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wωω★ttкan★C ○

之後,陳浩習慣性的拿起手機打開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手機界面上,多達三十多個未接電話,還有十幾條短信,一看名字,陳浩的嘴角一抽,暗道壞了。

來電顯示王姐,短信也是王姐發的,這可是頂頭上司啊。

完蛋了,光惦記任務和開光,忘記自己還是要上班的,說起來,昨天就逃班了一天,然後今天……

陳浩看看天色,一臉苦逼。

看來這一個還算不錯的工作,就要終結了。

連忙打開手機,陳浩給王姐回撥了電話。

幾乎是響了一聲就接通,然後一個女聲咆哮過來。

“陳浩,你是怎麼回事?以爲自己還在學校,還有雙休嗎?”

陳浩遠離手機,等咆哮完了,這纔對着手機道:“王姐,對不起,我是遇到點事兒,所以……”

“不要告訴我你家裏某某某去世了,也不要跟我說你得罪了什麼人,被人欺負了,這不是演電視劇。陳浩,不想上班就辭職,我保證給你批准,別把你在學校養成的臭毛病帶到公司來。”王姐繼續咆哮,然後二話不說,直接掛斷。

陳浩一臉無語。

得了,徹底沒戲了。

也罷,有了助鬼爲樂系統,本來這種普通的工作就不怎麼看在眼裏了,或許這正是一次解脫的機會。

陳浩深吸一口氣,暗暗決定,努力做任務,爭取早日得到道行,這樣,自己才能成爲一個真正的大師,依靠開光,發家致富。

拿起手機拉出一個電話,陳浩撥打了過去。

“呵呵,正想給老弟打電話呢,沒想到你先打過來了,真是心有靈犀啊。”電話接通,周剛就笑呵呵的開口。

陳浩嘴角一抽。

真是會說話啊,不愧是在體制內混的人。

“周哥,給小侄女準備的東西弄好了,有沒有時間,我給送過去。”陳浩笑道。

周剛道:“當然有,你嫂子已經去買菜了,你現在就過來,咱哥倆好好喝幾杯。”

陳浩應許。

掛了電話,先去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就帶着兩件法器出了門。

半個小時後,陳浩來到周剛所住的小區,一敲門,周剛就開門迎接,笑呵呵的招呼,就好像真的親人一樣,和第一次的待遇天差地別。

陳浩笑道:“怎麼?得了這麼大的功勞,周哥居然這麼閒?”

周剛沒好氣的道:“當時腦子一熱就行動了,你不知道這事兒鬧出的動靜有多大,上面博弈的厲害呢。”

陳浩道:“再怎麼鬧,這功勞總是真的,總不能還有錯吧?”

周剛也不遮掩,笑道:“錯是肯定沒有,估計有可能再提一級,只是好事兒不能自己全佔了,要雨露均沾。”

陳浩恍然,旋即暗歎,能在體制內成功上位的人,就沒有一個簡單的,自己這樣的外行人,就不用操那麼多心了。

“給,這是我給小侄女準備的東西,給她戴上,輕易別取下來就行了。”陳浩拿出了準備的玉佛,遞給周剛。

周剛沒客氣,接過來略一打量,目露驚奇。

以他的眼力,第一時間就感覺到,這玉佛不是真玉。

不過仔細看,卻能夠分辨出這玉佛的不凡,那種靈動的感覺,讓他甚至有種,這玉佛就是活的一樣。

頓時周剛心中就凝重了。

物品的價值,有時候就不能全看本質有多珍貴。

就如這玉佛,周剛知道,本體價值,或許很便宜,最多不過幾百塊錢。

但是有了這靈動的感覺,和陳浩透露出來的神奇效果,這玉佛的價值,立馬就能提升百倍,或許都有價無市。

周剛感覺燙手,有心想要付錢。

不過看了看陳浩悠閒自在的表情,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的行爲,周剛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這樣一個奇人,如果因爲一些客套見外而壞了交情,那就太不值了。

再說了,見識了陳浩那神奇的手段,周剛完全肯定,這個奇人,絕對是貴人,對自己未來絕對有舉足輕重的幫助。

“行,老哥就不客氣了,代女兒謝謝你。”周剛認真的說道。

陳浩頓時就笑了。

雖然一件開光法器很珍貴,幾乎是自己拿命拼來的。就這麼送出去,太廉價。

不過在這世上,金錢可不是一切,人脈也是不能用價值衡量的。

“周哥客氣了,給小侄女的玩具,便宜貨,又不值錢,客氣什麼,嗯,嫂子還沒回來嗎?老弟從昨天到現在都沒吃飯呢,早餓了。”陳浩摸了摸肚子。

那個人說喜歡我 周剛哈哈一笑:“那就先墊一些水果,這可是從你嫂子孃家帶來的自家種的橘子,天然綠色,營養豐富。”

說完,周剛就給陳浩拿出了一盤橘子。

陳浩也不客氣,剝了就吃。

邊吃邊聊,陳浩突然眼神一動,開口問道:“老哥,你是警察,見多識廣,不知道能不能爲兄弟介紹一些特殊的地方。”

周剛一愣,問道:“什麼特殊的地方?”

