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Reid有些焦躁,Rossi藉着送飯的機會提醒自己警方會在凌晨三點行動,可他卻被限制不可以和那些婦女兒童交談了。

凌晨兩點三十分,Reid被從房間裏叫了起來。空曠的教堂裏,Cyrus手裏拿着一個遙控器,微笑的看着Reid。

“大戲即將開啓,你該離開了。”

“什……什麼?”Reid做出一副不解的樣子,他的信條裏,沒有不做努力就放棄這一條。

“我需要你,我需要你向世人傳播我的信仰,我的故事,我是一個純粹的戰士。”Cyrus說,“這是唯一的機會了。”

站在窗前把風的一個男人忽然跑了過來,“Ben,外面來了很多警車!”

——————————————————

槍聲,爆炸聲,尖叫聲響起,黑色的濃煙遮擋住視線。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的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按照警方的計劃,他們會通過地道潛入教堂,然後出其不意制服持槍者。帶隊的是Man,其他人在外面接應。Issac利用Reid一直隨身佩戴的那條狼牙項鍊裏的定位器查看着他的位置,等發覺到教堂裏氣氛不對勁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爆炸聲響起,看着忽然消失的信號,Issac感覺自己的大腦都空了。 教堂的前廳被炸成廢墟,幸運的是,從後面包抄的特警毫髮無傷。很快,耳麥裏傳來Morgan的聲音,“Cyrus處於爆炸的中心地帶,估計凶多吉少,除了他的兩名護衛人員無其他死亡。一人受傷,聯繫救護車。”

“Reid還好嗎?”Emily問道。

Morgan看了一眼灰頭土臉的站在一邊的Reid,聲音變得輕鬆,“還不錯,不過估計需要洗個澡了。”

Reid有些傻氣的笑了笑。

剛纔的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在察覺到Cyrus意圖拉上所有人陪葬之後,Reid就試圖說服並不是容易被人左右的性格,就算Reid把《聖經》倒背如流也不可能改變他的看法。相反,爲了不讓爲數不多的死忠被Reid的話動搖,Cyrus採取了一些暴力手段讓他閉嘴。被槍托砸了好幾下的Reid根本無力反抗,直到一個男人跌跌撞撞的從後面跑過來,說着類似於Sam背叛了的話。

而後,那個叫做Sam的男人也拿着槍跑了過來。前門被Cyrus封死了,直覺不妙的Reid朝後跑去。槍聲響起,因爲腹部的疼痛行動力變緩的Reid被人從後面抓住,拽着朝長廊跑去。也許只是幾秒鐘,或許更短,爆炸聲響起,FBI的訓練課程起了作用,Reid撲到在地,等他感覺一切安靜下來的時候,Morgan出現了。

這時候他才發現,帶着他一起跑的就是那個叫Sam的人。

“Issac呢?”視線在那些裝備完全的特警們的身上瞄了一眼,Reid問。

“Hotch怕他情緒不穩,留在外面了。”Morgan揶揄的朝Reid笑了笑,然後敲了敲自己的微型話筒,把耳麥放到Reid耳邊,“嘿,Issac,說說話!”

耳麥中沒有聲音。

這有點不尋常。不過Morgan沒有多想,也許那小子只是看到爆炸一時心急跑出辦公室沒帶耳麥。

Reid看着正在被疏散出去的婦女們,和Morgan打了個招呼就和其他人一起出去了。Hotch,Rossi,Emily,JJ都在外面,看到Reid平安無事大家都很高興,擁抱過後,Reid不得不再次發問,“Issac在哪?”

Rossi指了一個方向,“他在那邊臨時搭建的指揮室……”

看着Reid遠去的身影,Emily有些疑惑的看向JJ,“Issac居然一直忍着沒出來?”

