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Auto Draft

周天浩有些嚴肅,看著淳于雄,點了點頭。

「天星縣化肥廠改擴建工作的方案,我已經看了,你知道我是從哪裡得到方案的嗎,是汪曉彬給我的。汪曉彬知道我們是省委黨校中青班的同學,為什麼將這個方案給我看,你應該好好想想啊。一個多月的接觸,我已經將汪曉彬看的一錢不值了,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正的本事,也沒有什麼涵養,這樣的人,居然是財政局的副局長,我都感覺到好笑,這樣的幹部,如果在省廳,給我提鞋,我都不要的。」

周天浩的眉頭跳動了一下,汪曉彬手裡的方案,一定是黃思海提供的,自己的這份方案,縣裡只有趙長河、呂祥生、黃思海和唐國光的手裡有的,其餘人給汪曉彬提供方案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老弟,我看了這個方案,如果我是市委書記,我會有很多的問題要問你的,既然汪曉彬手裡拿到了方案,我就不相信,汪市長會不知道這件事情,可為什麼沒有人關心,更沒有人過問,你想過其中的原因嗎。」

「我從側面問了一些情況,天星縣是要求你全權負責化肥廠改擴建工作的,這簡直就是笑話了,這麼大的事情,縣委居然沒有成立領導小組,而是要求你個人負責,工作的基本思路,也不提出來研究,好像這就是你個人的事情了,這不合常理,老弟,我一直都認為,你是聰明人,很多的事情都明白的,可你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事情啊,難道你沒有發現,所有人都在推卸責任,等著看你的笑話嗎。」

周天浩好半天沒有開口說話,包間裡面,一時間有些沉默,淳于雄說的是實話,可自己怎麼回答,難道說是為了社會的進步和發展,自己根本就不在乎的,這些話說出來,估計淳于雄也是不能夠理解的,還以為自己是忽悠。

「淳大哥,說實話,我也不好解釋,不過,我不是隨便做出來決定的,我覺得,能夠為縣裡引進資金,能夠徹底的改造化肥廠,對縣裡是有著很大好處的。」

「你的這個理由,不成立,難道你不做這件事情了,天星縣的經濟發展,就不能夠進行了,再說了,你不是主要負責人,經濟發展的主要責任,也沒有在你的頭上,當然,你可能有特殊的原因,我不打聽了,誰都有自己的秘密,可是,你想過沒有,天星縣化肥廠改擴建的方案,有些做法,已經超出了目前的政策規定了,就說股份的問題,投資的企業,佔有了70%的股份,縣裡佔有30%的股份,就是中央的文件規定,原則上也是51%和49%的比例劃分,而且企業本身要佔有大部分的股份,要控股,如果你引進的是外資企業,這一切都好說,對外資企業是很多優惠的,但你引進的資金,不是外資啊。」

「縣裡為了引進資金,要求你負責所有的工作,因為縣裡的領導知道,如果不是你出面做這樣的事情,資金是無法落實的,表面上看,一切都是你說話算數的,但你也知道,官場上很多的事情,說不清楚的,有種後果,我不得不說,政策是人定下里的,如果在投資以後,縣裡強行要改變政策,變更股份,你怎麼辦,難道你和縣委對著幹嗎,你難道沒有想到,你也是縣委副書記,也是縣委的負責人嗎。」

「還有工人的安排,你想著讓誰上班,讓誰休息啊,如果工人不服,鬧事了,你怎麼辦,平均主義的思想,不知道盛行多少年了,你可以因為廠里不景氣,少發工資,只要大家是一樣的,就不會出什麼大事情,可你這樣的安排,豈不是讓工人找到了理由,到時候,你能夠應付嗎?」

周天浩有些奇怪了,淳于雄為什麼會問這些問題啊,這絕不是簡簡單單能夠問出來的問題,是需要經過深思熟慮的,難道說淳于雄是代表誰在詢問嗎,不可能是代表汪帆的,也不大可能是市委市政府其他的領導,此刻,周天浩有些迷惑了。

「淳大哥,你提出來的這些問題,確實是關鍵的問題,我想到了農村裡面的一種情況,很多的人家起房子的時候,都不大可能籌集足夠的資金,而是在建房的過程中,不斷想辦法的,如果等到資金齊備了,可能物價也上漲了,錢又不夠了,所以,決定了的事情,只要有一定的基礎,就要進行的,見招拆招,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

