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PS:抱歉,最近這幾日總是出各種問題,上一章居然連名字都沒有,編輯正在出差,等編輯回來,會聯繫更改!(未完待續。) ?執法隊的話猶如一個晴天霹靂一般,讓人震驚不已的同時有些難以置信。

清風學府東院的執法隊竟然對一個城池商會下手,這代表什麼?

這樣一個商會在洞城之中可以說隻手遮天,但是在清風學府東院眼中,猶如螻蟻一般,試問一個大象豈會在意一隻螞蟻?

就算是螞蟻咬了一口大象,又能咬動么?

大象要殺螞蟻,任憑如何掙扎也沒有任何作用,此時此刻,無論和洞城商會有什麼關係,都要撇得乾乾淨淨,一旦被牽連,那後果不用想也知道。

老者面色變幻,他身為洞城商會客卿,商會有難,他自該出手相助,但是動手的可不是小勢力,而是俯視著整個東域的清風學府東院呀,他區區一個輪帝境,能夠做什麼?

他若現在就此退走,清風學府東院不會對他怎麼樣,但是一旦在此阻攔執法隊,那麼就算度過眼前這一關,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老者沉默不語,而其身後的眾人也是面色大變,當即便有人站出來抱拳,問道:「不知商會所犯何事?竟惹得執法隊出馬。」

聞言,執法隊其中一人站出來,大聲道:「其一,身為商會,卻暗地出手黑麻,其二,與官府勾結暗殺他人,其三,控制平民發布不實任務,前面兩罪與我們無關,不過最後這一條卻是觸犯了學院底線。」

一連三罪道出,引起周圍低聲議論,而眾多商會之人都是面色難看,關於和官府勾結這件事,他們都知曉,試問哪個商會和官府沒有牽連?

但是當聽聞到暗中販賣黑麻的時候,卻都是倒吸涼氣,這件事在商會之中屬於機密存在,在場除了少許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曉。

至於發布不實任務,這件事既然執法隊都說了,更是無人知曉。

「敢問有何證據?」一位擁有地玄境實力的中年開口問道。

聞言,執法隊青年冷笑連連,指著傷疤男子,道:「此人便是證據,販賣黑麻這件事,剛才你們這個副會長也是證實,至於和官府勾結這件事雖然還沒有證據,不過這事也不該我們處理,而發布不實任務你問我要證據?」

執法隊青年冷笑,眼中有著毫無掩飾的殺機,學院對於任務的真實性極為看重,畢竟一旦出現意外,很有可能讓執行任務的學員喪命。

一個小鎮向學院發布任務,這件事很正常,但是給出的信息卻是相差甚大。

而且傷疤男子等人雖然落草為寇,但是卻揚言並未打劫過平民百姓,這一點,峽谷之中那些村民也是證明。

雖然還沒有去調查小鎮,但是這件事已經很明朗。

據傅然四人所說,那個小鎮之中,最強不過靈玄境而已,如何能夠得到峽谷之中山賊數量和實力的準確情報?

或許是看在平民白姓不可能謊報任務,再加上這個任務難度並不高,因此學院也沒有太過在意,卻不想出現差別如此之大。

「你可要助這洞城商會?」執法隊青年目光再次落在老者身上,在場最為麻煩的便是這個擁有輪帝境實力的老者。

被問及,老者雙目閃爍,半響之後,這才低嘆一聲,道:「既然洞城商會犯下過錯,自當要為此付出代價,不過我想商會之中多數人根本不知曉,還望執法隊手下留情。」

執法隊青年,點頭,道:「我們自有打算。」

「你們是束手就擒還是要反抗?這件事學院會安排人調查清楚,但是在此之前,你們必須關押。」執法隊女子冰冷開口。

聞言,商會所有人都是猶豫不決,若是不反抗,誰知道後面發生什麼事情,若是反抗,能夠逃離還好,若是無法逃離,那麼無論是否牽扯進入商會一些暗地手腳之中,恐怕執法隊都不會手下留情。

就在這些商會之人猶豫的時候,執法隊青年對著傅然四人使了一個眼色,後者四人會意,身形一動便對著商會入口急馳而去。

他們的任務便是守住出入口,不能放任何商會之人離去。

而那老者緩緩退後,這件事已經超出了他能夠干涉的範圍。

…….