JJ攤了攤手,表示無解。

Reid在路上想了好幾種Issac沒有出現的理由。比如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沒時間和他打招呼,比如因爲生氣他再次冒險故意冷落自己,比如之前過於緊張一旦警報解除後暫時失去了意識……不管哪種可能,Reid都沒想到Issac只是對着電子屏幕發呆。

那是種彷彿靈魂離體一樣的狀態,整個人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似乎和房間裏的其他擺設並無不同。

“Issac?”Issac的樣子讓Reid忍不住放輕了聲音。

半晌,Issac像是回過神一樣扭頭看了一眼Reid,然後張開了懷抱。Reid微笑,走上前去,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我要被你嚇死了。”Reid的身上還帶着塵土,可Issac這時候卻顧不了那麼多。“我……我……”

“……抱歉?”Reid輕輕地拍着Issac的背,試圖讓他的情緒鎮定下來。“其實這次的情況還不算太危險,上一次面對FisherKing,他引爆自己身上炸彈的時候我和他只有一門之隔,額,那次情況危險多了,我的褲子都燒壞了。這次只是沾了些土……”

Issac不說話。

“嗯,當然,這一次的現場情況有些亂……不過,Morgan不是第一時間確認了我的安全嗎?”Reid並不擅長安慰人,有時候他的安慰之語在別人看來根本不合時宜。可現在,他似乎對Issac的情緒感同身受,他只能一遍遍的和他訴說,他現在是安全的。

“我知道。”Issac理了理Reid有些凌亂的頭髮,“只是當時,你的信號消失了。這讓我……反應變慢了。”

信號?

“我的狼牙呢?”習慣於在心神不寧的時候手裏握着狼牙的Reid這一次把項鍊纏在了手腕上,但是……

Reid不死心的翻了翻口袋,結果依舊是一無所獲。“可能是在Cyrus打我的時候……”

“他打你了?”這句話像一個開關,讓Issac立刻恢復了靈活。他鬆開Reid,使兩人之間拉開了一點距離,“在哪裏?嚴重嗎?”

Reid的心思還在那條丟了的項鍊上面,Issac說信號沒了,那麼十之j□j就是狼牙被徹底破壞,這讓Reid沮喪極了,聽到Issac的問話也只是隨口回答,“只是被槍托打了幾下,現在已經好多了。”

“坐下。”Issac把Reid按在椅子上,打算脫他的襯衫。

Reid掙扎了兩下,“現在已經不疼了!”

Issac充耳不聞,剛解開兩顆釦子,就聽見門口有些異樣的動靜。扭頭望去,Rossi站在門口。

“哦,別在意,我只是路過。你們,繼續!”老爺子淡定臉的轉身,秉承了隨手關門的好習慣,不過,在門即將合上的時候,他又添了一句,“雖然我很理解你們之間的熱情如火,但外面還有很多人……哦,算了,別在意,我會交代其他人不要靠近這裏的。”

“Rossi怎麼了?”思想一直很純潔的Reid忍不住問,Issac只是想要看他的傷而已,爲什麼Rossi的表情那麼怪?

Issac已經掀起Reid的襯衫,眉毛緊皺。Reid的腹背都有好幾條紅腫的痕跡,伸手輕輕一按,Reid整個人都忍不住瑟縮。

“你這個笨蛋就不會躲起來嗎?”Issac半是惱火半是心疼的瞪着Reid。

“情況緊急,我不能坐視不管。”Reid小聲的辯解。

Issac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把Reid的襯衫重新拉攏好。“救護車就在外面,我們得跟着去醫院檢查一遍。”

雖然感覺有些小題大做,Reid還是服從了。他的注意力現在集中在另一個地方,“Issac,你生我氣了?”

“什麼?”

