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

蒼雲城街道上。

「哇!娘!那個姐姐長得好嚇人啊!」

「孩子,怕就別看。」

一個四歲孩子看到行走的李憐依,頓時嚇得哭了起來,他的娘親用手捂住孩子的眼睛,一臉厭惡的瞥了李憐依一眼,喃喃低語道:「長這麼丑不躲在家裡,還出來嚇人!」

周圍的人注意到李憐依,目光看到她那兩道疤痕交叉的面龐時,皆是如同躲瘟疫似得移開目光。

「哎,身材倒是極品,就是這臉,太恐怖了。」

「長這麼丑還出來走,真是的。」

「這臉,白瞎了這樣的身材氣質。」

……

聽著周圍嘲諷鄙夷,李憐依頭略微低了低,腳步加快。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嘲諷,但還是希望快點離開。

砰!

咔嚓!

「啊!」略低著頭的李憐依似乎撞到了一個人,發出一聲嬌呼,當她抬起頭時,看到地上破碎的玉瓶時,當即一臉歉意道:「不好意思!撞碎了你的東西,真的很抱歉!」

被撞的人身著一襲錦衣長袍,長得普通,身上穿金戴銀,一看就是個富家公子,臉上充盈著與生俱來的桀驁之氣。當她看到落地破碎的玉瓶,怔了一怔,旋即看向李憐依時,驟然間嚇得後退了一步。

近距離看到那臉上交叉的疤痕,讓他胃裡嘔意翻騰,看著碎裂的玉瓶,一臉肉痛。怒罵道:「丑逼!**走路沒長眼睛啊!撞碎了我的玉瓶,你打算怎麼還!」

這少年眉頭緊蹙,一臉噁心的拿出手帕擦了擦被撞的手臂,旋即一臉嫌棄的丟掉了手帕,生怕少女噁心的氣息沾惹到自己。

李憐依有些慌亂,看著玉瓶縈繞著的元素之力,貌似極為不凡。她一臉歉意道:「真是抱歉!不……不知這玉瓶價值多少,我一定會償還的!」

這個時候,周圍的人紛紛涌了過來,看著李憐依,一副幸災樂禍的目光,鄙夷著。

「哎!真是的,打碎了王皓公子的玉瓶,她怎麼償還?看她這穿著,顯然是個貧寒之女。」

「以王皓公子的脾氣,她這下慘了!」

「哼!這也是她活該!長這麼丑就不該出來!」

「是啊,長得美的話還可以用姿色償還,這玉瓶好像是水源琉璃瓶,對水系魔法師修鍊極為有幫助,價值起碼五十塊上品魔晶。」

……

「五十塊上品魔晶?!」李憐依面容變色,心頭猛地一沉。

當初秦立購買了她所有的丹藥,都只獲得了五塊中品魔晶,讓她興奮了好一陣。五塊中品魔晶足夠維持她父親七天的供給,而現在,這玉瓶,竟然價值五十塊上品魔晶!這樣的數量,足以供給她父親一年多的供給!

魔晶的珍貴,對李憐依來說,比任何都人需要。因為,魔晶可以維續她父親的生命!

王皓看著面色變動的李憐依,冷哼道:「補償?哼!如他們所言,你給我五十塊上品魔晶!就算了事!不然,就用你的終身來償還!給我做奴做仆!」

「這……」李憐依黛眉緊蹙,道:「王公子,我現在是償還不了,不過,我一定會慢慢還給你的!我每天給你繳納一塊中品魔晶!這樣兩年時間差不多就可以了!」

讓她終身做奴做仆,李憐依定然不會答應。

周圍的人聽到王皓竟然只是讓李憐依做奴做仆,有些意外。這樣醜陋的女子,就算做奴做仆,誰會收留?更別說在蒼雲城家境不錯的王家!

這時候,周圍的人有些搞不明白王皓心中所想。

王皓打心底里對李憐依的面容感到噁心厭惡,暗道:「你這個丑逼!如果不是有人叮囑,本少爺才不會說出讓你做奴做仆的話!你根本不配!」

心裡厭惡的同時,有些搞不明白,那個幕後之人,到底為什麼想要自己讓李憐依簽訂賣身契約。

面子上雖然掛不住,但他也不敢違背,王皓沉著臉道:「分期償還?哪有這麼便宜的事!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砍掉雙手!要麼簽訂賣身契!給我王家做奴做仆十年!」

「砍掉雙手?!」李憐依下意識後退幾步。她身為煉藥師,定然不能沒有雙手,無法煉藥,也就無法獲得魔晶,這樣她的父親也活不下去!

