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小白,青璇,對不起了,若有來世,我再報答你們。"

對方家他盡了力,所以他沒有對不起方家。

唯有對不起受他所累,因他而死的蘇青璇和小白。

拳勁如浪,席捲狂涌,轉眼轟殺近來,下一瞬間就要撞上方昊天揮出的劍。

"要死了!"

四周一片嘆息。

"轟!"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突然從旁側竄出,一拳將徐斌的拳浪擊散,將徐斌擊退。洪亮的聲音隨則響徹:"誰敢傷我萬武殿弟子?"

"誰敢傷我萬武殿弟子?"

聲音哄亮,在落星城的夜空久久迴響。

四周所有人皆是一震,房慶輪三人更是雙眼圓眼而起,眼神憤怒,同時啐罵:"媽的,他怎麼來了?"

此時方昊天也是精神一震,但滿臉愕然的看著來人:"殿主?"

雖然他沒有見過軒轅破,但曾經聽過軒轅破的聲音,印象很深刻。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軒轅破不但真在落星城,關鍵時刻還替他出頭了。

軒轅破的身軀高大無比,槐梧壯碩,簡直一個巨人一般,目測有兩米以上。而且他蓄了濃密的鬍鬚,看上去是一個大粗人,形象讓人難以將他跟元武門一殿之主聯繫到一起。

軒轅破看著方量天,眼神關切,道:"對不起,我來晚了。死得了嗎?"

"不晚。"方昊天咬了咬牙,身體晁了幾晃沒有倒下,道:"也死不了……說完,他又掏出一枚療傷靈丹塞進嘴裡。

"死不了就好。"軒轅破鬆了口氣,然後對著方昊天豎起了大拇指:"好小子,有膽魄,我喜歡……然後看向臉色大變的徐錚,如同金剛怒眼的眼睛隱閃雷霆,逼視徐錚:"方昊天是我元武門萬武殿弟子,你們徐家竟敢欺負他,你們有問過我了嗎?不用問,我不願意!

重生之極品寶鏡 我不願意!

我不願意……

方昊天突然感到內心一股暖意流淌。就在這一刻,他對元武門,對萬武殿終於有了歸屬感。

夜行歌(下) 自從他進入元武門以來的種種經歷,讓他對元武門越來越沒有多少的好感。又因為房慶輪的原因,讓他對萬武殿更是殊無好感,甚至是厭惡至極,如有可能他會毫不猶豫的離開萬武殿。

但現在軒轅破"我不願意"的表態,突然讓他有萬武殿真的將他當成是其中一員看待的感覺。

他在萬武殿,就好像是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人人叫打,人人叫殺。但現在關鍵時刻,他被一個大家族欺負的時候爹和娘站出來了,大聲的告訴所有的人:這是我的孩子,誰也別想欺負。

感動,方昊天突然被感動了!

感動,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

"軒轅破。"徐錚眼瞳怒意已轉漫天霜雪,與軒轅破對視著,"你為了一個小小弟子要跟我徐家撕破臉,要跟我徐家全面開戰嗎?"

軒轅破的出現,驚變陡生,形勢似好轉,又似惡化。

如果徐家和方昊天讓步,形勢便是好轉。但如果雙方都不讓步,就等於徐家與元武門的萬武殿開戰,情勢可能比方昊天一個人對上整個徐家更加惡化。

"如果你要戰,我們接著。"

軒轅破一步不讓的說道:"我是殿主,他是我殿弟子,今天就讓我兩人代替元武門萬武殿戰你徐家又如何?哈哈,元武門人,何曾怕過任何威脅,何曾懼怕任何人?徐錚,你少廢話。徐天虎與方昊天賭戰,全城為證,你想救他的就得拿出誠意。如果沒誠意,今天方昊天殺了他,然後我與他一起戰你徐家!"

聲音冷厲,戰意澎湃,霸氣十足。

"這就是我要的殿主,這就是我萬武殿的殿主!"

方昊天大受影響,胸腔中突然也是暴發出無法撲滅的澎湃的戰意!

轟隆!

在這股戰意的催動之下,方昊天的氣海突然翻滾,百骸氣勁流淌全身最後又歸於氣海,整個落星城的天地能量也是為之劇烈波動,瘋狂的涌過來,將方昊天裹住。

"怎麼回事?"

