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

游泳池旁!

張長壽雙手環保於胸,眉頭微鎖,站在護欄前方,看著遠方。

而在他的身後,跪著十幾個黑衣保鏢,個個嚇的瑟瑟發抖,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他們都是這棟大樓的保鏢。

張長壽非常的生氣,他安排這麼多人保護韓妃兒,竟然還讓范劍偷偷的跑了上來,這事情一旦傳出去,張長壽的面子何在?

連貴客都保護不了,還真哥屁的地頭蛇啊?

「真是一群廢物。」張長壽將雪茄丟在了地上,狠狠的踩滅:「飛龍。」

低著腦袋的飛龍立刻站了出來:「壽爺。」

「查,一定給我查出來,究竟是什麼人跟范劍串通好的。」張長壽當然不會認為范劍有那個本事能夠一個人偷跑到這三樓上來。

定然是買通了這裡面什麼人。

「好。」飛龍點了點頭,之後便是離開了。

之後,張長壽摒退了跪著的那些人。

李天辰走了過來。

「天公子,讓您見笑了。」張長壽嘆了口氣:「今天多虧您在,要不是您在,韓妃兒的名聲可就被毀了,她的名聲一旦在我這裡被毀了,我張長壽以後還怎麼在這裡南延市立足啊。」

李天辰坐在了藤椅上,張長壽則是遞過來一根雪茄。

雪茄這玩意,李天辰也抽不習慣。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擺了擺手拒絕了:「我來找你,不是為了韓妃兒。」

對於李天辰來說,韓妃兒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今天分開之後會不會再見面都是一個問題,他關心的是那片樹林。

「哦,天公子找我有什麼事情,只要是我能夠辦到的一定辦。」

「關於你租給王家的那片樹林。」李天辰倒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道:「開個價,那片樹林我買下來了。」

聽到李天辰竟然是要買那片樹林,張長壽苦笑一聲:「天公子,實不相瞞,您來晚了,前天那樹林就被我給賣了。」

「賣給了徐林!」

賣了?

聞言,李天辰微微皺了皺眉頭。

看到李天辰皺眉,張長壽知道李天辰有些不高興了,立刻解釋道:「天公子,您看我張長壽是生意人,那片樹林留在我手上又沒有用了,前些天徐林找到我,說要買下那樹林,而且他出的價格我也滿意,所以就賣了。」

「天公子,要不這樣,我聯繫下徐林,在把那片樹林買回來?」

李天辰點了點頭,也只能夠這樣了。

張長壽則是立刻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出去,只是和對方簡短交談,便是掛了電話:「天公子,都約好了,徐林說,只要價格合理,他便是同意賣,時間是明天晚上,地點暫時還沒有定,定下地點之後,我在通知您。」

李天辰點了點頭:「行。」

李天辰現在手頭上還有這三千多萬的,這筆錢還是上次抽獎后剩下來的,不過有時間期限,到明天晚上十二點結束。

如果說,明天能夠談的攏的話,李天辰可以當場支付。

……

會所的門口,徐徐的開進來了五輛豪車。

開在最前面的那輛,絕對是能夠亮瞎人眼睛的超級跑車,邁凱倫P1,這款售價高達一千三百多萬華夏幣的跑車,放眼整個南延市,也就只有有著南延市第一少爺之稱的司徒大少手中的布加迪比他牛逼了。

還有一輛,一個神秘富豪手中的火星740。

也就是說,在超級跑車當中,他這輛車已經能夠在南延市排在第三了。

邁凱倫之後,清一色的超級跑車,有阿斯頓馬丁,法拉利,保時捷,最後一輛則是蘭博基尼。因為都是豪車,所以他們是直接開進了靠近會所的停車場當中。

林晨兮和蕭曉曉從蘭博基尼上走了下來。

「晨兮,曉曉,這邊。」

羅奕斜靠在邁凱倫車身之旁,對著剛下車的林晨兮和蕭曉曉招了招手。

而其他的車子上,也下來了不少人。

有男有女。

「喲,羅奕,不錯哦,還真把晨兮給約出來了,看來你泡她還有戲啊。」從那法拉利旁走過來一個少年,少年長得也俊朗,走過來之後隨手丟了一根煙給羅奕。

他叫聶凌風,和羅奕並列為南延中學兩大校草。

「噓,小點聲,這話可不能夠被晨兮聽到。」羅奕接過香煙,並沒有立刻點燃,而是做了一根禁聲的手勢。

同時看了一眼林晨兮的方向,還好,她應該沒聽到剛才的話。 對於羅奕來說,現在還沒有到對林晨兮表明愛意的時候,所以現在自然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