夜,密林之中傳出蟲鳴之聲,就在此時,借著月光能夠看到四道身影一閃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這四人自然便是離開洞城的傅然四人。

至於洞城商會,除了那位離開的會長和客卿之外,其餘盡數被捕,執法隊做起事來,摧枯拉朽,絲毫不給機會。

雖然也有反抗之人,但是在傅然四人的把守下,就算是地玄境也休想輕易離去。

將洞城商會盡數拿下之後,執法隊又帶著傅然四人來到小鎮之中,一番調查下,果然和所想一樣,這個小鎮幾乎已經被洞城商會控制。

而且據說半年前小鎮也在學院發布了任務,結果被當初的學員順利完成,這才使得洞城商會鋌而走險。

但是即便是洞城商會的人都不知道,在那個峽谷之中還生活著不少平民百姓,若非如此的話,傅然四人恐怕也不會收手,也沒有了後來一些事情。

關於峽谷內的山賊如何處理,執法隊沒有言明,傅然四人也不好過問,這個任務如此輕鬆的就完成,傅然四人也樂得輕鬆。

今日四人都沒有消耗什麼,因此決定連夜趕路,趕往低三個任務地點。

這個任務距離洞城數百里,即便是以三人的趕路速度,恐怕也要天明才能夠抵達。

若是有那御空飛行巨舟則是另一回事,不過楊蝶說那東西造價不菲,不然的話,傅然倒是想要購買一艘。

第三個任務也是傅然四人所接下五個任務之中最簡單的一個了,當然,若是任務不出意外的話,以四人實力完成起來也相當輕鬆,不過卻要消耗時間而已。

與君謀情:嫡女爲後 在數百里之外,存在著一個火山地帶,據任務之中提到,那裡至少存在數十個火山口,而且還不定時噴發。

而火山每次噴發之後,都會帶出一種名為火耀石的一種石頭,是一種煉器材料,而傅然四人這次的目的便是收集火耀石。

不過在火山口,卻生活著一種蛇形玄獸,雖然不過四階,但是極為擅長隱藏,而且這種蛇形玄獸比一般蛇還要纖細,難以發現,在感知力之下,自然無所遁形,然而因為在火山口,感知力收到極大的壓制,即便是魂玄境也不過勉強感應自身周圍數十丈而已。

不但要同時提防這種蛇形玄獸,還要提防火山的噴發,這還不是這個任務最難的地方,最難的地方便是每次火山噴發之後,會帶出一定數量的火耀石,而周圍的蛇形玄獸會吞食這些火耀石,若是動作慢一點,恐怕一塊也難以尋到。

正是因為這樣,才使得這個任務即便是那些老生也不願意接下,雖然危險並不高,但是卻頗為費時間費人力,因為數十個火山口,根本不知道那個火山口什麼時候噴發。

原本這個任務是打算讓那些普通學員去完成的,但是考慮到距離等原因,凌月兒這才接下。

當次日烈陽高照的時候,傅然四人終於抵達目的地。

一座座看似不大的山峰相連,山峰之上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唯有一塊塊暗黑色的石頭布滿整個山峰。

傅然微微點頭,和任務之中的信息相差無幾,數十座火山綿延,最遠距離大概在十里左右,即便是楊蝶的精神力也無法覆蓋整個區域,不過若是四人分開,足以感應所有火山的動靜。

「轟!」

就在傅然四人來到此地的時候,距離四人莫約一里之外的一座火山突然噴發,熔岩衝出高達百丈,漫天火光灑下,遠遠看去,也是頗具觀賞性。 神醫嫡女 (未完待續。) ?望著那猶如漫天煙火的熔岩灑落,傅然四人並未行動,他們一夜趕路,消耗也不低,此刻貿然上前並非明智之舉。

「你們調息一下吧,我去周圍看看。」楊蝶點頭道,旋即指尖一點,身前便出現漩渦,跨入其中便出現在爆發的火山口。

楊蝶趕路與傅然三人不同,是利用符紋穿梭空間,雖然也消耗玄力和體力,但是卻是相差甚大。

而傅然三人則是原地盤坐,待他們恢復巔峰狀態的時候,便是開始收集火耀石的時候。

直到午時臨近的時候,傅然這才緩緩張開雙眼,環視一圈,此刻凌月兒和雷痴還有楊蝶坐在遠處,似乎在商量什麼。

傅然眼中異色一閃,從調息時間上面便能夠看出不少東西,楊蝶拋開不說,凌月兒和雷痴都比他快,也證明著這二人在玄力的吸納和控制都強上不少。

「表哥,快來吃些東西吧!」見到傅然醒來,凌月兒揮了揮手,笑道。

見此,楊蝶不滿的撇嘴,沒有傅然在的時候,凌月兒就是一個冰美人,神色和言語上不帶絲毫情感,但是在傅然面前卻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