小白兔與大BOSS 淳于雄非常吃驚。

「老弟,到了春山市,我才知道,你做出來了那麼多的大事情,就憑著你的這些工作成績,不管是誰,都不敢小覷的,我一直都認為,你做事情,是胸有成竹,這份成熟,與你的年齡不相符,但你硬是做好了那麼多的事情,我很是佩服啊,你的能力非同一般,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真的不明白,化肥廠改擴建這樣的工作,你為什麼要堅持。」

周天浩稍微遲疑了一下,開口回答了。

「淳大哥,有些道理,你我都是明白的,我明確要對化肥廠進行改擴建,不是一時的興起,是經過了認真考慮的,有些理由,我不好解釋,我是學經濟的,絕不會亂來的,很多的工作,需要時間來說話,包括化肥廠改擴建的工作,當這項工作完成以後,今後真正的有效益了,很多人就會明白的。」

「老弟,你的意思,我有些明白了,我佩服你的勇氣,真的希望你能夠取得成功啊,不過,你可能要格外的小心啊,這裡的環境,似乎不怎麼好啊。」 。。。。。。。。。。。。。。。。。。。。。。。。。。。。。。。。

陳陽和鄭新到病房門口時,姚軍和神經科主任孫波正在病房裡為卓耀軍診斷。

顧力元站在病房靠門邊的地方,下意識看著戴在手腕上的手錶。

陳陽這一出現,顧力元立刻把陳陽叫進來,挨著他站在門邊。

鄭新縮了縮腦袋,想進去,但考慮了一下又站在門口,在走廊裡面站著主任及三名女護士,都是在等姚軍的指令。

鄭新的眼睛掃過陳陽和顧力元倆人,看見顧力元的手輕輕拍了把陳陽的肩膀,嘴裡低聲說了幾句話,聲音很輕,鄭新聽不清楚,但從顧力元的表情來看,陳陽不是像顧力元所說的普通朋友。

他是官場上的人,心裡知道官場上面那些事情,像顧力元這樣反應,就說明顧力元有意識地想讓陳陽嶄露頭角,為陳陽拓展路子,這些鄭新身為秘書又怎麼能看不出來。

他心裡暗自慶幸,自己之前沒有對陳陽把話說得太狠,不然的話,想要挽回都不容易了,好在陳陽這年輕人倒是不錯,也沒有和自己計較,像這樣的年輕人還是應該多多接觸,只可惜,這裡不是東海市,鄭新在這裡的影響力有限,就算有心和陳陽這樣的年輕人結交,也是沒有這樣的機會,心裡期待著有機會和陳陽說上幾句話,邀請陳陽到東海市去。

東海市那裡他可是很有影響力,可以找地方好好款待陳陽,拉進彼此之間的關係。

鄭新心裡這邊想著,在病房裡面,卓耀軍向姚軍講述著他的病情,已經有五天沒睡覺了,卓耀軍之前認為是工作壓力太大導致的,並沒有放在心上,但後面的情況卻變得嚴重起來,無法入睡。

「吃了多少安眠藥?」姚軍問道。

修羅刀帝 「不到一瓶。」

「什麼……。」姚軍和孫波倆人都大驚失色,這安眠藥可不能多吃,多吃的話,很有可能會威脅到生命的,長睡不醒,有很多自殺的人就是用安眠藥自殺的,安眠藥在國內屬於嚴格管制,普通人想要買安眠藥需要由醫生開據診斷書,持診斷書可買安眠藥。

卓耀軍竟然吃了將近一瓶的安眠藥,這等同於自殺。

姚軍立刻說道:「卓市長,你這樣是不行的,安眠藥會影響到你的性命,你很有可能會……。」

「但我沒有事情,不是嗎?」卓耀軍的臉色慘白,他躺在病床上,動作有些緩慢,誰要是五天五夜不睡覺的話,都會受不了的,卓耀軍已經很厲害了,能堅持到現在,看起來除了臉色不太妙外,其他的還算好。

姚軍看了身邊的孫波,孫波是醫院神經科的主任,在神經這方面是專家。孫波顯然和姚軍倆人的想法都是一樣,卓耀軍這病太古怪,他們需要商量一下。

姚軍又把頭轉過來,對卓耀軍說道:「卓市長,我要對你做一個檢查,需要你配合。」

卓耀軍瞪大了眼睛,並沒有說話。

「卓市長,你有什麼意見嗎?」姚軍見到卓耀軍沒有反應,他又問了一句,等了幾秒之後,卓耀軍才像是反應過來一般,嘴裡問道:「你說什麼?」

姚軍認為卓耀軍因為失眠的緣故,導致聽力下降,這是有可能的,他就遇到過不少這方面的病例,姚軍重複道:「卓市長,我們需要對你做一個檢查,我現在就把儀器送到病房裡面,檢查完之後,我們再送您去做核磁共振……。「

