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PS:感謝李君、嘻嘻哈哈呵呵無、桃花1哥哥、爛讀英雄、聆聽細雨210、書友20170829082528047、書友160901221253094、皇朝雲野。感謝你們的小票票~ 很快郭達開就依約告訴了楊一凡自己所習內功心法,楊一凡也沒有再為難他,直接把他帶到了縣城裡扔在了醫院門口,接下來就不用楊一凡操心了,醫生會處理他脖子上傷口的。

不過讓楊一凡有些奇怪的是,似乎郭達開並沒有在功法上對自己做任何的隱瞞,就連他準備的那些驗證真假的反制手段都使用不出來了。不要問楊一凡怎麼知道的,這純粹就是他的一種直覺。

而且在全部口訣告訴楊一凡之後,楊一凡莫名的感覺郭達開竟然對他親切了許多!對他也沒有之前的那麼防範了,很乾脆很放心的暈了過去,一點都不擔心楊一凡會反悔。不過他暈倒之前似乎想對自己說點什麼,可惜暈得太快了。

回憶著自己腦海中那本名為「煉花決」的內功心法,楊一凡心中的激動簡直是無以復加了。把郭達開的古怪全部拋到了腦後,回到了之前自己開的賓館房間,準備開始新一門功法的修鍊。

等到楊一凡盤坐在賓館床上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五點,天都開始蒙蒙亮了。今天就是統一池岳地下世界任務的第五天了,只要再撐過今天,施毒術就算是到手了。楊一凡眼神中閃過堅定的神采,就差19個小時了,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想罷楊一凡甩了甩腦袋,拿出一本空白筆記本,開始把腦海中記憶下來的功法口訣默寫到紙張上。畢竟俗話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寫在紙上有時總歸要比光靠記憶好一點。而且自己可是答應了要教導自己那個便宜徒弟楊青內功心法的,到時候把這日記本掃描一遍,發郵件給他就行了。至於楊青還是不是chu男,能不能修鍊這本功法,這個問題楊一凡已經選擇性遺忘了。

沒用多久就把功法全部記錄了下來,楊一凡滿意的看了看手上的筆記本,把它收進了自己包裹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摒棄雜念開始了「煉花決」的修鍊。

又是一套繁複的修鍊姿勢,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又是沒有絲毫氣感,又是一個叮的提示音。。。

「叮,檢測到宿主正在修鍊本世界內功心法。本功法與系統不兼容,因此判決宿主禁止修鍊。」

「我去你大爺的系統,又是這樣!到底要什麼樣的功法才能讓你兼容啊?你倒是告訴我,給我一個尋找的目標啊?」楊一凡感覺都有些絕望了,辛辛苦苦的努力再次付諸了流水,心中那種無力的感覺,用任何語言都已經不能夠形容。

「檢測到宿主侮辱本。。。」

「大爺!你是我大爺,你看我都給你跪了。剛才一時口誤,你就大人有大量饒過我這一次吧!」上一次那種痛入靈魂的感覺,楊一凡再也不想嘗試了。這次不等系統說完,他直接選擇了認慫。

系統似乎沒有想到楊一凡會這樣回答,停頓了好一會兒,似乎它的資料庫中並沒有告訴它處理現在這種狀況的方法。一分鐘之後系統都沒有再次開口,當然懲罰也並沒有降臨。楊一凡暗暗放下心來,看來系統應該是死機了,嘿嘿,能把系統都弄死機,哥們也是牛的一比啊!

心中的得意沖淡了些許因為「煉花決」不能修鍊的哀愁,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真到了一月之期,自己還沒有學會能夠彌補身體元氣的功法,那也是自己命數使然,消受不了傳奇系統帶來的禍福吧。

忙活了一晚上了,再加上系統倆次的刺激,楊一凡現在只感覺精神疲憊不已。現在不能修鍊已成定局,也算是放下了一樁心事,鬆開了盤坐的雙腿,躺在床上不一會兒便沉沉睡去。

等到楊一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了。吃了三份叫服務員送來的炒飯,楊一凡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又呼叫了系統,看它是不是還在死機。「系統,標記郭達開現在位置。」

其實系統又怎麼可能死機,之前只是默認了楊一凡的求饒罷了。一毫秒不到系統就標記出了郭達開的位置,看著系統標註上郭達開的位置,楊一凡一下子就從床上蹦了起來。

「我去,這郭達開受了那麼重的傷,不老實在醫院呆著,還出去搞什麼事啊!」

根據系統地圖上的位置看來,現在的郭達開已經離開了醫院,而且他現在居然在稻草人酒吧!難道是還要重組武義?這郭達開也太敬業了吧,病都沒好就急著去完成任務了?

