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

便在眾家將追擊窮寇的同時,葉天等人已出現在大廳廢墟前,氣氛頗有些尷尬。

「咳,這不能怪我,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兒威力這麼大。」

葉天攤了攤手,面對王胖子等人無語的眼神,無辜地說道。

「……那是自然,能攻破黑風寨,葉兄是首功,只是一點意外罷了,如何談得上責怪?」

慕容飛雲回過神來,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那寶庫所在的地點,正位於大廳的虎皮王座之下,而之前那兩發火炮,直接把大廳整個轟塌了,以致於寶庫被巨石遮蓋,一時間難以進去。

「那現在怎麼辦?是要叫人還是?」

王胖子當然也不怪葉天,只是有些為難。

這寶庫就在這兒擺著,如果就自己幾人,還能多分一點,要是把其他人叫來,可就沒那麼好動手腳了。

「叫什麼人?抄傢伙開挖,不就是幾塊石頭么?」

葉天也是這麼想的,擼起袖子掏出那把眉尖刀,就去寶庫所在的位置開工。

然而,「當——」

一刀子插進去,只發出一聲撞擊,面前的巨石半點也撬不動。

「我來試試~」

慕容飛雲也不是傻子,這次攻破黑風寨,葉天是首功,他好歹也排第二,沒有他來的這些高手,怎麼可能攔得住那些悍匪?

所以按理說,自己等人多分點是正常的,但又不好等其他人看見,不然傳出去名聲不好。

便也從儲物戒中掏出把劍,試著把巨石劈爛,然後挪走。

還別說,到底是聚元境九重武者,手中寶劍更是寒光湛湛,一看就非凡物,兩刀劈下去果然劈開了一塊巨石,起手將其搬到了一邊。

旁邊三名侍衛看得無語,這可是王上賞賜的「水龍劍」,堂堂王級兵器,上面鑲嵌了一枚五階妖獸「碧水蛟」的魂珠,居然用來挖石頭?

「還看著作甚?快點幫忙!」

慕容飛雲卻不覺得有什麼,這可是挖寶藏啊,別說王級兵器,用手挖都行。

「是,殿下!」

三名侍衛趕緊答應,都是掏出兵器開始挖石頭。

一旁溫家的兩名護衛,一看不能落後,也拔出刀來跟著忙活,只剩下王胖子和葉天在那乾瞪眼,拿這些黑鐵石沒有一點辦法。

「……葉子,要不再用你那秘密武器,轟一炮?」

王胖子想了想,嘗試性地提出了一個建議。

武帝重生 「……」葉天聞言瞪他一眼,懶得跟他解釋。

用迫擊炮平射,怕不是要找死?而且100口徑的大管管,最短射程就好幾百米,這麼近的距離也沒法兒用。

不過,弄個激光刀或許可以?

「系統醬,有沒有激光刀啥的?這寶庫一會半會兒挖不開啊。」

葉天在意念中向系統請求支援。

沒辦法,這黑鐵石太硬了,整個塌下來之後,把大廳壓得非常嚴實,哪怕有慕容飛雲的水龍劍,沒個把時辰也挖不進去。

到那時,山下的戰鬥早就結束了……

「已獲取激光刀數據,正在生成……生成完畢,已存入宿主儲物戒。」

聽到系統聲音,葉天便是一樂,有了這激光刀,很快就能挖到寶庫。

但就在這時,又傳來一聲系統提醒:「警告宿主,本次行動預算已嚴重超支,共消耗500單位能量,請宿主務必要賺回來,否則將奉上楊永信套餐一份,讓宿主好好享用。」

「……」葉天頓時無語,超支就超支嘛,搞得這麼嚴肅。

「放心吧,肯定能賺回來。」

便招呼一聲,掏出激光刀就開始挖。

而這個時候,慕容飛雲等人已是滿頭是汗,這黑鐵石太重了,一塊就有好幾百斤,大點的甚至上千斤,挖起來很是費勁。

但突然間,旁邊傳來一陣「滋滋」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被割開一樣。

扭頭看去,只見葉天手持一把光刀,像切豆腐一樣切割著這些巨石,一塊塊石頭被他鋸開、分解,沒多久就清理出一大片空地。

不由得眼神一震,看向那光刀的神情生出幾分畏懼。

這兵器也太恐怖了,居然如此鋒利!若是切在自己身上,豈不是分分鐘大卸八塊?

