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

白顏的眉頭越皺越緊,她的體力在這些人的進攻下喪失的極快,臉色蒼白,額頭上的汗水訕訕的流淌而下,浸濕了她的衣襟。

就連丹藥都無法彌補她力量的消耗。

突然,一掌從背後轟來,她的身體倏的向前倒飛了數米之遠,身子狼狽的撞在古樹之上。

樹上的雪刷刷而下,差點掩蓋住了她的身子。

變身成仙 她堅持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嘴角泛著一抹血跡,面色淡然的凝望著前方的那一眾強者。

「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愚蠢,為了這麼一隻天狐,連命都不想要了?這隻天狐頂多只能用皮毛做成一個襖子,也沒其他用處,你為它與我們神族為敵,值得?」

神天羽冷笑一聲,輕蔑的問道。

她盯了這隻天狐如此之久,也只是因為它那一身美麗的皮毛,更甚至,為了這身皮毛,她不惜從天山下歷經千辛萬苦爬了上來,而這女人,卻不知是何用意。

白顏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們帶走它!」

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們帶走它……

天狐震驚的抬起頭,湛藍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白顏,感激的淚水從大眼中流淌了下來,然而,它的嗚咽聲卻帶著悲鳴。

嘩!

那名始終未出手的上神終有有所動作,頓時,一道凌厲的劍氣掀起濤濤駭浪,向著白顏直衝而去。

白顏的身子有些踉蹌,她的一身紅衣被血所侵染,顯得更為紅艷絕倫,可如今,面對著突襲而來的劍氣,她已然失去了力氣,雙腿都有些無法站直。 可是……

便在此刻,一道白光從前方閃現而來,快如閃電,迅即的就衝到了白顏的面前。隨-夢-.lā

劍氣轟的一聲將那雪白的身影轟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身後的岩石之上,鮮血從它小小的身體里流出,它如同一塊破碎的布,毫無聲息的倒在地上。

白顏僵硬的轉頭,看向為自己抵擋住那一道攻擊天狐,她的心臟在那一刻莫名的抽搐了起來。

事實上,她護天狐,並不是真正的為了它,只不過她不知道白小晨需要用到幾次的天狐之血,為了晨兒,她必須將這隻天狐保下來,以供晨兒恢復!

可是……

她沒有想到的是,天狐會為了保護她,甘願替她承受如此兇猛的一擊。

它那瘦弱的身體,怎能承受得了?

白顏已經踉蹌的走到天狐的身旁,她顫抖的伸出手,用兩隻手托起身子軟綿綿的天狐,她緊緊的咬著嘴唇,奈何淚水還是從臉頰滑下,滴在了天狐的身上。

「為什麼?」

一開始,天狐對她展開了攻擊,縱然她沒有從天狐的身上感覺到殺氣,但它對她出手也是事實……

如今,她只不過護了她一次,她就這般的保護它?

是誰道妖獸殘忍無情!

這些妖獸,遠遠比人類更重情!

天狐吃力的睜開了雙眼,用那軟軟的舌頭舔了舔白顏的手背,它湛藍色的大眼中含著淚光,楚楚可憐的看著白顏。

白顏急忙從懷中掏出一瓶丹藥,將丹藥倒在了手心,放在了天狐的面前。

天狐低頭將白顏掌心內的丹藥都吃的一乾二淨,不停的搖著尾巴撒嬌。

……

無數的攻擊,又從後方傳來,白顏急忙將天狐護在懷中,轉身面對著那些氣勢洶洶的攻擊。

轟!

無窮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似的而來,盡都落在了白顏的胸膛,她的身子再次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從口中噴了出來,化為星星點點撒落在地。

「娘親!」

就在她的身子落地的一剎那,一道稚嫩的呼喚從後方傳來,亦是讓她的身子一僵,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轉頭看向從身後狂奔而來的白小晨。

「晨兒,我不是讓你帶著弟弟妹妹離開?」白顏臉色驀地一變,急忙喝道。

媽咪有毒:爹地吃上癮 白小晨已經走到了白顏的身旁,他的小臉蛋粉撲撲的,卻閃過一道堅決。

「娘親,你放心,我已經將弟弟妹妹藏起來了,他們不會有什麼危險。」

「你……」白顏一怔,面容一片煞白,「你剛才的天狐之血,是不是還沒有服用?天狐之血必須新鮮的才有用,若是時間久了就會失去效用。」

白小晨沒有回答白顏的話,他扭過小臉蛋,粉雕玉琢的臉上帶著天真燦爛的笑容。

「娘親,如果有一天,晨兒無法陪在你身邊了,你是不是……會永遠想著晨兒?」

白顏心臟一顫,緊緊的將白小晨拉入了懷中,她無視已經沖入眼前的那些強者,目光堅毅:「晨兒,不許說胡話!你永遠也不會離開娘親!」 這時候,那些強者已經向著白顏等人衝來。