「好,我知道了。「卓耀軍點了點頭,表示他沒有什麼意見。

姚軍在離開時,看了陳陽一眼,他是不想讓陳陽參與進來的,姚軍的心裏面對陳陽有了一些戒備心裡,之前他認為陳陽的水平不怎麼樣,並沒有放在心上,但經過張珩診斷的事情之後,姚軍的心裏面對陳陽的醫療水平有了新的認識,並不因為陳陽年輕,而就對陳陽放鬆警惕,一旦他失去在附屬醫院的權威地位,那他就會失去威信,這是他不能允許的。

陳陽卻沒有這方面的想法,甚至於他的注意力壓根就沒有在姚軍的身上,「卓市長,你剛剛睡覺了。」

陳陽的聲音不高,但很清楚。

「我沒有睡覺。」卓耀軍很肯定地說道。

「但你確確實實睡著了,雖然只有幾秒鐘,但你卻睡覺了。」陳陽堅持道。

卓耀軍又把頭搖了搖,很肯定地說道:「我肯定我沒有睡覺。」

「陳陽,在沒有給卓市長檢查之前,不要貿然下結論,卓市長難道睡覺他還不清楚,假如你對我有什麼意見的話,儘管和我當面說,沒有必要在這裡……。」

姚軍打算拿自己的院長身份壓住陳陽,卓耀軍那可是他的希望,他希望能藉助卓耀軍讓他平步青雲,不想讓陳陽搗亂,他知道陳陽搗亂那可是很有一手的。

「五天五夜不睡覺,但卓市長現在卻還能走動,就說明他並不是一點沒有睡覺,卓市長,我認為你現在要做得不是躺著,而是出去走走,對你的身體比較有利。」

姚軍拒絕陳陽的建議,「陳陽,就算卓市長剛剛睡過幾秒,但他的身體狀況並不適宜出去走走,這是一個常識,更何況我們現在也需要對卓市長檢查身體,此時出去走走顯然不合適。」

陳陽張了張口,顧力元搶先說道:「小陳,先讓姚院長檢查檢查,卓市長的病最重要。」

顧力元說了話,陳陽也不堅持。

醉美人:皇上,我不要你 姚軍帶著孫波出了病房,商量應該如何檢查什麼項目。

病房裡面,顧力元拉著陳陽地手,介紹道:「這就是我女兒的男朋友陳陽,也是這家醫院的醫生,剛剛從國外回來的,他可是畢業於斯坦福大學。」

顧力元這樣一介紹,反倒把陳陽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本身就是假扮顧冰倩的男友,現在倒好了,顧力元當真了,瞧這架勢,顧力元那是打算給自己拉拉關係啊,說不定下次就是給自己介紹什麼市委書記之類的官員……。

卓耀軍笑了笑,說道:「果然是年輕有為……。」他說到這裡時候,忽然咳嗽了兩聲,一直守在門口的鄭新趕忙跑了進來,嘴裡說道:「市長,要不要喝點水?」

「不必了!」卓耀軍擺了擺手,說道:「沒事的,我沒事……。」說著,他忽然停了下來,鄭新剛剛詢問,卻看見陳陽對他擺了擺手,陳陽低聲說道:「他睡著了。」

顧力元和鄭新倆人這才注意到,卓耀軍的眼睛果然不轉動了,卓耀軍竟然睜眼睡著了。 淳于雄的神色有些古怪,雖然發出了感慨,但看著周天浩的神色,很是驚奇,彷彿是第一次感覺到周天浩有這樣的想法。淳于雄這些奇怪的神情,周天浩都看見了,但是,他沒有隨意開口問,淳于雄在前面已經說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該問的時候,就不要問。

「老弟,你到春山市工作,也有好幾年的時間了,按說對市裡的情況,是有所了解的,有些事情,我想著問問你的,當然,這些情況,有些敏感的,你如果覺得不合適,也是可以不說的,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說出來你的認識。」