陳浩道:“比如,死過人鬧鬼的地方,人們傳說不乾淨的地方。”

額!

周剛嘴角一抽,無言以對。

你讓一個警察說這些,感覺好違和啊。

陳浩繼續道:“老哥也別懷疑,我也不是幹什麼壞事,就是想積攢一點功德,這年頭,修行不易,基本都是靠功德來提升道行,兄弟出山不久,總不能這樣混日子吧,不然未來沒啥成就,那就太丟祖師爺的臉面了。” 周剛恍然。

難怪這麼熱心幫助柳月娥,敢情這功德如此重要。

也就是說,自己手中的玉佛,就是傳說中開了光的法器咯?

這一刻,周剛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玉佛,這可是寶貝女兒的護身符啊!

略一沉吟,周剛搖頭道:“你說的這些地方,是有不少,不過虛假流言居多。這樣吧,回頭我幫你查一些資料,再通知你。”

陳浩大喜。

這就是結交的好處啊。

自己去尋找,那簡直就是大海撈針,誰知道哪裏有。

而有人幫忙,自己就能直接前往,又省心又省力。

“那就多謝周哥了。”

周剛笑道:“這也不費什麼事,舉手之勞罷了,嗯,老弟,不知道你對當警察有沒有什麼想法?”

陳浩一愣。

怎麼突然說起當警察了?難不成我還能當警察?開玩笑吧,我可是未來的大師啊,當警察了還有什麼逼格。

周剛看陳浩不言,以爲他不喜,連忙解釋道:“我知道老弟是修行中人,閒雲野鶴,不喜束縛,不過你也說了,修行艱難,如果能夠和我們警方合作,那也是一條路子不是嗎?古人言,公門之中好修行,我們警察處理各種事情,總會遇到一些稀奇古怪,難以理解的問題,如果有老弟幫忙,我們就能處理的更好,而老弟也能從中得到功德,和則雙贏,你覺得怎麼樣?”

陳浩恍然,聽起來好像還不錯哦。

畢竟單打獨鬥,總是比不上組織更有力啊。

再說了,以後若是遇到惡鬼厲鬼,鬧出一些問題,總是需要有人處理後事的,否則自己也麻煩。

考慮片刻,陳浩道:“周哥的意思我明白,不過你也說了,我是修行中人,不喜束縛,這樣吧,我可以掛個名,周哥若是遇到無法理解的問題需要幫助,老弟絕無二話,不過一般情況下,我可是不接受管理的,而且,我是選擇和周哥合作,而不是警方,所以周哥遇到問題,我可以幫忙,其他的事,那就再論吧。”

周剛大喜。

雖然陳浩限制不少,但是隻要能答應就好。

“老弟放心吧,畢竟現在是科學的世界,封建迷信是不能宣揚的,我懂。”周剛認真回答。他很明白,陳浩這樣的奇人,都有自己的個性,甚至講究緣分。因爲自己幫了陳浩,所以兩人之間有了緣分,可以結交下去。

可是若自己肆無忌憚的消耗這個緣分,或許不久之後,他和陳浩之間,就真的緣分耗盡,形同陌路了。

不久,周剛的媳婦楊慧就回來了,一手牽着女兒彤彤,一手提着大袋小袋的菜。

見到陳浩,楊慧喜上眉梢,連忙噓寒問暖,親近的就好像一家人。

作爲一個女人,她的思維很簡單,陳浩救了自己的女兒,是恩人,而且陳浩很有本事,這樣的人,交好了不是壞事兒。

陳浩笑呵呵的,也不見外,甚至抱起彤彤,逗弄起來。

讓周剛兩口子驚訝的是,一向很膽小,怕生的女兒,居然讓陳浩抱,而且還笑的很開心,看起來很喜歡陳浩的樣子。

等楊慧去做飯,陳浩就抱着不願意下來的彤彤,和周剛閒聊起來。

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周剛說起了最近出現的一件古怪案子。

三個月前,開發石城清溪山的雙隆集團遇到了一件怪事,在開發清溪山北山的時候,挖出了一個幾根數十米長的巨大鐵釘。本來也沒當一回事,只是當鐵釘被運走之後,清溪山北山每晚都會變得異常寒冷,留守的建築工人,不超過兩天,就會得病,好像還會做噩夢,然後就精神失常。久而久之,清溪山北山就傳出各種流言,這事情,石城警方被要求祕密調查,可是警察晚上留下也會遭受和建築工人一樣的命運,連怎麼造成的都無法弄清楚。

陳浩聽了,卻是抿嘴一笑:“周哥,其實人鬼之間,是兩個世界,這就是陰陽相隔。如果不是天大的冤屈,又恰逢各種機緣巧合,轉化惡鬼厲鬼,基本上就鬧不出事兒來,就如柳月娥,被害死三年,依然只是一個孤魂野鬼,別說報仇了,若是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都會魂飛魄散,所以這世上很多人冤死,壞人卻依然能逍遙自在。所以世界依然是人類的,而不是妖魔古怪的。你說的清溪山北山的事,我琢磨,這是一處天地之間的異常之地,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有特殊的力場,磁場,那鐵釘即便不是法器,也是高人佈置的封鎖異常的物品,突然被破開,只是影響了小範圍說明這異常並不強大,只要尋找精通風水的高人重新佈置,說不定能夠平息,並非鬼怪所爲。”