白顏將天狐放了下來,兩手緊緊的護著懷中粉嫩可愛的小傢伙,她淺揚起黑眸,一抹堅毅的光芒從眼底劃過。

「晨兒,你在這裡等著我。」

她鬆開了白小晨,面無表情的目光看向這群人,兩手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滅神劍。

滅神劍在她的手中被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如猛烈的浪濤席捲了出來,轟的一聲卷向了那些沖在最前方的人……

最前方那一派的人被這如浪般滔滔的氣勢所及,身子倏地向後倒飛了出去,而後,白顏再次從儲物袋內拿出一枚丹藥。

或許是她服用的丹藥過多,以至於恢復的速度變得極其緩慢,即使剛服下丹藥,她的身子依然力竭,手掌緊緊的握著滅神劍。

在這滅神劍的幫襯之下,她才能站穩身子,避免栽倒在地。

「你們讓開!」

那名身為上神境界的灰炮老者終究是沒有耐心在等下去了,他的一聲厲喝之下,其他人都紛紛向兩旁讓開了一條大道,讓灰炮老者從他們的身後走向前方。

厚婚祕愛:總裁老公超給力 「姑娘,你的毅力我不得不佩服,可惜了……」灰炮老者譏諷的一笑,「你不過是一個米粒之珠,而我們大小姐乃是日月之光,你想要與她爭輝,註定你如此悲慘的下場!」

轟!

頃刻間,狂風涌動,灰炮老者的衣袖在狂風中起舞,他神色淡漠,目光倨傲,身子一縱,就似如閃電掠到了白顏的面前……

他的掌風凌厲,周圍的風都變得迅疾了起來,空氣都有一種被撕裂開來的感覺,亦是讓白顏呼吸一滯,目光中呈現出一抹凌然之色。

剛才,這老者並沒有動用全部的力量,如今,他不想再與白顏拖延下去,所以,才將全部的力量都調動到掌心,打算一擊必殺!

不過……

就在白顏於這攻擊下變得呼吸困難的時候,白小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白顏的面前。

他的整個身子,都似乎籠罩著一層紅光之中,氣息陰森可怖,仿若置身於地獄,竟讓人有一種冤魂索命之感……

白顏的身體驀地僵住了,她愣愣的看在站在面前那一道小小的身影,心口像是被撕裂了開來似得,疼的她臉色煞白。

娘親,如果有一天,晨兒無法陪在你身邊了,你是不是……會永遠想著晨兒?

白小晨那稚嫩的聲音再次回檔在白顏的腦海之中,讓她的心裡猛然升起一股不安與急躁的情緒,她飛快的向著白小晨沖了過去,但是在跑了沒幾步路的時候,她停下了腳步……

因為,前方的白小晨回頭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中,已然全無往日的天真可愛,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漠然的情緒。

他的雙眸血紅血紅,冷漠到毫無人性與感情,這樣的白小晨,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白顏急忙捂住了唇,雙眼含淚的凝望著那一張稚嫩的小臉。

他的容顏,還是如此熟悉,但他的眼神,卻陌生到讓她心顫…… 如此狀態的白小晨,她並不是沒有見過,當日妖界那些人追殺她的時候,白小晨也變的如此,可是……從那時的白小晨身上,她依然感受到了人氣。

可唯獨至今,她分明再也無法察覺到他的氣息!

「嗚嗚。」

天狐許是感受到白顏身上那強烈的悲傷,嗚咽的叫了兩聲,它怯怯的目光看向神色冷漠的小包子,身子都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晨兒……」

白顏伸出手,想要**那一張臉龐,可白小晨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將目光收了回來,嗜血的眼神緊緊的鎖定著前方的這群敵人。

為何會這樣?

帝蒼不是說過,佔據在白小晨身體內的只是一抹怨氣,這抹怨氣無法將晨兒取而代之,必須依附著他而存在?

為何……晨兒還會消失?

「神老,這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你趕緊把他殺了。」神天羽有些不耐煩的蹙眉,說道。

灰炮老者沒有動靜,深深的凝望著站在眼前的小包子。

不知為何,從這小包子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讓人心悸的力量……

其他人可管不了這麼多,對方只是一個孩子罷了,還能是他們的對手不成?