周天浩愈發奇怪,淳于雄說話,怎麼有些前言不搭后語了,自相矛盾了,這可不是在中青班時候的表現了。

「淳大哥,有什麼需要了解的情況,你儘管說就是了。不過我事先聲明一下,對市裡的情況,我不是很了解,在市裡工作的時間,也不是很長,在天星縣,倒是工作兩年多時間了,可惜你對天星縣的情況,不會有興趣的。」

淳于雄看了看周天浩,嘆了一口氣。

「老弟,以前我也和你說過的,你說這財政局長的位置,哪裡是我這樣的人坐的啊,我對天星縣的情況,一點都不熟悉,來了一個多月了,依舊是什麼都不知道,這樣的狀況,是很吃虧的,要是不能夠知道情況,還不知道會遇見什麼事情,就說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到處都是增加財政預算的報告,這樣的報告,我哪裡敢隨便批複啊,這都是市政府領導考慮的事情,與我,沒有什麼關係的,可我不理睬也是不行的。現在,一些市直單位負責人請我吃飯,我都不敢參加了。總是找理由推脫,時間長了,人家豈不是說我有架子啊。」

要說淳于雄不解釋還好一些。越是這樣的解釋,周天浩越是覺得可疑,不知道淳于雄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淳于雄剛剛到春山市的時候,自己和他交談了,說了一些大實話,沒有任何的隱,袒露了內心真實的想法,可這一次,周天浩覺得奇怪了。總感覺到,淳于雄的身上,蒙了一層神秘的面紗,首先是關心自己的工作,接著是了解春山市的情況。這不是財政局長需要做的事情啊。

「淳大哥,你就不用解釋了,這些情況,我都是知道的,春山市財政局很有錢,這兩年財政收入。大幅度的增加了,要說沒有錢,那是假話啊,誰不想著錢多一些啊,我都準備找你要錢的,你看看我坐的車,還是普桑的,人家好多地方,都換車了,至少改成豪華版的,我也想換車的,可惜沒有錢啊。」

「不要轉移話題了,你要是想著做好車,也行,我的那輛車,你拿去坐,我坐你的普桑,有車坐就不錯了。」

周天浩連連擺手。

「你大局長的這我不敢要,我這是給自己找麻煩的,我還是坐我的普桑。」

兩人說笑了幾句話之後,淳于雄很快說到正事了。

「老弟,你看春山市的發展路子,我看是很不錯的啊,說實話,春山市這樣發展下去,不要幾年的時間,財政收入,不一定比省城差一些了,特別是小商品批發市場,最近非常火爆啊,不少外地的商人,都趕來了,你知道嗎,我回到省城,人家問我最多的,就是小商品批發市場的門面,究竟有沒有優惠政策,如果有優惠,一定要得到照顧的,現在才剛剛開始銷售和租賃,已經出去了三分之一的鋪面了,如果這個小商品批發市場發展起來了,在江南省,是唯一的大型批發市場啊,春山市有了全省最大的超市,全省最大的批發市場,今後的發展前景,真的是了不得啊。」

淳于雄說到這裡,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大概是覺得茶的味道不是很好,皺了一下眉頭。

「按說這是很大的成績啊,可我沒有聽見有誰總結啊,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大家都是遮遮掩掩的,似乎春山市的發展,不是什麼好事情,我就有些不明白了,老弟,你一直都在春山市,一定是知道裡面的奧妙的。」

周天浩看了看淳于雄,發現淳于雄的神色很是嚴肅,看來是真的不知道。

「淳大哥,你說的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你是想聽真話,還是聽假話啊。」

「那你先說假話。」

「春山市的領導都很謙虛,雖然做出來了成績,也是上級英明領導的結果,不值得炫耀的,還要埋頭苦幹,爭取取得更大更好的成績。」

「得,得,這些話聽起來有些酸了,我都覺得肉麻,你還是說真話吧。」

「淳大哥,要不是我們在黨校是同學,真正的相互了解的,是真正的兄弟,我真的要懷疑你了,這樣的情況,都不知道的,按說你應該是知道的,這裡面的情況,有些複雜,說的直白一些,是將地方的經濟放在第一位,還是將官帽子放在第一位的。」

淳于雄有些吃驚。

「老弟,你為什麼這麼說啊。」

「我剛剛到春山市工作的時候,是分配到招商辦的,那個時候,我了解了春山市經濟發展的規劃,這裡確定以發展旅遊業為主,同時作為度假休閑基地,這個發展的路子,是市委市政府確定下來的,這個發展的路子,是不是正確,我不用多說了,後來,蔡書記發現了其中的問題,毅然改變了整體的發展思路,對春山市進行了全面的規劃,至於說蔡書記冒著什麼樣的風險,我就不多說了。」