有人驚叫。

轟!

方昊天渾身一震,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衝天而起。

靈武境,六重!

"小子,行啊!"

方昊天居然就在他的身邊突破,軒轅破怔了怔,然後再度對方昊天豎起了大拇指。

四周的人此時卻是沒有一人還能平靜,心間皆是波瀾駭然狂涌,眼瞳欲裂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

方昊天竟然真的打敗了徐天虎,毀其雙臂,逼得徐天虎為了活命不惜毀賭約出聲求救。現在眾目睽睽之下為了對抗徐家,明明重傷不堪的情況下居然還能當場突破。

當然,修為突破並不等於他的身體恢復了,他的傷仍在很重。

但又如何?

只要一口氣尚存便能戰!

只要還能拿得起劍便能戰!

"此子很可怕,潛質好可怕!"

有人輕聲道。

"徐錚,徐天虎與我賭戰,敗者死,財富歸贏者。現在他輸了,他的命已經是我的,他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也是屬於我的。所以你必須將徐天虎交出來,他是生是死由我來決定。"

方昊天突破后整個人更加自信,聲音明明因傷虛弱但卻隱帶凶威:"原賭服輸這是三歲小孩都懂的道理,難道你徐錚就不懂嗎?難道你整個徐家都不懂嗎?"

任誰都知道,徐錚若是真將徐天虎交出來,交的不僅僅是徐天虎的命。 豪門巨星:老婆V5! 交出的是還是徐錚的臉面,徐家的臉面。

軒轅破沒有阻止方昊天向徐錚索要徐天虎,因為願賭服輸,天經地義。他身上氣息涌動,提防徐錚突然向方昊天出手。

明王首輔 徐錚眼中殺芒瘋狂閃爍著,盯住方昊天的眼睛,再度厲聲喝問:"你真不怕死?" "你不怕死嗎?"

聲如雷鳴,懾人心魂。

很多時候,徐錚對一個人怒喝"你不怕死……這個人直接就被嚇死。

因為他是徐家的家主!

但嚇不了方昊天。

方昊天傲臉微揚,道:"徐錚,我坦白告訴你,我很怕死。但現在我殿主在這裡,我也有人撐腰了,你有能力殺得了我嗎?"

有人撐腰了!

方昊天覺得身子板挺的更直,更有底氣。

在元武門,方昊天一直覺得自已是浮萍。但現在他覺得自已是一棵有根的樹,他的背後有著一棵參天大樹替他遮風擋雨。

他現在真的很踏實,內心踏實。

徐錚十指緩緩曲卷,拳頭漸握而起,身上的殺息已經快到了無法抑制的地步。

方昊天廢了徐天虎雙臂,現在居然還要他這個當家主的將徐天虎送出去,他如何能忍?

"徐錚。"軒轅破說話了,道:"徐天虎可是立下天道誓言的。如果你不將他交出來,我怕天道會遷怒你整個徐家啊!"

徐家的人都是一驚。

徐錚的心神也是猛的驚顫,眉頭皺了起來。

凡是修武者,對天道都充滿了敬畏。修為越高的人對天道就越敬畏,因為他們離天道更近。

天道無形無影,似存在又不存在。

千萬億年以來,不少人應了天道誓劫,下場悲慘的事被傳的沸沸揚揚。對天道,大家都已經到了寧信其有勿信其無的地步。

徐錚自然也不敢無視。

徐錚臉色陰晴不定。既不想丟了臉面但又不想被天道遷怒,他突然間變得為難。

幾乎整個落星城都靜了下來。

這條大街更是靜寂無聲,有些人甚至能聽到了自已的心跳聲。

所有人都在看著徐錚,在等候他的決定。

時間在一瞬一瞬的閃過,時間都彷彿是停滯住。

許多人都覺得呼吸艱難起來,嗓子眼卻似被無形的手掐住,不能發出一聲,也不敢發出一聲,生怕有什麼異動影響到徐錚的判斷,最終會被遷怒到自已的頭上。

此時徐錚天人交戰。

交,還是不交?

交的話,徐家臉面掃地。

不交的話徐家的臉面也同樣掃地,但至少他徐錚還能存半點臉面。可是為了半點臉面而讓家族去冒被天道懲罰的危險?