“我知道我和組裏其他人不同,我的外勤資格是特例批准的,如果按照正常探員標準我不會通過,我知道我在外勤的時候並不很讓人放心,可是我想,我想用我的方法來幫助其他人。”Reid的聲音越來越小,“我知道這看起來有些不自量力,你們都嘲笑我配槍的方法,可是我真的覺得槍放在前面拔出的時候更加迅速節省時間……”

“你真的這麼想?”Issac看了一眼Reid,“你應該知道,這些調笑並沒有惡意。”

Reid抿了抿脣,他當然知道其中沒惡意。

“好吧,你知道。”Issac勾着Reid的肩膀朝外走去,“你是BAU裏最聰明的一個,論智商沒準在局裏也是獨一份。不過這不代表其他人是笨蛋,動動你的187大腦,先不說那些其他的老奸巨猾的主管一直覬覦你想把你挖走,單說Hotch和Gideon,如果你真的差勁的讓人無法相信,他們會放任你一次次出入犯罪現場,和那些變態殺手打交道嗎?你可是個就算減掉60智商還是天才的超級天才,不是可消耗的一次性用品。你有外勤資格,你能夠得到信任,你救了很多人……有時候,記住這三條就夠了。”

Reid半天沒說話,直到快走到救護車前,“我以爲,你是最希望我被取消外勤資格的人。”

“……”這句話簡直一擊致命,“Yeah,我承認我有時候的確希望你和Garcia一樣留在匡提科只做技術支持。不過,那還是Spencer Reid嗎?”

“嗯?”Reid鼓了鼓臉頰,“那你覺得Spencer Reid是什麼樣子的?”

“你確定你想聽?”

“嗯哼,洗耳恭聽。”

“我認識的Spencer Reid他像孩子一樣怕黑,敏感自卑,就算因爲天生不凡被世界孤立傷害卻仍然用親近渴望的心對待這個世界上的一切美好;他怕疼,害怕被傷害,可當他被需要的時候總會勇敢的站出來,儘自己的一切力量來幫助他人;他也有低落受傷的時候,但暫時的挫折不會打倒他,只會讓他變得更加強大;他聰明而不自傲,當我們大多數人顯然迷茫的時候總能一語中的找出關鍵點;儘管他有時候會不自信,可是,他得知道,他是可靠的、值得信任的,我願意把自己的命運乃至生命託付給他。”Issac最後用着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當然,最關鍵的一點,那就是他是Issac Costa喜歡的人。Issac Costa喜歡的人,怎麼可能不是最好的?”

Reid咬住自己的下脣,他想說些什麼,可又擔心一旦開口自己的聲音就會泄露情緒。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可眼睛的酸脹不斷地提醒他——

“Issac,我是多幸運才遇到你。”最後,他還是控制不了自己有些哽咽的聲音。

“No。”Issac微笑,“遇到你纔是我的幸運。”

而你,何其不幸纔會遇到我。Issac閉了閉眼,壓制住了之前那種想和世界同歸於盡的念頭。至於那個想法是被Cyrus影響還是來自他的內心慾望,Issac一點都不想深究了。

Reid現在站在他身邊,一切都很好。

“嘿,你們傻站着幹嘛呢?”Morgan大咧咧的走了過來,“向救護車致敬?”

Issac無奈的瞥了Morgan一眼,他確信自己用眼神傳達了對Morgan弱智兒童歡樂多的意念,可惜,M哥的大腦一直都是信號接收不良!

“嘿,Kid,你怎麼哭了?!”Morgan大驚小怪的看着Reid在燈光下顯得格外水潤的眼睛。

“他被Cyrus打傷了。”Issac說。然後,Reid就被愛心大發的Emily帶走了。Issac心不甘情不願的跟着Morgan去找Hotch了。

再然後,得到Hotch的瞪視一枚。

被主管弄得莫名其妙的Issac看了一眼Rossi,想得到點提示知道自己是哪裏惹了Hotch,結果只得到Rossi意味深長的微笑。

“對了,Issac,關於SamLaman你知道多少?”Hotch忽然問。

“啊?”

“他說,他是在你的啓示下……往火藥裏倒水。”Hotch的表情有些怪異。不過也多虧了Sam的舉動,Cyrus派人佈置的炸藥多半無法爆炸,只有前廳那部分Cyrus親自安置的被遙控引爆,不過由於數量的關係,殺傷力有限。

“Sam他還好嗎?”