李憐依雙手緊捏著衣角,慌亂之餘一陣無力:「該怎麼辦!怎麼辦!」

腦海中,浮現秦立溫和俊朗的面龐。李憐依心頭一動,旋即開口道:「王公子,你應該知道秦立吧?」

「秦立?」王皓怔了怔,旋即皺眉道:「秦立名揚天下,當然知道,怎麼了?看你這樣子,難不成是想說自己是秦立的朋友?」

聞言,李憐依點著頭道:「是啊,我和秦立就是朋友!」

「噗!」

李憐依話落,王皓笑了,連周圍的人都是一陣鬨笑。

王皓鄙夷道:「你這樣的把戲,早就被人玩膩了!就你這樣,玩這樣的把戲,你覺得會有人信嗎?」

周圍人一陣嘲諷。

「秦立名揚天下,每天遇到麻煩的人,都會以秦立是自己的朋友為理由來擺脫,這樣的事,蒼雲帝國每天起碼有數萬!」

「是啊,她竟然也拿這樣的把戲來忽悠人!就她那醜樣!秦立哪會和她做朋友!」

「哎!找理由也不找個像樣的,真是白痴!」

……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李憐依爭辯道:「我真是秦立的朋友!」

王皓以看白痴的目光瞥了李憐依一眼,道:「別找借口了!趕緊的!要麼自廢雙手!要麼簽訂賣身契!趕快選擇!」

「哼!能和王家簽訂賣身契,也是她的榮幸,竟然不肯!」

李憐依在驚懼慌亂中後退,簽訂賣身契,她就無法賺取魔晶,也沒時間照顧父親,這定然是不能的。

「我真的是秦立哥的朋友,我沒騙你們。」李憐依無力中後退著,做著最後一絲的辯解。

「還在爭辯,既然你不答應,那我就用粗暴的方式來解決了。」王皓冷哼一聲,黑著臉道:「就算你是秦立的朋友,打碎了我的玉瓶,就算秦立來了,我也照打你不誤!」

「哦?是么?那我現在來了,你動她一下,我看看。」

就在王皓聲音剛落,準備動手的時候,一個並不響亮,冰冷低沉的聲音傳來。

(推薦朋友一本書,仙俠類,書荒可看:)

[bookid=3490508,bookname=《我是大皇帝》]

… 李憐依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后心頭一跳,轉身看著緩步走來的身影,臉上的驚慌瞬間轉變為了驚喜,喊道:「秦立哥!」

「憐依。」秦立走到李憐依身前對著她柔和一笑,旋即目光低沉的看向王皓。

王皓已經徹底怔在了原地,之前冰冷的聲音,讓他心頭一震,湧現濃濃的不安。旋即心存一絲僥倖的隨著聲音望了過去,當看到來人,他原本桀驁張狂的神態驟然間轉化為驚慌,面對秦立冰冷的目光,不光身體在哆嗦,連心都是在顫抖。

這聲音,這冰冷的語氣,對方極可能會出手殺了自己。

黑色的紅雲紋樣長袍,腰間挎著一柄細劍,俊朗的面龐,跟流傳的畫像一模一樣。周圍所有人都已經無比確定,此人就是秦立!

周圍的人激動之餘,還有些難以置信。將神級強者打飛,連毀神級強者兩次身軀!破碎神級強者的神格!當這些消息傳出,整個蒼雲都為之震動。而秦立的名字,在所有人心中,更如同神話一般。而他們現在,竟然看到了這個如同神話般的人物!

隨著秦立名揚天下,他的畫像也廣為流傳,都是由青陽宗一些愛慕的女弟子所畫,這幾天時間,賣畫可謂是風靡蒼雲,秦立的一張畫像,都能賣出難以想象的高價!

秦立出現的瞬間,所有人都認出,此人便是秦立!

周圍的人激動興奮,而反觀王皓,則是哆嗦著身體,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心底暗罵:「程天宇!真是被你害慘了!」

秦立直視王皓,看著大氣不敢喘,全身瑟縮的王皓,冷聲道:「怎麼?現在慫了?你剛才那種氣勢呢?來,我現在就在這,我看你怎麼動她。」

「秦……秦立大哥……小弟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朋友,如果知道,這位姑娘就算打我我也不敢還手啊。」王皓的聲音發顫,一臉後悔。

啪!