淳于雄連連點頭。

「明白了,明白了,難怪蔡書記賞識你啊,原來你也是跟著蔡書記學習的,天星縣化肥廠的改擴建工作,你恐怕也是這樣的想法啊,佩服佩服啊,你既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啊,你放心,我雖然力量微小,但是絕對支持你的。」

淳于雄甚至拍了拍周天浩的肩膀。

「下面說到人了,這方面不好怎麼說的,蔡書記到中央黨校去學習了,按說市委市政府明確的工作思路,是不應該變化的,不過,我發現,現在好像有一些調整啊,比如說全市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事情,以前明確的是,在天星縣做出來了工作成績,總結經驗之後,在全市推廣的,可這次我參加了市政府召開的會議,汪市長在會上的講話,似乎發生了變化了,要求各縣市都啟動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工作,這樣的做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合適啊。」

周天浩沉默了,這樣的話,他還真的不好說,汪帆的心思是很明確的,那就是各地都開始調整農業產業結構了,雖然說不一定能夠馬上取得工作成績,但掀起來的聲勢,也是夠嚇人了,這是政績啊,汪帆豈會不明白,蔡裴琳離開了春山市,接下來省委肯定是要考慮市委書記人選的,這個時候,做出來工作成績,有很多的好處的。但這樣的話,周天浩不能說,這典型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沒有證據,你憑什麼這麼說。

看見周天浩沒有開口,淳于雄笑了笑。

「不說了,不說了,本來是來吃飯的,說這些話,影響了胃口啊,想到我們在黨校學習的時候,那個時候,才真的是單純啊。」

省委黨校半年的學習,給周天浩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了,特別是毛曉莉和庄春娟,兩個善解人意的女人,給了周天浩極大的安慰。

「是啊,淳大哥,要是有機會,我真的想著再次去學習的,學習的時候,根本不用考慮那麼多的具體問題的,可惜學習的時間太短了。」

「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不過,也就是想想而已,學習的目的是提高啊,還是需要在工作中間落實的,現在,我想起來肖教授的一些論點,真的是很精闢的,我回到省城去了之後,幾次都想著約請肖教授的,可惜肖教授太忙了,沒有時間啊。」

服務員上菜了周天浩和淳于雄都轉移了話題,兩個司機也進來了,吃飯的時候,大家說了一些風花雪月的事情,周天浩本來想著問問,孔如娜現在是什麼情況,不過這是淳于雄的私生活,不大好隨便提起來的。

吃飯之後,周天浩直接回家了,晚上回到縣裡去,沒有必要。

向琳的預產期是四月,如今已經在家裡休息了,按照安排,許雲潔四月初就要到春山市來了,幫忙招呼的,如今,向琳的母親秦梅花住在周天浩的家裡。看見周天浩回來之後,秦梅花連忙問周天浩,是不是吃過飯了,周天浩說已經吃過了。

家裡看上去很是整潔,秦梅花幫著每天都收拾,周天浩有些感慨,為什麼這些優點,向琳就是沒有學到啊。

向琳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肚子里的寶寶了,女人都是這樣,一旦身為母親了,大部分的精力,都會轉移到小孩的身上去的,看見周天浩回來,向琳說了,四月份的時候,周天浩要多在家裡呆一些時間的。 能在睜著眼睛的情況下睡著的情況很少見,卓耀軍多虧這短暫的睡眠,不然的話,以他五天五夜不眠的情況,他的身體早已經虛弱不堪。

人的身體極限是十天十夜的不眠,一旦超過極限,就會危及到性命。

卓耀軍目前的情況並不容樂觀,在安眠藥無效的情況下,可採用的方法就不多了,西藥主要以鎮定劑為主,但卓耀軍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導致鎮定劑無效。

「小陳,你看這是怎麼回事?」顧力元小聲地問道。

「我現在也不能肯定,但我不排除一種疾病……。」陳陽的右手放進水果籃里,拿了一個橙子,那是鄭新買給卓耀軍的,卓耀軍最喜歡吃橙子。陳陽要是加上他手裡所拿的這個橙子,已經是第三個橙子了。