聶凌風也回頭看了一眼走過來的林晨兮和蕭曉曉,刻意將視線落在了蕭曉曉的身上:「這蕭曉曉聽說還沒有男朋友,你說我若是追求她的話,有多大的勝算?」

「零!」羅奕毫不猶豫的道。

「在你的眼裡,我就那麼差,追她一點機會都沒有?」

「你過不了她老爹那一關。」羅奕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不擔心他老爹把你躲了拿去喂狗的話,你就放開膽子去追她,行了,她們過來了,我們走。」

想到蕭曉曉那強悍的老爹,聶凌風頓時就打消了要追求蕭曉曉的衝動。

別人不知道蕭曉曉的身份,可他們這個圈子的人,都是知道的。

「晨兮,曉曉。」羅奕主動的迎了上去。

林晨兮和蕭曉曉手挽著手很親昵的樣子,走了過來。

進入會場,是需要邀請函的。

一張邀請函,包括本人在內,一共可以三個人進入。

羅奕這一邊,除了羅奕和聶凌風有邀請函之外,還有一個青年有。

姓朱,名逸群!

因為他們手中有三張入邀請函,這裡共有八個人,完全夠進入的,所以在出示了邀請函之後,門口的保安並沒有阻攔。

會場是設置在會所前面的空地上。

周圍用柵欄圍著。

和頂樓一樣,這會場中央同樣有著一共游泳池,只是頂樓那個游泳池是韓妃兒的專屬,而這個泳池則是共用的。

泳池當中,或者是泳池周圍,至少有著二三十個只穿著三點式的美女。

這些都是張長壽花錢請來活躍氣氛的嫩模。

來這裡的賓客,若是看上了哪位,可以直接牽走,會所當中便是有為賓客準備好的房間,當然若是嫌會所人多眼雜的話,你也可以帶出會所到別的酒店或者什麼地方,總之只要你看上了哪位,她就屬於你了。

而這些女的,也相當願意,畢竟他們可都是收了張長壽錢的,而且說不定就傍上了哪位凱子也不一定的。

「晨兮,也不知道韓妃兒什麼時候能夠出來呢,好期待哦。」林晨兮和蕭曉曉進入會所之後,兩個人各端了一杯果汁。

環顧四周,並沒有韓妃兒的影子。

她們兩個可不是沖著聚會來的,而是沖著韓妃兒。

「晨兮,曉曉。」羅奕端著酒杯走了過來,很有紳士風度的樣子:「現在還沒有開場,韓妃兒自然不可能出場了,大明星可都是壓軸的。」

「哦,對了,我老爹和壽爺有些交情,要不這樣,我讓我爹和壽爺說一下,讓你們在聚會結束之後,單獨和韓妃兒見面,你們說怎麼樣?」

羅奕的這一招,叫做投其所好。

他當然清楚林晨兮他們是沖著韓妃兒來的。

蕭曉曉聽到能夠和韓妃兒單獨相處,頓時就開心了,正要答應羅奕,林晨兮拉了拉她的衣角:「曉曉,你看,那個是誰?」

林晨兮的注意力並沒有在羅奕這邊,而是在泳池的對面。

那裡則是自助燒烤的區域。

別以為高檔聚會便是沒有燒烤的。

這裡的燒烤師,請的都是國內頂級的燒烤大師。

「呀,那不是李天辰么?」蕭曉曉轉頭看去,便是瞧見在那燒烤攤的區域,正在燒烤中的李天辰,頓時有些驚訝。

是的,李天辰自己在燒烤。

用李天辰的話來說,就是這些所謂的國內頂級的燒烤大師,效率實在是太慢了,遠沒有自己來的效率。

李天辰和張長壽交談完之後,本來是計劃離開這裡的,事先也沒有想過要下來這會場的。還是看到了這裡又燒烤所以才會過來。

也許是因為鳳姨是做燒烤的緣故,所以李天辰對燒烤有著一種獨特的偏愛。

因此對於會所中的其他食物,比如甜品,水果之類的,他根本就不敢興趣的。

就取了一杯紅酒,放在燒烤架旁邊。

「他怎麼來這裡了?而且還在這裡燒烤?曉曉,我們過去看看。」見到是李天辰之後,林晨兮根本就沒空閑搭理羅奕了,拉起蕭曉曉的手就往李天辰的方向走去。

被林晨兮這麼無視,羅奕心裡自然不舒服。

心理雖然有些不爽,不過當他瞧見正在燒烤中的李天辰時,頓時樂了:「這傢伙,傍晚拒絕林晨兮,原來是因為要來這裡打工?」

羅奕早就打聽過了,李天辰這傢伙在家裡就是賣燒烤的。

而且如果說他是賓客,在這種高檔的場合,有哪個客人會自己燒烤,豈不是掉身份么?