王皓話音剛落,便是一生清脆響亮的聲響。只見秦立身影一個晃動,下一息,王皓就被這一巴掌直接打的飛了出去。

「叫我大哥?你也配這樣稱呼我?」秦立冷視著滾落在地的王皓,眼中閃動著殺意。

這突然的一巴掌把王皓給打的有些發懵,作為蒼雲城四大家族,王家的少爺,他何曾被人打過臉。這一巴掌力道極大,直接把他扇的飛十米遠,他從地上趴起后,捂著通紅的右臉,心裡雖然怒火升騰,但根本不敢表現出來。能毀滅神級神格的人,殺他如同捏死一隻螞蟻。

「秦……秦立大人!是我稱呼有誤,我連給你提鞋的資格都沒有!」面對秦立冰冷的殺意,王皓心驚膽寒。

李憐依輕輕拽了拽秦立的衣袖,道:「秦立哥,這件事錯在我,撞碎了他的珍貴玉瓶,不然他也不會為難我。」

秦立聞言,點點頭,朝著王皓靠近,道:「我這人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我朋友欠你五十塊上品魔晶是吧?」

「不不不!」王皓連忙擺手,道:「我得罪了這位姑娘,那五十上品魔晶我不要了,就當是賠罪,我有錯!我態度不應該那麼蠻橫!」

秦立點點頭,讓王皓心頭為之一松。

李憐依輕聲道:「秦立哥,咱們走吧,我帶你去我家,給你做些好吃的。」

秦立微笑著道:「好啊,不過,憐依,再等一會兒。」

秦立上前,目光直刺王皓,他覺得,這件事不會這麼簡單。如果真那麼簡單,他也不會動手去扇那一巴掌。

一路趕來,在得知李憐依居住在蒼雲城,秦立便進入城,沿著主街道行走,當看到這裡圍滿了人,隨意一瞥,卻是發現被針對之人,竟是李憐依。

王皓想讓李憐依簽訂賣身契,這點不僅讓他疑惑,周圍所有人都是不解。賣身契,所有人心裡清楚,說是簽訂賣身契為奴為仆,其實就是把身體交給了僱主,而王皓這樣的富家少爺,又怎會收這樣『醜陋』的女子?

秦立低沉道:「你這麼想讓我的朋友和你簽訂賣身契,這是為什麼?」

王皓聞言心猛地一凸,面上一臉歉意道:「秦立大人,小的想讓這位姑娘干苦力來償還,是小的有錯!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還請秦立大人放了小人吧。」

秦立罔若未聞,而是抽出草雉劍,面色陰寒,讓王皓一臉驚懼,有些想不到秦立為何會突然如此。

「秦立哥……」李憐依也是面色一變,這件事是自己有錯在先,看到秦立準備動手,心地善良純真的她,試圖阻止,秦立卻是道:「憐依,你先在一旁看著就好。」

秦立抽出草雉劍,劍身搭在了王皓的右肩上。

轟!

下一息,王皓腳下的地面驟然凹陷,大理石街道自凹陷處蔓延出一道道裂縫。而王皓則是在愕然中因承受不住這恐怖的重力,直接跪倒在地,面對著秦立。

這一幕,讓周圍所有人驚呼出聲,這看似只有兩三斤的細短之劍,搭在王皓肩膀的瞬間,竟是直接讓王皓壓倒在地,腳下地面都是凹陷。

其實,並不是因為劍有多重,而是因為秦立在草雉劍上加持了加重岩之術。約莫萬斤的重力,直接讓無絲毫抵抗的王皓壓得跪地。

秦立眸子俯視著王皓,沉聲道:「來,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秦立話一出,王皓心頭一顫,一陣驚慌,加上周身沉重的壓迫,導致他的呼吸變得粗重,結巴道:「秦……秦立大人……小人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沒有受人指使啊。」

砰!

秦立劍身猛地一按,王皓頓時如狗吃屎一般趴在了地上,秦立的右腳直接踩在了他的背上。這一腳,所蘊含的力道極為恐怖,王皓劇痛間鮮血從嘴角溢出,心中怒火升騰,暴吼道:「秦立!你欺人太甚!仗著自己的力量,就無故傷人!我都認錯了,你還想怎樣!」

王皓嘶喊中帶著憤怒不滿,聽在外人眼中,似乎覺得說的很有理,秦立這樣做,確實過了。不過有實力,這樣做也很正常,就是讓之前仰慕的人心裡有些失望。

秦立聞言,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呵……這怨怒,說的好像自己很委屈似得。將之前的怒火通過這種方式發泄出來,不光自己爽,還能博得同情,不得不說,你可真會演啊。」

「演的?」

周圍人為之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