傅然含笑點頭,來到三人一旁坐下,接過凌月兒遞來的一塊烤肉,視線遠眺,落在那些火山上,問道:「接下來怎麼辦呢?」

「還能怎麼辦?當然去收集火耀石咯,我看過了,一旦火山噴發之後,火山入口便有不少火融蛇,而且還有火毒,也是有一定危險,小心一點還是沒有多大問題,但是就是太費時間了,一次火山噴髮帶出的火耀石不過數十塊而已,加在一起還不過幾公斤,而我們任務是一百公斤,看樣子要花上好幾日時間了。」楊蝶道。

「楊蝶說得不錯,這件事,我三人剛才商量過了,我們四人分開,那樣的話,便能夠感應整個火山區域的動靜,一旦有任何異動也能夠提前知曉,動作要快,否者火耀石便被火融蛇吞食了。」雷痴道。

傅然點頭,四人分開是最好的選擇,不但能夠覆蓋整個火山區域,也能夠將收集火耀石的速度提升到最大化,而且相互之間也有個照應。

「我去東方,楊蝶負責西方,雷痴南方,表哥你就北方吧!」凌月兒開口。

既然有了決定,當即四人吃了一點東西后便是分開行動。

四人分開負責四個方位,一旦任何一方發生意外,其他三人都能夠在短時間內抵達。

至於火山口的火融蛇,以四人的實力,只要注意一點,沒有多大問題。

當傅然來到他負責的北方時,一股熱浪襲來,在這些熱浪之中,還有著一絲火毒,讓他面色漲紅。

傅然連忙取出一枚解毒丹服下,這才好些,這些丹藥都是之前在洞城所買,便是為今日任務做的準備。

感覺到火毒對自己沒有什麼作用的時候,傅然這才送一口氣,火毒雖然並非什麼致命毒素,但是若是吸入過多,會導致自身玄力出現一些異常,久而久之,甚至連實力都會倒退。

找了一個地方坐下,傅然開始打量眼前這個火山口,其內冒出濃煙,阻礙視線,看不到底部,而在火山口一些碎石間,不時能夠看到一條條細如柳枝的小蛇。

這便是火融蛇,全身通紅如火焰,半透明,不過和一般蛇不同的是,這火融蛇沒有尾巴,兩端都是腦袋,一大一小。

平時小頭會捲縮,不過一旦發動攻擊,這小頭才是最為致命。

任務中提到,這火融蛇的大頭不過是用於進食,而小頭則是攻擊,含有劇毒,一旦被咬上一口,即便是靈玄境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也活不過一刻鐘。

即便是現在傅然擁有魂玄境實力,也必須小心謹慎。

「若是宇文來執行這個任務倒是輕鬆多了!」傅然心中這般想。

宇文是火精之身,自然不懼怕此地火毒,甚至還能夠直接跳入火山口直接尋找火耀石。

至於傅然就沒有這等本事了,想要不懼怕岩漿的高溫,恐怕需要輪帝境的高手才能夠做到。

「嗯?」

就在這時,傅然突然感覺到身後的一個火山口傳來異動,當即面色一喜,沒想到四人所負責的火山口之中,他這裡最先爆發。

傅然起身回頭望去,也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見轟隆隆聲音傳來,火山開始出現抖動,火山口濃煙滾滾。

下一瞬。

轟!