"交與不交,我徐家的臉面都被徐天虎敗光,被這小子踩到地上了!只是他明明才靈武境五重的修為,怎麼就打敗元陽境一重的徐天虎?"

徐錚內心紛亂不休。

自從當了徐家家主之後,徐錚已經不記得自已什麼時候像今晚這麼亂了。也不記得自已什麼時候曾經如此無力,更是想不到自已在生之年居然會被一個年輕人逼到如此田地——而且還是在落星城,就在徐家的大門口。

"不,我不能交出徐天虎。如果我將他交出去,族人怎麼看我?我身為家主,不管以後怎麼樣,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不能將族人交出去,都不能將族人的性命交出去。"

突然間,徐錚做出了決定。

至於臉面,臉面以後還可以賺回來。他要是交出徐天虎,寒了族人的心,那族人的心就離他而去。他以後想再將族人的心拉擾回來就難了。

只要族人的心還支持他這個家主,臉面算什麼?至於天道……天道懲罰的事只是傳說!

做出了決定后,徐錚頭微抬了一下,嘴角勾起了殘忍的冷笑,手腕一翻便拿出一塊小玉牌來。

看到徐錚的舉動,軒轅破便知道對方做出了什麼樣的決定,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

軒轅破無比清楚,徐家能成為落星城的第五大家族,絕對不是因為徐家有一個元陽境五重的大供奉,也不是因為徐家有一個元陽境三重的家主,而是另有底牌。

每一個家族都有底牌,或大,或小。

徐家能在落星城這種十大府城之一的大城中佔據大家族一席之位,實力絕對不是表面這麼簡單。

而且徐錚明知道他軒轅破是萬武殿殿主,一身修為更遠在他徐錚之上的情況下還是選擇了毀賭約,可見徐錚自認有對付他軒轅破的底牌。

只是這個底牌是什麼,這就需要徐家打出來才知道。

轟!

軒轅破雙拳猛的握起,身上氣息狂暴。他對方昊天道:"昊天,有信心跟我一起殺出落星城嗎?"

方昊天淡然一笑,自信十足道:"我一個人的時候就有這份信心了。"

軒轅破咧嘴大笑:"哈哈,今晚如果我們能活著離開落星城,我們結拜兄弟。"

方昊天一怔:"不是要我拜你為師嗎?"

"你的性格合我脾氣,讓你當徒弟是一種浪費。"

軒轅破笑道:"當兄弟好,這樣我們相處才更自在。我可不想看到你在這面前恭恭敬敬,戰戰兢兢的樣子,那沒意思。我需要的是你無時無刻保持著今晚的氣魄。不管什麼情況,對一個人也好,對一個大家族也好,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哈哈,殿主,你這是想我以後天天吹牛啊!"

方昊天在笑,軒轅破在笑。

坐看雲起,笑看滄桑,笑看徐家出底牌。

看到兩人當著他的面稱兄道弟,輕鬆淡笑,分明不將徐家放在眼裡,徐錚內心更怒,做出的決定更堅決了。

"今天就拿軒轅破來告訴落星城所有的人,我徐家能排名第五大家族當之無愧!"

徐錚手一動就要捏碎玉牌。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哼突然自旁邊的一棟高樓上響起,然後一道人影直接落到方昊天的身邊。

"唐家主!"

四周一片吸氣聲。

沒有想到徐家跟一個小傢伙的衝突居然會引起唐家當代家主的關注,居然親臨此境。

"唐家主?"方昊天忍不住看向這突然而降的中年人,"他就是唐斬的父親?"

方昊天現在已經知道唐家的一些情況。唐家的當代家主是唐斬的父親,落星城的城主則是唐火火的父親。

雖然早知道這點,但方昊天由始至終沒有想過在落星城借用唐家這張虎皮。

他跟唐火火有交情,跟唐斬有交情,並不代表他跟唐家有交情。

就算他真的在這裡拿出落星令,唐家應該也會看在唐火火和唐斬的面子上幫他。

但幫了后呢?

一個隨便利用兄弟的家族之人,還值得深交嗎?

唐火火和唐斬也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但就不敢保證唐家有些人會有這樣的想法。

方昊天珍惜唐火火這個大哥,珍惜唐斬這個朋友。越珍惜他就越不敢輕易的去碰唐家的利益,不敢輕易去用落星令。

這跟在衛南城不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