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

跟刀小妹不同的是,葉初出現在湖邊,這時候居然還是大晚上,月光如同銀紗一般降下。

而葉初看著自己修長白皙的大腿,以及完美無瑕的手指,有點愣神。怎麼說呢,他以前是見過自己的手跟腿,不是這樣的。

而且這次他又能看見了,也就是說這裡存在著某些虛幻。

虛幻這東西葉初見多了,也就沒什麼驚奇的。

主要是他無瑕的手,修長完美的腿,外加寬鬆且女性化的衣服,還有就是被束起來的長發。

不知道為什麼,葉初有種不詳的預感。

然後葉初拿出手機,隨後又想了想又把手機放到魔域,來到湖邊。

在清澈的湖面里,葉初看到了一位幾近完美的美少女,修長的身形,無暇水嫩的肌膚,清秀完美的五官,外加不是很長的頭髮。

看到她的一瞬間,葉初的心都在顫抖。

不是因為這個少女太美,而且因為這是他的影子。

驚恐的葉初下意識的往胸上一抓,額,一對A要不起。

不過還是有一點點的,就是貧了點。

好吧,現在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而且他為什麼變成女的了?

還是那麼漂亮的女的。

這很容易讓他愛上自己。

冷靜了片刻葉初就拿出手機有打開相機,讓后對著自己來了幾張。

那完美的身姿,那絕美的臉龐,會讓人慾罷不能的。

葉初開始沉迷自拍。

只是拍著拍著他就愣住了,他突然覺得,自己變成女的就算了,居然還在不停的自拍,簡直就是變態。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探索下,女性身體的奧秘嗎?

好吧,開玩笑的。

葉初深吸一口氣,現在還是干點正事吧!

不過葉初特地看了自己的頭頂,他發現,這次居然沒有標籤,也就是說現在沒人認得出他咯?

葉初吟吟一笑,這下好了,仇人相見也無法分外眼紅了。

指不定都能暗生情愫了,哈哈哈。

葉初不得不佩服仙山之靈,簡直就是變態啊。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有多少人性別被更改了,而且不僅是性別,就是氣息也跟著變了。

就是葉初的感知,都分不出能量變動。

唯一讓他警惕的是,在這裡,千萬不要對任何女的有好感,對方很可能就是摳腳大漢。

再漂亮都沒用,別說什麼傾城傾國,什麼回眸一笑百媚生,都會是假的,都是騙人的,就比如他現在的樣子。

簡直是人見人愛的美少女。

隨後葉初赤腳踏在湖邊,這一幕在他想象中,絕對是一處美景,可惜,是個男的。

還是自己。

葉初又一次嘆息,自己長的,還真是漂亮。

他差點忍不住要去洗個澡了。

如果湖底沒有那隻凶獸的話,確實是個洗澡的好時機。

而洗澡的時候要是被人偷窺了,那他要不要惱羞成怒?

最後葉初停止了自己這些思想,再想下去就要放飛自我了。

接著葉初冷冷的看向谷底,裡面那隻凶獸大概有五階實力,它一直在偷窺自己,如果有好的機會,它應該是會衝出來的。

葉初輕咳:「要不要出來交流交流?就算是窺視本大……姑娘的美貌,也該光明正大的來,畢竟你可是五階大凶獸。」

還真別說,自己的聲音甜美動聽,是少有的好聽。

不過說起聲音,葉初還是覺得小雪的聲音最過動聽,絕對沒人比得上。

這可不是什麼心理作用。

如果小雪配上他現在的臉,那絕對傾國傾城,原本就幾近完美的他,在小雪身上絕對會變得完美。

他現在的唯一的缺點就是一對A,可小雪不是一對A啊。

葉初還沒多想,湖水就開始涌動,隨後一直烏龜從水底浮了上來,它看著葉初一臉的警惕。

葉初出現的太過詭異,它根本沒有絲毫的察覺,所以一直在暗中觀察。

後來才知道原來自己早被發現了,所以也不打算躲裡面不出來。

葉初驚訝道:「原來是只烏龜,那你會說話嗎?」

葉初知道,其實只有少部分的凶獸才會口吐人言。

「可以。」烏龜張嘴,是個女聲。

葉初驚訝,居然還是個龜小妹。

其實葉初很想問問,它是不是也是個男的,最後還是忍住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

「銀月湖。」

葉初驚訝:「這名字一聽就是有寶物的呀,那你是看管寶物的凶獸?」

龜小妹不言語,它已經準備好戰鬥了,別看它才五階,它可是活了很久的。

人類出現在這裡,基本沒有什麼好事,不是偷就是搶。

葉初輕笑:「別急著動手,你不是我的對手,再說我都沒說要搶寶物,你怕什麼?」

龜小妹道:「我不相信人類,我爸媽說人類都是奸詐狡猾的壞人。」

葉初輕輕一躍來到龜小妹背上笑道:「本姑娘這麼好看,怎麼能是奸詐狡猾的壞人呢?」

葉初那無暇完美的腳他自己看了都喜歡,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仙山之靈居然沒給他配鞋子。

這是讓他秀腳嗎?