火山口徒然噴發,岩漿沖入半空百丈,最後在半空中炸開,化為美麗煙花綻放,同時一股熱浪席捲。

傅然身形爆退數十丈距離,若是站在原地,岩漿落下來,可是極為的麻煩。

岩漿灑下,腐蝕著周圍,見此,傅然也不敢拖久,那些火融蛇可是並不懼怕岩漿,動作也不慢,若是讓這些火融蛇搶在前面,留給他的火耀石可沒多少。

傅然疾馳而去,不過迎面卻是有著岩漿向他這裡湧來,眉頭一挑,單手一抓,銀雷槍出現在手中,猛然劈下。

一劈之下,光芒綻放,沖入岩漿之中,將其一分為二,而他怎麼會放過這個時機,徒然加速,穿透而過。

來到火山口,傅然眼睛一亮,此刻有著不少火紅並散發著耀眼光芒的石頭分散在火山口周圍。

每一塊似拳頭大小,定睛一看,其內似乎有火焰在飄動一般,甚是奇異。

傅然剛想行動,突然別頭望向一處,視線落在數條火融蛇的身上,只見其中一條正張開大頭之口,啃咬著一塊火融石。

「得加快速度了。」

傅然身形一閃,來到一塊火耀石旁,將其抓在手中,就在入手的那一刻,險些扔掉,連忙收入符紋空間之中,再看看手掌,已經出現焦黑。

才從岩漿之中分離開來,這火耀石的溫度之高如火炭,根本不能直接觸碰。

不過傅然僅僅看了一眼而已,心意一動,手掌之上出現一枚枚火紅的鱗甲,身形再次一閃抓住一塊火耀石。

手掌微微用力,但是火耀石卻紋絲不動,傅然眼中訝色一閃而過,他並未用全力,但是這一握的力氣也不小,竟然無法捏碎,可見硬度。

而那火融蛇卻如同咬水果一般啃咬,那一雙利牙足以堪比地級下等玄器了。

傅然收起火耀石,知曉此刻並非研究的時候,一閃之下,開始收集散落在火山口的火耀石……

在傅然的東方,凌月兒一身藍衣,盯著傅然的放心輕笑,眼中閃過異色,不過很快便消失。

「表哥,也不知…….唉!」而後,凌月兒突然想到什麼,絕色容顏上湧現無奈,最後化為一聲低嘆。

而就在傅然收集火耀石的時候,卻沒有發現在那火山洞口深處,一道紅光一閃而過,眨眼間便消失。

在這道紅光閃過的時候,火山口周圍的火融蛇身體都忍不住一抖……

管教痞子校草 「哼!」

此刻的傅然哪能觀察到這些,不過多時,整個火山口的火耀石都被他收入符紋空間的時候,目光突然落在不遠處。

那裡正有一條火融蛇卷在一塊人頭大小的火焰石上,不斷的啃咬。

「這麼大一塊竟然沒有發現,嘿嘿!」

傅然一笑,身形衝出,手中銀雷槍刺出,槍影掠過,直接將這條火融蛇一分為二,原本徹底將其抹殺的時候,傅然突然發現那火融蛇的小頭突然揚起,卷著火耀石就要逃。

「你可以逃,但是東西必須留下。」傅然露出意外,沒有想到被斬成兩截之後,這火融蛇居然還活著。

又一道槍影掠出,這一次準確的落在火融蛇的小頭之上…….(未完待續。) ?轉眼間一日時間過去,在這一日時間之中,唯有傅然與楊蝶二人負責的範圍火山噴發過,二人收集到的火耀石加在一起不到二十公斤。

夜間。

傅然四人相對而坐,四人中間火堆之中不斷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響,火焰搖曳。

或許是因為這裡處於火山範圍,使得周圍並沒有什麼野獸出現,即便是出現一些玄獸,也不過是那種最低級的而已,對傅然四人來說沒有絲毫威脅。

傅然手中握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火耀石,細細打量。

火耀石入手冰涼,與白日的炙熱完全相反,其內好似有火焰在竄動一般,甚是奇異,此石極為堅硬,以傅然的實力,也要全力之下才可令其裂開。

「照這個速度下去,我們豈不是要在這裡帶上五日時間?」雷痴眉頭一皺,這個任務難度並不高,但是卻需要數日時間,而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時間便是最為緊缺。

算算時間,傅然等人已經外出差不多快半月了,若是在此地浪費五六日,那麼後面剩下的兩個任務該怎麼辦?

其中一個獵殺玄獸的任務還好,雖然數量要求不少,但是畢竟是四階玄獸,要獵殺百頭對於傅然四人來說,只需要兩三日時間便夠。

但是最後一個任務卻是調查任務,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半日時間便夠,若是運氣不好,半月怕也是不夠。

「今日運氣還算好的了,兩次噴發所帶出火耀石的數量都是不少,慢慢來吧,沒有五六日時間是無法完成這個任務的。」楊蝶道。

聞言,傅然也是眉頭微蹙,此地瀰漫著火毒,即便是他們四人也需要在丹藥的支持下才能久待,但是若是時間拖久了,體內難免會留下火毒,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但如此,還有那些火融蛇也是不好對付,想要抹殺,出手要快准狠,唯有小頭才能致命。

「只能這樣了,總不能放棄這個任務吧。」凌月兒開口道。

傅然點頭,放棄任務自然不可能,畢竟這個任務需要的只不過是時間而已,而最後一個任務卻並非時間能夠解決的,即便是他們四人,完成的把握也並不大。

一夜無事,待次日天明的時候,傅然四人再度分開,感應著自己周圍火山的情況。

也不知此地是怎麼回事,這些火山夜間竟然沒有一座噴發,對此,雖然四人心中都是疑惑,不過也並未細想,畢竟白日四人都要感應周圍火山的情況,還要對付火融蛇,消耗也不小,就算夜間火山噴發,他們也是有心無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