「有了!」

過了大約一刻多鐘,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下,被亂石埋葬的虎皮王座終於被挖了出來。

葉天歡呼一聲,道:「寶庫就在這王座下面,大家一起進去。」

說著把王座搬開,對著王座底下的地面就是一刀。

果然,這一塊地方居然是木製的,一切開,就露出一條地底通道。

葉天帶頭鑽了進去,踩著一條樓梯下來,進入了一間黑漆漆的密室。

王胖子顯然看多了話本小說,跟著進來后在旁邊一摸,便摸到了一盞油燈,掏出火折一吹,就給它點燃了。

「呼~」

火光一亮,眾人頓時「哇」了一聲,只見眼前密室中,寶藏堆成了一座山! 逗嫁豪戀,萌妻有點呆 「我的天!這得有多少錢?這麼寶箱,這麼多金銀珠寶……我們發財了!」

王胖子率先驚呼出來,看著眼前的寶山挪不開眼。

旁邊幾人雖沒說話,但也都是目瞪口呆,齊齊咽起了口水,連慕容飛雲也不例外。

只見火光照耀下,金光閃閃,寶物成堆。

一枚枚大金錠就這麼隨意地堆在地上,夾雜著琳琅滿目的珠寶項鏈,形成一座小山,把幾個大寶箱子壓在了底下。

其實不止金銀珠寶,兵器法器也入目皆是,因為被埋起來了才看不到全貌。

「快!儲物戒!先收進儲物戒再說!」

王胖子眼睛都綠了,很快就回過神來,把那些大金錠子和珠寶項鏈,開始往儲物戒里裝。

「……葉兄,那我就不客氣了~」

慕容飛雲到底講究一些,先與葉天打了聲招呼,才開始裝寶物。

旁邊五個凝山境高手也沒落後,一個個抓起一大把珠寶往儲物戒里塞。

葉天一看,情況不妙,趕緊衝到寶山前,打開了儲物戒,於是面前的珠寶飛速消失,一枚枚金錠和一串串珠寶,間或有幾件兵器法器,都是進入了儲物空間。

「……靠!葉子,你這儲物戒怎麼這麼能裝?跟無底洞似的!」

王胖子發出一聲驚疑,一臉的難以置信。

要知道,儲物戒可是有空間限制的。

在崑崙大陸,市面上常見的儲物戒都是一方,也就是一立方米的儲物空間,僅僅能儲存一些隨身物品。

哪裡像葉天這樣,半座寶山都被他裝走了……

「葉兄,你這——」

慕容飛雲也發現了這一點,對葉天投來一道驚悚的眼神。

都是儲物戒,憑什麼你的這麼大?還讓不讓人活了?

「……」葉天攤了攤手:「別看我,我就拿一半,其他的大家一起分。」

慕容飛雲等人聞言都是無語,怎麼拿一半還少了?還「就」?

但想想也是,如果沒有葉天的秘密武器,這黑風寨根本不可能攻下。

既然如此,又談何寶藏?

所以嚴格來說,他們只是跟著當把苦力,甚至苦力都談不上,只是跟著起鬨。

如此就能分到一半的寶藏,已經很佔便宜了。

最終,一群人都裝滿了自己的儲物戒,偌大一座寶山也只剩原來的三成。

這倒很符合葉天的設想。

按各家的實力對比,他自己是最強的,溫子山其次,慕容飛雲第三。

這樣他拿一半,溫子山和慕容飛雲各拿一成,其餘人共分三成,就很合理。

因為就像剛才說的,除了葉天自己,其他人都只負責起鬨,痛打落水狗。

這種事誰都能幹,憑什麼拿那麼多錢?