而看到葉初來到自己背上,龜小妹立即爆發能量向葉初出手。

未婚夫,我是重生的 烏龜殼上也射出一道金光,這金光蘊含著大量的能量,葉初也不好硬抗,只是飛起,接著用精神力鎮壓這大烏龜妹子。

葉初的精神力雖然也只有五階,但是他覺得自己對付這烏龜足夠了。

尤其是他的基礎劍法已經出神入化,手中儘管無劍,但精神之刃可代替為劍。

每一擊都是神念一斬。

葉初的劍法何其強大,六階之下絕無敵手。 葉初利用他的精神力控制住龜小妹,不過這烏龜也是厲害,它直接躲進龜殼,然後背後發出的金光變成了它兩隻手。

而烏龜就是利用它的背後兩隻手,不停攻擊葉初。

這龜殼長手的技能,葉初還真沒見過。

不過不就是兩隻長的觸手嘛,葉初直接斬出兩劍,那兩隻手就斷了。

弱的出水。

媽咪,你被潛了 這五階水爆了,比當初的藍水了不知道多少。

不過殼倒是真硬,都劈了好幾下了,居然連個痕迹都沒有。

葉初控制著烏龜道:「你說是活著重要,還是寶貝重要。」

「寶貝。」龜殼中傳出龜小妹沉悶的聲音。

葉初那個無奈,還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那你就說說到底是什麼寶貝,我不搶不就是了。」

「人類不可信。」

「……」

葉初看了看四周,隨後道:「你對附近熟嗎?或者說知道附近哪裡有寶貝嗎?」

「你要幹嘛?」

「帶我去搶,我就不搶你的。」

龜小妹猶豫了片刻,最後探出頭來看著葉初:「真的?」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葉初點頭:「我要是真要殺你,你已經死了。」

「可是老爸說人類生性貪婪,不會放過我的寶貝的。」

葉初再一次站在龜殼上:「現在不信就要死,不如信一下?反正不要錢。」

沒有猶豫太久,最後龜小妹還是答應了葉初。

然後葉初在仙靈秘境,獲得一隻五階龜坐騎。

******

荒古絕地

行宮中戰天布置好陣法道:「確定這坐標是正確的?我怎麼感覺這坐標很飄。」

靈兒道:「肯定是王又跑到類似絕地的地方去了,直覺告訴我,王很虎,但是他去的地方肯定很有趣。」

戰天嘆息:「叫王真的沒事嗎?萬一被王上跟王後知道了,你們不怕脫皮?不對,極樂他們名字都改了,他們傻就算了,你也跟著傻?」

靈兒笑道:「又沒讓你叫,反正我們叫習慣就好。」

極樂道:「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去找王了?」

貓大喵道:「戰天已經不行了喵,都好幾天了喵。」

戰天無奈:「哪次出去快了?真不把絕地當絕地?現在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出行宮。讓我先溝通看看那邊的空間。別去了回不來就好玩了。」

隨後戰天他們來到小溪邊,他把完整的陣法拿了出來,接著站在陣法中心。

這一刻陣法的光芒衝天而起,戰天也溝通了對面空間。

而在戰天做法的時候,在仙山之上,仙山之靈突然眉頭一皺:「有人在試圖訪問我們的空間。」

牧童道:「很厲害?」

「挺厲害的,不過應該沒大礙,我看看對方到底是誰。」

隨後仙山之靈小手一揮,一道聲音傳進了他們的耳中:「在下荒古雙魔名下第七魔將戰天,希望不會打擾道道友。」

強勢婚愛:豪門老公輕點寵 仙山之靈隨即道:「你打擾我們了,所以再見。」

說完直接就把對方屏蔽了。

然後仙山之靈大驚:「牧童,我們最近惹到傳說中的煞神了?要不要收拾收拾跑路?」

牧童道:「只是一個魔將而已,不至於逃吧?對方再強能有琴姐他們強?」

「你沒聽他說嗎?第七魔將,他頭上還有六個人魔將,下面還有幾個也是未知,他們要是一起來了怎麼辦?不得先跑。」

牧童想想也是,可是仙靈秘境已開,逃跑的話,裡面的人很容易出意外。

仙山之靈叫道:「管他們生死呢,都死才好,咦,又來了,看來得快點跑了。」

「要不看看他到底要幹嘛?不戰而退,要是被其他仙山知道了…你面子往哪擱?」

仙山之靈一愣,「也是哦,這種事最容易被知道。那你注意保護好我,有問題立即跑路。」

牧童才不會管仙山之靈的面子,他只是很好奇,他們應該沒惹荒古雙魔,而且對方能捕捉到他們的坐標,肯定有原因。

不問問就跑,不是他的風格。

隨後又傳來戰天的聲音:「請務必聽在下說完,我們沒有任何惡意。」

仙山之靈跟牧童對視了一眼,然後道:「說吧,不然以為我怕你了。」

戰天嘆息,你不怕我你掛斷幹嘛,然後他盡量讓自己心平氣和道:「是這樣的,我們有一位朋友在你們這裡,我這邊有三位朋友想跟他匯合,所以希望能讓我們進去。」

仙山之靈鄙夷:「仙山是你們說進就進的?那我們不是很沒面子?」

仙山?戰天也是一愣,他是真不知道這裡是仙山,難怪這裡有這麼強大的規則,就是他想硬闖都不一定能成功。

戰天又道:「額,那怎樣才能進入仙山?我們找那位朋友確實有事。」

這時候牧童問道:「你們找誰?」

戰天好像問了下身邊的人,然後道:「葉初,別名瞎子初,算幾位魔將的王吧。所以不用擔心我們有任何不敬的想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