周剛搖頭道:“雙隆集團是這樣做的,找了不少的風水大師勘察,甚至還做了不少的法事,開始還好,似乎沒什麼問題了。但是一個月前,終於出了大事,三個建築工人一夜之間,變成了冰屍,若不是雙隆集團和石城高層緊急公關,這事兒只怕就鬧大了。只是清溪山是石城未來的商業佈局重點,不僅是雙隆集團商業的問題,更關係未來石城的發展,爲這事兒,最近上面到處尋求幫助,老弟,你是修行中人,不知道有什麼能夠解決的辦法沒有?”

陳浩有些錯愕。

居然還變嚴重了?

嗯,看來應該是那些所謂的大師都是騙子,做的都是無用功,否則隨便引導封鎖,都能保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爆發。

只是自己只怕比起那些大師,也強不到那裏去,畢竟剛剛得到助鬼爲樂系統,積累還不夠深厚,更沒有得到風水相關的傳承。

“讓周哥失望了,我所學並非風水一脈,瞭解的也只是一點皮毛,可不敢說能解決。”陳浩毫不猶豫的回答。

周剛有些失望。

陳浩眼神微動,繼續道:“不過我輩修行中人,見到這樣的異常,也不能無動於衷,這樣吧,我找時間去看看情況再說。”

周剛大喜,連忙道:“成,老弟也放心,你若沒有肯定的答覆,我絕不會透露你的絲毫消息。”

很快,楊慧就做了一桌豐厚的午餐,周剛也拿出一瓶珍藏的茅臺,和陳浩推杯換盞,喝的不亦樂乎。 清溪山,位於石城之北,連綿百里,林木蔥蔥,鳥語花香,景色宜人。

此外,清溪山還留有諸多名人古蹟,炙口詩篇。算是一處不錯的風景聖地。

只可惜石城在華夏只能算是三流小城,且因爲交通不便,空有寶地,卻無力發展。

經過幾代執政官的努力,石城總算抓住了改革的小尾巴,爭取了一些利益和資源,慢慢的打通道路,招商引資,讓石城慢慢從三流小城進階到了二流。

不過商業方面的發展,終究因爲地理因素,難有突破,石城就另闢蹊蹺,準備開發清溪山,一面修建親近自然的居住區,一面打造旅遊勝地。

這個開發,花落雙隆集團。

漫步清溪山腳下,陳浩觀賞四方。

整個清溪山並沒有一個出名的主峯,因爲清溪山的山峯都不高,相互的名聲也都差不多。

不過清溪山有一絕,那就是峽谷。

四通八達,縱橫交錯的峽谷,把清溪山劃分成一處處孤島,流淌在峽谷的溪流,涓涓不停,千古未絕。

甚至石城有聰慧的商人,引清溪山之水,打造了清溪山泉這個飲用水招牌,目前已經成爲了石城主要的飲用水來源。

用一句話說,就是靠山吃山,因爲清溪山,纔有了石城這座城市。

清溪山之大,石城也只是偏居一偶,大多數都是屬於未開發的地段,這才引來石城執政官的開發心思。

開發的地段,位於清溪山中斷,這裏是最好的進山渠道,曾經有一座知名的百年寺廟,不過在幾十年前的浩劫中已經成了破落之地。

按照石城官方的心思,這旅遊開發,自然是多面開花,在打造旅遊通道的同時,也想把這古時的寺廟重建。

不過可惜,因爲異常出現,開發已經停止,寺廟連規劃重建都還沒有開始,就全面停工。

陳浩到來之後,只看到一片巨大的工地,人影一個也無。

倒也正常,畢竟都鬧出了人命,工地都停了,曾經出現的熱鬧場景,如同曇花一現,變得冷冷清清。

走到工地處,陳浩四處打量。

開了陰陽眼,可不僅僅是能夠見鬼,天地之間的各種氣,在陳浩的眼中,也是一覽無遺,如掌上觀紋。

說來也是好笑,這樣的眼睛,只怕是任何一個風水師都夢寐以求的。

因爲風水師就是觀天地之氣的流動,這才能施展諸般手段。

連氣都看不到,算毛的風水師。

此刻,陳浩就看到了清溪山的氣。

這氣呈現淡黃色,磅礴浩然,連綿無窮,覆蓋整個清溪山,如同一條盤臥在大地上的巨龍。

根據各種渠道得來的片面風水知識,陳浩給這種氣命名爲龍氣。

山脈龍氣,大地命脈。

因爲有了這樣的龍氣,纔有這生機勃勃的山林。

而後陳浩又看向工地,就看到了和龍氣不一樣的氣。

這是一種黑色的氣,飄飄渺渺,非常稀少,遍佈整個工地。

陳浩仔細觀察,發現這些黑氣,只存在於陰暗角落,若是被陽光一照,即刻消散無影。

陳浩忍不住看了看天空的驕陽,暗暗驚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