所以,羅奕一眼便是認定,李天辰是在這裡打工的。

林晨兮拉著蕭曉曉的手,繞過前面的游泳池,很快便是站到了李天辰的面前,李天辰低著頭燒烤,也沒注意到她們。

「喂,李天辰,你怎麼在這裡?」林晨兮說道。

聽到聲音,李天辰這才抬起頭,掃了一眼林晨兮和蕭曉曉:「你不是跟羅奕那個傢伙去約會了嗎,你怎麼跑到這裡了?」

「我才不會跟羅奕那傢伙約會呢,我答應他來這裡,是因為韓妃兒也在這裡,我是來看韓妃兒的。」林晨兮立刻就解釋道。

說完這話,林晨兮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故意靠近李天辰:「喂,我說,是不是因為我答應羅奕,你吃醋了?」

「我吃醋,我怎麼可能吃醋?我才懶的管你和誰約會呢。」

林晨兮對著蕭曉曉聳了聳肩:「曉曉你看吧,我都說了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是不可能吃我的醋的。」

蕭曉曉則是吐了吐香舌,甜甜笑道:「晨兮,你有沒有感覺李天辰烤的肉好香呢。」

蕭曉曉的視線放在李天辰手中的烤肉上。

「我沒聞到。」林晨兮明明也感覺很香,可就是要故意和李天辰唱反調,看著李天辰:「李天辰,這一塊給我,讓我嘗一嘗。」

李天辰白了她一眼:「想吃?」

林晨兮點了點頭。

「想吃的話,自己不會烤啊。」

李天辰把手中的那塊烤肉放在了旁邊的餐盤上,端給了蕭曉曉:「來,蕭曉曉同學,這塊給你。」 李天辰嘴上說不給林晨兮,實際又把這塊烤肉給了蕭曉曉,明顯就是和林晨兮唱反調嘛,這一下可把林晨兮給氣壞了:「氣死姑奶奶了,自己烤就自己烤,你以為我不會燒烤嗎?」

氣鼓鼓的林晨兮轉身拿起叉子,又用鉗子夾起了一塊早就切好的生肉,放在了鐵板燒上。

看著那氣鼓鼓的林晨兮,曉曉忍不住的笑噴了出來,取來了餐刀,然後將李天辰烤的這塊烤肉切成了兩份:「晨兮別生氣了,我們一人一半,來,我喂你吃。」

蕭曉曉用叉子叉起小半塊肉,放到了林晨兮的嘴邊。

「那是某人烤給你的,我才不吃呢,哼。」林晨兮明明很想要吃的,聞到肉香味都快要流口水了,可骨子裡的傲氣令的還是拒絕了。

「晨兮,吃一口嘛。」

「不吃!」

「你不吃,那我可要吃了啊,我真的要吃了哦,被我吃光了你可別後悔。」蕭曉曉叉起一塊烤肉放在了嘴裡,只是咀嚼了幾口便是讚不絕口:「哇,好吃,太好吃了,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烤肉呢,比我上次去阿根廷吃的鐵板肉都還要好吃幾百倍呢。」

接著她又吃了一塊。

「真的很好吃呢。」

「晨兮,你確定不吃嗎?」

「不吃!」林晨兮還是很倔強的道:「我自己烤,自己吃,才不吃他烤的東西呢。」

再一次被林晨兮拒絕,蕭曉曉撅了撅可愛的小嘴,有時候她就搞不懂了,明明林晨兮平常都很少生氣的,可為什麼一遇到李天辰就這麼容易生氣呢?

而且李天辰也好奇怪,貌似每一次和林晨兮在一起的時候,都要故意惹她生氣一般。

真搞不懂他們。

「這麼好吃的東西,你不吃,那我可全吃光了啊。」蕭曉曉已經是吃了兩小塊肉了,還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因為實在是太好吃了。

游泳池的另一端,羅奕的臉色是徹底的黑了。

「那個不是李天辰么,他怎麼來了?」

「咦,怎麼晨兮和曉曉都過去了,而且看他們的樣子,好像玩的很開心似的。」

「林晨兮和蕭曉曉是和我們一起來的,現在竟然跟李天辰在一起玩,真是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