楊一凡心中大急,眼看著還有幾個小時任務就要完成了,現在可不能讓他壞了自己的好事。想到這裡楊一凡急急打開了賓館房門,飛快的向著稻草人酒吧而去。

當楊一凡戴著箬笠來到距離稻草人只有一街之隔的另一條街的時候,他卻意外的被人攔住了。

「嘿,老大。上次打掉我門牙,還搶我摩托那個傢伙!沒想到到處找都沒找到他,他卻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應了那句什麼走破了鐵鞋子。。。」一個彩虹頭的傢伙指著從街角走出的楊一凡,對著身邊一個黑臉男人叫到。

「三仔你那點學識還拿來賣弄什麼,是眾里尋他千百度,嫣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另一個滿頭紅髮的男人騎在摩托車上指著霓虹等下緩緩行來的楊一凡搖頭晃腦的說道。

「行了,別說了。三仔你確定就是他嗎?」黑臉男人制止了彩虹頭快要出口的反駁,向著他確認到。

「老大,就是他!打掉了我的門牙,這麼大的仇,化成灰我都認識!」彩虹頭捂著自己漏風的嘴巴,恨恨的說道。

「呵,那就是了。因為他昨晚那麼高速的飆車,我被我老爺子狠狠的訓了一頓,最近都得老實一陣了。其實昨晚聽說他在池安大道都能飆到230多碼,我都想和他好好比試一番了。只是可惜了。。。兄弟們,抄傢伙!這小子敢動我皮蛋的人,今天就要他一手一腳。大家放開手腳干,出了事有我老爺子頂著!」 伴隨著機車的轟鳴,一群人手持著球棒、鐵鏈、鋼管,神色不善的出現在了楊一凡的面前。

楊一凡看著眼前攔住自己這群頭上五顏六色的妖魔鬼怪顯得有些鬱悶,現在正急著趕去稻草人,這些人攔住自己做什麼?

「昨晚就是你打傷我的小弟,搶了他的機車吧。」黑臉老大上下打量了楊一凡一番這才緩緩開口。

「機車?」楊一凡恍然想起昨晚自己順手借的摩托車,又看了一眼黑臉老大身邊那個缺牙的彩虹頭。「是我做的又怎麼樣?」

「是你做的就對了,兄弟們,弄他!」黑臉男人指著楊一凡大聲的向著身後的小弟吼道。

楊一凡看了看黑臉男人騎著的那個摩托車,以他對摩托車的見識根本認不出這款車的廠家型號,不過這一款看起來更加不凡,特別符合楊一凡王霸的氣質。「我看你是來送摩托的吧,謝了哈兄弟。」

三分鐘后,這條街上多了十來輛倒下的炫酷機車,和十來個橫七豎八倒在地上不斷哀嚎的男人。楊一凡來到黑臉老大的身邊,蹲在了他的身前,伸手輕輕拍打著他的臉頰。「以後還裝比不了?還騎這麼帥的車,這車是你能騎的嗎?」

黑臉老大捂著斷了的小腿疼的齜牙咧嘴,聞聽楊一凡的話把頭都搖成了撥浪鼓。「大哥,我以後再也不裝比了,這車你拿去,我是不適合這車了,大哥你的氣質和這車倒是很配啊!」

「算你有幾分眼光,這次就饒了你了。下次再敢找我麻煩,我直接打斷你的第三條腿。」說著楊一凡翻身騎上黑臉老大的摩托,轟隆一聲向著稻草人酒吧而去。

卻沒有看見黑臉老大在後面看著自己背影怨毒的目光,在摩托轉過街角看不見尾燈的時候,黑臉老大趕緊掏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爸!我被人打了!!」

楊一凡把摩托停在了酒吧後門,通過暗門來到了大廳的一個不起眼角落。

果不其然,大廳內又是滿滿當當一百來號社會閑散人員。在上次郭達開站立的高台上,有一個人影正站在上面對下面眾人說著什麼,然而那個人影卻不是郭達開,而是一個滿頭黃髮的傲氣青年。

赫然正是菊花公子!在看到他的那一剎那,楊一凡有種轉身就逃的衝動。然而高台上菊花公子的一聲叫喊,讓楊一凡的腳步一下子被釘在了那裡。

「等你好久了,你終於來了。」顯然是菊花公子功力深厚六識驚人,在楊一凡剛剛走進大廳那一刻就發覺了他的存在。「如果你現在逃跑,我就正式宣布成立武義。雖然我不相信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阻止武義的成立,但是我相信桃花師兄的判斷。」

「哈哈!你果然不跑了?!嘖嘖,你為什麼這麼想阻止武義的成立呢,照理說你的實力在江湖上也是個不大不小的人物了,為何要在這小小的池岳和武義這麼一個小小的組織死磕,真是讓我很費解啊!」菊花公子搖頭晃腦的感嘆道。

楊一凡也有些無語,你特么當我自己願意啊!?要不是系統的任務,誰特么統一池岳管我毛事啊!