鄭新注意力都集中在陳陽的身上,他想知道到底卓耀軍是什麼病。

陳陽剝去橙子的皮,張口咬了一口,橙子的汁水從他的嘴邊滲出來,「還沒有診斷之前,我也無法肯定,還是等診斷結果出來再說吧。」

顧力元和鄭新顯得有些失望,那顧力元嘴裡說道:「小陳,說得也是,在沒有仔細檢查之前

能在睜著眼睛的情況下睡著的情況很少見,卓耀軍多虧這短暫的睡眠,不然的話,以他五天五夜不眠的情況,他的身體早已經虛弱不堪。

人的身體極限是十天十夜的不眠,一旦超過極限,就會危及到性命。

卓耀軍目前的情況並不容樂觀,在安眠藥無效的情況下,可採用的方法就不多了,西藥主要以鎮定劑為主,但卓耀軍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導致鎮定劑無效。

「小陳,你看這是怎麼回事?」顧力元小聲地問道。

「我現在也不能肯定,但我不排除一種疾病……。」陳陽的右手放進水果籃里,拿了一個橙子,那是鄭新買給卓耀軍的,卓耀軍最喜歡吃橙子。陳陽要是加上他手裡所拿的這個橙子,已經是第三個橙子了。

鄭新注意力都集中在陳陽的身上,他想知道到底卓耀軍是什麼病。

陳陽剝去橙子的皮,張口咬了一口,橙子的汁水從他的嘴邊滲出來,「還沒有診斷之前,我也無法肯定,還是等診斷結果出來再說吧。」

當世窮富 顧力元和鄭新顯得有些失望,那顧力元嘴裡說道:「小陳,說得也是,在沒有仔細檢查之前,還是不能妄下結論。」

姚軍和孫波又回到了病房,帶過來檢查的儀器。

「卓市長,我們現在給你檢查,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這可能會影響到我的診斷……。」

姚軍叮囑著,卓耀軍點著頭,姚軍先檢查卓耀軍的眼睛,檢查眼球活動、瞳孔大小等等,他沒有發現什麼情況。

「卓市長,我想你可能是神經方面的問題,需要做核磁共振,同時檢查記憶……這些對我們來講都很簡單的,你可以放心,檢查過程之中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姚軍不想讓卓耀軍心裡有太多的負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卓耀軍有可能是神經方面出現了問題,大多情況下,神經損傷是可以自己修復的,適當補充維生素b1,可以修復受損的神經。

一般情況下,很少遇到像卓耀軍這種即時吃了安眠藥也沒有作用的病人,這是很少見的病例。姚軍在沒有診斷結果之前,他是不敢妄下結論,眼前的這可是大人物,要是出了什麼差錯的話,他可要承擔責任。

就像風險投資,有巨大的風險,同樣也存在著巨大的機遇,姚軍就像是那已經上了船的乘客,在船沒有靠岸之前,他是沒法下船,雖然他曾經夢想著搭上駛向成功彼岸的這條船,但他上來之後,也有後悔,為了自己沒有考慮清楚而後悔。

卓耀軍已經在東海市檢查過,醫院方面也沒有能查出什麼結果,因為政府會議需要他親自參加,他只好暫時放棄了檢查,到中海市來參加政府工作會議,但顧力元發現卓耀軍情況不對,堅持要卓耀軍來檢查。

姚軍所說的這一些話,卓耀軍在中海市也聽醫生提到過,早已經習慣了。他那張慘白的臉色浮現出疲憊的神色,一直都在勉強的硬撐,他也有感覺疲憊,只是睡不著,讓他不能休息,他的身心遭受著巨大的折磨。

「好吧,你們檢查吧!」卓耀軍聲音很輕,他坐在床上,想翻身,那鄭新趕忙到了床邊,小心翼翼扶著卓耀軍,幫助卓耀軍側身。

卓耀軍這剛剛把身子轉過來,鄭新的臉色就是一變,他看見在那雪白的病床床單上面竟然有鮮紅的大片血跡,在望向卓耀軍的下身,發覺卓耀軍褲子上也沾了大片的血跡,卓耀軍竟然沒有意識到。

姚軍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卓耀軍大出血……。

會議室裡面煙霧繚繞,孫波已經抽掉了兩根煙,面前擺放著的煙灰缸里也堆了一層煙灰。

姚軍抽得煙少,只是在煩惱的時候,才會抽上一根,此刻,他面前的煙灰缸裡面也放了兩個煙頭。

「我看是急性腸內出血,需要做直腸檢查,這是目前最穩妥的檢查手段。」姚軍發表了他的意見,「卓市長的神經方面的疾病先放一放,先檢查出卓市長出血的原因,孫主任,你怎麼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