是以,他們在聽到神天羽那番話后,縱身往白小晨的身旁而去。

其中一人沖的極快,眨眼間,他手中的武器已經落到了白小晨的面前……

白小晨揚起嗜血的雙眸,愣愣的看了眼這人一眼,那一刻,這人的身子像是被石化了似得,在空中無法動彈。

他手中的長劍,也在距離白小晨只有五毫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正當這人驚恐的瞪大眼睛的瞬間,一股沉重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壓了過來,彷彿有無數的巨山向他靠近,而他正處於這些巨山的正中心……

於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這人的身體一點點被壓扁,就似乎有什麼東西從他四邊壓了過來,直至將他壓得血液飈射而出,化為一張肉餅倒在了地上。

這一刻,整個山脈都變得鴉雀無聲,眾人驚恐的看向那一雙血紅色雙眸的小男孩,一股冰冷的涼意從腳底竄入了心臟。

「快逃!」

灰袍老者最先反應過來,他老臉大變,迅疾的往山下方向跑去。

可那小傢伙如同一個殺紅了眼的惡魔,怎可能放著這群人離開?他小小的身體一閃,就已經到了灰炮老者的身後,抬手緊緊的按住了他的肩膀。

撕拉一聲,他肩膀上的肉連皮帶血的被他撕了下來,瞬間血肉模糊。

老者疼的尖叫了一聲,他卻顧不了那麼多,他隨手抓起一人丟向了白小晨,為自己爭取了一點時間,快速的逃向了山底。

好在老者沒有忘記神天羽,一把抓住已經嚇傻了的她,身子一縱就已經蹲向了遠方。

其他人就沒有他這麼快的速度了,不消片刻,就已經倒在了雪地之中。

鮮血染紅了這皚皚白雪,將整個雪地都侵染的一片血紅。

白小晨緩緩的轉身,血紅的目光凝視著白顏。 他的眼中,毫無人性可言,所有的只是一片殺意。[隨_夢]ā

在看到白小晨看過來之後,白顏絕美的容顏上還是揚起一片笑容,她向著白小晨伸出了雙臂,目光中帶著一抹溫柔。

「我知道你很想要我抱抱你,我現在就在這裡,你可以來我的懷裡,不過,你和你的弟弟都是我的孩子,你也是個善良的孩子,能不能告訴我,他去了什麼地方?」

帝蒼也和她說過,晨兒應該就是這個孩子的轉世之身,是他們前世沒能生下的孩子來再續母子之緣。

而眼前的這個,不過是一抹怨氣罷了。

可這怨氣所生成的怨靈,與晨兒有不同的性格,在她的眼裡,他們兩個都是她的孩子。

白小晨緩緩的向著白顏走去,他面無表情,神色陰森冷漠,目光中含著嗜血的光芒。

半響后,他已經走到了白顏的面前。

白顏的臉龐揚起一抹笑容,她的兩手正想要抱住這渾身是血的小男孩,一道紅光突然從前方閃現而來,頓時間,她已經落在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男人的一頭銀髮散落而下,與這雪色所融合,美得傾城絕代,顛倒眾生。

「嗚!」

天狐一見到男人的出現,渾身汗毛都豎立了起來,它也不顧身體的傷勢,咻的一聲就往雪山深處遁去,眨眼間跑的無影無蹤……

然而,此刻的白顏,卻無心管天狐的離開,她在男人懷抱中的身子微微有些僵硬,問道:「帝蒼,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你怎照顧好你自己?他已經不是我們的兒子了,我也說過,他一旦佔據了這個身體,就會變得六情不認!」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嗎 白顏一怔,她知道帝蒼和她說過這些話,可若想要讓她放棄自己的孩子,那她絕無法做到!

「我有分寸,」她抬手推開了帝蒼,溫和的目光凝望著前方的小男孩,嘴角挑起一抹笑容,「孩子,不用怕,來我身邊,我會保護你。」

白小晨的目光緊緊的鎖定著帝蒼,眼中殺意漸漸顯露了出來,他身子一縱,向著帝蒼沖了過去,他的小手帶著凌厲的掌風,轟然落向了帝蒼的胸膛。

他要殺!

殺光所有人!

帝蒼面色一沉,一襲紅衣閃過,就已經避開了他的攻擊,瞬間落在了他的身後。

「帝蒼!」

白顏的容顏一白,眼見白小晨再次沖向帝蒼,她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的沖了過去……

砰!

那一掌,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身上,鮮血從口中涌動而出,讓她的臉色也變得一片蒼白。

「顏兒!」帝蒼嚇得臉都白了,他快速上前兩步,扶住白顏將要傾倒而下的身體,心疼的道「你為何要去擋?這小東西不是我的對手!」

白顏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她乾咳了一聲,一口鮮血再次被咳嗽而出,隨後,硬撐著想要站起來。、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而且,她也不願他們兩個戰鬥……

白小晨嗜血的目光稍微凝了一下,他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再望向臉色慘白的白顏,小小的心臟都像是被人打了一拳,疼的難受。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