「你到底想怎麼樣?」楊一凡見過菊花公子的速度,自己要想在他手下逃走,機會那是相當的渺茫。

「聽說你居然強迫郭達開告訴你本門的內功心法?哈哈哈。。。當初剛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差點都笑噴了,你知道嗎,你真是太搞笑了!」

說完菊花公子毫無形象的捧著肚子大笑了起來,楊一凡疑惑的看著他,這人不是應該為自己謀奪他門派心法而憤怒不已,然後不殺自己誓不罷休嗎?怎麼會是現在這副樣子?!轉頭看向菊花公子身邊的郭達開,看他雖然臉色蒼白的坐在一邊,但臉上也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樣。

「這有什麼問題嗎?用得著笑成那樣嗎?」楊一凡忍不住對菊花公子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有什麼問題?問題那可就大了!照理說你實力也不低,應該是武林中人吧。但是你居然不知道我們門派的規矩,要知道我們門派的弟子哪個不是被搶上山的?沒想到還有你這樣自己送上門的。想當初,我可是還夾著尿不濕就被我師父拐上了山。可憐我現在都二十五歲了,還是個chu男,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啊。。。」

菊花公子說著說著居然笑容中都飛出了淚花,旁邊郭達開臉上的笑容也一下子僵硬在了臉上,顯然也想到了一些不那麼令人愉快的事情。

楊一凡的心中一下子升起了一絲不妙的預感,難道那本內功心法還有什麼隱秘不成?菊花公子他們的門派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古怪,使得他們收徒都只有靠坑蒙拐騙的?

還有菊花公子雖然一頭非主流的小黃毛,但是他長得卻很帥啊,武功又高,怎麼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到現在還是chu男?就算是去天上人間找只野雞玩玩,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吧。看來他們門派里的水很深啊!

不過旋即他又放下了心來,因為之前系統的干預,自己特么根本就沒有修鍊成功「煉花決」啊,任他千般計萬般謀,關我毛事!

這個時候楊一凡再一次選擇性的忘記了,自己在白天睡覺之前已經把「煉花決」的掃描件發給了海外的楊青。

「煉花決入門非常容易,想必你現在已經修鍊成功了吧!」說到這裡菊花公子收起臉上的苦澀,一臉嚴肅的對著楊一凡說道。「我現在給你三個選擇。。。」

就在楊一凡認真傾聽菊花公子要說出哪三個選擇的時候,大廳中變故驟生。酒吧大門被人轟的一腳踹開,一個大腹便便眼高於頂的中年警督,帶著五六個手下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口中囂張的說到。

「是哪個龜兒子打斷我兒子的腿的,有本事給勞資站出來,你特么不知道皮丹是我皮濤的兒子嗎?不知道我皮濤是誰嗎,我可是池岳警督局局。。。額?」

等到皮濤轉過酒吧門口的玻璃迴廊,這才發現大廳內黑壓壓的一群人正面色不善的看著他,這群人頭髮五顏六色,身上紋身亂七八糟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皮濤頓時氣焰一滯,不過轉眼又昂起了肥大的腦袋,朝著眾人呵斥道。「看什麼看,不認識我了嗎,再看就把你們全部抓緊警督局!趕緊給我老實交代,你們這些人中有沒有一個打扮的奇奇怪怪,頭戴箬笠的男人啊?要是看見了馬上告訴我,我皮濤承你一個人情。」

「喲,好大的管威啊!你這是要在我的地方抓人吶?」這時高台上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 「誰啊?敢這麼和我說話,不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在你這裡抓人你又怎麼樣,還能奈何我不成?」皮濤沖著聲音傳來的地方一聲大吼,顯然有人敢這樣和他這樣說話,讓他很是憤怒。