再者說,剩下的寶藏也不少,加上剿匪成功后官府那邊的賞錢,每個人都能拿一大筆。

現在的問題是,具體要怎麼分?

片刻后,各家人馬都是趕到了黑風寨內,在大廳前的空地上集結。

沒有多餘的廢話,葉天清點完人數,直接開始分錢。

「都安靜下~戰利品都在這,現在就分,按人頭一個個來!」

辦法很簡單,先分大金錠子,除了隨葉天一起進寶庫的幾人,其他按人數平分。

大金錠子一錠十兩,一番統計下來,共有一千八百錠,也就是一萬八千兩。

參與分賬的正好一百八十人,每人分到手一百八十兩。

這當然是一筆小數,金子又不值錢,對於在場的人來說,靈石才是硬通貨。

「靈石統計完畢,共十箱,每箱八百枚,一共八千枚!」

負責統計的哥們報出一個數字,頓時引爆全場!

「我的天!八千枚?這可是八百萬兩黃金!」

「發了發了!八千塊靈石,每人能分多少?」

「白痴,還掰手指?八千塊一百八十人分,每人四十多塊~」

「什麼?才四十多塊?」

「你還嫌少?跟著混一架就四十多靈石入賬,賺大發了好么,而且這才剛開始,那些靈器法器才是重頭~」

一陣驚呼之後,眾人都興奮不已,拿著剛分到手的靈石,又目光灼灼地看向那堆兵器和珠寶。

不過,這玩意兒怎麼分?也平分不了啊?

「這些珠寶靈器就不分了,以低於市價兩成的價格,給這次出力最大的郡守府和溫統領,所得錢款,三日之後再分給大家,可有異議?」

給郡守府和溫家?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這批東西,怎麼看都價值好幾萬了吧?以兩成價格給他們……自己豈不是虧大了?

葉天自是看出了眾人想法,但絲毫不給面子,只解釋了一句,這次行動是按勞分配,誰功勞大,誰就拿得多。

眾人一想也是,沒有郡守府和溫家的高手壓陣,這次剿匪肯定沒這麼順利。

尤其是溫子山,還成功斬落匪首黑無常的頭顱,說是次功並不為過。

而且處理戰利品也是要時間的,給其他人還未必吞的下,所以最後也無人反對。

一番忙活下來,不知不覺便到了天黑。

眾人分贓完畢,便跟著葉天撤出了黑風寨,下山時斬了幾頭不長眼的妖獸,連夜趕回了黑岩城。

「呼~真累!」

回到網吧,連完成任務的提示也來不接聽,葉天便倒頭睡下了。

……

第二天,黑風寨被滅的消息就傳遍了全城。

「什麼?滅了?這怎麼可能……」

葉恆像往常一樣早起練功,但剛到院子,就收到了護衛隊長的彙報。

按護衛隊長的說法,那小子帶隊去了黑風山,掏出幾樣秘密武器,幾下就把黑風寨給擼了。

尤其是那根大黑管管,三炮入魂,先後轟塌了黑風寨議事廳和城牆,嚇得裡面的悍匪驚慌逃竄,連抵擋都不曾抵擋。

隨後的事情就簡單了,各家在路口設伏,對亡命而逃的悍匪們來了一次伏擊,沒費吹灰之力,就把對方滅了大半。

最後就是分贓,那一堆堆戰利品,都是按人頭分到了眾人手上,照護衛隊長的說法,光小頭就差不多半百靈石,還有珠寶靈器那一筆大頭,要三日後才能領到。

葉恆徹底不淡定了,準備親自去那家網吧看看,但還沒出門,就收到了召開家族大會的消息。

其實不止是葉家,其餘那些家族在得到消息后,也是大為震蕩,紛紛把參與了此次行動的弟子叫過來問話,問完就帶著人出發,直奔那家小店。

一時間,一輛輛豪華馬車便出現在百花樓所在的安民路上,最後停在了天道網吧門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