“斷了一條肋骨,沒有生命危險。” 穿越之養兒不易 Hotch說,“他幫了大忙,否則那些炸藥全部引爆的話,連暗潛進去的警察也無法倖免於難。”

不過——

“Cyrus用的炸彈的密封性有多差,進水居然就不能用了。”Issac爲Sam的想法點贊,本來他暗示的是往水裏放瀉藥的……

“這個農場本來就自給自足,能弄出可以炸塌房子的炸彈已經很了不起了。”有ATF背景的Morgan給出了專家意見。

因爲擔心Reid的傷勢,BAU在這裏多呆了一天。Reid對此有些過意不去,現在已經是週末了,在解決完這樣緊張的一個Case之後大家應該回去和家人團聚。他試圖用自己的Doctor身份來闡明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出現問題,一些瘀傷並不算什麼。

不過,他以Doctor身份做出的診斷不被真正的Doctor認可,在Issac的強烈要求下,Reid被帶進去做了一個全面檢查,以防有沒被發現的暗傷。

結果皆大歡喜,看着Hotch像教育小Jack一樣一臉嚴肅的和Reid說身體健康的重要性,Issac無視了Reid求助的眼神,拉着Morgan和Emily走出了房間。半小時後,他心滿意足的回來了,迎面而來的就是Reid充滿控訴的眼神。

“別看我,我可是最怕Hotch了。”Issac隨口說道。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Reid盤腿坐在牀上,懷裏抱着枕頭。

“嗯,這個,好像和我無關?”Issac抽出Reid懷裏的枕頭,重新放在牀頭擺好,“現在到休息時間了,,充足睡眠的必要性不需要我來告訴你吧?”

“可是我睡不着。”Reid指了指身上,“這裏的牀太硬了,壓在傷口上產生的痛感足夠驅走睡意。”

“OK,那我們就不用特意找時間談了。”Issac甩掉拖鞋,也爬上了牀,和Reid面對面坐着。

“什麼?”

“哦,關於你把我送給你的項鍊弄丟的問題。”

一提起這個,Reid就有些失落。這種感覺在他下意識的朝胸口探去卻什麼都沒抓到的時候更加強烈,“真的很抱歉……”

“你知道,那兩條項鍊上的狼牙是從同一頭狼上獲得的,而那頭狼現在估計已經爛的只剩下骨頭渣了。”Issac特意做了強調。

Reid更沮喪了。

“所以,你是不是該做點什麼?”

“什麼?”

“你弄丟了我送你的禮物,難道不應該賠償嗎?”Issac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的。“你不會是想我一個人帶你什麼都沒有吧?哪的那條已經碎在小教堂了,沒準就在Cyrus的身邊,你不會想我和他之間產生某種聯繫吧?”

Reid被Issac牽強的說辭逗笑了,“我,嗯,我是說,我很樂意。你想要什麼樣子的?我對設計不大在行。”

Issac單手撐住臉頰,“我記得你有空的時候也畫畫來着,繪畫和設計應該差不多吧?”

“你上次才說過我是畢加索的繼承者。”Reid一臉無辜地說。他覺得自己的繪畫水平很不錯,可以抓住人的內在精髓。可顯然,這只是他的個人看法。Morgan在知道他會畫畫強烈要求欣賞,而後一星期都是對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畢加索多棒啊。”從來沒有什麼藝術細胞的Issac信口胡言,“我是在鼓勵你呢,等我們退休之後,我就靠你賣畫養活了。”

Reid還有些猶豫。

“Come On,博士!”Issac繼續鼓動,“你可是有三個博士學位,還有一堆學士學位,這個對你一定特別簡單對不對?從數學裏找找創意,工程學裏好像有構圖這東西?還有化學,嗯,化學,你可以去找找有什麼耐腐蝕耐高溫各種高品質的金屬元素,最好被核彈攻擊都沒有損壞的……”