「皮局長,他是我師兄。」郭達開看著下面囂張的皮濤,有些看不下去的點醒到。

皮濤卻沒有注意到坐在高台裡邊的郭達開,現在他的眼中只有高台之上一頭黃毛的菊花公子。在他看來這擺明了就是一個小混混,居然還敢跟自己擺譜,要知道原來稻草人的老大青眼,看見自己都得客客氣氣的叫上一句皮局長。

「我管他誰的師兄,敢在池岳這樣和我說話。看來不把他抓進去關上幾天,他就不知道池岳警督局到底姓什麼!」眾目睽睽之下的皮濤絲毫不見收斂,語氣更加的霸道了。

高台上的菊花公子淡淡一笑,眼神已經從皮濤的身上移開了,目光重新回到了楊一凡的身上。邊上的郭達開卻是再也坐不住了,撐著重傷未愈的身體,來到了高台欄杆旁,把頭探出去朝著下面說道。

「皮濤你丫的狗膽包天啊,仗著老丈人是市裡的領導就這樣為所欲為?上次敷衍我也就算了,這次得罪了我的師兄,我看你老丈人都保不住你了!」

皮濤這才聞聲看去,這才看清了高台上小黃毛身邊的郭達開。這郭達開他可是認識的,華國某個特別部門的成員,雖不入官階,實權卻是大的嚇死人。自己之前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敷衍了他,還被自己老丈人打電話臭罵了一頓。他不是凌晨就進醫院了嗎,自己還殷勤的去看望了的,怎麼可能又出現在這裡啊?

還有他的師兄也在這裡?難道就是他旁邊的小黃毛,自己之前可是對他言語不敬了啊。想到這裡皮濤囂張的氣焰頓時被一盆冷水當頭澆滅,額頭上的冷汗滴滴滲下,背上也被汗水打濕了衣衫,口中囁嚅了幾下,就想要找個理由解釋一下自己方才的行為。

台上的菊花公子卻朝他揮了揮手,眼神依然看著楊一凡,口中淡淡的說道。「就這樣了,你先走吧,你的事情我會給張勝打電話的。」

皮濤聞言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張勝正是GA市的市長!如果自己的事被一個強力人物說到市長那裡,一定會從嚴從重處理的,那自己下半輩子可就完了!不光是管會丟掉,甚至自己做的那些勾當都會被翻出來,自己難逃牢獄之災。

皮濤頓時嚇得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忽然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一邊向著菊花公子爬去,一邊就欲張口求饒。

「再說一個字,你岳父和你一起處理。」菊花公子又輕飄飄的丟出了一句話。

皮濤嘴裡的話一下子被堵在了喉嚨里再也說不出來了,臉色也灰敗了下去,進來那時紅光滿面的肥臉也瞬間蒼白無比。他知道自己是踢到鐵板了,完蛋了,卻不能再連累自己的岳父了。

不是說他和自己的岳父有多深的感情,當初他娶自己那個肥豬老婆,為的就只是背後有顆大樹依靠,謀求仕途上的快速晉陞罷了。對那樣的老婆他心中只有噁心而已,又怎麼會對岳父有多感激。

他想的只是如果自己進去了,判個十年的話,有岳父還在位子上,幫自己運作一下十年就變成了五年。而且雖然他不愛那個老婆,但對於他的兒子皮丹卻是疼愛有加,因為不知道是不是壞事做多了的緣故,他的三個情婦都沒能給他誕下一男半女。

兒子也做了那麼多壞事,以前有自己壓著,還沒人敢動他。一旦自己進去了,岳父在位也還能保著他。如果自己和岳父同時進去了,那兒子要不了幾天也會東窗事犯被抓進來,到時祖孫三代就只有在監獄里吃團圓飯了。。。

郭達開看了看廳中失魂落魄的皮濤,搖了搖頭對著皮濤的手下說道。「趕緊帶著你們的前老大從這裡滾出去。」

幾個警督聞言面面相覷,郭達開他們當然認識了,之前可是縣長陪著來警督局的。從今天的情況看來,自己這位上司看來真是廢了。現在聽見郭達開的吩咐他們不敢不照辦。趕緊七手八腳的拉起地上的皮濤向著酒吧外面而去,只是那粗魯的動作再也不復之前伺候在皮濤身邊的小心翼翼了。。。

菊花公子待一群警督走後,對著楊一凡再次開口。

「現在不開眼的人打發走了,我們繼續之前的話題。第一個選擇:既然你修鍊了我們門派的功法,那麼你可以加入我們門派,成為我門外門弟子。雖然聽你的聲音有些蒼老,但我剛才仔細感受了一下,你的真實年齡應該不超過二十歲,能夠擁有你現在的實力,看來你的資質相當不錯,也許要不了幾年就能晉陞內門,拜號公子。」

