾女望著龍飛離去的身影,各自心頭都有說不上來的滋味。

四娘此時把目光投向了趙娜和麗雅,她真的迫切想要知道自己男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收藏,推薦,兄弟們!!!評論,金牌,刷起來啊!!!抽煙會給大家回報的!!! 對徐文和張萱來說她們同樣對龍飛的故事感興趣,當下也期待的望著趙娜和麗雅。

面對四娘、徐文、張萱的目光,趙娜和麗雅都不知該怎麼開口,雖然她們都親眼目睹了整個故事的全過程,但龍飛的這個故事實在是太凄美,她們怕自己沒有講完就會忍不住掉眼淚,兩人對視,一時間陷入沉默。

「你們真的想知道嗎?」良久后,麗雅開口說道。

三女齊齊點頭,她們實在是太好奇了。

「我先告訴你們,老大原本有一頭飄逸瀟洒的黑髮,而這個故事讓他的頭髮在一夜間一寸一寸的變白,故事很殘忍,但也很凄美,你們要答應我,聽完以後,如果想哭,不要讓老大看到!」麗雅的語氣很深沉,很鄭重,她轉過身望著四娘:「四娘,我知道你很愛老大,也為他付出了很多。但請你相信,坐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愛老大。我也愛他!就連娜姐姐都無法否認自己心底的聲音。在這裡我跟在老大身邊的日子最長,自從他五歲那年將我從奴隸商手上救回來后,我就已經被他征服了。他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一個真正敢作敢當的男人,為了身邊的人,他義無反顧,他從沒有推卻過責任。我看著他一點一點將衰落的龍家推到雲顛,看著他一點一點建立自己理想中的國度。他的肩膀上扛了太多的東西,他真的很累,我不希望你們聽完這個故事後勾起他心中那一道血淋淋的傷口。那是他最柔軟的地方,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最痛的地方!你們明白嗎?」

三女雖然不知道這個故事到底會殘忍到什麼程度,凄美到什麼程度,但這一定會是一個讓人心碎的故事。

四娘此時已經忍不住快要哭了,她緊緊的捂著嘴,盡量不讓自己哭出聲。她確實愛極了龍飛,但龍飛所經受的一切她從來都沒有參與過,也沒有為其分擔過,這讓她心裡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愧疚還有就是無比的心疼。

趙娜此時一言不發,她不得不承認麗雅說的都是實情,也許她可以騙得了別人,但她騙不了自己,當她在光明城賽場上見到龍飛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徹底淪陷了。她恨自己的身份,這個身份讓她痛苦無比,如果沒有這重身份,她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追求龍飛,就可以大膽的表露出自己的內心,可以把一切都獻給龍飛,但這個身份成了她和龍飛之間最大的障礙,一個難以跨越的阻礙。

徐文和張萱同樣不能否認龍飛對她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和龍飛相提並論,龍飛是唯一的。

麗雅開始了她內心最不願意提及的敘述,從龍飛建立屠神雇傭兵到收服老黑龍得遇小炮,到比斗場龍家保衛戰,到龍飛踏出萬馨王城前往鬱金香帝都,在到小炮涅槃,到組建特訓班,到落神山脈閉關,到龍飛毫不猶豫的用自己的身體為其擋下一記禁咒。。。。。。麗雅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堅強,她已經講不下去了,聲音已經讓淚水淹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