Reid聽着Issac的胡說八道,難得的,沒有給他糾正。他的思維順着Issac的話語越飄越遠,迫不及待的想出一個個點子,想象着到時候Issac驚喜讚賞的目光。

作者有話要說: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MGG的畫,嗯,無法形容,不明覺厲…… “哦,她看起來像個小天使。”maya輕輕地握着小baby的手,“嘿,natalie,你好啊~我是maya,你媽媽的好朋友。不過,別叫我maya阿姨,你可以叫我maya姐姐。”

小baby很給面子的露出一個無齒的微笑。

“嘿,果汁!”joyce遞了一杯飲料給maya,“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現在纔來看我!”

“抱歉了,新科媽媽,我被困在東京了。”maya的眼中充滿了迷人的神采,“那裏,不可思議。”

maya的樣子可不是一般的眼熟,joyce恍然大悟,一臉調侃的看着maya,“那個地方,還是那裏的人?”

“當然是人。”maya捧着杯子,“我對他一見鍾情!”

“哦,god!暫停一下!”joyce打了個手勢,很快就把baby哄睡了。然後她和maya離開了嬰兒房,“好了,現在和我說說那個幸運的傢伙!要知道,上次issac說你還和eliot那個混蛋在一起的時候我擔心死了!”

maya臉色一僵。

joyce不可思議的看向maya,“你還和那個傢伙在一起?”

maya沒說話。

“omg!maya,你到底想幹什麼?”joyce不解極了,“我從來都不認爲alex?eliot是個問題,maya,你不是這麼不乾脆的人。”

“alex?eliot是個賤人,人渣!”maya有些氣憤的拍着沙發,“你能想象得到嗎?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他偷拍了和我的上牀視頻!”

“所以,他用這個威脅你了?”joyce的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

“no。”maya搖頭,“這件事是我無意間聽他和他的那羣狐朋狗友吹噓的時候知道的,我不能這麼便宜了他!”

“這和你重新和他在一起有什麼關係?”

maya捂住眼睛,“joe,你知道,有時候大腦一熱總是容易幹出什麼衝動的事。我只是打算從他手裏把錄像弄到手徹底毀掉,如果讓他能愛上我就更好了。我得給他個教訓,我原本就是這麼打算的,我想在他愛上我之後甩了他!”

joyce有些無語,“現在你後悔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如今的境地。”maya看着joyce,“在東京,我和alex的弟弟ivan,彼此,一見鍾情了。”

“maya,告訴我這不是真的。”joyce認真的看着maya,“我無權阻止你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這太尷尬了親愛的。”

“你所說的就是我的理智告訴我的。可是,joe,有時候,當你遇到了對的那個人,那種感覺……沒人想要錯過。”

“你怎麼知道他是那個人?”

“他是alex的孿生弟弟,他們長着同樣一張臉。如果不是那種奇妙的感覺,我怎麼會忽略那張臉?”maya的聲音變得低沉,“我這幾天一直在想,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alex,只有ivan該多好。我不會陷入這種難堪的境地,所有的一切都會發展的順理成章。”

“maya……”

“當我和ivan相處的越多的時候,我對eliot家瞭解的越多。所以我感覺更加無法忍受alex這樣一個廢物,他除了撒錢泡妞之外別無所長。”maya看着joyce,“他們的大哥eden是硅谷新貴,現在坐擁千萬資產;ivan是新銳服裝設計師,他可以在東京時裝週裏有自己的展臺。alex的存在除了給他們抹黑之外毫無用處……”

——————————————————————————

“根據統計,夏威夷一共有二十種毛毛蟲,其中十八種是肉食性。它們會利用身體顏色的僞裝把自己變成樹葉或者樹枝的一部分,靜靜的埋伏着,等待果蠅或者其他昆蟲的到來,然後猝不及防的發動襲擊,得到一頓美味的餐點……”

“,我們能不說毛毛蟲了嗎?”issac忍無可忍的從桌子上擡起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