郭達開在邊上聞言一驚,這讓自己狼狽不堪的人竟然不到二十歲?這怎麼可能啊!邊上的菊花公子卻沒有理會他的震驚,繼續用一種誘惑的語氣對著楊一凡說道。

「只要你答應加入我們門派,之前你殺吳弓,摧毀武義的仇怨我們都可以一筆勾銷。而且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讓青笠統一池岳,但只要你入我門派,下面這些人我可以讓他們全部加入青笠,聽從你的號令!而且如果你在門內表現優異,加入國家特勤部,鎮級管員隨便罷免,縣級管員酌情罷免,市級管員等到你成為公子也可以申報罷免的喲。你想一下那有多大的權利啊,基本上大半個華國你都可以橫著走了嘞!」

楊一凡在下面被菊花公子的話弄得心動不已,如果自己有權勢,當初就不會在網吧被人打破頭,報警卻得不到處理。如果自己有權勢,楚若依就不會被人打傷了還有人要顛倒黑白,以權勢欺壓自己把自己弄進看守所。如果自己有權勢,就不會被吳弓逼的走火入魔,弄得現在只有不到一個月壽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權勢能夠帶來的特權,而這莫大的權勢,似乎只要加入菊花公子的門派,就將唾手可得。

而且如果自己加入了他們的門派,自己就再也不是只能靠蠻力、速度、利器欺負人了,自己也能有一個師父,教導自己搏擊技巧,武功招數。在修行的時候有什麼疑難問題,也能夠得到很好的解答,再也不怕胡亂修鍊引起走火入魔了。

自己該接受他的招攬嗎?

本章完

PS:感謝爛讀英雄、嘻嘻哈哈呵呵無、李君、桃花1哥哥、書友20170829082528047、皇朝雲野,感謝你們的推薦票。

然後還要告訴大家一個也許好也許壞的消息:從明天開始,也就是11月1日零點,本書也到了上架的時候了。請各位看官老爺多多支持,希望即使是上架了,你們也都會一個不少的陪著我,陪著這本書,繼續走下去。

於此,拜謝。 不知不覺本書已經上傳了倆個半月了,這期間有歡笑,有鬱悶,都是你們各位看官老爺陪我一路走來。

今天下午得到編輯通知「零點上架」,沒錯,就是短短四個字,因為本書確實成績太差,已經得不到老大的關注了吧。

70天800收藏,若是旁人早就tj了吧。但是我不會tj,這本書是我第一本書,也就是我的第一個孩子。而且正是這個期間,我老婆肚子里我的孩子也在如同本書一般慢慢長大,我愛這倆個孩子,我不會放下他們任何一個,所以我要對那些說本書要tj的人說一句—–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無論成績好壞,無論收入高低,這是我的一個夢,一個寫作一個傳奇的夢,希望有人能和我一起把這個夢做下去,讓我夢裡不孤單。

也就說這麼多了,上架感言也是第一次寫,也不知道寫些什麼,現在我應該問各位看官老爺求求賞錢了吧?再求求訂閱,推薦啥的。

你們都是我倆個孩子的叔叔,可不要小氣喲~哈哈

還請訂閱正版支持一下本書,給你們的侄子侄女賣根辣條嘛! 楊一凡捫心自問,這麼好的條件,自己不接受菊花公子的招攬,那自己不成了傻比了嗎。

但是自己能接受嗎?

當然特么不能了啊!自己又不是真的修鍊成功了「煉花決」,自己只是一個被禁止修鍊的西貝貨而已!想到這裡楊一凡對系統又是怨念驟起,要不是這該死的系統,自己就能夠加入門派,從此橫行霸道逍遙於世了吧。

「你把後面倆個選擇也說來聽聽吧。」楊一凡輕嘆了一口氣,低著頭語氣低沉的對著菊花公子說道。

聽到楊一凡還要聽後面的選擇,菊花公子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語氣也重新恢復之前的冰冷。

「第二個選擇就是與我門派為敵,吳弓的死,武義的覆滅都需要你來負責,你將付出血的代價。郭達開既已失敗,就將由我親自對你出手,直接將你格殺當場。」

說完菊花公子的眼光就落到了楊一凡的身上,楊一凡瞬間就感覺一股威勢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向著自己襲來。那目光似刀,刮在自己的皮膚上直生疼。這就是傳說中的神恩如海神威如獄嗎?

楊一凡吞了一口唾沫,語調艱難的再次開口。

「那最後一個選擇是什麼?」

菊花公子深深的看了楊一凡一眼。「我們玩一個遊戲,只要你今晚能從我手中逃脫,我就多給你一天時間考慮。」

楊一凡聞言眼睛一亮,毫不猶豫的說道。「我選擇第三個!」

就算菊花公子只給自己前面倆個選擇,楊一凡自己也會選擇第三條路逃跑的。因為第一條路不能選,第二條路不想選,既然現在菊花公子給出了這第三條路,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搏一搏了,坐以待斃可不是他楊一凡的風格!

菊花公子聞言一笑。「我就知道你會選擇第三條,我發現對你更感興趣了,如果你成為了公子,說不定你還能搶到香草嘞。」

「搶香草?什麼鬼?!」楊一凡一直緊繃著隨時準備逃命的神經,被菊花公子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撩撥了一下,忍不住出聲問道。

「哈哈!等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菊花公子沒有跟楊一凡解釋,轉移了話題。

「作為未來的師兄,那我理應讓著你一點,既然這樣,我就讓你先跑三分鐘吧,三分鐘后我再開始追你。只要你能在五個小時內,不被我抓住,那麼再給你一天時間又如何?」

楊一凡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現在已經七點半了。只要再過四個半小時,自己就算是完成了任務。隨即楊一凡沖著菊花公子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謝謝公子的好意,我還有一個請求,希望你能夠答應我。」

「什麼請求?說來聽聽吧。」菊花公子大奇,沒想到這種情況下楊一凡還敢跟自己提要求。不過他還是很好奇的,究竟是什麼樣的要求,竟能讓他冒著自己翻臉的危險提了出來。

「我的請求就是,在明早零點的時候,郭達開在這裡當著現場一百來號人宣布重建武義幫!」楊一凡一臉慎重的對著菊花公子說出了自己請求。

「噗!」菊花公子看著楊一凡鄭重的表情,本來以為他要提什麼要求呢,誰知道竟然提出了這樣一個和今天的事風馬牛不相及的另一件事。

「你可想好了,真要提這個請求?機會可就這麼一次了,你不重新考慮一下嗎?也許你可以提一個讓你先逃一個小時,才讓我來追的請求啊。」菊花公子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楊一凡,一臉為他著想的勸到。

楊一凡對菊花公子的提議也有些心動,不過想到如果自己不能夠有一些改變,就算是讓自己先跑四個小時都逃不掉菊花公子的追捕。還是按照原定計劃行事吧,想罷楊一凡堅定的對著菊花公子點了點頭。

「我確定就要這個請求,請公子成全。」

「嘖嘖,既然你都已經考慮好了,那我也就不再勸你了。雖然你的請求聽上去很是不靠譜,真不明白你為什麼非要和武義幫較勁啊?這麼一個小小的組織,犯得著你這樣嗎?」

看了看楊一凡緊閉著的雙唇,顯然是一點解釋的意思都沒有。菊花公子無趣的搖了搖頭,轉頭對著郭達開吩咐道。

「既然我們小師弟這樣請求了,那麼無論他是因為什麼原因,我們照做就是。你都聽清楚他的話了吧?明早零點,一秒都不能多不能少,給我把這件事辦利索了。」

郭達開聞言趕緊點了點頭道。「謹遵公子吩咐。」

又探出頭對著大廳眾人殺氣騰騰的道。「都明白了吧,今晚零點之前誰特么都不準走,老老實實等待我宣布武義幫的重建。誰要是敢走,我就滅他全家!」

大廳眾人對這要求皆是一陣無語,難道零點還是個什麼黃道吉時嗎?不過形勢比人強,老大的吩咐怎能不聽,盡皆點頭應是。

看到眾人的表現菊花公子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也浮起了一陣笑容,看著楊一凡笑道。「那麼師弟,我們的遊戲可以開始了吧?」

「當然,如公子所願。」

說完楊一凡腳下用力一蹬,足下地磚瞬間粉碎成齏飛濺四散,空氣中升起一個沉悶的氣爆聲音,楊一凡的身體也借著這股腳下傳來的反作用力,像一根離弦的利箭,剎那間激射了出去。

菊花公子看著楊一凡的表演眼前也是一亮,這速度很是不俗啊,怪不得郭達開會在他的手上吃癟。不過在自己面前就有些不夠看了,菊花公子一邊想著身形微一扭動,不見任何動作,人影已經出現在了楊一凡之前所站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